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24)

晨风清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22

“史老师!”小诗心里喊了一声,脚步再也迈不动了。就见放着许多自行车的那排平房的路口,走出一群人,拎着提琴盒什么的,中间一个阿姨,像画片上的仙女,瓷娃娃一样的脸,高高的发髻,亮晶晶的眼睛,又尊贵又亲切,和身旁几个男的说说笑笑着,登上一辆‘革命文艺巡回演出队’大红横幅的汽车,向送别的人招招手,汽车腾腾开走了。小诗失望地回到家里,史老师只红墙一妁,杏然而去,自己却蒙在鼓里,要是刚才不去看疯子,不就能看到史老师了吗?对面那排房子都住的什么人?一定是学问很高的演员作家的,如果自己也学会了艺术,不就是能经常跟史老师在一起了吗?

这样想着,小诗就感到浑身是劲,每天画半小时画,半小时写大字。学音乐呢,自己最喜欢的,偏偏没人教,每次爸爸总说忙。爸爸看了学习计划,高兴的不得了,说:“这个孩子有出息。这下好了,知道自己学习了!”小诗说,“爸爸给我买小提琴!”爸爸头一低,“这个……”为难地说了一句:“我们家穷哎……”小诗难过地抹眼泪。爸爸赶忙问,要多少钱,小诗说不知道。爸爸就带小诗到商店去看,墙上挂的小提琴发出诱人的光泽,一问要50多块呢!“爸爸没钱啊……”爸爸叹口气,小诗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他想,“这下只好写字画画了”,想起爸爸讲的古人勤奋学习‘头悬梁、锥刺股’故事,就拎来一桶水,放在桌子下,两腿插进去,哟,好冷,过一会就好了,这样就能逼自己集中精力努力学习。

妈妈看了,哟,真新鲜,小诗现在知道用功了,逢人就说,“我们家小诗现在不贪玩了!”邻居家的阿姨听说了,也都来参观,赞不绝口,说我们家的二狗也这样就好了。这天下午,大院里的胡阿姨来看妈妈,还带来了几个大人,都看小诗写字画画,听到胡阿姨说,“这孩子早熟,跟别人家孩子不一样……”跟妈妈嘀咕了半天,妈妈皱了眉头。小诗头都不抬,只顾自己练字,心里憋了一肚子眼泪,“都是爸爸不给我买小提琴,我才这样的。我们家穷……要是有钱,我早就学会了!”第二天上学的时候,看到路边有小孩给人家擦皮鞋的,突然萌生:“现在有人租小人书的,既然人家小孩能给人擦皮鞋,我为什么不能在街上摆小人书出租呢?”这样想的时候,就觉得生活里充满了希望,“我如果租小人书有了钱,不就可以买小提琴了吗?”

小诗回到家,把自己的小人书全部找出来,一共是19本,再找二狗他们借几本,凑成30本,不就……他找二狗、三猴借了十几本,找了一张塑料布,预先藏好……等到一个星期天早晨,全家人都还在睡觉不知道,揣上一个小板凳,背上书包,溜出了大门。一大早,街上还没有行人,小诗早早地溜到百货大楼外面,看大门还没开,把塑料布在墙边摊开,摆上小人书,自己在小板凳上坐下,打开一本小人书,遮住自己的脸,专等上钩的小朋友。阳光灿灿地升起来了,渐渐路上就有了行人,打扫卫生的婆婆拖着扫把走过,“哟,小朋友这么早就来摆摊啊,家里教育的好噢!”小诗也不答话,从书背后偷偷朝外瞄……

过了一阵子,百货大楼开门了,陆陆续续就有人朝里进,有人在摊子前瞅,觉得挺新鲜,小诗知道这人在打量自己,保持镇定,头埋在小人书后面,只说一句话:“两分钱一本。”不一会,走来了一位妈妈带着一个小孩,那小孩站在小人书前就不走了。妈妈哄了半天,就是不行,要看小人书。妈妈只好把小调皮扔下,丢下1毛钱,自己到里面去了。小调皮一屁股坐下,半天不吱声,眼睛贴在小人书上,连妈妈喊,都不走。过了一会,又来了两个小朋友,要了几本,蹲下就翻……等几位小朋友走后,居然还有两个大人来看小人书……到中午,居然收了1毛8分钱。这时候,人们纷纷赶着回家,没人看一眼。

小诗等了一中午,肚子饿得咕咕叫,只盼望再有几个顾客光顾,好多收几分钱!就是没有人问!过了一会儿,过来了几个小人影,小诗心里欢唱着,赶快把小人书摆摆整齐,好招来他们的目光,一看啊,是黑蛋和三猫他们,身上背着弹弓,正一跳一摆地走过来,一定是到城墙打麻雀才回来。小诗赶快把头埋下来,一点都不敢朝前看。还好,一伙小流氓没看到,只是跳着抖著向前走过去了。“霍……”小诗刚舒了口气,又吓了一跳,他看见妈妈带两个妹妹从马路对面走过来了!一颗心马上跳到嗓子眼,把板凳调个头,脸朝墙里坐下……眼睛的余光能看到两双穿着布鞋的小脚向前走近,听到妈妈说:“今天不能带你们多玩了,下午还要钉被子……小诗那个死鬼……”妈妈一定是带妹妹买头绳皮筋之类的。小诗等声音进去了,这才敢抬起头,来了一帮小朋友,要了几本书……小诗等小朋友看完,立刻收摊子,数了一下口袋里的钱,一共有两毛三分,揣上小板凳,低着头就往家走……

3里多的路程,小诗回到家已经4点多了,妈妈已经在家了,小诗背着小书包,揣著小板凳,硬著头皮往门里走。妈妈一看,扬起擀面杖,揪住衣领就说:“都说你变好了,今天中饭到哪去了?你要把妈妈气死才好啊!”小诗眼泪汪汪的,“妈妈,我……”爸爸和庞叔叔走进来,庞叔叔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打趣地说:“我今天看见小诗在百货大楼摆……”一看,“哎,小诗回来啦!”爸爸看到小诗回来了,高兴地上前摸摸他的头,“孩子哎,你到哪去了?知道你妈妈今天找你找急死喽!”小诗手一松,小板凳砸在地上,手里攥的分币钱丁零当啷掉下来,“哇!”地大声哭起来了。

爸爸赶快弯腰把地上的钱拣起来,“快说说,你……”小诗哽咽地说:“我摆小人书摊去了……”爸爸转身看着庞叔叔,用手背拍手心,哭笑不得地:“你看看……你看看……”庞叔叔爽朗地笑着说:“这孩子好,有志气……”妈妈这才转怒为喜,抹抹眼泪,转身取出中午的饭,递上。爸爸又问:“你摆小人书摊干什么啊?”“我想买小提琴……”这回轮到爸爸流泪了。小诗端著饭碗,眼泪不断线地落到饭碗里。妈妈背着庞叔叔擦眼泪。爸爸掏出手绢,取下眼镜也擦眼睛,招呼著庞叔叔到里屋坐。庞叔叔对妈妈说:“我不敢说伯乐识马,看你这个孩子啊,嗯,与众不同……”爸爸小声凄然道:“这个……音乐家我们培养不起啊……”“不!老吕啊,我的看法大不一样……慢慢来,慢慢来……”

可怜天下百姓心啊!可怜天下童子心啊!

庞叔叔一走,爸爸就坐在窗前研究上级文件。1965年1月X日二十三条发表,第一条就说四清运动是要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爸爸不是看得很懂,当然他也不知道,其时,1964年12月20日至1965年1月4日,全国三届人大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与此同时,1964年12月15日至1965年1月14日,毛泽东建议同时召开中央工作会议,研究‘社教运动’二十三条。会议开得比人大还长,是因为毛泽东和刘少奇发生了激烈的争论。12月27日,毛泽东在会上说:“党内有两派,一个社会主义派,一个资本主义派”,四清运动就是要‘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四清和四不清是阶级斗争’;刘少奇反对说:‘多种矛盾交织在一起,要从实际出发,有什么矛盾解决什么矛盾,不能统统上升为阶级斗争’,于是会上爆发了激烈的争论。

“我怎么就是看不懂呢?”他想,“到底是我的眼睛不好了呢?”摘下眼镜擦,“还是,我这个脑子出现了问题呢?”

怎么就是看不懂?谁能看得懂?谁也看不懂。爸爸现在的疑问,“这是为什么啊?”其实就跟小诗的许多关于本原的问题一样,永远都看不懂。这天,爸爸在机关学习文件一天,学得昏头涨脑,两眼发花,回到家,妈妈熬了一剂安神醒脑的草药,端到桌前。“中国的事情难啊!”只能叹道,自己连现在的小诗都不如,人家还有天开的智力,自己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呢?正是: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爸爸服了中药,就在椅子上用手支著头眠了一会。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很快又是冬天。小诗这次在中期考试又是得的优。过了寒假就是下学期,同学们都在抓紧功课,准备考中学。小诗做完了功课,就开始画画。
  • “小诗妈妈……”这天,小诗在家里写大字,抬头看,是丽丽妈妈带着丽丽来了。前些天,妈妈带自己上丽丽家看给他爸爸,这不就回访来了?自己正临摹柳公权字帖呢,赶快把手里的字写完,就听得妈妈说:“哟,秋天过得真快啊!”抬头看,窗外的扬树叶已纷纷下落,妈妈已经把丽丽母女俩让进屋里来了。
  • 到家了,爸爸坐下来,冥思不得其解,人家一个讨饭的农村孩子,肚子里都有锦绣文章,看看自己成天不知疲倦上蹿下跳东西不分神魂颠倒的儿子,就觉得是个不成器的混账,三九葡萄冻了心,叹口气,刚想休息一下,小诗啃了个生山芋边进来说:“大食堂这么好,为什么我们天天吃山芋?”
  • 猫娃蓬头垢面,穿个对襟破小褂,正在给婆婆捶背,边捶边念唱:“抱元守一,天一地二,万法归一……”有人问了:“猫娃啊,你为什么念这个?”
  • 国庆节又到了。因为是15周年大庆,全市隆重准备。小诗是三好学生,参加全市青少年在湖山公园的一天短期夏令营活动,有本市劳动模范讲话,省歌舞团的叔叔阿姨唱新疆歌跳西藏舞,小诗觉得挺好玩的。他模模糊糊感到好像现在汉民族没有歌没有舞的,要不然为什么我不会跳舞呢?
  • 妈妈回来,把一袋桑葚放在桌上,从包里取出一本《五四以来的新诗》说,“小诗,你上六年级了,妈妈给你买了本书,以后可不能再贪玩了。”小诗还在那里唱歌,大妹妹也上了小学,也在唱;小妹妹上了幼儿园大班,也跟在后面哼,妈妈就皱眉头,说小孩子唱这个不好。
  • 五一节这天,节日连周日,结束了社会活动,好不容易得了两天假期,爸爸舒展了眉眼,“一日清闲一日仙”,就里外整整花草。妈妈说:“包饺子!”爸爸拍拍身上的尘土,又带几个孩子上街买了点五花肉。小诗带着两个妹妹正在后院挖荠菜呢,瓜片兴冲冲地跑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一根线插在耳朵里,让小诗听。
  • 不久,春暖花开,阳风和煦。学校里小朋友已经风魔了打乒乓球。下课时,黑板上,走道墙壁上、楼梯上,白蛇飞舞,到处小球声。小诗乒乓球拍藏在书包里,每天一大早塞上两个馒头就往学校奔,占水泥乒乓台子。妈妈说:“哟,这孩子变乖了嘛,上学也不要人催了。”人们都说现在小孩变好了。
  • 又是一场雪,转眼就是春节。这一年,机关农场杀了猪,家家分了点肉,又分了很多红薯干。小诗和孩子们吃了红薯干,满肚子瘴气,到处找不到玩的。就拿了家里夏天用的菜罩子,到雪地里支上,牵一根绳,捉鸟。捉了半天,也没捉到,倒是叫老鼠跑进去把米都吃了。
  • 一晃快要到年底了。爸爸下乡蹲点还没回来。妈妈一个人在家,又烧饭、又洗衣,带小诗和妹妹们。小诗在学校听说,猫娃自那次逃学之后就再没有到学校来过了,心里就觉不舍。国庆节前,小诗学校的合唱队参加全市少年歌咏比赛,获了一等奖。奇怪的是他没看到史老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