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媽媽在日本(二)我學會了謙卑

作者:心怡
      人氣: 3725
【字號】    
   標籤: tags: , ,

 

日本是個非常謙卑的國度,對人的尊重不是以身分、地位來劃分。剛到這裡時,我總是高高在上的樣子,很難融入日本社會,十多年後才發生改變。

剛到日本的第二天,我獨自一人出去散步,走在一條安靜的小巷裡。迎面走來一位60多歲、身材非常矮小的老婦人,可能還不到140公分吧,所以顯得我的身材更加高大了,我昂頭挺胸地朝她走去。她有些駝背,安靜的臉龐上有一絲淡淡的笑容,她走到我面前說:「你好。」說完向我90度鞠躬,我非常震驚她的舉動,馬上說:「你好。」想學她的樣子鞠躬,但是我從來沒有鞠躬的習慣,所以只是點了一下頭。

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被如此的尊重,以前在中國時只看到過同事們在領導面前點頭哈腰;到了日本,沒想到一位老婆婆竟然對我鞠躬,不是為了阿諛奉承,僅僅是打個招呼而已。我心裡覺得奇怪:為甚麼她會這麼謙卑地去問候一個陌生人呢?回到家裡我對先生說起這事,他笑我說:「日本人都是這樣啊!不要大驚小怪的。」第三天我見到了先生的同事,大概50多歲了,也是對我鞠躬問候:「初次見面,請多關照。」而我只是坐在車裡對他點了一下頭:「請多關照。」

孩子上小學了,老師來家訪站在門口向我鞠躬,我也還禮鞠躬。抬起頭看到老師還在那裡鞠躬,我只好再一次鞠躬,和他同時抬起頭。心裡想:這麼長時間的鞠躬,他的腰不疼嗎?進到家裡,我和老師面對面坐著,他一直用敬語對我說話,並且說了孩子的很多優點,有些優點連我自己都沒有發現。而我說到孩子的缺點時,老師竟然安慰我:「因為是孩子,都是會這樣的。」我非常驚訝:在老師的眼裡,孩子的一切都是完美的,一切都可以包容。他最後說:「這一年請多關照。」便起身告辭,走到門口依然向我鞠躬告別。

在日本居住久了,我發現日本人都是如此地謙卑,有身分的人就更加謙卑了,我經常看到縣議員在車站給每一位上班族鞠躬。另外日本的服務品質也是居於世界的前列,服務人員的甜美笑容再加上鞠躬,讓客人感受到賓至如歸。在茶道、劍道、柔道、跆拳道等的文化當中也都有鞠躬的禮節,有的時候是跪著鞠躬。

瞭解日本文化之後,我開始喜歡日本人的謙卑,現在也能夠做到90度鞠躬了。而且,我是真誠地對待每一個人,即使對方沒有對我還禮,我也不會覺得怎樣,因為這是發自內心深處的謙卑和尊重。

看到日本地震時,天皇夫婦、日本首相向災民謙卑地問候;中國汶川地震時,日本救援隊向死去的中國同胞默哀敬禮。我感受到:貧富都是一樣的,都是可貴的生命,對人都應該尊重。@*#

責任編輯:黎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日本是個非常安靜的國度,無論是在公共場所還是住宅社區,總是安安靜靜的。日本人不管是電車上、排隊等各種場合中都能保持安靜,盡量不打擾別人,交談時也會降低音量。
  • 深圳兩男童間爭執打架,家長卻插手為兒子「出頭」,痛毆另一名男童。日本、美國家長對此有不同態度。
  • 中國有兩句老話叫「棍棒之下出孝子」和「不打不成器」,似乎教育手段上離不開「打」字。在美國嚴重的打罵孩子都屬於違法,這可能會讓你失去監護權,甚至可能會因虐童罪被送進監獄。
  • 前段時間,帶小寶上了幾個月的親子班。經歷了兩個老師,一位是黑人一位是白人。這兩位老師,讓我感覺到非常的值得尊敬。上週,小寶上了全天的幼兒園 Daycare,但是總還是要念叨著兩位老師。
  • (中央社台北1日電)在上海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如果以個人目標、經濟獨立程度、自我形象描述、對孩子的期待為中國的媽媽們分類,可分為奮進型媽媽、隨和型媽媽和奉獻型媽媽,其中奉獻型占最大比例。
  • 前些天,為了記錄田田的成長,我寫了一篇《在日本幼稚園最後的運動會》,從網友的評論中看出大家感觸很多,這使我想到,這個近鄰還是有我們很多值得瞭解的地方。

    本來來日本以前,田田已經在北京上過一年幼兒園,可以說,對於幼兒園我們並不陌生,但是日本的幼兒園,有些事兒還是讓我目瞪口呆,說出來和大家分享一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