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韻舞春風:蘇軾〈江城子〉

新唐人電視台
  人氣: 511
【字號】    
   標籤: tags:

各位親愛的觀眾朋友,大家好!很高興又到了我們相聚的時間了,今天要和大家共同欣賞的是,宋朝蘇軾的好詞:「江城子」。

蘇軾,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四川眉山人。是北宋中期的文壇領袖,唐宋八大家之一,在中國的文學史上有著不可磨滅的影響。尢其是他的才藝,還遍及了書法、繪畫等方面,堪稱全才。在他的作品中充分的體現出了,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恢宏壯闊、及細緻優美,但在仕途上他卻是非常的坎坷,屢遭貶謫,充滿了悲劇。

一提起蘇東坡,就讓人想起那激揚千古、波瀾壯闊的:「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千百年來家喻戶曉的:「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而他一生中因為屢遭貶謫,遷徙各處,也在中華大地上,留下了許多的遺跡。如鎮江金山寺的大雄寶殿外牆上,就嵌著「蘇東坡金山留玉帶圖」,那兒的「妙高台」是東坡的賞月吟詩之處,而他所修築的杭州蘇堤,美景如畫,至今仍是民眾遊賞的好去處……等等。這種種的遺跡、佳話,和他那天縱的才氣,豐富的藝文作品,千百年來,不但是中國歷史上的瑰寶,也是人們生活中的一部分,更是我傳統文化中的偉大光輝。

東坡十九歲時,就娶了同郡的王弗為妻,兩人琴瑟和鳴,恩愛異常,不料妻子二十七歲時就去世了,東坡哀痛逾恆,就在妻墳的山頭上,種了三萬棵松樹做為紀念。這首〈江城子〉就是東坡在密州任知州時,夜夢亡妻所做的,這時離妻子去世己經十年了。現在,就讓我們一起來欣賞這首精采的〈江城子〉吧!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開頭三句:「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撲面而來的沉鬱和愴痛,實在無法言傳。在十年的空虛渺茫,生離死別中,即使不去想她啊,也難以忘懷。「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妻子一個人在遠隔千里的孤墳中,兩個人連訴說悲涼的機會都沒有。「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即使是相見,也應該是認不得了,因為自己的形貌在顛沛流離,飽經憂患的際遇中,早己是風塵滿面,兩鬢飛霜了。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夜裏乘著幽靜的夢,回到故鄉去了,看到妻子正在花窗前梳妝著,那青春美麗的容顏,就像是嬌花照水,明艷動人,彷彿過去美好的時光,又回到眼前來了。「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但是在相見的那一剎那啊!彼此卻只有無聲的淚在奔流,縱使是身有百口,口有百舌,也難以訴說。「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想來那年年令人斷腸的地方,就是那月色輝灑下的矮松林旁,妻長眠的地方啊!

這首詞除了思念故人外,更可以看出東坡這十年來仕途的坎坷,和世事的巨大變化。全篇的情感純真,語言樸素,沉痛悲愴,是東坡詞中感人肺腑的佳作。

千百年來,人們之所以喜歡東坡,不僅是因為他縱橫的才氣,還有率真的性情。他和鎮江金山寺的佛印法師是知心好友,常聚在一起談論佛法,也在歴史上留下了許多家喻戶曉的佳話。有一次東坡寫了一首〈讚佛偈〉,派人送去給佛印,請他指教。上頭寫著:

  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
  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

佛印一看知道這明著是「讚佛」,實際上卻是夫子自道,說自己的境界已經到了寵辱不驚,不會動搖了。便笑著寫了「放屁」兩字,送回給東坡。東坡一看怒不可遏,馬上渡江而去,準備找佛印理論。就在他趕到金山寺時,卻只見寺門深鎖,上面貼著一張紙條,寫著:「八風吹不動,一屁打過江。」東坡看了,覺得真是慚愧啊!便悄悄的回去了。

其實東坡和修行的淵源是非常深厚的,在《冷齋夜話》和《居士分燈錄》中,就記有「夢迎五祖戒禪師」這麼一個故事,說東坡的弟弟子由,有一天和真淨、曉聰兩位禪師聯床夜話。誰知當夜三人都同時夢到,一起去迎接五祖戒禪師回來,早上談起時大家都嘖嘖稱奇,不久,子由就接到東坡來信,說是已到了鄰近的奉新,兄弟倆馬上就可見面了。他們三人知道後大喜,就一起出城把東坡接回來了。

見面後談及此事時,東坡說:「我小時候常夢到自己是出家人,往來於陝右。還有先母懷我時,曾夢到一個瞎了一隻眼睛的僧人來託宿。」真淨禪師大驚說:「五祖戒禪師正是陝右人啊!他瞎了一隻眼睛,晚年時在大愚圓寂。」算一算已有五十年了,而東坡這時正是四十九歲,這時大家才了悟到,東坡原來就是五祖戒禪師轉世投胎的啊!

東坡的一生顛沛流離,在五十九歲時又再次被貶到了惠州。路上他拜謁了曹溪的南華寺,也見到了六祖的真身,神色安詳,端坐在塔中。在滿懷的感觸中,他作了這首〈南華寺〉,下半段是這樣的:

我本修行人,三世積精煉。中間一念失。受此百年譴。
摳衣禮真相,感動淚雨霰。借師錫端泉,洗我綺語硯。

東坡說:想我的前生三世,本都是佛門中的修行人,只可惜因一念之差,落入了塵世,而招來這一生的憂患。現在我的內心激動淚下如雨,在祖師的面前頂禮膜拜。我要用這曹溪祖庭的清泉,來洗盡自己心中對於浮世的留戀。

東坡平日談禪時神采飛揚,但這些內心話,才真的是血淚交織,深刻入骨。想起他的一生中文才冠天下,但遭遇實在是令人嘆息,人生之夢未醒,只因歡怨之情未斷,必要經過這樣極度的痛苦悲愴,方能成就大澈大悟,得到真正的安心,找到真正的歸宿啊!

各位親愛的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節目就進行到這裡了,願很快再相見!

--新唐人電視台節目.【天韻舞春風】--
新唐人電視台http://www.ntdtv.com/xtr/b5/aMain.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起句「誰家玉笛暗飛聲」就將人帶入一個高遠空靈的意境;「暗」字用得尤妙,把那種幽微、隱約表達得淋漓盡致…
  • 相傳張果老遊戲人間,變化多端,擁有長壽祕術、隱身術還有一指神功;...他為何總要倒騎驢呢?
  • 歷史上這位倒騎毛驢,滑稽可愛的老神仙張果老,故事傳說深入民間。而他的來歴,不只是平民百姓有著濃厚的興趣,連天子都非常的好奇呢!話說唐玄宗好不容易,將他召請入宮後,因為知道他變化多端,就找了一個能夠看見鬼的人,來看看張果老是何許人。這個人到了皇上跟前,就說:「張果老在哪裡?讓我來看一看。」其實張果老早就站在他面前了,他卻看不見。
  • 今天我們所要欣賞的〈水調歌頭〉,是蘇軾在宋神宗熙寧九年時,酒醉後抒情,懷念弟弟子由所作的。這首詞備受後人的讚譽和喜歡,是蘇東坡膾炙人口的傳世之作。其中很特別的是,連描寫英雄好漢的小說《水滸傳》裡,都引用了這首詞。
  • 我們在這個系列提到的著名詞人,有風華絕代的布衣書生,也有溫婉嫵媚的淑女佳人;有經世治國的文臣宰相,也有馳騁疆場的百戰神將,這些人幾乎涵蓋了兩宋風流人物的各個階層。
  • 古人寫詩詞,有的即眼前事,道心中曲,抒寫人生聚散離合的情懷;有的思接千載,視通萬里,闡發古今人事盛衰的幽思。詩詞的容量,或微小到一時一地,或洪大到無限時空,形式極為靈活,內涵又極為豐富。
  • 和美的姻緣令人羨慕,但畢竟世事難料。如果兩人不幸分開了,那深切的思念與無盡的追憶,定格在文字中,更有著悱惻動人的力量。南宋初年,就有這麼一對年輕的夫妻,原本才華相當、兩心相許,但不過兩三年,丈夫迫於母親的壓力,不得不與妻子離婚,多年來兩人音訊全無。某一天,丈夫在一座「沈園」遊賞,偶然遇到了前妻和她現在的丈夫。
  • 岳飛
    宋朝是一個風雅繁華的時代,也是一個熱血悲壯的時代。靖康之難後,歷史上湧現出一代代捨生忘死的抗金英雄。今天我們要介紹其中最著名的一位,他可算作不是詞人的填詞大家。
  • 一年一度七夕節,牛郎織女來相會。古時候,七夕又叫乞巧節,是女子們祈求提高女紅技藝的節日。或許是牛郎織女的故事太感人了,很多文人喜歡在詩詞中感​​嘆他們的悲歡離合。今天的人們,更是把七夕過成了「情人節」。
  • 大漠孤城,長河落日,朔風飛雪,鐵衣金甲⋯⋯如果把這些詞彙歸到某一類古詩詞中,相信很多人都會答出唐朝的邊塞詩吧?不過,邊塞作為中華王朝的邊境自古就存在,歷朝歷代也少不了開疆拓土的戰事,那麼其他朝代,會不會也有唐詩一樣不朽的邊塞文學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