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艱難歲月

心中的寶塔(24)——陽謀

屠龍、孟圓編輯整理

慈壽寺玲瓏寶塔(方正攝影)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集訓隊,少華沒有屈服,還表現出大法弟子的風範。令很多普教十分佩服。有一個在集訓隊認識少華的普教專門讓人捎紙條給一隊的少華,「……我很佩服你,我要向你學習,……飯菜掉到地上,你都撿起來吃掉……。」少華沒想到,自己不很經意的小事,普教們都看在眼裡,他很感動,也很欣慰,有這麼多善良的人可以救度,他決心更加努力的為他們講清真相。

儘管中共政權發動迫害,並全力支持,可是他們幹的那些事情,就是他們內部都要相互隱瞞。

7,8月份集訓隊撤銷,少華被送至一大隊,這個隊也是臭名昭著,實際上這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攻堅隊,北京懷柔法輪功修煉者彭光駿就是在這裡被害死的,因為名聲太壞,所以改名叫一大隊。

白少華到了一大隊不久就出了一件事情。

法輪功隊(三隊)裡,有一個叫李海林的六十多歲的老人,因為聲明寫過的轉化書作廢遭到勞教所的報復,警察不讓他睡覺,老人稍一抗爭,惡警便大打出手,還誣蔑老人抗拒改造,把他送到集訓隊更加殘酷的折磨。

不久,一名叫薛福春學員上交一份申訴材料,希望上級單位核察這件事情。那些警察對此很害怕,那個把白少華弄到集訓隊的李偉在練隊列的時候找薛福春的茬,硬說他走的不好,單練他。

不過這件事情著實讓那幫警察嚇出了一身冷汗。

他們怕一旦控制不住,法輪功學員都向上反映被迫害的情況,上面責怪下來,申斥他們不能維護「安定團結」的局面,自己這飯碗就難保了。

其實,讓上級知道還在其次,反正蛇鼠一窩,可萬一趕上外國的參觀調查,這些人衝出來,揭露真相,這天大的罪過,腦袋都可能保不住了。所以他們想起了趙高對付李斯的辦法(注),對「危險分子」,提前誘騙,引蛇出洞。

有一天,教育科找少華談話,少華不知什麼事。

一見面,那位科長裝出很親切的樣子,問寒問暖的一陣寒暄。

他告訴少華,有什麼要求意見,想要反映什麼情況,他可以給傳達,並說現在上面有精神,要調查整頓下面虐待或不公現象。

少華覺得意外,照魯迅的話講少華「越來越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共產黨的,而這次竟有點意外。」

講就講,少華歷數各種虐待:
三大隊長尹紅松(音)穿著硬頭皮鞋踩踏法輪功學員,
他們不讓法輪功學員睡覺,
強加罪名,把少華送集訓隊
……。

說著說著,少華覺得不太對,教育科長沒有任何記錄。

哼哈乾笑了幾下。他突然問:「你在集訓隊是不是不服從管理,跟普教打架?」

「我沒有動手打人,他們虐待我,拖延上廁所和睡覺時間,我只是在維護自己的權利…… 」。

「你的事都有記錄,可以延你的期!」

少華雖然「越來越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共產黨的,而這次竟真的有點意外。」

他馬上就明白了,這哪裡是在徵詢民意,想要改善,其真正的目地,是試探,然後施以威脅打壓。

共產黨人都是毛澤東的好學生,毛澤東打右派的「陽謀」他們自然不能不學。

其實中共的勞教所裡,類似的花招層出不窮,比如民意測驗。表面上採用的是不記名的方式,讓勞教人員給勞教所「提意見」。(熟悉吧,連名詞都是從毛澤東打右派那裡搬來的)實際上因為列隊入座的時候每個人的座位都是固定的,收問卷的時候又嚴格按照順序收,所以他們很容易就可以查到問卷是誰寫的。

那些「提意見」的人很快就會被找去談話,一個都不會落下。他們都被威脅說「別以為不記名就查不出是誰」。

無恥啊!可惜了那份聰明!@*

(待續)

注:

李斯當了一輩子的秦國宰相,被趙高誣陷說要謀反。屈打成招,被投入監獄。秦二世不信李斯會謀反,準備派個御史當面李斯聊聊,瞭解一下他為甚麼要謀反,有沒有那麼回事。

趙高知道後,就命自己的家丁假扮御史探望李斯。

李斯盼著皇上派人來好訴冤情,一見到假扮的御史,就抱著大腿哭訴,結果每次都換來一頓毒打。如此很多次,最後趙高滿意的看到李斯不管見到誰都抱著大腿,哭訴認罪。

等到真正的御史來的時候,李斯也趕快承認自己有罪。御史把李斯認罪的口供帶回秦二世那裏。

最後李斯被凌遲處死,滅九族。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李靜最近特別煩,「破冰攻堅」的牛皮吹了,成果也報了,他那多年做狼的直覺告訴他,三隊好像發生了什麼事。那幫人越來越不聽話。他從普教得到的小報告也越來越少。
  • 這些年的迫害中,老白家支離破碎,經常是5個人分5處。現在曉鈞已經不在人世了。白媽媽流離失所,少華最惦念的還是季蕾和小真宇。
  • 少華做了一個夢,在密密麻麻的人群眾中,突然一顆炸彈落下來,在地上冒著煙,驚恐的人群急速的退卻,少華看著冒煙的炸彈,一邊展開雙臂掩護著人群向後退,一邊思想飛快的轉著,他知道此時衝上去,抱起炸彈,遠離人群,就能夠救了所有的人,但他還是想找個辦法既保護了大家,又能使自己活下來。
  • 中共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一個真善忍的信仰者呢?其實就是要讓他屈服,說假話,變成跟它們一樣的無恥,再被逼著去演戲,裝作自己是心甘情願,去欺騙別人,用以證明它們的邪惡是對的......
  • 中國最初建立勞教制度就是為整那些為了中共的進步而向中共提意見的「右派分子」和與中共觀點不同的人,所以是世界上絕無僅有的能夠把從法律上講不構成犯罪的人剝奪人身自由長到一至三年的政府違法制度。
  • 見到親人們滿心歡喜的白少華哪裡知道,這回白媽媽看少華是抱著白曉鈞的骨灰來的,此前她拉著三歲的小孫女和兒媳婦已經來了四回了。
  • 這個暑假和以往的暑假都不一樣,白曉鈞心裡一點也不輕鬆。他決定去天安門廣場請願。面對中共這個流氓政權,他知道他可能面臨什麼。
  • 白少華先是被關在團河勞教所2隊,隊長在操場上點名時,念到他的名字時忍不住嘟囔了一句「怎麼弄這(隊)來了」。
  • 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在為法輪功寫出三封公開信後,大陸媒體既往對高智晟的種種報導均被刪除。在高智晟律師被當局逮捕三個月之際,《大紀元》將陸續發表一些大陸媒體既往對高智晟律師的報導。

    以下是《中國醫藥指南》2003.4刊登的《法律容大情 正氣挽天河》的全文報導和圖片。

  • 中共十六屆六中全會提出「建設和諧社會」目標,據說具有戰略「破題」意義。最近《光明日報》發表長篇文章透露,中共高層經過兩年縝密研究的決策過程,糾正20年來只重經濟發展,片面追求GDP,無視社會正義的政策取向。該文章透露了有關這一戰略轉變決策出臺的時代背景、政策基礎、理論依據、以及醞釀過程和有關可行性研究等等,頗耐人尋味。這是在爲中共決策告別單純的GDP主義,開始了以社會公平和社會正義爲核心的「和諧社會」建設階段作政策解讀。這也許就是中共十六屆六中全會要向社會刻意傳達的最新、最重要和最完整的一個政治資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