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現有的兩種官方語言

鄭姍
挪威鄭姍
  人氣: 444
【字號】    
   標籤: tags: , , ,

按照挪威法律規定,現行的挪威語有兩套書寫形式:Bokmål(書面語言)及Nynorsk(新挪威語),這兩種語言都是挪威的官方語言,在法律上享有平等地位。

據瞭解,挪威的各級政府有權自行決定使用Bokmål或是Nynorsk,有些地方同時在使用這兩種語言。在挪威的433個行政區裡,有161個宣佈他們希望使用Bokmål與中央政府溝通,另有116個希望使用 Nynorsk,其餘的156個則表示中立。在小學,這兩種語言都可作為主要教學語言,哪怕只有少數幾個學生希望學習Nynorsk,學校也會提供專門的課程滿足他們的要求。此外,挪威的作家們也可自由使用任何一種語言寫作或出版自己的作品,在挪威的4549份刊物中,92%使用Bokmål,8%使用Nynorsk。

目前,Bokmål在挪威處於主導地位。據官方統計,全國大約85%的在校學生學習Bokmål,而只有15%學習Nynorsk。Bokmål在高等教育中也佔絕對優勢。僅有3%的學生聲稱需要Nynorsk的文憑。

據瞭解,上述兩種語言都有各自獨特的書寫形式,分別代表著保守和激進的表達方式。此外,它們各自還有自己非官方的版本,分別稱為Riksmål和Høgnorsk。

Bokmål和Nynorsk的主要區別在於它們類似詞彙中的某些關鍵字符。為與本國的雙語制保持一致,挪威郵票上的國名既可以是Bokmål的Norge,也可以是Nynorsk的Noreg。超市出售的盒裝牛奶,其標籤則既可以是Bokmål 的melk,也可以是Nynorsk 的mjølk,寫法完全視當地語言偏好而定。

據瞭解,直到公元8世紀末,斯堪的納維亞半島一直只有一種語言——北日耳曼語,挪威語被認為是日耳曼語的一個分支,丹麥統治挪威400年,從公元十六世紀至十九世紀期間,丹麥語一直是挪威的標準書面語言,那時的學校也是以丹麥語作為母語來教授學生。

挪威與丹麥的聯盟解體後,愛國主義曾盛行一時。新的領袖們呼籲徹底消除丹麥的印跡並確定更加挪威化的書面語言。當時有2種提案來開展這項工作:一個是將現有的書面語言「挪威化」;另一個是將挪威的方言,最好是來自偏遠地區、未受丹麥語影響的方言保留下來。

上述兩種提案都被採納並獲得了成功。到公元19世紀晚期,挪威的書面語言被正式命名為Riksmål(國語)及Landsmål(本土語),二者在1885年都被確定為官方語言。1929年,這兩種語言的名稱改為現在的叫法,即Riksmål 改為Bokmål, Landsmål 改為Nynorsk。總體來講,Bokmål更接近丹麥語,而Nynorsk則更像瑞典語。

儘管目前只有少數人使用Nynorsk,但它在歐洲的小語種中卻享有令人羨慕的地位,因為它和芬蘭的瑞典語是僅有的兩種在本國範圍內享有與大語種同等地位的官方語言之一。有人認為,Nynorsk現在可能正經歷著一個復興的時期。《卑爾根時報》的文化編輯桑德維克(Hilde Sandvik)認為,Nynorsk在城市越來越受到歡迎,似乎正在迅速成為城市的精英用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紀元記者鄭姍挪威報導)一部反映外來移民與本土挪威人日常生活的新片《挪威人夠了嗎?》預計將於今年秋季面世。
  • (大紀元記者鄭姍挪威報導)日前,針對挪威社會是否繼續堅持「多元文化及族群包容政策」的問題,國王哈拉爾五世(Harald V)用自己的行動向外界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息——國王支持多元文化。
  • 中華民國駐挪威代表處為了和挪威台灣僑界慶祝農曆新年並宣揚台灣文化、發揮軟實力外交,與旅挪華人聯誼會邀請由僑務委員會副委員長許振榮率領的新年文化訪團今天赴挪公演,造成轟動。
  • 當全世界都在為挪威那場暴力事件哀悼的同時,也注意到了挪威文化與政體與其他國家的不同。
  • (大紀元記者李實挪威報導)挪威教育部長哈爾沃森(Kristin Halvorsen)日前發佈了一個國會報告,旨在減少挪威接受特殊教育的兒童人數。報告提出了一個很具爭議性的建議——對3歲的幼兒園學生進行語言能力測試。
  • (大紀元記者雯馨挪威報導)挪威的政府官員們經常喜歡標榜本國的低失業率。但是,從目前就業市場的行情看,外來移民的就業前景仍然黯淡。雖然目前總的失業率只有3.5%,但外來移民的失業率卻高達7.1%。有學者認為,不同文化間的差異是導致外來移民就業難的根本原因。
  • 挪威兒童、平等與社會融合事務部部長利斯巴肯(Audun Lysbakken)目前正在考慮將對新移民語言要求從學習300小時語言課程提高到600小時。利斯巴肯計劃在2013年底本屆政府任期結束之前推動這項立法。
  • 挪威政府費了10年建造了「最人道的監獄」最近正式啟用。這監獄的設施一新一般對監獄的觀念。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