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學習
(攝影/陳柏穎)
美麗的洋傘很吸引路人的目光。台灣美濃的紙傘保有傳統做法,但工序繁複,紙張摺一摺做成的小紙傘,迷你又可愛。
《江帆樓閣圖》無一毫塵俗氣,藝林中有千里,成就得到歷代名家讚賞。本文細說《江帆樓閣圖》表現手法,忠於原物的工筆法,傅色古艷,筆墨超軼,傳經久遠,深透絹背,有入木三分之妙。
中國名畫欣賞:「青綠山水」金碧山水知多少?我們此次要介紹的青綠山水,是唐代李思訓的代表作《江帆樓閣圖》。
我們發現,畫家留下的眾多牡丹花傑作中,最能打進人心深處的都是那些看起來彷彿一直在風中自在地翻飛的作品。在這些畫面中,葉子不與花朵爭鋒,只素淨地以花青為主去作單色變化;那片片柔到極點但不纖弱的葉子,似乎都在隨風搖曳、飄轉。
做好的紙捲花不僅能裱框欣賞,更能做為漂亮的卡片和禮物盒上的裝飾送人。母親節快來臨了,快動手做吧!
1886年,畫家夏凡內收到了一份重大的工作合同——裝飾索邦大學(la Sorbonne)的半圓劇場大講堂上方的壁畫。這項工作雖然榮耀(索邦大學歷史悠久,堪稱法國第一學府),但挑戰也不小,因為弧形壁面長度超過二十五公尺。這樣長的水平畫面上不容易想像出一個和諧諧和的構圖。
十七世紀法蘭德斯女畫家克拉拉.琵特斯在這些精密描繪的反光面上,畫家巧妙、幾乎不著痕跡地留下了許多小小自畫像,就如同低調的簽名落款一般。對觀眾而言,則是「找找看」的遊戲!
據史料,米芾六歲就已熟讀詩百首,七歲開始學書法,十歲能寫碑文,二十一歲就當官。可見他的天賦資質之優。但因為他有許多怪癖,有許多異於常人的習性和嗜好,因此也被稱為「米顛」。
我們可以感覺到,這幅畫雖已歷經千年,然而,姐弟倆的髮型歷久彌新,服飾看來永遠是那麼素雅、嶄新。
好的繪畫作品,會崇尚善良、忍讓、真實和真誠。走進好的繪畫作品會感受到作品的正能量,他們會帶給人積極、向上、樂觀與希望
春天的中研院,像打翻的調色盤,灑滿花朵在陽光下各自繽紛,彩蝶姿意地飛著,抬頭看去紅豔的木綿花懸在枝頭向藍天高歌,更遠的天際是黑鳶乘著上昇氣流英武盤旋……
人一旦進入唯美而為的思想單一的狀態,消除的是雜念,心是靜的,崇尚追求的是唯美的聯想空間,心裡被美所佔據,大腦時刻以美為主線,指揮手運動完成,一旦有不滿意之處,就要修改或想辦法去扭轉不美的局面,久之,心靈美的空間會增大
古人畫畫、寫字前的研墨時間很長,其實研墨的過程就是細細揣摩,培養情緒的過程,研墨的環形往復動作和速度與思維運動很相似,歸納起來,大膽、果斷、細心、負責的中國畫畫法以及解決矛盾的習慣與負責態度與「總統」級人才的思維要求何等相似?
熱衷參加比賽的目的,要個名次,有拉大旗為自己壯膽的嫌疑。但是我不反對參賽,如果賽事與學生所學吻合,會激勵孩子,讓孩子有更多的自信,以後學畫會更有勁兒。
一位國企大廠的辦公室主任,通過畫畫放鬆心理,換腦休息的同時,國畫的虛實相生和避讓協調互助的畫面處理,使得他在工作中找到了解決問題和處理矛盾的「靈感」。
在各家「嬰戲圖」中,畫面所釋出來的意象,大抵都帶有比較好的寓意與象徵,經常被拿來與佳節慶賀主題結合,諸如「多子多福」、「赤子之心」、「早生貴子」、「五子登科」、「麒麟送子」等等,體現了人們對吉祥安康、淳樸美好生活的嚮往。
中國藝術重要的價值是令西方藝術界驚歎和讚賞的,東西方繪畫藝術在物體造型方面都有著各自的探索,無論唯形而形還是唯形而意,中國畫和西方繪畫的不可兼容性,共同構成了世界藝術史的兩大支柱。
鄭所南說,蘭花品性高潔,唯有德有才之人才配之為伍。
清醒又有良知的畫家都知道,除了筆墨功夫外,正的能量和高雅的畫意是對中國畫的要求。
無論中國畫西洋畫,不重視基本功的藝術之路都不會走遠走穩,古時中國或西方正統繪畫領域,都把基本功的訓練當成步入繪畫大門的門檻。
任何藝術都要依據物象形體表達主觀意圖,畫得「像」是一切繪畫藝術的根本,這是習畫者走向專業化的第一道門檻
今天的東西方社會動盪,人心浮躁,要扭轉這個局面的理學家、社會學者、人類學家們再一次將目光投到了古老中國的「道德」二字上。
 親手製作的卡片尤其溫馨,除了手繪,今天教大家製作一款捲紙花的聖誕卡片,簡單又漂亮,快動手做一張吧!
宋徽宗對畫院的種種關注與推動,使得院體畫在北宋後期達到前所未有的頂峰。畫院內可說人才濟濟,而且幾乎都是影響深遠的畫家,如馬賁、王希孟、張擇端、李唐、朱銳、蘇漢臣、劉益、富燮等。
北宋的許多皇帝,包括徽宗,以及南宋的高宗,都喜愛繪畫藝術,在他們執政期間,畫院都得到了充分的發展。到徽宗時,由於徽宗本人對繪畫的偏愛,畫院便不只是滙集畫家的地方,還建制設學,並且把繪畫併入科舉取士之列。
小朋友體驗水浮力的小船,一般多為紙張摺成的紙船。小小紙船不管是在桌上操作還是在浴盆裡實驗,都是孩子最喜愛的活動之一。簡單易做,是親子很容易操作的活動喔。
高雅文化,是社會運行的航標燈,意識形態中,藝術屬於上層建築,居社會階層金字塔的頂端,是高於生活的,這個層面人不會很多,但是會對社會文化有導向作用,他的力量是形而上的,往往和道德關係緊密。
好的畫,不是耗費時間磨、描出來的,但要有足夠的時間醞釀,這個過程是畫家在自我的世界裡惝徉,長時間的藝術構思習慣而成。
中國畫藝術是要有深厚民族文化做積澱的,如同慢火烤地瓜,才能熟透,短時的猛火會燒成地瓜碳。
2016年七月,傳來Lily被加州伯克利大學建築系錄取的消息,安娜老師及Lily都流下了歡喜的眼淚,真是說不出的高興! 當Lily開始和安娜老師學畫畫的時候,她是從零開始,Lily的媽媽甚至跟安娜老師說,「我的女兒真的沒有創造力,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