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名言
擇仁善者相伴 富貴之家,應該早早選擇品行端正的仁善之人陪伴在孩子的身邊。避免一開始就跟惡人混在一起染上惡習。貧窮人家的孩子,也要讓他跟好人交友,避免染上惡習。大致來說,儘早啟蒙和慎重選擇周圍與之交往的人,就是古人所說的育兒良方。請務必遵照...
教育宜早 聖人曾告誡人們:年輕時碌碌無為,到老一事無成,即使活得很長壽,也只能落下個苟且偷生的結局。想來我這一生,儘管很難逃脫苟且偷生的罪過,不過既然已經活到了80歲,這樣的年紀,已經不可能再犯下更重的罪過,也就懇請大家能原諒我說些助益不...
作者簡介 貝原益軒 (1630~1714),日本江戶時代前期到中期的儒學家、教育家、本草學家、醫生和博物學家。名篤信,字子誠,初號損軒,退隱後改號益軒,通稱久兵衛。他生於築前國(今福岡縣),博學多才,漢學功底深厚,能讀寫漢文,著述龐大,計...
吉田松陰(1830年—1859年) 名矩方,字義卿,號松陰,是日本明治維新的精神領袖,江戶末代的偉人,著名的政治家、教育家。 吉田松陰信奉儒學的陽明學派。《至誠》名言「至誠にして動かざる者は 未だ之れ有らざるなり」 就出自他的著述。意思是說...
當大家正期待著老校長能傳授如何打動人心的絕妙的交流技巧時,老校長卻突然談到了他剛剛結束的、長達半年之久的住院生活,他說,原本屬於生死攸關的手術,本該屬於恐怖痛苦的一段經歷,他卻因每天的感動而寫下了九本日記。 講如何交流,為何突然提到這...
那麼,老校長傳授的四句「育兒經」,到底是什麼呢?它就是:一,嬰兒時期,肌膚之親不可離;二,幼兒時期,離肌不離手;三,少年時期,手離眼不離;四,青年時期,眼離心不離。
2010年,祖祖輩輩都是農民的金蓮夫婦成了當地的名人,他們的女兒和兒子相繼考上中國最好的大學。
所有進入他們年幼思想的都可能會難以擦掉並不可改變, 因此最重要的就是讓孩子們最先聽到故事應該是種種品德高尚的思想的典範. . . . . .
興趣是打開孩子潛在能力的鑰匙。然而,有太多的父母以是否「有用」來評斷孩子的興趣,甚至將自己認為有用的興趣強加給孩子。你是否知道,此時你已經丟棄了打開孩子潛能寶庫的鑰匙嗎?
庭訓道:我們做任何事情都該「誠」字當頭,而不要去追求什麼虛名。我從幼年即位之日起,只要是祭祀壇廟裡的祖宗神佛,都必定心存誠敬。即便處理朝中大小事 務,對待各位大臣,也總以誠心相待,不求什麼虛名。所以,我為人處事,完全出於一片真誠,絕沒有一絲虛偽和誇飾的成分。
訓曰:仁者以萬物為一體,惻隱之心,觸處發現1。故極其量2,則民胞物與3,無所不周。而語其心,則慈祥愷涕4,隨感而應。凡有利於人者,則為之;凡有不利於人者,則去之。事無大小,心自無窮,盡我心力,隨分各得也。
庭 訓道:我朝大軍平定四川那會兒,在保寧打敗了王平藩這個逆賊,俘獲苗族人三千多,我們把他們都釋放了,讓他們各自回家去。等到我朝軍隊進軍雲南中部時,逆賊吳世璠走投無路,便鼓動苗族人出兵相助來抗拒我朝大軍。苗族人不肯照辦,他們說:
庭訓道:古代的聖人,他們說的話就是「經」,他們所行之事就是「史」。所以,只要打開經史書卷,就會有益於修身。你們平日所誦讀的以及教導子弟的,只應該以經史為主。至於吟詩作賦,雖說是文人的事情,但你們在熟讀經史的過程中,自然也能慢慢學會。孩童接受教育期間,斷乎不能讓他們讀淺薄的「小說」。
訓曰:凡理大小事務,皆當一體留心,古人所謂防微杜漸者。以事雖小而不防之,則必漸大,漸而不止,必至於不可杜也。
庭訓道:天下任何事情,都不能小看和大意 ,即便是最小最簡單的事情,也應當慎重對待。所謂慎重,就是要有「敬意」。在沒有事的時候,用「敬意」來自我約束。在有事的時候,就用「敬意」來應對事 務。深厚的敬意,貫穿事情的始終,謹慎修持敬意讓敬意永存,不斷修習漸成習慣,自然就沒有做不成的事。這大概是在心中常存敬意,身心就會清明通達之故。
大凡一個人面對各種事務,無論大小,一定要十分審慎,這樣,才不會留下後患。因而孔子說:「遇事不知多問幾個『怎麼辦、怎麼辦』的人,我最後也只能對他說『該怎麼辦呢?』」這的確是至理名言啊!
庭訓道:孟子說:「良知良能。」是想舉出良知、良能這些心中固有的善端,以此來說明人性有善良的一面。他又說:「品行高尚的人,也就是沒有失掉嬰兒純淨良善之心的 人。」
孔子說:「立志於修道。」所謂「志」, 就是心的功用。人性沒有不善的,所以人心也沒有不正的。但人心的功用則有正和不正之分,這一點我們不能不清楚。 孔聖人有著天賦絕頂的聖明,尚且在十五歲時就立志於學。 這大概因為「志」是提升道德修養的起點之故吧,昔日的聖賢修道無不是從「志」開始的。無論多遠,沒有「志」達不到的:無論多堅,沒有「志」攻不破的。
訓曰:近世之人以不食肉為持齋,豈知古人之齋必與戒並行。《易•系辭》曰:「齋戒以神明其德。」所謂齋者,齊也,齊其心之所不齊也。所謂戒者,戒其非心妄念也。古人無一日不齋,無一日不戒。而今之人,以每月的某天某日持齋,己與古人有間。然持齋固為善事,可以感發人之善念,第不知其戒心何如耳?
訓曰:人惟一心,起為念慮。念慮之正與不正,只在頃刻之間。若一念不正頃刻而知之,即從而正之,自不至離道之遠。《書》曰:「惟聖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 聖,」一念之微,靜以存之,動則察之,必使俯仰無愧,方是實在工夫。是故古人治心,防於念之初生、情之未起,所以用力甚微而收功甚巨也。
訓曰:凡人存善念,天必綏之福祿以善報之1。今人日持珠敬佛,欲行善之故也。苟惡念不除,即持念珠2,何益?
康熙庭訓說道:為人處世,應當常存喜悅安詳之氣。內心喜悅安詳周圍的景象自然吉祥美好。究其原因,喜悅就容易產生善念;忿怒就容易產生惡念,所以古話說道:「人只要一產生善念,即使還沒有付諸行動,吉樣之神就已經跟上他了,一產生惡念,即使還沒有行惡,凶邪之神就已經跟上他了。」這的確是至理名言啊。
訓日:凡人孰能無過?但人有過,多不自任為過。朕則不然。於閒言中偶有遺忘而誤怪他人者,必自任其過,而曰:「此朕之誤也。」惟其如此,使令人等竟至為所感動而自覺不安者有之。大凡能自任過者,大人居多也。
訓曰:如朕為人上者,欲法令之行,惟身先之,而人自從。即如吃煙一節,雖不甚關係,然火燭之起多由此,故朕時時禁止。然朕非不會吃煙,幼時在養母家,頗善於吃煙。今禁人而己用之,將何以服之?因而永不用也。
儒家特別強調寬恕,我們都喜歡有肚量的人。所謂退一步海闊天空,寬容別人也是在方便自己,為自己開闢更廣闊的空間。然而,貴為天子的人,四海之內莫非王土,天子的空間可謂最廣了,還唸唸不敢忘懷寬恕之道,這就是需要深思了。
康熙治國六十年,建樹甚多,其創業、守成之功績舉世公認。 康熙曾對諸官說:「朕經常想到祖先托付的重任。對皇子的教育及早抓起,不敢忽視怠慢。天未亮即起來,親自檢查督促課業,東宮太子及諸皇子,排列次序上殿,一一背誦經書,至於日偏西時,還令其習字、習射,復講至於深夜。自春開始,直到歲末,沒有曠日。」
    共有約 33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