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艱難歲月

心中的寶塔(22)——陰謀

屠龍、孟圓編輯整理

慈壽寺玲瓏寶塔(王靜蘭攝影)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 ,

李靜最近特別煩,「破冰攻堅」的牛皮吹了,成果也報了,他那多年做狼的直覺告訴他,三隊好像發生了什麼事。那幫人越來越不聽話。他從普教得到的小報告也越來越少。他實在不明白,「破冰攻堅」剛完,怎麼反而出了這麼多事情。肯定有帶頭的,他要把那個頭目找出來!

於是團河勞教所做了一次大整頓,李靜命令管理科長、教育科長、攻堅隊大隊長組成「3人整頓小組」,下到三隊,要他們「一定要把這股風壓下去」。

沒多久,警察們就發現了那個「領頭的」。

他們發現,很多人對白少華都非常熱情,每次警察們要幹點什麼,白少華就會站出來,看來那「思想匯報」白寫了,他根本就沒變!

李靜召集做轉化的相關工作的隊長,開了個「個別轉化經驗交流會」,商量對策。

中共幾十年來整人的經驗,早就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折磨人的套路,怎麼折磨你,你什麼表現,下一步選擇什麼手段,什麼樣的人,攻擊什麼樣的弱點,採取什麼手段,方方面面,偽善,欺騙,軟硬兩手怎麼組合。

勞教所甚至有專門的教材,利用這套教材,他們已經培養出了無數十惡不赦的壞人。這些人以這教材為基礎,盡情的「領會和發揮」這裡對人性摧殘的手段。

這些做轉化工作的隊長們自然是這套教材教育出的佼佼者,對法輪功的「轉化」中,因為得到中共的特許可以為所欲為,在這幾年他們又積攢了無數的更加凶殘陰險的招數和經驗。這個「個別轉化經驗交流會」實際上是這些人交流如何針對個別境況「領會和發揮」那些殘酷手段的講堂。

經過「交流」,這些隊長認為,現在三隊的變化和白少華這個人很有關係,他人緣挺好,影響力就大。如果把他轉化了,為勞教所所用,那也是很有威力的。白少華這個人用硬的很難使他徹底轉化,可以先試試軟的,許諾他一些條件,等把他軟化後,然後再使用其它手段讓他屈服,這樣能夠轉化的更加徹底。但目前來講,最重要的是把他從其他法輪功學員和普教中分化出來,減少他的影響,便於對他個人和整個三隊的轉化工作,減少他的影響,便於對他個人和整個三隊的轉化工作。

三隊很快就召開了大會,在會上,大隊長尹紅松反覆強調要求大家“靠攏政府”!

一次站隊時,李靜像往常一樣從所有的人面前走過,可走過去之後,突然回頭叫道:“白少華!”然後走到少華跟前,皮笑肉不笑的問, “最近怎麼樣啊?”一邊還伸手過來做親切關心狀,幫少華整了整領子。但從他眼睛中,分明透露著一股殺氣騰騰的寒光。

少華一仰頭,笑了笑:“挺好!”

當然好,同修們紛紛回到修煉中,環境越來越好,少華感到心裏很充實。

李靜回去後,托一些人給少華帶來了一些口信,比如

三隊的隊長說:“聽點話,讓你當個班長,靠攏靠攏政府……”
教育科來個人說“你不是挺愛畫畫的麼,你以後給所裡搞宣傳的隊長當個助手,每天出去幫著弄弄宣傳欄甚麼的,也省得老幹活了”。

雖然少華婉言謝絕了這些“美意”,但聽到這些話,少華感覺像被人往嘴裡塞了一把蒼蠅。在這些警察眼裡看來,沒有收買不了的人。在各種環境下,中共那套東西都忘不了用那個環境下所謂的“利益”去誘惑人們追腥逐臭,因此而成為他們的幫兇。

這些現象給隊裡的人造成了一種假相,好像少華在主動“靠攏政府”,有些對他不太瞭解的人因此而疏遠了他,甚至認為他每次敢衝出去抵制邪惡迫害是因為他早就暗中“靠攏政府”,所以心裏有底,不會被迫害。

當然了,勞教所深諳鄧小平“一手軟一手硬”的道理,在那些地方不斷向少華搖動橄欖枝的時候,少華所在的班卻對少華開始施壓:

有一天,班長找少華談話:“你自己怎麼過來的,你也知道!”(意思是你別忘了原來你受的那些酷刑,你是受不了那些才屈服的,是不是再折磨一回,你就老實了)

少華很平靜,當著全班的面一字一頓清晰的告訴他:“我隨時可能去集訓隊!把我打倒一千次,我會第一千零一次再站起來!”

這實在令班長意外,在這個惡劣的勞教所的環境下,他沒有見過願意放棄不做勞工,去畫畫的美差而願意去集訓隊的人,更難以想像不但對“政府 ”給的“班長”不屑一顧,還跟政府對著干的硬漢。到這個分上,已經沒有甚麼好談的了,班長悻悻的把少華的意思轉給了 “上面”。

三隊變了,好幾個學員都公開聲明“思想匯報”和“轉化書”作廢,從新開始修煉。他們很快遭到了勞教所的報復,不許他們睡覺。

即便根據中共自己制定的勞教所的規章制度,這些都是違法的。警察們那點聰明勁兒,全都用在迫害人上了。要反映這些違反勞教規定的情況必須有時有點,他們就把法輪功隊的掛鐘給卸了,而這樣即使別人看到這種不讓睡覺的情況,也無法說清楚是甚麼時間,多長時間不讓睡覺。

每次少華見到大隊長尹紅松和管理科長李昌賀都向他們反映這個情況。李昌賀假裝說去調查一下。尹紅松可就沒那麼好的脾氣。這事情本身就是他叫干的,少華向上反應這些事情弄的他很沒有面子,可少華反映情況又是符合勞教規定的,他又沒有辦法,所以就惡狠狠問:“你怎麼知道的”,少華說是晚上起夜的時候看到的。

這無異於掰著狼嘴,把狼外婆剛吃完人的帶血的狼牙亮給所有的人看,尹紅松惱羞成怒,可又不好說甚麼。

聽到下面的反映,李靜簡直氣瘋了,這個白少華實在是不識抬舉!把他放在哪裏,那裏就出事。他想來想去,乾脆還是把他隔離,期滿後趕快送出去了帳。他告訴底下的警察,找茬把少華和法輪功隊(三隊)分開,看緊了他!

2004年4月,惡警李偉沒收了法輪功學員齊偉的筆記本,這是侵犯人權的行為。當少華再一次站出來保護同修的時候。他們終於找到了機會。

李偉把少華騙出屋外,一群獄警衝上來推他,把他推倒在地。白少華大喊著“不許打人”。

大隊長尹紅松隨手翻著材料,陰森森的笑著,“我就是幹這個的!”他可算得著整少華的機會了。這個人很讓他頭疼,他恨不能讓少華趕快走,這樣,在下回“個別轉化經驗交流會”上他就不用再提少華了,每次講到這個人,李靜那張面孔實在令他害怕。

當天下午少華就被送到集訓隊迫害,罪名是“煽動鬧事”,一下就是3個月。
@*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些年的迫害中,老白家支離破碎,經常是5個人分5處。現在曉鈞已經不在人世了。白媽媽流離失所,少華最惦念的還是季蕾和小真宇。
  • 少華做了一個夢,在密密麻麻的人群眾中,突然一顆炸彈落下來,在地上冒著煙,驚恐的人群急速的退卻,少華看著冒煙的炸彈,一邊展開雙臂掩護著人群向後退,一邊思想飛快的轉著,他知道此時衝上去,抱起炸彈,遠離人群,就能夠救了所有的人,但他還是想找個辦法既保護了大家,又能使自己活下來。
  • 中共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一個真善忍的信仰者呢?其實就是要讓他屈服,說假話,變成跟它們一樣的無恥,再被逼著去演戲,裝作自己是心甘情願,去欺騙別人,用以證明它們的邪惡是對的......
  • 中國最初建立勞教制度就是為整那些為了中共的進步而向中共提意見的「右派分子」和與中共觀點不同的人,所以是世界上絕無僅有的能夠把從法律上講不構成犯罪的人剝奪人身自由長到一至三年的政府違法制度。
  • 見到親人們滿心歡喜的白少華哪裡知道,這回白媽媽看少華是抱著白曉鈞的骨灰來的,此前她拉著三歲的小孫女和兒媳婦已經來了四回了。
  • 這個暑假和以往的暑假都不一樣,白曉鈞心裡一點也不輕鬆。他決定去天安門廣場請願。面對中共這個流氓政權,他知道他可能面臨什麼。
  • 白少華先是被關在團河勞教所2隊,隊長在操場上點名時,念到他的名字時忍不住嘟囔了一句「怎麼弄這(隊)來了」。
  • 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在為法輪功寫出三封公開信後,大陸媒體既往對高智晟的種種報導均被刪除。在高智晟律師被當局逮捕三個月之際,《大紀元》將陸續發表一些大陸媒體既往對高智晟律師的報導。

    以下是《中國醫藥指南》2003.4刊登的《法律容大情 正氣挽天河》的全文報導和圖片。

  • 中共十六屆六中全會提出「建設和諧社會」目標,據說具有戰略「破題」意義。最近《光明日報》發表長篇文章透露,中共高層經過兩年縝密研究的決策過程,糾正20年來只重經濟發展,片面追求GDP,無視社會正義的政策取向。該文章透露了有關這一戰略轉變決策出臺的時代背景、政策基礎、理論依據、以及醞釀過程和有關可行性研究等等,頗耐人尋味。這是在爲中共決策告別單純的GDP主義,開始了以社會公平和社會正義爲核心的「和諧社會」建設階段作政策解讀。這也許就是中共十六屆六中全會要向社會刻意傳達的最新、最重要和最完整的一個政治資訊。
  • 中共中央軍委日前發佈《軍隊處置突發事件總體應急預案》,為軍隊迅速直接參與對抗暴民眾的鎮壓打開綠燈。分析指出,《應急預案》的發佈,突顯當前中國民眾反抗中共暴政的力量和勢態發展,已不是中共公安警察和武裝警察部隊所能夠應付和控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