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艱難歲月

心中的寶塔(19)——挫折

屠龍、孟圓編輯整理

人像
(白少華在北京團河勞教所非法關押時作品)
寒夜欲望穿
明眸化作流淚泉
雪衣有所染
此心依舊丹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 ,

中共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一個真善忍的信仰者呢?其實就是要讓他屈服,說假話,變成跟它們一樣的無恥,再被逼著去演戲,裝作自己是心甘情願,去欺騙別人,用以證明它們的邪惡是對的……

李洪志師父講的好:「什麼叫悔過?什麼叫轉化?往哪轉哪?大家在做好人,在做世界上最好的人,超越常人的好人,你想把他轉化到哪去?什麼叫轉化?真是邪惡醜態百出。我早就講過,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在2002 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團河勞教所七大隊大隊長這兩天挺高興,他總算把白少華這個硬骨頭啃了下來。為此他還獲得了北京市政法委頒發的「破冰攻堅工程」三等功。

上面要「破冰攻堅」,要求100%的轉化率。為這事情他吃不好,睡不著,白少華這個硬骨頭,好幾個前任都栽在他手上。自己接手的時候實在是擔心。要是完不成任務,自己這個官就當不上了。

有時候他也琢磨,今天法輪功這些人真不得了,他們受的這些罪比《烈火中永生》裡面見過的還加上幾倍,但誰都知道,中共那些片子都是騙子拍的,是黨為了證明它的光榮傳統,當時滿不是那麼回事。

可今天這些法輪功可真叫他見識了什麼是信仰。這些人真了不得,受完了酷刑,內傷慘重,可但凡能緩過點勁兒來,就還是款言慢語的跟你講道理。

少華在嚴酷的折磨下暫時屈服了,在近乎絕望的傷痛中,他寫了一份所謂的「思想匯報」。他寫到:
你們也清楚這都是逼出來的,都是假的!
明知道這一切都是逼出來的,是假的,為什麼還要逼我違心的去寫所謂的材料呢,這不是逼著我去欺騙你們和別人嗎?有意義嗎?真需要這樣嗎?!
我,只有將我留在內心的真誠和良知,奉獻給我心中的上帝(師父)!!!……

可以想見,少華在寫這篇東西的時候那種悲憤和淒涼。他的心底仍然用心呵護著那一片良知。

在「轉化」少華和其他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的時候,勞教所為了挑起學員之間的矛盾,都會說:「對法輪功優待,只要轉化了就沒事兒了。」在勞教所成天就是看書和玩,就跟療養似的。對探視的家屬也這麼說,好讓他們幫助警察做轉化工作,轉化的人越多,警察就能拿到更多的獎金。

2003年末,少華屈服後被分到了三隊,就是法輪功隊,裡面都是被「轉化」了的法輪功學員。少華剛到這個隊的時候,也享受了一些優待,雖然不斷地給他們放洗腦錄像,但不怎麼幹活,而且圖書資料也很豐富。

不久後,勞教所認為轉化工作做的差不多了,堅定不轉的都被單獨隔離,藏起來了。一天,各班都開會,隊長說:「咱們現在全員轉化了,勞教所,是勞動教養所,就是以勞動的方式進行教育的,咱們以後要勞動,不可能再那麼玩了!」

少華對這件事十分震驚,他看到很多人反應不過來,甚至不明白。為什麼只屈服轉化一部分人的時候,沒讓勞動,讓玩,現在「全都」屈服轉化了,反倒不讓玩了呢,不是它們轉化的成績越大,越應該寬鬆,越放開玩嗎?怎麼「全屈服」了,反倒不優待了呢。不合邏輯呀?

其實那所謂的優待,只是為了給轉化問題上製造一種反差,都是手段,誘惑人轉化,又欺騙外界,讓人們看到的都是所謂優待的假相,從而掩蓋了他們背地裡折磨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手段。

一旦它認為差不多了,這種手段的目地達到了,中共是不能讓這些人白吃飯的,共產黨從來不把人當人看,在「黨」眼裡這些人只是「生產力」,和機器、原材料沒什麼區別,得使喚這些人為自己賺錢,於是法輪功學員們又開始被役使從事很繁重的勞動。

少華也深深的感到,原來那寬鬆的環境,根本就不是中共的善意,而是那些堅定的同修是用自己的巨大承受為其他同修撐起的一片天,是他們用他們的痛苦付出開創出來的。

經過了這件事,少華和很多學員都清醒過來,共產黨搞「秋後算帳」是出了名的,先搞兩極分化、區別對待,「統戰」搞得差不多了之後就是徹底剷除,管你屈服不屈服,除了象溥儀那樣當作標本做樣給別人看的,其他一個都不會善待。因此在中共的統治下即使是屈服,即使拋開精神追求不談,從人的物質世界中都不會有真正的安穩。少華和很多法輪功學員經歷了這些事情後,看清了中共嘴臉,從此不再屈服於中共的淫威。@*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國最初建立勞教制度就是為整那些為了中共的進步而向中共提意見的「右派分子」和與中共觀點不同的人,所以是世界上絕無僅有的能夠把從法律上講不構成犯罪的人剝奪人身自由長到一至三年的政府違法制度。
  • 見到親人們滿心歡喜的白少華哪裡知道,這回白媽媽看少華是抱著白曉鈞的骨灰來的,此前她拉著三歲的小孫女和兒媳婦已經來了四回了。
  • 這個暑假和以往的暑假都不一樣,白曉鈞心裡一點也不輕鬆。他決定去天安門廣場請願。面對中共這個流氓政權,他知道他可能面臨什麼。
  • 白少華先是被關在團河勞教所2隊,隊長在操場上點名時,念到他的名字時忍不住嘟囔了一句「怎麼弄這(隊)來了」。
  • 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在為法輪功寫出三封公開信後,大陸媒體既往對高智晟的種種報導均被刪除。在高智晟律師被當局逮捕三個月之際,《大紀元》將陸續發表一些大陸媒體既往對高智晟律師的報導。

    以下是《中國醫藥指南》2003.4刊登的《法律容大情 正氣挽天河》的全文報導和圖片。

  • 中共十六屆六中全會提出「建設和諧社會」目標,據說具有戰略「破題」意義。最近《光明日報》發表長篇文章透露,中共高層經過兩年縝密研究的決策過程,糾正20年來只重經濟發展,片面追求GDP,無視社會正義的政策取向。該文章透露了有關這一戰略轉變決策出臺的時代背景、政策基礎、理論依據、以及醞釀過程和有關可行性研究等等,頗耐人尋味。這是在爲中共決策告別單純的GDP主義,開始了以社會公平和社會正義爲核心的「和諧社會」建設階段作政策解讀。這也許就是中共十六屆六中全會要向社會刻意傳達的最新、最重要和最完整的一個政治資訊。
  • 中共中央軍委日前發佈《軍隊處置突發事件總體應急預案》,為軍隊迅速直接參與對抗暴民眾的鎮壓打開綠燈。分析指出,《應急預案》的發佈,突顯當前中國民眾反抗中共暴政的力量和勢態發展,已不是中共公安警察和武裝警察部隊所能夠應付和控制。
  • 四川廣安兒童熊洪徽誤服農藥,因為醫院見死不救,引發民眾抗議事件,在軍隊、武警戒嚴的高壓下,算是平息了。記者近日採訪各方面人物,顯然廣安遠遠沒有出現和諧。這次事件民眾死傷慘重,警方也有傷亡,更不要說經濟上的損失。但是,官方並沒有反思自己的過失。公安部部長周永康已親自坐鎮廣安,企圖嫁禍法輪功。
  • 被中共控以間諜罪名的《新加坡海峽時報》中國特派員程翔的家人,11月14日星期二向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請願,促請曾蔭權向中共主席胡錦濤反映程翔身體很差的情況,要求讓其入院就醫,並爭取讓程翔盡早無罪釋放。
  • 任弼時以說教的口吻對我說,“在遵義召開的中共中央全會擴大會議,撤除了領導中的左傾機會主義份子;自1935年1月以來,黨由毛澤東同志領導,他懂得如何把馬克思列寧主義哲學運用於我國革命的實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