孩子進入小學一年級(中港台),不但開始學寫「不」這個字,也更有機會跟來自不同家庭的孩子在一起學習。當然各家環境不同,價值觀不一定一樣,習慣與溝通方式也各有不同,所以孩子們會有一段磨合的時間,再加上小學的要求跟幼稚園有些不同,孩子適應起來總不太順利,也讓老師和家長多了很多成長的機會。
韓愈因建佛寺而上諫,卻遭來貶放潮州之罰,他到了漫天風雪的藍關,隻身望著自己的孤影,凍餓絕望幾乎無以為濟,怎知遠遠的來了一人,竟是侄兒湘子。明代吳元泰的《東遊記》就寫下了這段神仙佳話,湘子曾在韓愈府中的宴會中,以道術變出比牡丹更鮮麗的花朵,其上還有兩行金燦燦的字:「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孩子學漢字排行第三的就是「是」這個字。「是」在現代的生活中多有以站在自己立場認定的標準去行事的意思,說得更白話一些,就是認定能維護一己利益的道理就是「是」,我們可以從許多官司中看到,現代人爭的無非就是自我贏家,已經沒有是非之分。
今天我們要教孩子認識的第二個字是「一」。這個字對一個剛剛上小學的孩子來說實在簡單,但孩子在一歲以後就經常能用到了。這個「一」字對現代人來說基本上僅用來計數,實在有些可惜。
每當回憶起自己的求學過程,總有一份感嘆:如果當年的老師不只要求學生們將字寫好,不只是要學生們反覆的練習,還能讓我們真正懂的字裡更深的內涵,那麼整個國民的文化水平與品德修養肯定能更上一層樓。筆者曾與多位教師與家長交流過這樣的想法,得到不少共鳴,在他們殷殷關切的期盼中,筆者從本期開始將陸續為讀者獻上一系列「漢字乾坤」的文章,希望師長們可以藉此更幫助孩子們落實其為人處世的基礎。
千歲牡丹花王之王在哪裡能見?中國湖南松柏村百千歲的牡丹花王被老牛吃掉了?牡丹花好像是大唐花國中異軍突起的花王,唐人讚頌花王國色、天香,開元以後,京邑間傳唱牡丹花詩,公卿多吟賞,宮廷中侍女以頭戴牡丹為美。隨著大唐文化流傳到日本,今天日本文化中也很珍愛牡丹。回頭看,千歲牡丹在中國,老牛不識王花主,奇中一嘆!
《論語‧顏淵》篇裡說:「夫子之說君子也,駟不及舌。」《鄧析子‧轉辭》:「一言而非,駟馬不能追;一言而急,駟馬不能及。」
春秋戰國時期,一個名叫季札的人出使魯國,路過徐國。徐國的國君看上了季札身佩的寶劍,臉上露出了非常喜歡的表情,但礙於情面難於啟齒。季札本想把寶劍贈送,但出使魯國需要佩劍禮節,便在心裡許諾:等出使歸來,一定把劍贈送給徐國國君。
雪既可遠遠觀賞,又可踩踏捧玩,既為山林之景增色,又對耕田豐產提供保障,大概是最令古人歡喜的天氣,歷朝歷代文人墨客之精神意趣與生活態度,盡現其間。
在餐廳裡呼喚服務生「拿一雙筷子吧」,那肯定是中國人;如果說「拿兩根筷子吧」,那一定是外國人。為什麼明明是兩根筷子,卻叫一雙筷子呢?這裡面有太極和陰陽的理念。太極是一,陰陽是二;一就是二,二就是一;一中含二,合二為一。這是中國人的哲學。
漢宣帝當政時,張敞被認命為京兆尹,也就是京師的最高行政首長,但後來他的好友楊惲因觸怒宣帝被判死刑,與楊惲交好的人幾乎全受牽連,被免去官職。
「出奇制勝」是從《孫子.勢篇》而來,內容大意是說,凡是懂得靈活運用戰術的人,在兩軍交戰時,除了正面和敵人交鋒,另一面會出奇不意襲擊敵人,來獲得最後的勝利。所以善於出奇兵、靈活運用戰術的人,他的計謀,就像天地那樣變化無窮,像江河那般不停地流着,永不竭盡;也好像日月的交替、四季的更迭,循環不已。
米芾是宋代大書法家、畫家。在書法上的成就,米芾與蘇軾、黃庭堅、蔡襄被稱為北宋四大書家;又米芾擅長水墨山水,他自己獨創的「米家雲山」畫法,更為後世畫家所效法。
春秋時,楚莊王想要攻打越國,莊子就問他為甚麼要攻打越國?他回答說:目前越國政治腐敗,兵力不足,正是攻打的好機會。莊子又問:「大王有成功的把握嗎?」楚莊王十分自信的說:「當然有把握,越國正一堪不擊,我出兵必能馬到成功。」
貴州原本沒有驢子,有個喜歡多事的人,他用船載了一頭驢子運到貴州。可是運到之後卻沒有任何用處,就把它放到山下。老虎看它外表長的巨大,以為它是神奇的東西。老虎就躲藏在樹林里偷看它,再漸漸走出來接近它,非常的謹慎小心,不知道它是什麼東西。
養猴人分橡果給猴子,說:「早上給你們吃三升,晚上給你們吃四升。」猴子們聽了很憤怒。養猴人就改口說:「那麼就早上吃四升,晚上吃三升。」猴子們聽了都非常高興。「朝三暮四」與「朝四暮三」名目及實質上都沒有減少,喜和怒卻因各有所用而產生了變化,也是同樣的道理。
堯是上古時代的賢君,他到晚年時準備把天下讓位給一名叫許由的賢士,可是許由卻推辭了,並且說:
漢代時,有一名叫王尊的官吏,他為官非常正直、從不畏豪強。王尊小時候父母去世,就跟隨伯、叔父幫人牧羊維生。由於他十分好學,在牧羊之餘,也熟讀史書,為往後的官場之路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東漢有一名叫牟融的人,才高多聞,不但熟讀經史百家的作品,還精通佛理,所以當時有許多儒家學者都喜歡來向他請教有關佛學的疑問。
「高枕無憂」原作「高枕而卧」。戰國時代,有一個叫馮諼的人,在齊國孟嘗君門下作食客。有一次,馮諼替孟嘗君到薛地去討債,但是他卻假裝孟嘗君下的命令,叫這些人不用還錢。薛地人民都以為這是孟嘗君的恩澤,對孟嘗君十分感激,馮諼等於幫孟嘗君買了「義」回來。所以,後來孟嘗君被齊王解除官職,回到薛地居住,受到人民熱烈的歡迎。
春秋時代,衛國的孫林父、寧殖是衛獻公的兩個主要輔政大臣。衛獻公為人倨傲無禮、暴虐無道,他不僅得罪自己的嫡母定姜,還虐待近臣,更恣意羞辱孫林父、寧殖兩位輔臣。後來,孫林父、寧殖發動政變將衛獻公驅逐國外,另立衛殤公為君王。因此,衛獻公只好出逃到齊國去避難。
竹子一開始生長,萌芽不過是一寸高,可是節、葉全具備了。從蟬破殼而出、蛇腹下長出橫鱗,一直到像劍拔出鞘一樣長到八丈高,都是只要生長就會有。現今畫竹的人都是先把竹節一節節畫好,再一葉葉的把竹葉添加上去,這樣怎麼會有完整、生動的竹子呢?
戰國時代,齊國大臣孟嘗君出巡各國,到達楚國時,楚王要送他一張象牙雕塑的床。郢都一個姓登徒的人被派遣護送象牙床,可是他不願意去。因此,他就去找孟嘗君的門客公孫戍說:「我是郢都人登徒氏,現在我當班須護送象牙床。可是象牙床價值千金,只要稍有損傷,就算我賣了妻小都賠不起。先生如能設法阻止此事,願以祖傳的寶劍答謝。」公孫戍毫不考慮就答應了。
秋天時洪水暴漲洶湧而至,眾多河川夾帶着盛大的水量,匯入黃河。黃河河面變的十分寬闊,兩岸的牛馬和水中的沙洲都看不清楚。因此,黃河的水神河伯,他望着自己豐沛的水流,心裡非常高興,沾沾自喜的認為,天底下最美好的東西全都聚在這兒了。
唐朝流傳著一個老虎吃人,還役使此人魂魄的傳說。
戰國時,趙國大將趙奢有個兒子名叫趙括,從小熟讀兵書,一說起書上寫的戰略兵法,簡直沒有人可以超越他,甚至連父親都難以與他辯駁。可是趙奢並不認為這是一件好事,還告訴妻子說:「作戰是一件生命交關的事,而趙括卻把這件事說得這麼簡單。
唐朝武則天當權時,有兩位大臣來俊臣和周興,他們非常受武則天重用。因為他們常想出一些不人道的酷刑、刑具來刑求罪犯,常有人屈打成招,也因此很多人都成了被害的對象。有一回,武后接獲密報,說周興暗中通謀造反,於是武后便派來俊臣審理這件事,並查個水落石出。
東漢的杜密,為官清正、正直敢言、執法嚴明。對不法之徒必收捕定罪,因此受到當時的百姓大力的推崇。
子張去拜見魯哀公,魯哀公對他並沒有以禮相待。於是,子張便請人去轉告魯哀公說:「我聽說您喜歡賢才,所以不惜千里跋涉來拜見您。如今見到您所謂的喜歡賢才,其實就像葉公喜歡龍一樣。
西晉亡國后,苻堅消滅了代國、前燕、前涼后統一北方,並自稱大秦天王。而琅琊王司馬睿則在南方的建康稱帝,建立東晉,與北方的苻堅相抗衡。公元383年八月,苻堅率領大軍要攻取東晉。晉武帝派大將謝石、謝玄等領兵八萬對秦軍還擊,同時又派大將胡彬率五千水軍前往要塞壽陽防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