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體詩
(fotolia)
滄浪之水有時濁,濟水雖清有涸時。 今君乘船順江去,倒映水中石嶙峋。 我已離京隔囂塵,不必此水洗衣巾。
(fotolia)
表靈物莫賞,蘊真誰為傳? 想像崑山姿,緬邈區中緣。 始信安期術,得盡養生年!
(fotolia)
昔年十四五,志尚好詩書。 被褐懷珠玉,顏閔相與期。 開軒臨四野,登高望所思。
中國畫(fotolia)
「甘瓜抱苦蒂,美棗生荊棘」,現在用以說明美好的東西得來不易,或比喻好東西並不能十全十美。
Chinese painting mountains, storks and suns(fotolia)
夙齡愛遠壑,晚蒞見奇山。 標峰彩虹外,置嶺白雲間。 傾壁忽斜豎,絕頂復孤圓。
中國畫(fotolia)
初秋涼氣發,庭樹微微落。 凝霜依玉除,清風飄飛閣。 朝雲不歸山,霖雨成川澤。 黍稷委疇隴,農夫安所獲。
中國畫(fotolia)
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風。 風聲一何盛,松枝一何勁! 冰霜正慘淒,終歲常端正。
(fotolia)
白馬飾金羈,連翩西北馳。 借問誰家子?幽并遊俠兒。 少小去鄉邑,揚名沙漠垂。
愛新覺羅.玄燁注重學習唐代的貞觀之治,學習古代賢君——唐太宗;他任用「施烺」掃平了台灣的前明殘餘勢力;他親征葛爾丹,平定了葛爾丹勢力;他關心農業生產,使清代農業生產得到了發展,在他的治理下,清代出現了康熙盛世。
1699年康熙帝讀書像(45歲)(公共領域)
在中華歷史上,清朝的康熙皇帝是文治武功兼備、雄才大略、愛護百姓的聖明君主。康熙皇帝雖然是滿族人,但他通曉滿、蒙、漢多個民族的語言,他的書法、詩詞俱佳,文學素養極高。在這些詩詞中,康熙皇帝熟練地運用漢語的典故和修辭方法,吟詩作賦,出口成章,表露出康熙皇帝運用漢語的水平極高。
鳳頭蒼鷹(攝影:王嘉益  大紀元)
夏詩魂:歡呼少年英雄除邪惡!
鄭板橋《竹石圖》(網絡圖片)
在這首〈竹石〉詩裡,竹與石則形成了一個渾然的整體,無石竹不挺,無竹山不青。這兩句詩也說明了一個簡單而深刻的哲理:根基深,力量才強。
日出東南隅,照我秦氏樓。秦氏有好女,自字為羅敷。 首戴金翠飾,耳綴明月珠。白素為下裾,丹霞為上襦。
神草位居首, 濟世留威名。
紀元1127年(南宋高宗建炎元年)秋的一天,南宋京城一片悲悽淒慘,人民嚶嚶飲泣,「識與不識,皆流涕」,哀悼剛剛被昏君奸臣斬首的抗金志士、愛國太學生陳東。
(封面提供 / 文津出版社)
詩人告訴我們,前四種解憂之物,不是最好的消愁工具,裁悲減愁之法,不如還是聽我唱首面對人生憂苦真相的〈行路難〉吧!
(封面提供 / 文津出版社)
謝靈運是因被權臣排擠出京,而降職到此地。然而詩中無一語不平,反倒是化困境為精神上的提昇與自省,藉著仕途上的不如意,放下世事,靜心享受了山林隱逸之樂。
(封面提供 / 文津出版社)
蕭統〈陶淵明集序〉云:「有疑陶淵明之詩,篇篇有酒。吾觀其意不在酒,亦寄酒為跡也。」
(封面提供 / 文津出版社)
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 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願無違。
(封面提供 / 文津出版社)
阮籍及其〈詠懷詩〉的意義非常重要,他處於建安和太康年間,這兩個時代的詩歌詞藻華美,以致流於浮華,內容貧乏。阮籍的可貴在於他未受雕琢之風的影響,而是以渾樸的字句,獨步當世。
(封面提供 / 文津出版社)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封面提供 / 文津出版社)
「古詩十九首」是「漢代」五言詩的代表作。東漢以前流行的是四言詩,《詩經》絕大部分就是四言詩。梁‧鍾嶸《詩品》把「古詩十九首」列為詩中上品,並讚美為「驚心動魄,一字千金」。
(封面提供 / 文津出版社)
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 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遊? 為樂當及時,何能待來茲?
詩人並沒有直接說理,而是通過優美的藝術形象,來闡述詩旨,啟迪讀者,寫得清新流麗,情韻兼勝,為前人讚為「情景交融,盛唐人所自出」 (方東樹《昭昧詹言》)。
〈擊壤歌〉是我國流傳下來最早的一首民歌,大約源於堯舜時期。反映了古代人民對自由勞動生活的讚美和對最高統治者的輕視。
《楚辭‧漁父》:「屈原既放,游於江潭。...漁父莞爾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
這首來自古越的歌謠,文字淺白活潑,細思量則備覺情深義重,含蓄中互道決不為貧富而相忘:「乘車」、「跨馬」代表富貴,而「帶笠」、「擔簦」則言貧賤。
(封面提供 / 文津出版社)
〈越人歌〉是中國歷史上記載的最早的一首翻譯歌。它出現在先秦時的楚國;當時的令尹鄂君子晳有一天「泛舟於新波之中」,聽到划船的越人唱起了這首歌,由於歌詞是越語,鄂君子晳聽不懂,還找了當地人來翻譯成楚語,就是今所載之〈越人歌〉。
(封面提供 / 文津出版社)
延陵季子將聘晉,帶寶劍以過徐君。徐君觀劍,不言而色欲之。季子未獻也,然其心許之矣。使反而徐君已死,季子於是以劍帶徐君墓樹而去。徐人乃為之歌。
(封面提供 / 文津出版社)
楚狂接輿作歌之事見《莊子‧人間世》及《論語‧微子》篇。《論語》所載較簡:「楚狂接輿歌而過孔子,曰:『鳳兮鳳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已而已而!今之從政者殆而!』孔子下,欲與之言。趨而辟之,不得與之言。」
    共有約 4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