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語 難亦不難

亦虛
      人氣: 9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6月14日訊】多年前在一個國際學生聚會上,偶遇兩位芬蘭留學生。當時正在學習法語的我被法語名詞中的陰性陽性和動詞變化弄得焦頭爛額。出於對芬蘭語的好奇,我問其中一芬蘭人芬蘭語是否容易學。他以一種很濃重鏗鏘的口音用英語告訴我(後來回憶起發現這就是芬蘭口音英語),千萬別學芬蘭語。我繼續追問原因,他說如果你用芬蘭語說一句話,改變其中一個詞,幾乎句中每個詞的後綴都要改動。我似懂非懂,不過記住了千萬別學芬蘭語的忠告。

誰知多年後我不得不學芬蘭語。在芬蘭語的學習中也領會了當年那位芬蘭人所描述的芬蘭語之難的原因。雖開始時學得不情願,但是,反過來思考,生活在芬蘭如此乾淨整潔的國家,呼吸著芬蘭人民千百年來保持得相對乾淨的空氣,喝著芬蘭潔淨的自來水,享受著這裡的福利,有甚麼理由不學好他們的語言呢?這也是對當地人的語言文化的最基本的尊重。

既然學習語言,首先還得從理論開始。漢語屬於漢藏語系,英語屬於印歐語系,而芬蘭語屬於烏拉爾語系中的芬蘭-烏戈爾語族。雖然也使用拉丁字母a,b,c,但是與其他歐洲國家的語言差別很大。

芬蘭語分兩種形式:一種是yleiskieli(通用語),主要用於正式場合,如教堂彌撒、政治演講以及新聞報導等,其書面形式叫kirjakieli(書面語);另一種是puhekieli(口語),用於普通廣播電視節目和一般人際交流。平時學校教的是書面語,口語則通過生活中各種渠道學習。

芬蘭語難在哪裏?

如果找到芬蘭語難在哪,則可以有針對性的學習攻克。首先芬蘭語的發音不好掌握。還記得剛學習英語時難以適應英語彆扭的發音嗎?漢語裡沒有清輔音,因此著實很久才習慣英語中的清輔音發音。芬蘭語的最大特點就是單詞中元音和輔音的音長變化,例如:tuli(火)- tuuli(風)- tulli(海關);以及當一個詞的格發生變化時,該詞也可能連帶相應的輔音層次變化(consonant gradation),也稱k-p-t的變化,例如,kauppa(商店),當此詞變為內格時,會變化為kaupassa,部份格則為kauppaa,等等。

其次的難點就是芬蘭語的獨特語法。芬蘭語是一種膠著語,名詞和形容詞在句子內會有格的變化(估計這就是遇到的那位芬蘭人所說的芬蘭語為甚麼難學)。芬蘭語中常用的格有14種格:部份格、屬格、賓格、內格、出格、入格、所格、離格、向格、樣格、變格、欠格、共格和具格。中文和英文的語法中這些格大都沒有,唯有靠平時多接觸芬蘭語,掌握正確的格的使用才能熟悉過來。芬蘭語的時態有四種:現在時,現在完成時,過去時,過去完成時。比英語的時態少,因此有時雖名為同一個時態,使用時卻有區別。如,芬蘭語中的現在時可以表示現在,也可以表示將來。英語中則有嚴格的將來時。

再次就是芬蘭語詞彙的特異性。記得剛來芬蘭時在超市購物,拿起一樣商品不知道包裝上芬蘭語寫的是甚麼,但是商品包裝上一般都有瑞典語說明,看著瑞典文半猜也知道幾個詞的意思。因為瑞典語和英語的相似性和共有的很多相似的詞彙,雖然沒學過瑞典語,但憑著英語也能看懂幾個瑞典語單詞。而芬蘭語則行不通了,一個一個單詞得花功夫分別記。

另外芬蘭語的一個難點就是書面語與口語的區別導致學習的難度增大。芬蘭的外來移民在學校學習了芬蘭語之後,出門說的是書面語,而滿街的芬蘭人都說正宗的口語。雖然掌握了書面語還不夠,另外還得在生活中掌握口語,才能真正融入芬蘭社會中。口語中有很多書面語中沒有的單詞;書面語中的語法規則在口語中弱化或者省略了。

芬蘭語雖難,但是與一些印歐語系的語言相比而言也有簡便之處。

芬蘭語的書寫字母與發音是對應的,學會字母發音,也就會一個單詞的發音,不像英語需要另外找音標來標記發音。

芬蘭語沒有詞性的變化。法語,德語等都有詞性的變化,在記單詞時不光要記住單詞的拼寫還要記住單詞是陰性,陽性,甚至中性。

芬蘭中沒有冠詞、介詞。這些小詞的功能在芬蘭語中靠詞尾的格來表示。

相比較下來,發現芬蘭語難點大於易點,仍有如山般難以攻克之感。不過某天忽來一念,芬蘭語不過是有如拉丁字母的排列組合,只是不再按照大部份人學過的英語等印歐語系的規則進行排列組合而已。如此一來,若有心學之,何難之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地域狹窄,人口稀少,經濟市場不大的芬蘭,對很多公司來說,國際化經營是絕對重要的一環。多年以來,他們的業務範圍已經從當地擴大至全球的每一個角落,商品的種類也變得更多樣化。芬蘭的出口能力已越來越受到世界的矚目。
  • 國際職業婦女協會將於17日在芬蘭召開大會,前副總統呂秀蓮11日在台北出席記者會時表示,將帶20名成員前往,並發表專題演講。(中央社)
    國際職業婦女協會將於17日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召開大會,台灣前副總統呂秀蓮今天召開記者會表示,將帶20名成員前往,並發表2場專題演講,不僅爭女權、也拚外交。
  • 5月20日,芬蘭冰球隊開始了在各隊員家鄉的巡迴之旅。巡迴之旅在冰球隊隊長米科‧科意務(Mikko Koivu)的家鄉圖爾庫開始。
  • 2011年5月20日,六個芬蘭政黨的主席及核心人員參加了組建政府的會談。他們是國家聯盟黨、社會民主黨、瑞典人民黨、綠黨、基督教民主黨和左翼聯盟黨,他們在芬蘭議會的200個代表中佔據了126個席位,超過了組建政府的半數要求。一個歷史上第一次出現的六黨「彩虹」聯合政府由此誕生。
  • 芬蘭阿爾托大學(Aalto University )和拉普蘭塔理工大學( Lappeenranta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計劃今秋開始對非來自歐洲經濟區(EEA)的學生試徵收學費。另外,約有6個高職院校也將收取學習費用。
  • 芬蘭澤恩機器人公司發明的機器人分揀垃圾設備(澤恩機器人公司網站截圖)
    (大紀元記者李曉宇編譯報導)芬蘭澤恩機器人公司(ZenRobotics)研製出一種能夠分揀可回收垃圾的機器人,經測試工作性能良好。
  • ( 大紀元記者時曉萍芬蘭報導)日前,《赫爾辛基日報》的四名記者被芬蘭前國會議員告上了法庭,指控記者誹謗了他的名譽。5月10日,赫報記者請到了三位證人上法庭作證,證明自己寫的文章是有根據的。
  • 5月12日,芬蘭「真正芬蘭人」黨主席迪莫•索易尼宣佈該黨退出政府組建談判。(攝影:高磊/大紀元)
    (大紀元記者時曉萍芬蘭報導)5月12日,芬蘭大選中新產生的大黨「真正芬蘭人」黨主席迪莫•索易尼(Timo Soini)宣佈他的黨正式退出政府組建談判。「國家聯盟黨」主席爾基•卡戴寧(Jyrki Katainen)宣佈準備和其它四個黨談判,他們是社會民主黨、瑞典人民黨、綠黨和基督教民主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