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艱難歲月

心中的寶塔(24)——陽謀

屠龍、孟圓編輯整理

慈壽寺玲瓏寶塔(方正攝影)

font print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集訓隊,少華沒有屈服,還表現出大法弟子的風範。令很多普教十分佩服。有一個在集訓隊認識少華的普教專門讓人捎紙條給一隊的少華,「……我很佩服你,我要向你學習,……飯菜掉到地上,你都撿起來吃掉……。」少華沒想到,自己不很經意的小事,普教們都看在眼裡,他很感動,也很欣慰,有這麼多善良的人可以救度,他決心更加努力的為他們講清真相。

儘管中共政權發動迫害,並全力支持,可是他們幹的那些事情,就是他們內部都要相互隱瞞。

7,8月份集訓隊撤銷,少華被送至一大隊,這個隊也是臭名昭著,實際上這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攻堅隊,北京懷柔法輪功修煉者彭光駿就是在這裡被害死的,因為名聲太壞,所以改名叫一大隊。

白少華到了一大隊不久就出了一件事情。

法輪功隊(三隊)裡,有一個叫李海林的六十多歲的老人,因為聲明寫過的轉化書作廢遭到勞教所的報復,警察不讓他睡覺,老人稍一抗爭,惡警便大打出手,還誣蔑老人抗拒改造,把他送到集訓隊更加殘酷的折磨。

不久,一名叫薛福春學員上交一份申訴材料,希望上級單位核察這件事情。那些警察對此很害怕,那個把白少華弄到集訓隊的李偉在練隊列的時候找薛福春的茬,硬說他走的不好,單練他。

不過這件事情著實讓那幫警察嚇出了一身冷汗。

他們怕一旦控制不住,法輪功學員都向上反映被迫害的情況,上面責怪下來,申斥他們不能維護「安定團結」的局面,自己這飯碗就難保了。

其實,讓上級知道還在其次,反正蛇鼠一窩,可萬一趕上外國的參觀調查,這些人衝出來,揭露真相,這天大的罪過,腦袋都可能保不住了。所以他們想起了趙高對付李斯的辦法(注),對「危險分子」,提前誘騙,引蛇出洞。

有一天,教育科找少華談話,少華不知什麼事。

一見面,那位科長裝出很親切的樣子,問寒問暖的一陣寒暄。

他告訴少華,有什麼要求意見,想要反映什麼情況,他可以給傳達,並說現在上面有精神,要調查整頓下面虐待或不公現象。

少華覺得意外,照魯迅的話講少華「越來越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共產黨的,而這次竟有點意外。」

講就講,少華歷數各種虐待:
三大隊長尹紅松(音)穿著硬頭皮鞋踩踏法輪功學員,
他們不讓法輪功學員睡覺,
強加罪名,把少華送集訓隊
……。

說著說著,少華覺得不太對,教育科長沒有任何記錄。

哼哈乾笑了幾下。他突然問:「你在集訓隊是不是不服從管理,跟普教打架?」

「我沒有動手打人,他們虐待我,拖延上廁所和睡覺時間,我只是在維護自己的權利…… 」。

「你的事都有記錄,可以延你的期!」

少華雖然「越來越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共產黨的,而這次竟真的有點意外。」

他馬上就明白了,這哪裡是在徵詢民意,想要改善,其真正的目地,是試探,然後施以威脅打壓。

共產黨人都是毛澤東的好學生,毛澤東打右派的「陽謀」他們自然不能不學。

其實中共的勞教所裡,類似的花招層出不窮,比如民意測驗。表面上採用的是不記名的方式,讓勞教人員給勞教所「提意見」。(熟悉吧,連名詞都是從毛澤東打右派那裡搬來的)實際上因為列隊入座的時候每個人的座位都是固定的,收問卷的時候又嚴格按照順序收,所以他們很容易就可以查到問卷是誰寫的。

那些「提意見」的人很快就會被找去談話,一個都不會落下。他們都被威脅說「別以為不記名就查不出是誰」。

無恥啊!可惜了那份聰明!@*

(待續)

注:

李斯當了一輩子的秦國宰相,被趙高誣陷說要謀反。屈打成招,被投入監獄。秦二世不信李斯會謀反,準備派個御史當面李斯聊聊,瞭解一下他為甚麼要謀反,有沒有那麼回事。

趙高知道後,就命自己的家丁假扮御史探望李斯。

李斯盼著皇上派人來好訴冤情,一見到假扮的御史,就抱著大腿哭訴,結果每次都換來一頓毒打。如此很多次,最後趙高滿意的看到李斯不管見到誰都抱著大腿,哭訴認罪。

等到真正的御史來的時候,李斯也趕快承認自己有罪。御史把李斯認罪的口供帶回秦二世那裏。

最後李斯被凌遲處死,滅九族。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老白家在那地方扎根已經有四十年了。白老先生叫「白仃」,58年相應「黨的號召」,「建設北大荒」來到黑龍江省樺南地區八五九農場林區。和白老先生一塊兒來的當官的當官,回城的回城,論起資格來,老白家在這小地方也算資格最老的啦。
  • 老白家出名,是因為這個家庭有很多樺南地區之最。除了北大荒畫派的領銜人物白仃先生是「當地唯一的畫家」外,老伴也有一個當地之最,白媽媽是當地教齡最長的音樂教師,幾十年下來,老倆口相依為命,生活雖然清苦,倒也寧靜平和。
  • 從小的家庭氛圍使少華覺得自己上大學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他很聰明,並不很用功成績也不錯,還常參加很多活動,乒乓球,排球,滑冰樣樣都拿獎,各項學科競賽也常常有所斬獲,功課真不差。他一直夢想自己能夠去北京上大學。
  • 第一次高考,成績出來了,少華總分只有300來分!真拿到這份成績單對他是一個絕大的刺激。這決不是他真實的成績、更不是他真實的能力的反應!但中共制定的高考制度完全不注重人的綜合素質,還要求學生不能有自己的獨立見解,死背書本,還得一錘定音。
  • 以少華的多才多藝,大學生活自然豐富多彩。但人大生活對少華印象最深的還是人大黨委書記給入學新生的報告。
  • 白家兄弟曉鈞、少華都才情過人,又都從年少就在鑽研各種的宇宙人生的道理,嚮往高尚的精神境界,終於他們找到了苦苦尋覓的真諦。
  • 95年少華畢業後,他沒有再想找。照他的想法,剛工作,生活艱苦,不適合找對象。所以他決定努力工作,等生活安定些了再考慮個人問題不遲。
  • 昆玉河(北京昆明湖與玉淵潭之間的河道)畔的玲瓏公園,原來叫慈壽寺,以一座佛像眾多的玲瓏寶塔而聞名。
  • 1997年《北京健康報》中出現了污蔑法輪大法的內容,少華當時想用不著理它。後來聽說有許多學員給報社寫信說明事實的做法,他內心一震,是啊!這不是更好的,更積極,更純正,更有益的做法嗎?
  • 1999年7月20日凌晨,全中國警察統一行動,秘密抓捕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清晨煉功時看到人少了很多,大家才得知此事。於是全國法輪功學員們再次集體上訪,老白家全家去天安門上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