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德語(一):倒著念的數字

吳茵
【字號】    
   標籤: tags: , ,

不會德語的人,永遠不會理解這種「德國式」的無奈……

「Die Nummer lautet dreiundsiebzig, einundzwanzig, einhundertfuenfundachtzig.」(電話號碼是73,21,185),電話另一端傳來德語報電話號碼的聲音,語速很快。我手中的筆飛快地在紙上劃過。「Eh… also sieben, drei, zwei, eins, eins, acht, fuenf?」(呃,就是說7,3,2,1,1,8,5?)我不確定地叮問了一下。甚麼?在德國住了十幾年,都有德國法庭宣誓翻譯的資格,居然連聽幾個數字都要重新確認一下?!

不會德語的人,永遠不會理解這種「德國式」的無奈,我不是說德國人無奈,而是我們這些生活在德國的外國人對德文數字的無奈。每當我接觸兩位數的德文數字時,就條件反射般地有些緊張,好像一輛正常往前運行的汽車突然間要剎車,而且還要在0.001秒鐘之內完成所有倒車動作。

我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是否還有第二種語言這麼「瘋狂」的,24,不是按著順序把「2」,「10」,「4」說出來,而是說「4加20」(vierundzwanzig),也就是先說個位數,再說十位數,完全和人眼看數字的順序相反,也和人寫字的順序相反。英文的順序和中文的是一樣的,先是十位數,然後是個位數,意大利語也是如此。北歐語言中的數字據說也很正常,怎麼德國夾在這些國家中間,數字就如此不一樣呢?

不管德文數字來歷如何,反正現在是這樣,那麼就得硬著頭皮學。直到今天,我還能很清楚地記得,我剛來德國時是如何「奮戰」德文數字的。在德語課上,我豎起耳朵,集中全副注意力,盯著德語老師的嘴,捕捉著每一個音節,德語老師說得很慢很慢,就是這樣,我每次還都會寫錯幾個。和朋友們定時間見面的時候,對方說了一個日期,如果日子不是個位數,我就會眼睛朝上楞幾秒鐘,才明白是哪天。

可別以為我這個人天生對數字不敏感,我上學的時候,數學可是最好的,但是在這些「簡單」的德語數字面前,我投降了,不,應該說,十幾年了我還在頑強地嚐試征服它們。

當我向我的德國朋友Renate抱怨德文數字是多麼「瘋狂」的時候,她辯護道:「不管怎麼說,我們德國人比法國人總是好一點的,比如87,法國人不是說8-10-7,也不是說7加80,而是4乘20加7。這才是真瘋狂哪!」「法國人的不守秩序是世界聞名的,有個把出格的數字也在意料之中。但是德國人-這個世界上最講秩序、而且以此為傲的民族,居然在數字上如此將秩序顛倒,這難道不是真瘋狂?」我問道。

唯一一次讓我感覺一絲安慰的是,我幾年前和幾個德國朋友一起去外國旅遊,外國旅館服務員對德國女孩Caroline說:「Thirty four Euro」(34歐元)。看看,Caroline給服務員多少錢?43歐元!馬上我就知道Caroline遇到了甚麼麻煩事,她一定是把英文的34在腦子裡自動寫成了反順序的德文數字43了,典型的外國人語言錯誤,不過這回德國女孩Caroline是外國人了。在那一剎那間,我甚至還心生出一點點幸災樂禍:「終於輪到你們德國人遇到數字問題了!」

(責任編輯:文婧)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但是,這句話只適合比較輕鬆、有趣、滑稽的話題,比如一個70歲的老人家拄著枴杖顫巍巍地走過來,對你說:「嗨,我剛剛跑了30公里,太爽了!」你可以笑著說:「Das kommt mir spanisch vor.」但是如果說,中共「王儲」失蹤了兩個星期,取消了很多和外國政治家的重要會見,之後又突然現身,而且一個解釋也沒有,那麼這件事情雖然不可思議,但是也不能說「Das kommt mir spanisch vor」,因為這是一個很大的政治話題。
  • 我在中國是電氣工程師,來德國四年半了,沒有上過這裡的大學,只是上過普通德語班以及專門給專業人員的德語班。最近我成功地認證了工程師資格,可以在德國以工程師的身份找工作,這給我的生活帶來了很大的方便。
  • 康拉德•杜登(Konrad Duden)紀念碑。(圖片來源:Pixman/wikipedia)
    今天是德語言學家康拉德•杜登去世100週年的日子。學習德語的人都知道「杜登」這個名字,書桌上幾乎都少不了《杜登詞典》。被譽為「德語正體法之父」的康拉德•亞歷山大•弗里德里希•杜登(Konrad Alexander Friedrich Duden)出生於1829年1月3日萊茵河下游的威塞爾(Wesel)市的拉克豪森(Lackhausen),去世於1911年8月1日黑森州威斯巴登。
  • 由於外來移民比例高,而且移民德語水平不如人意,所以柏林小學生的平均德語水平也一直是柏林教育局的一塊心病,為了提高小學生的德語水平,柏林教育局於日前推出基礎詞彙表,規定小學生在哪個階段要掌握哪些詞彙。
  • (大紀元記者魏春雨德國報導)德語中有許多不文明的語言,雖然很多人常常把這些具有侮辱性的語言掛在嘴邊,可是您知道嗎?罵人、侮辱他人也有可能被懲罰。近日,多特蒙德一個24歲的小伙子因酒後罵人被當地法院判罰1200歐元。
  • (大紀元記者李雲閣德國報導)家庭有移民背景的孩子上學時德語跟不上是個常見現象。德國黑森州文化部為此投下800萬歐元血本,十年下來成效非常顯著。
  • 1890年至1900年間的德意志之角,威廉一世騎馬雕塑已建成。(維基百科)
    科布倫茨位於德國西部的萊茵-普法爾茨州,它曾經是一個古羅馬城鎮。科布倫茨一詞源於古羅馬語,意思為兩河交匯。科布倫茨周圍群山環繞,摩澤爾河與萊茵河在這裡交匯,古城堡也隨處可見。據說在德語中名詞萊茵河是陽性,摩澤爾河則是陰性的,因此這裡被認為是生命的發源地。兩條河交匯沖積形成的三角地帶就是著名的「德意志之角」 即「德國之角」(Deutsches Eck)。
  • 德國機場和火車站等公共場所的許多告示牌,例如旅客服務中心,常常是用英文。德國政界人士針對德語夾雜英語愈來愈普遍,有時英語甚至取代日常德語的問題,非常不以為然。
  • 土耳其裔下薩克森州社會部長呼籲移民學德語,圖為10月20日,她站在自己伸著舌頭,上面塗著象徵德國國旗顏色的海報前(Getty Images)
    德國融入專員伯馬女士(Maria Böhmer)和下薩克森州社會部長近日向媒體展示了一批新的廣告海報,海報上下薩克森州土耳其裔社會部長於茨坎(Ayguel Özkan)笑嘻嘻地吐著舌頭,舌頭上塗著象徵德國國旗的黑紅黃三種顏色。
  • 德國面臨嚴重的出生率低下, 人口逐漸老化等問題。政府為了刺激經濟、引進外資和高科技人才而開放了移民政策。一直以來,德語保護者共同的心願是國家通過立法保護德語不受外來語的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