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體詩
鴻篇巨著《西遊記》一開篇,就帶著雄渾的氣度。小說作者吳承恩講起天上、人間與地下,洋洋灑灑,猶如親眼目睹,親身經歷一般,信手拈來。這部著作講述了生動的修煉故事,不同章回之間還穿插著許多精采的詩詞。
在古人的世界,能將想念說到唯美極致,說到肝腸寸斷,說到情深意濃。才子佳人以日月星辰,以永恆天地,以山海般的份量,托起心中的那個「他(她)」。古風古韻,將想念襯托得格外清雅別致。或喜悅,或悲憤,或哀婉,或忠貞……綿綿情意,從古流淌至今。
【大紀元2018年12月20日訊】觀眾朋友好,歡迎和我們一起走近「文史新韻」節目,我是扶搖。 上回我們聊到黛玉的《五美吟》。在這組詩作中,黛玉借古人言志,從浩瀚的歷史中,她甄選出了和自身遭遇、心聲契合的五位美人。 西施和...
南方的冬天,霜降時,空氣裡充滿了一種特別的草木氣息。是寒霜落在樹木、草葉上,氳濕了,又在朝陽照射、日頭回暖裡漸溶,霜氣在冬日的天光裡靜靜散發開來,輕柔、清冷,充滿了深冬裡的水寒氣,還有熟透了、衰敗了的草木氣,田野裡燒荒的煙氣,遍布,無處不在。所謂「青山隱隱水迢迢,秋盡江南草未凋」,便是這樣一種亙古的況味。
《文史新韻》 林黛玉 大紀元
接下來,要和大家聊的一個系列叫做「紅樓才女」,扶搖要和您一起回味一下,兩百多年前的女子,都有怎樣的秀氣風華。不用說也知道,談起《紅樓夢》,首先要說的就是林黛玉。而今天,咱們暫且不聊她的嬌弱,而講她的詩心和靈秀。
中華民族悠久的歷史、豐厚的文化底蘊,孕育出古代詩歌輝煌的成就。詠史詩是中國古代詩歌中重要的一類,大多針對具體的歷史事件或歷史人物,有所感慨或有所感悟而作,多以簡潔的文字、精選的意象,或喟嘆朝代興亡的變化,或感慨歲月倏忽變幻,或頌揚聖人君子,或箴諷時政,同情百姓疾苦,抨擊社會惡勢力。
仙詩是以仙境、仙人或人仙同遊為寫作內容,寄寓詩人志趣的詩歌作品,在中國古代詩歌中占有重要位置。常用象徵、比興、用典的手法,糅合神話故事、歷史人物、自然景象描繪出神奇瑰偉、引人入勝的境界,尤其在意境的創造上主要受「道」的影響,內涵非常豐富,表現主題大體上有:對神仙境界的嚮往、追求永恆、求仙訪道等諸多方面。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最後接出這句話,而這一個長句不是李後主自由選擇的,是這個詞的調子,這個音樂,到了這裡就該是這麼長的句子。長句的節奏跟感情配合得非常好,由花到人,這麼短暫、美好的生命就消逝了。
母親彷彿三春的太陽,照亮孩子,培養他成長,因此孩子對於母親,再孝順的回報,也顯得微不足道了。
讀中國的舊詩,就不能平板地讀,而是要按照舊詩的平仄讀,而且要學會吟誦,當吟誦得很多很熟的時候,出口就是合乎平仄的句子,很容易就學會了作詩。
滄浪之水有時濁,濟水雖清有涸時。 今君乘船順江去,倒映水中石嶙峋。 我已離京隔囂塵,不必此水洗衣巾。
表靈物莫賞,蘊真誰為傳? 想像崑山姿,緬邈區中緣。 始信安期術,得盡養生年!
昔年十四五,志尚好詩書。 被褐懷珠玉,顏閔相與期。 開軒臨四野,登高望所思。
「甘瓜抱苦蒂,美棗生荊棘」,現在用以說明美好的東西得來不易,或比喻好東西並不能十全十美。
夙齡愛遠壑,晚蒞見奇山。 標峰彩虹外,置嶺白雲間。 傾壁忽斜豎,絕頂復孤圓。
初秋涼氣發,庭樹微微落。 凝霜依玉除,清風飄飛閣。 朝雲不歸山,霖雨成川澤。 黍稷委疇隴,農夫安所獲。
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風。 風聲一何盛,松枝一何勁! 冰霜正慘淒,終歲常端正。
白馬飾金羈,連翩西北馳。 借問誰家子?幽并遊俠兒。 少小去鄉邑,揚名沙漠垂。
愛新覺羅.玄燁注重學習唐代的貞觀之治,學習古代賢君——唐太宗;他任用「施烺」掃平了台灣的前明殘餘勢力;他親征葛爾丹,平定了葛爾丹勢力;他關心農業生產,使清代農業生產得到了發展,在他的治理下,清代出現了康熙盛世。
在中華歷史上,清朝的康熙皇帝是文治武功兼備、雄才大略、愛護百姓的聖明君主。康熙皇帝雖然是滿族人,但他通曉滿、蒙、漢多個民族的語言,他的書法、詩詞俱佳,文學素養極高。在這些詩詞中,康熙皇帝熟練地運用漢語的典故和修辭方法,吟詩作賦,出口成章,表露出康熙皇帝運用漢語的水平極高。
夏詩魂:歡呼少年英雄除邪惡!
在這首〈竹石〉詩裡,竹與石則形成了一個渾然的整體,無石竹不挺,無竹山不青。這兩句詩也說明了一個簡單而深刻的哲理:根基深,力量才強。
日出東南隅,照我秦氏樓。秦氏有好女,自字為羅敷。 首戴金翠飾,耳綴明月珠。白素為下裾,丹霞為上襦。
神草位居首, 濟世留威名。
紀元1127年(南宋高宗建炎元年)秋的一天,南宋京城一片悲悽淒慘,人民嚶嚶飲泣,「識與不識,皆流涕」,哀悼剛剛被昏君奸臣斬首的抗金志士、愛國太學生陳東。
詩人告訴我們,前四種解憂之物,不是最好的消愁工具,裁悲減愁之法,不如還是聽我唱首面對人生憂苦真相的〈行路難〉吧!
謝靈運是因被權臣排擠出京,而降職到此地。然而詩中無一語不平,反倒是化困境為精神上的提昇與自省,藉著仕途上的不如意,放下世事,靜心享受了山林隱逸之樂。
蕭統〈陶淵明集序〉云:「有疑陶淵明之詩,篇篇有酒。吾觀其意不在酒,亦寄酒為跡也。」
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 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願無違。
阮籍及其〈詠懷詩〉的意義非常重要,他處於建安和太康年間,這兩個時代的詩歌詞藻華美,以致流於浮華,內容貧乏。阮籍的可貴在於他未受雕琢之風的影響,而是以渾樸的字句,獨步當世。
    共有約 5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