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长篇小说
元帅得了那焦文、焦武,即表奏圣上,封为总管之职,令为乡导,伴伍登同行。行了七八日,到了五台山,在山下扎营。木兰进账禀元帅道:“丧吾禅师有书信一封,要将亲身送上五台山白云菴靖松道人,特来讨令。”
说声未了,对阵中一箭射来,焦文急忙挑拨,射中了马头,也将焦文抛下马来。两边军士齐声喝彩,各人收兵。原来元帅恐伍登有失手,令朱木兰前来掠阵。见伍登坠下马,恐焦文追他,遂拈弓欲射焦文。
李靖将木兰上下一看,见木兰寒居柔脆,两眼有神,举止动静,不脱女子气习。李靖心下明白,却又想道:“他既女扮男装,代父出征,我李靖不知则可,知而不为保全,失宝善之道也。”
尉迟父子上殿,启奏人马到齐,即日北征之意。又奏朱木兰年十四岁,文武兼优,有大将之才,万夫之勇,臣保此人北征,必能克敌立功。太宗见奏,龙颜大喜,命宣朱木兰上殿。
行了半月,在黄河岸傍扎营,候明日早晨渡河。是夜,月明星稀,木兰在帐中盘膝而坐。祇听得风涌波涛,呜呜呱呱,溅溅不已。木兰想起:父亲抱病,母亲年老,膝下无子,我今远出,教我心中如何放得下去?父母心中又如何割得开?想到此处,恸哭了一会。
天禄知道,即责备朱明一番,辞了宝林,望双龙镇而来。谁知武昌饮酒过度,加之受了江上风寒,筋骨疼痛,日重一日,渐渐的卧床不起。木兰见应了去年梦兆,心下着忙。
丧吾道罢,香元和尚不敢再求,祇得叩头道:“弟子愿皈依吾师门下,备洒扫之役。”忽然天鼓大鸣,金花坠地,彩云绕殿,异香遍座。丧吾忙下法座,同大众望天再拜。
本寺住持香元和尚,上前说道:“小僧自幼在本寺出家。清规戒律并无过犯,紫书丹经、佛典道卷,无不明白。今皇太后洪恩,公爷修造,于佛有光,与僧有缘。待小僧升座说法解经,果有不明之处。然后让于丧吾不迟。”尉迟恭道:“知不如好,好不如乐,恐尔道行不及丧吾。我明日出一偈言,尔等依韵而和,看是谁高谁下,就不要争论。”
木兰佩服丧吾教训,仍然织机,不废工夫。却忙中偷闲,服炼心性。一日,临窗织布,见日色沉西,入闺中静坐。一时间,窗外月明,木兰取书观看。到了三更时候,侍女掌灯,催木兰歇息,木兰也觉身体困倦,睡了片时,忽然宝剑啧啧作声,木兰即将宝剑拿在手中。
一日,尉迟恭精神困倦,伏案而寐,忽然闻磬声嘹亮,袅袅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尉迟恭听之,惊讶不已,起身信步闲游,转过曲槛,见一座花园,十分幽静。
朱若虚见众贤散去,每日焚香注水,静坐观心见性。天中境界,愈穷愈妙。到了九月初七日,偶染寒疾,天锡、天禄请医调治。若虚不肯服药,将书箱中小小一个绵包袱取出来,叫那九岁孙女朱木兰出来
小学生听了“返我真面目”这一句,料丧吾识破机关,又见丧吾下了法座,有相逊之意,往外就跑,不知去向,丧吾也退入方丈去了。那些看的众人,都道这个和尚果然有些道行,感得天神下降,不然,那有不上十岁的小学生,就能出口成章?
炀帝登极之日,思量满朝中惟太傅兼吏部尚书伍建章老成练达,文武钦敬。令其草诏,假为遗旨,以服众心。谁知伍建章接诏在手,就写道:“老王身死不明,储君无辜被杀。天下诸侯,各速兴兵问罪,以擒国贼!”杨广即将建章凌迟处死,夷其三族。
无忌心知李靖为唐公招贤之意,却也不肯说明。秦叔宝道:“既二位兄长皆有归唐之意,弟为兄等代执鞭之役。”程知节道:“大丈夫孰不愿投明主,使名标青史,流芳百世?弟亦闻名久矣。”褚遂良但笑而不言,亦深知李靖之心也。
住了数日,魏徵吩咐兄弟魏徽好生照理家务,不可荒芜田地,同尉迟恭望长安而来,投见李靖。李靖待为上宾,说道公子世民之贤,恳他二人往见唐公。
再说朱若虚在路上行了月余,将及长安地界,路上行人纷纷传说京中之事:文帝被弑,太子遭戮,太傅伍建章被诛,炀帝竟是废伦自立。若虚闻之,仰面号曰:“天乎,天乎!吾命之不长也。”
自此李靖佐公子理农桑,治甲兵,交结宾客。天下豪杰,无有不知世民之贤者,皆李靖之教也。如此三年,公子志不少懈。
李靖与红绢策马而行,来至临潼山,到了梅林镇。日暮投宿,歇于楼上。次日天明,濛雨不休。李靖晨起,捡书观看,红绢亦对镜理发。对门楼上,坐着一颁白老者,发如旋螺,须若短松,以目视红绢。李靖心甚恶之。
,越王府中不见红绢,左右遣使捕捉,越王曰:“红绢入府,经五年矣,未尝以颜笑假人,吾尝谓绢有侠之气。昨日席间,以目熟视李靖,必从靖去矣!”左右往察之,果如越王之言。
李靖别了柳家店,携二位龙女行了七八日,早到西城。旋回故里,令二女权立门外,先进家中见了母亲,将误入龙宫行雨收尸之事,一一说明,又出夜光珠、宝剑为证。
李靖即取出三百两银子与庞母,另造房屋。又将百两银子,以作庞母养生之资。盘桓三日,拜别庞母,辞了众人,望西而行。乡人尽皆撒泪,依依不舍,李靖也切切而去。
李靖生于隋文帝之时,京兆乡中李家村人氏。字青莲。又名药师,道号三元道人。幼喜读书,父亲早逝,母亲刘氏勤于纺绩。李靖勤于采薪,贫苦自守,分毫不敢妄为。
将交三更时候,忽闻钟鼓齐鸣,箫管拂耳,若虚好生惊异。举目看时,不觉身子已出房外。祇见痘母娘娘坐在殿上,好像有些面善。两边数十个女僮,长幼不等﹔下面数十个长衣大汉,分立两旁。
八名秀士不看此牌犹可,看了此牌,惊出一身冷汗。齐声道:“我等进取功名,却累及父师,如何是好?”惟有窦建柱,字忠,其情性刚愎,怒气冲冠,伸手向柱上将虎头牌取下来,向石上一击,打得粉碎
若虚到了城中,寓于安静所在。到了试期,用了早膳,不一时衙中炮响,城中老少人等,到衙前争看孝廉。果然一个个儒冠儒服,清气宜人。知县虽依著朝廷大典,碍著国制,不好张灯结彩,祇好打鼓陞堂,三班六房一齐上前叩头。
木兰女年十四,孝心纯笃。亲衰而病,适军令至,女扮男妆,代父从征,十三年而回,无人知晓,又能居丧如礼,全命全真,岂非奇中奇人。
名《忠孝勇烈木兰传》,又名《忠孝勇烈奇女传》,四卷三十二回,有清代刊本。书中不题撰人。本书是根据北朝民歌《木兰辞》和有关史书以及民间广为流传的木兰代父从军的故事敷衍创作而成的。其中,有的人物和情节还受到了唐代、明代传奇的影响与启发。书中写木兰从军十二载,转战千里,备觉艰辛,后因屡建奇功而被封为将军。然最后竟蒙冤涉进武则天乱国案中,不得已剖心自杀以表对朝廷的忠诚,结局惨烈异常。木兰从军的故事早已流传古今,家喻户晓。本书将这一故事加以细致描写,情节更为具体。同时,书中指称木兰姓朱,家住黄陂,也是有一定根据的。明代人焦竑曾考证黄陂古为木兰县,有木兰山、将军塚、忠烈庙等。另外,《黄陂县志》中有《木兰传》一篇,内容与本书基本相同。
听曲文宝玉悟禅机,一句“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点醒梦中人,一切皆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鲁智深旷达洒脱的人生态度令宝玉心驰神往,为日后出家埋下伏笔。
王子谨同老残坐了两乘轿子,来到齐东村。早有地保同首事备下了公馆。到公馆用过午饭,踏勘贾家的坟茔,不远恰有个小庙。老残选了庙里小小两间房子,命人连夜裱糊,不让透风
当晚许亮就拿了药水来见老残,老残倾出看看,色如桃花,味香气浓。用舌尖细试,有点微甜,叹道:“此种毒药怎不令人久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