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22)

晨风清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20

“小诗妈妈……”这天,小诗在家里写大字,抬头看,是丽丽妈妈带着丽丽来了。前些天,妈妈带自己上丽丽家看给他爸爸,这不就回访来了?自己正临摹柳公权字帖呢,赶快把手里的字写完,就听得妈妈说:“哟,秋天过得真快啊!”抬头看,窗外的扬树叶已纷纷下落,妈妈已经把丽丽母女俩让进屋里来了。

丽丽妈妈手里拎着一小塑料网袋,里面是蚕蛹,说是郊区蚕种厂亲戚送来了一点,给小诗吃。小诗已经蹿出来了,见丽丽穿一身绛花夹袄,怯生生地站在妈妈背后,就欢喜地上前拉住她的手,俩人一起看蚕蛹。丽丽妈妈就说这个东西炒韭菜很好吃,小诗就和丽丽在一旁说,哪天也要养蚕,说着就拉丽丽去看自己写的大字。原来这学期学校组织高年级学习书法,每个同学都带了墨水,毛笔到班里,在黄草纸上写,又发了描红本。小诗写的饱满厚实,每次都受到老师表扬。回到家里,爸爸看了非常高兴。小诗又指着桌上爸爸写的字让丽丽看。爸爸有两方砚台,一方是歙砚……每天都坚持写的,用5号狼毫写的小楷,写得真是清秀有力……丽丽见桌上有字帖,就拿来看。

爸爸下班回来了,“叔叔好!”丽丽揪着两个小辫子,眼睛亮亮的,小声唤。爸爸一看丽丽,就生怜爱之心,“哟,小诗的同学啊,叫什么名字啊?”“丽丽。”丽丽怯怯地说。爸爸瞧丽丽手上的字帖,就说:“你来写一个我看。”

丽丽就在纸上写了一个‘骨’字,写得还算端正,就问“为什么你要写‘骨’字呢?”丽丽说:“爸爸说要有‘风骨’。”爸爸一听,“哟,好!”就让小诗来写个‘风’字。小诗写了一个,“哟,歪了!”就对爸爸说:“你来写一个。”

爸爸就写下了‘风骨’两个字。小诗和丽丽都伸头看。小诗说:“我每天都看你写的,写得真好!”爸爸笑了,“谢谢你的夸奖!”又从书架上找出颜真卿的字帖让俩人看。

小诗说,“我有时也看书架,怎么没看到?”又自己跑去抽出怀素和尚的草书,爸爸说,“草书你现在不要学,连字都不认识怎么能学草书呢?”正说着,丽丽妈妈在门外说要走,小诗就拉着丽丽的手往外走。妈妈正在外面一个劲地道谢,丽丽连说了几声再见,跟上她妈妈走了。妈妈一等丽丽她们走远了,就指着小诗的脑袋说:“你看人家的孩子多文静,多乖,哪像你这个小和尚成天痞的……”

爸爸送走了客人,坐在桌前感慨了一番,就拿出以前出差在北京上海搜集的一些好墨,教小诗研磨……过了几天,爸爸找来宣纸,就在上面写下了明代于谦的《咏石灰》诗句:

“粉身碎骨浑不觉,要留清白在人间。”

妈妈也写了两个中楷字。上海的伯伯也写了大字寄来,是‘松风’两个字,写得甚是古朴苍劲,爸爸都挂在墙上,自励励人。上海方面还寄了点救心丸药来,又抽时间给许婆婆送了些救心丸去。这天,宣传部的沈伯伯、文化馆的庞叔叔,还有一位大学的邱老师来玩,看了墙上挂的字,欣赏不已,又看了小诗写的字,连连称好。妈妈招待他们自己炒的西瓜子,坐下聊天。

小诗在旁边临字,又看着两个妹妹描红。小诗觉得柳体太细,自己还是喜欢颜体的粗重,临着,就听到里屋议论声:“怎么能这样否定呢,历史上还有什么人呢……”

“李秀成怎么是叛徒呢……现在这个历史……怎么这么混乱?”

“……如果把李秀成说成是……那么,全部中国历史必须重写。”

“批清官喽,赵丹演的林则徐已经批判啦……”

爸爸说:“胡批嘛,中国历史上两袖清风的官员代代都有嘛……宋代的包公家喻户晓嘛……晋代广州刺史吴隐之,任内粗茶淡饭,离职回京时不带土特产。船出广州,发现妻子带了一斤沉香,立即投入江中。后人将他投沉香处命名为沉香浦……还有明代于谦,以兵部侍郎巡抚河南,还京时不持一物。人传其诗:‘清风两袖朝天去,免得闾阎话短长。’……不能这样否定自己的历史嘛!批判清官中国将没有清官!”

邱老师说,“许多大学取消了历史专业,一些师范学院的历史系被并入其它科系。综合大学幸存下来的历史系,现在大学取消了历史专业,一些师范学院的历史系被并入其它科系。只剩下两个“四史”:中共党史、国际共运史、农民战争史、帝国主义侵华史;家史、社史、村史和厂史……这也太以偏概全了吧……”

“史学革命起自于1958年,那时要大破封建迷信,为‘三大运动’和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服务,就开始否定历史。从那时起,越来越左,真不知中什么邪了……”

几位叔叔聊了一会,起身告辞,走到外屋,看小诗还在练字,夸了一阵,就问还会什么啊?爸爸说还会打弹弓。小诗说我还会画画,就从抽屉里取出一摞自己画的画,都是临摹的小人书。庞叔叔说画得还准确,为什么不培养啊?爸爸搪塞地说:“忙啊-……”小诗说:“爸爸不给买小提琴……”众人大笑。

爸爸悄悄把老庞拉到一边:“我这个孩子,是个怪……怪物……你看……”指了小诗,一脸酸楚,老庞连连说:“好!就这样好!天生我才!”爸爸送客人出门去了。小诗从书架里拿出爸爸收藏的徐悲鸿和齐白石的画集来临摹,觉得马和虾子这两样都好画,还是没有西洋人物画的逼真准确。他又取出自己以前画的亚历山大军队大战波斯象队的图画,爸爸一定还有其它外国画的。他又从书架上找,一下找出一幅鲁斯本的‘夜巡’,“哇!”这么漂亮啊!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到家了,爸爸坐下来,冥思不得其解,人家一个讨饭的农村孩子,肚子里都有锦绣文章,看看自己成天不知疲倦上蹿下跳东西不分神魂颠倒的儿子,就觉得是个不成器的混账,三九葡萄冻了心,叹口气,刚想休息一下,小诗啃了个生山芋边进来说:“大食堂这么好,为什么我们天天吃山芋?”
  • 猫娃蓬头垢面,穿个对襟破小褂,正在给婆婆捶背,边捶边念唱:“抱元守一,天一地二,万法归一……”有人问了:“猫娃啊,你为什么念这个?”
  • 国庆节又到了。因为是15周年大庆,全市隆重准备。小诗是三好学生,参加全市青少年在湖山公园的一天短期夏令营活动,有本市劳动模范讲话,省歌舞团的叔叔阿姨唱新疆歌跳西藏舞,小诗觉得挺好玩的。他模模糊糊感到好像现在汉民族没有歌没有舞的,要不然为什么我不会跳舞呢?
  • 妈妈回来,把一袋桑葚放在桌上,从包里取出一本《五四以来的新诗》说,“小诗,你上六年级了,妈妈给你买了本书,以后可不能再贪玩了。”小诗还在那里唱歌,大妹妹也上了小学,也在唱;小妹妹上了幼儿园大班,也跟在后面哼,妈妈就皱眉头,说小孩子唱这个不好。
  • 五一节这天,节日连周日,结束了社会活动,好不容易得了两天假期,爸爸舒展了眉眼,“一日清闲一日仙”,就里外整整花草。妈妈说:“包饺子!”爸爸拍拍身上的尘土,又带几个孩子上街买了点五花肉。小诗带着两个妹妹正在后院挖荠菜呢,瓜片兴冲冲地跑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一根线插在耳朵里,让小诗听。
  • 不久,春暖花开,阳风和煦。学校里小朋友已经风魔了打乒乓球。下课时,黑板上,走道墙壁上、楼梯上,白蛇飞舞,到处小球声。小诗乒乓球拍藏在书包里,每天一大早塞上两个馒头就往学校奔,占水泥乒乓台子。妈妈说:“哟,这孩子变乖了嘛,上学也不要人催了。”人们都说现在小孩变好了。
  • 又是一场雪,转眼就是春节。这一年,机关农场杀了猪,家家分了点肉,又分了很多红薯干。小诗和孩子们吃了红薯干,满肚子瘴气,到处找不到玩的。就拿了家里夏天用的菜罩子,到雪地里支上,牵一根绳,捉鸟。捉了半天,也没捉到,倒是叫老鼠跑进去把米都吃了。
  • 一晃快要到年底了。爸爸下乡蹲点还没回来。妈妈一个人在家,又烧饭、又洗衣,带小诗和妹妹们。小诗在学校听说,猫娃自那次逃学之后就再没有到学校来过了,心里就觉不舍。国庆节前,小诗学校的合唱队参加全市少年歌咏比赛,获了一等奖。奇怪的是他没看到史老师。
  • 小诗回到家,跟妈妈讲了丽丽妈妈要送一点菜,自己没要的事,妈妈听了,就夸奖着说:“做得对!”告诉小诗,丽丽妈妈在邮电所做清洁工,家里困难,不要要人家东西。小诗看妈妈正腾出一个小箱子,又拿到外面晒,就问干什么。妈妈说爸爸要到下面去蹲点了。
  • 墨墨黑夜,你的睡眠深深地居于我静寂的存在中。
    醒来吧,爱情的痛苦,我不知道怎样把门打开,只好站在门外。
    时光在等待,星辰在观看,风儿已平息,我心中的静寂如此沉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