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望南春與冬(143)

朱執中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2日訊】錢金得也不客氣,得檔主開口施恩,他便揭起蓋子,大吃他最愛的酸甜衝鼻激辣芥菜心,這可是程家檔子獨有的佳品,一連吞下三塊,再嚷道:先覺,快站起來談正事吧!先覺便將飯碗放進飯袋裡﹐一邊問道:兩個多月不見面,你又有何種好消息?錢金得把剩下半截的辣芥菜心一下吞了下去,就近先覺耳朵說:趕快收檔,跟我去看舖子,遲一步說不定就會有人搶租了。我已為你交下二十光洋作訂金!

先覺心想這是個大好消息,事不宜遲。三兩下功夫收拾好擔檔,急急隨經紀來到歇了業的豆腐廠。接待的是一位壯年漢子,穿著時髦,很客氣地說:小兄弟做的是酸甜瓜菜生意,家父在此製豆腐賣豆腐近三十年,我們兩家賣的都是民生需要的商品,歡迎你來此安家落戶!先覺聽罷,原來像鹿子崩崩跳動的心忽地妥帖下來,直率地問:貴寶號這次出讓,是租還是賣?壯漢說:家父現急病住院,無人接手,最佳方案是買,此案暫時不行,租亦可以,只要租者為人誠實,按時交租,小心保護,一切生產工具都可以用,不要丟失就行。

經紀人急急接著說:這位程先生年紀雖小,但他父親幹此行已十三、四年,經營老實,這帶村莊無人不曉。壯漢說:這就好!是租是買,早定下來,好讓我專心護理家父,何況,我所在的省城機械廠也希望我早日復工。先覺於是問道:每月租金多少?壯漢說:買貨先得看貨,我想先領兩位看看全廠,然後看版論價吧。兩人隨他從舖面看起,一進一進又一進的看下去,一打開後門,原來面臨東江水和碼頭,先覺心頭一樂,每天儘管洗幾百斤瓜菜,也不怕缺水用了。轉回頭行到長舖子中間,壯漢打開一道橫門,突然透天亮,是個四、五十平方大,專晾腐竹、甜竹的曬場,不正好改曬一些乾果、豆醬、豆豉等用得著陽光的大量製品,而露天曬場後面是個上了鎖的大倉庫。(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