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猫收养了我(下)

作者:爱德华多·哈乌雷吉(西班牙)译者:徐力为

莎拉一无所有之际,决定接受这个荒谬的提议:让猫收养她。(Pixabay)

  人气: 3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续前文

我扔掉了背包的背带,继续在地铁站里奔跑,格雷的简讯不断涌进手机,语气越来越急切:

“你到哪儿了,莎拉?就差你了。”

“客户都等到着急了。”

“我们boss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我在出站时,才终于有时间回他简讯。我把弄丢电脑和资料的事情告诉他,他没有马上回讯息,直到我冲进公司大楼的时候,手机才又响了起来,萤幕上写着:

“好的,你就等着见鲨鱼吧!”

当我跑进会议室时,我看到所有人都端坐在那里,而我的boss安妮,表情冷峻,目光如刀,好像要吃了我一样。那一刻,我倒宁愿去见鲨鱼。

见到鲨鱼

“啊,你终于来了!”

格雷立刻和我热情地打招呼,并且努力挤出个夸张的笑容。

紧接着他转过身,用欢快的语气对皇家石油的人员说:

“对不起,莎拉太思念她的家乡,所以她是按照西班牙时间过来的。”

他话语刚落,会议室里的每个人都笑了起来,除了安妮,她的表情依然像是一尊凶巴巴的雕像。

我很感激格雷为我解围,来伦敦这么多年,我很清楚英国人非常看重时间观念。为了缓和气氛,我也尽力调整出一张笑脸,并且和每个人握手,心里计划着要把自己在地铁里的悲惨经历告诉他们,这样,他们或许就能明白一会儿的提案环节,为什么既没有电脑简报,也没有半张资料。

但是,就在我认真想说词的时候,格雷率先开了口:

“鉴于皇家石油公司的商标名称已经简化,我们此次的提案决定以‘简约美’为核心理念。在这方面,莎拉绝对是名专家,因此,她决定来一次同样‘简约美’的提案,没有简报,没有纸本资料,就用大家面前的这块白板,来为大家进行讲解。”

格雷说完后,所有人都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连安妮都将胳膊放在桌子上,默默做出“期待”的暗示,唯独我。我瞪大眼睛看着格雷,真希望身后真的有一片大海,要嘛把他扔进去喂鲨鱼,要嘛我自己跳进去,一辈子不出来。

可是现在,没有大海,只有一个跑得蓬头垢面的女工程师,正空着手站在会议室里,面对一群等着她开口的人。

“哦……谢谢你,格雷。”

我尽量让自己说出的话不带颤音。

“对于皇家石油的新网站,我们在遵从简约美观念的同时,也并未忽视它的功能性……”

后面的几分钟里,我听见一句接一句的话从我嘴里冒出来,但并不清楚自己说了什么,我看见自己的手在空中比画着什么手势,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比画什么。我就像活在梦中一样,机械似地说着话、做着动作,拚命将简报上自己所能记住的那些碎片拼凑在一起。

除了我的声音,会议室里没有其它响动,大家全都不吭声。不对,还有一个声音,不过只有我自己能听见,那就是我猛烈的心跳声,我说了多久,心脏就狂跳了多久,那声音冲进我的耳膜,好像在帮我的讲解伴唱。当大脑中可供利用的碎片越来越少时,我的心脏也越来越快,终于在它快要冲出我的喉咙时,“啪”的一声,手中的白板笔掉在地上。

“不……不好意思!”

我结结巴巴地道歉,竭尽全力地挤出一丝笑容,然后蹲下去捡。就在要起身的时候,我忽然觉得天摇地晃,所有人的脸都在我眼前变得模糊不堪。该死的!那种眩晕的感觉又来了,为什么偏偏是现在?

我用手使劲撑了一下地面,想让自己站起来,可是腿还没伸直,就看见一个巨大的黑色怪物向我扑来,将我扑倒在地。恍惚中,我似乎听到了一声猫叫,然后就是自己坠入大海的声音。

因祸得福

那天,我做了一个特别长的梦。

我梦见自己回到了好几年前,就是我和杰瑞刚来英国的那一年。

梦里我和杰瑞在伦敦街头散步,我挽着他的胳膊,我们两个既亲密又快乐。

我梦见自己去一家公司面试,公司的老板是格雷,他对我做出的网页大加赞赏,我获得在伦敦的第一份工作。

我梦见公司倒闭,我和格雷一起加入现在这家公司,一天,老板安妮将一份文件放在我们面前:

“这是你们要做的新客户,皇家石油。”

我梦见自己一个人在家熬夜做方案,墙上的钟指向了半夜十二点,一个声音猛地在窗外响起:

“莎拉,让我进来。”

我战战兢兢地扭过头,看见一只猫正用西班牙语跟我说话。

我一下子就从梦中吓醒了,刚刚的那个哪里是梦,分明就是我真实经历的写照。这时候,我看见白色的天花板,稍微扭扭脖子,又看到了白色的墙、白色的床头柜,还有穿着白衬衫的杰瑞,他正坐在床边。

“你醒了。”

看我睁开眼,他轻轻地吻了吻我的手。

当着同病房的人面前,我有些不好意思,赶紧将手抽了回来。但很快地我就后悔了,因为杰瑞已经很久没有跟我有过如此温柔的肢体接触了,我恨不得将手重新塞回去,让他接着吻,可惜为时已晚。

“格雷打电话给我,说他们叫救护车送你去医院。”

“哦!”

我仍旧有些意识模糊,有气无力地说。

“没想到我们那么多天没说话,倒在这见面说话了。”

前几天,因为我们都太忙,经常是他睡了之后,我还没回来,我醒来时,他已经走了。虽然同床共枕,但却没有机会说上一句话。

“这么说,你晕过去倒是一件好事。”

杰瑞对我说:“但愿你下礼拜能再晕过去一次,这样我们就又能好好团聚了。”

杰瑞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医生说我没什么大碍,可以回家休息,于是,杰瑞陪我一起回去。

路上,我打给格雷,问他会议的情况怎么样,没想到他先用了好几分钟跟我郑重道歉,说我晕倒都是他害的,他本来是想替我解围,没想到却弄得我神经紧绷。

不过,他随即告诉我一件事,那就是因为我晕倒,反而让皇家石油的人对我们公司有了深刻的印象,我们也算是因祸得福。

格雷的这个笑话,同样不好笑。

听我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格雷赶紧解释:

“是真的,莎拉,你昏过去之后,我们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好像一下子拉近了不少。那位行销部经理跟我们说,他有一次看曼联比赛时心脏病突发的事,他还在衬衫上比画抢救时心律调节器的位置呢!大约一周后,我们要再向他们重新提案一次。”

电话结束前,我被告知拥有一周的假期,但是在这一周内,我要嘛将电脑和资料找回来,要嘛重新做一份。

而我呢,既不想去找背包,也不想重做方案,而是想和杰瑞好好过几天两人世界。但很遗憾的是,杰瑞告诉我,他最近很忙,不能休假,而且过几天还要出差,等他回来的时候,我说不定已经重新回去上班了。

第二天,我睡醒后,第一件事就是满屋子寻找杰瑞,希望他还没走,希望我们能好好说上几句话,或者拥抱一下,但屋子里已经没有他的身影。

我很沮丧地坐下来,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在窗边响起:

“莎拉,还是让我进去吧。”

我转过头,又看见了那只会说人话的猫。

之前一天倒楣透顶的经历,加上无法与杰瑞独处带来的失落,让我顿时丧失理智,冲着那只猫大声咆哮:

“去死吧!”

吼完之后,我疲倦地闭上眼睛,心想如果这只猫是幻觉的话,这几声咆哮应该足以让自己从幻觉中抽离出来,哪怕她真的是什么妖魔鬼怪,也一定会被我现在凶狠的样子吓跑。

可是,当我睁开眼后,看到她依然蹲在窗外,用一种淡然的表情看着我,仿佛在说:

“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啊……”

我的身体顿时僵住了。我该怎么办?

是钻回被子里蒙上头,还是打电话报警,告诉警察我被一只会说话的猫骚扰?这个时候,我看到邻居正拿着修剪草坪的工具朝这边走过来,这让我更加紧张起来。

万一这只猫说话的样子被别人看到,我的生活必定无法安定下来,这么想着的同时,我的手不知不觉地伸向了窗户,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打开窗户,而她矫健地一跃,稳稳地站在客厅的地板上。

第一次与猫对话

我把那碗牛奶放在桌子上的时候,手一直在抖。

“谢谢你,莎拉。”

猫很有礼貌地向我道谢,然后舌头不疾不徐地舔着牛奶,就像是一位气质高贵的淑女。

我靠着墙,开始慢慢接受眼前的一切,我家的客厅里,真的有只会说人话的猫。我的脑子快速运转,很希望能想出一句适合现在说的话,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和猫对话的经验——是真的对话,而不是那种主人抱着宠物的“说话”。

我想不仅是我,恐怕谁都没有这样的经验,于是我憋了半天,开口问了问题: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她直起身:

“我们是邻居啊,莎拉,这一带的人类我都认识。”

“那你会和每一个你认识的人说话吗?”

“不,我不会随便和人说话。”

她答完后,又低下头继续喝牛奶。

我们沉默着,一直等到她将牛奶喝光。

之后,她跳到地板上,像女王检阅似的参观我家的客厅,然后转头对我说:

“现在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西维亚。”

说完自己的名字后,她跳上长沙发,端端正正地卧在中间的垫子上,金色的毛在深红布料的映衬下,显得光彩熠熠,整个人——呃,整只猫,就像一尊人面狮身像。

见到此情此景,我简直有一种想要跪下来拜一下的冲动,她这个样子,太像是从金字塔里面走出来的古代神灵了。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她是一只阿比西尼亚猫,确实就是被古埃及人供奉的那一种。

“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我小心翼翼地问西维亚,问完之后,我心中忐忑不已,生怕她像上回一样,说出些什么倒楣不倒楣的奇怪预言。

她微微抬头看了我一眼,用一种很诧异的口气回答:

“你说反了吧,莎拉,我来你这,是等着听你倾诉的。”

我有什么好倾诉的?难道需要我把前一天的悲惨经历再复述一遍吗?而且是对着一只猫?

我撇撇嘴: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而且,我还没有适应能和你对话这件事。”

西维亚很不屑地“哼”了一下:

“几千年前,你们人类的祖先在被猫和狗驯化后,还是懂得怎么跟我们对话的。可是到了现在,唉,你们连和自己的同类都懒得交流,所以,你不适应和我说话,这很正常。”

我在心中不断消化着她的话,我们的祖先曾经被猫和狗驯化过吗?这也太离谱了吧!不过,她有一点说得倒很对,那就是人们越来越不喜欢互相倾诉。

我咽了下口水:

“你讲得没错,我们是有些冷淡,但是,很多人对动物说话,比如宠物主人对自己的宠物,并没有指望对方能理解自己。”

“你这么认为,是因为你从来没有被动物收养过!”

她似乎对我的回答很不满,很高傲地“喵”了一声后继续说道:

“我就是为这个才到你这儿来的。”

“你说什么?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我来这里,是为了收养你。”◇(节录完)

——节录自《预言猫收养了我》/ 圆神出版公司

预言猫收养了我》/ 圆神出版公司提供

(〈文苑〉登文)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美云出身歌仔戏世家,感于父母对歌仔戏的热爱,不忍见其逐渐没落,故投身歌仔戏成为一代名伶。
  • 足袋
    埼玉县行田市的“小钩屋”是家拥有百年历史的足袋制造商。“历史悠久”听起来很了不起,但说穿了,小钩屋不过是一家小型地方企业。在时代的冲刷下,业绩持续低迷,随时倒闭都不意外。
  • 唐美云戏演得好不说,出身戏曲家庭,她对于自己的生命角色有深深的承担,更有深深的自觉。她成立戏班,培养后进,年年推出新戏,作可能的探索却永远不忘戏曲的立基,她将全副心力何只花在表演上,更直显一个演员在生命承担与文化重振上的可能角色。
  • 在日复一日的独居生活中,原本认为年老等于失去、等于忍耐寂寞的桃子,开始了解到一个人才能体会的乐趣。在迟暮之年里,她所享受的,是全然的自由,和最热闹的孤独。
  • 父亲说的没错,自己的人生只能靠自己开拓。但到目前为止,原岛却从没有“开拓人生”的感觉。他只是搭上这班无趣的上班族列车,为了避免急转弯时翻车而不得不紧抓着不放。
  • 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工作?以中小型企业为舞台的故事,陪着你直视那些假装看不见的职场丑态。
  • 当你更明白,人生不是兼得而是选择。你会更了解,怎么去做“选择”,怎么在自己选择的人生中活得快乐、无憾。
  • 我很喜欢一句话:“做一个懂得世故,却又不世故的人。”我们懂得人性的黑暗,但我们不用黑暗面去对人。
  • 第一次亲笔写给妈妈的母亲节卡片、来自天国的丈夫的道歉信、文豪的情书、太太给先生的休书、给心爱人的最后一封信……准备好一起重温书信与手写字带来的感动了吗?“山茶花文具店”依旧等待你的光临。
  • 家里的老狗迎接我回家。它也已经十五岁了。或许照顾完母亲,接下来就得照顾老狗了。它身为我们家的一分子,陪伴母亲一起生活了十五年。我必须好好地照顾完它这辈子才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