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書話
瀋陽北陵公園一景。(Eurico Zimbres/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袁凌做了著名歷史學家高華生前的最後一個採訪,高華以《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一書,揭開早期中國共產黨內的權力鬥爭如何奠定了中共的意識形態路線,在知識界是偶像級人物。
法國出版社Mirobole於本月中旬出版台灣小說家高翊峰的作品《泡沫戰爭》,法語版書名為《La Guerre des bulles》。圖為高翊峰近照與該書法語版封面。(大紀元合成)
法國出版社Mirobole於本月中旬出版台灣最富潛力的六年級小說家之一高翊峰之作品——《泡沫戰爭》,由已經翻譯過多部台灣小說的資深法國翻譯關首奇(Gwennaël GAFFRIC)翻譯引介。法語版書名為《La Guerre des bull...
驚濤駭浪。(AFP)
繼2012年十八大前夕,旅法學者張倫在香港出版了《巨變時代》一書,今在十九大即將召開之際,在台灣出版發行《失去方向的中國》,內容縱觀習近平五年來執政的發展軌跡,同時探討中國所面臨的未來之路。
明 石芮《軒轅問道圖》,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中華民族的特殊,在於她不但擁有世界上唯一連續存在的古文明,還擁有關於這唯一連續存在的古文明的不間斷的記載。
明 郭詡《人物圖冊‧神農》。(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其實「神話」,包括神農嚐百草的故事,並不是人類在原始社會不發達時編造出來的東西,而是曾經的歷史和真實。
書籍堆棧。(fotolia)
「正文書局」在1972年出版了我的第一本小說「母親的畫像」,兩年後,接著出版我的第一本散文「萱草集」,可以說,日後能成為作家,處女作的出版是最直接的支撐。
伏羲像,唐朝時代作品。(Aconcagua/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4.0)
人不信神,開始只注重物質、只追逐物慾之後,在許許多多的領域,都是走歪了,真的是離道越遠越難往回返。
奇普(Quipu或Khipu)是古代印加人的一種結繩記事的方法,用來計數或者記錄歷史。它是由許多顏色的繩結編成的,不同的繩結有不同的含義。(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偏離「道」在人間的體現,一方面是人所具有的先天神通慢慢都失去了,離「善」與「真」的初始越來越遠,越來越不信神、越來越依賴於所謂物質與現代科技,最終更大踏步地走向自我毀滅。
《紅樓夢》繪本,清代孫溫繪。(公有領域)
《紅樓夢》中,黛玉談詩論琴,寶釵論畫,妙玉論茶,賈母論書,安排得恰如其分,不可替換。第54回《史太君破陳腐舊套》是有關賈母的重要情節。
《周易鄭荀義》插圖。(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周易》所使用的思維方式、「計算方法」、語言、表達方式、對世界的理解、描述和預測,以及它背後的宇宙觀及更深層次對宇宙、對人類的理解,跟從西方傳來的實證科學完全不是一回事。
清初蕭雲從《女媧》。(選自《離騷圖》,刊印於順治二年)(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對於「神話」,我們應該更加嚴肅地對待,因爲它們很可能就是遠古時期留下來的真實歷史。
米開朗基羅的作品,《大洪水》(The Deluge)局部,繪於梵蒂岡的西絲汀教堂。1508年至1512年。(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不管是從人類已知的各種例證,還是從理性思考的角度來看,我想,任何一個擁有開放和理性思維的人,都不會狹隘到認爲人類是茫茫宇宙中唯一擁有高級智慧的生命,也不會認爲人類就一定不會走向毀滅。
何尊銘文。何尊內底鑄銘文12行、122字,因底部破孔,殘損3字,現存119字。銘文記述成王繼承武王遺志,營建東都成周之事,可與《尚書.召誥》、《逸周書.度邑》等古文獻相互印證,具有非常重要的史料價值。(公有領域)
我們能否有機會衝破『成、住、壞、滅』的輪迴圏,跳出『滅』的過往宿命而得以與天地同在,生生不息?
元春省親,清代孫溫繪。(公有領域)
如珠鏈般串起大觀園女兒的,除了「富貴閒人」寶玉,還有榮寧二府的大家長──賈母。兒孫滿堂、享盡榮華富貴的老祖母笑呵呵地出現在無數的歡宴慶典、看戲聽曲、遊園賞花中,都是眾星捧月的主角。賈母又是朝廷誥封稱君的貴族命婦、官太太,尊稱為史太君。
彩陶盆,仰韶文化(約公元前5000-3000年),1956年河南陝縣廟底溝出土。( Zhangzhugang/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2.0)
文化的根本源頭是天理至道,即神傳。文化,是上天與神的系統安排與教化過程及其成就與展現。
stairs in sky
人類萬古不變的濃烈的刻骨鄉愁,其實是「被造就在我們每一個人的記憶深處」的,「那至高無上的天,才是我們的歸宿。」
(網路圖片)
《儒林外史》裡頭,無處不在的吃茶,遍布在書裡所有人的日常生活裡。那書中並沒有遂心如意的人生,亦不曾有傾國傾城的傳奇。只是時代的風尚與人心已然江河日下,裡頭那些讀書人,善感的、知覺痛癢的靈魂,不如意的際遇。然而,並非是荒寒,那裡頭有千百年的中華禮樂裡淵源而下的文明
林沖雪夜上梁山。(插圖作者:趙成偉)
唐人詩歌裡有一幅夜雪圖,意境袤遠蒼茫:「日暮蒼山遠,天寒白屋貧。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這樣的圖景,總讓人想起一部經典、一個人。《水滸傳》的兩場漫天無際的大雪,專為林沖而落,似乎是這首詩最好的註解。
頤和園長廊彩繪:魯智深大鬧野豬林。(公有領域)
若說水泊梁山是英雄好漢的靈魂歸宿,那麼在上山前,一百零八位下界英雄都是尋尋覓覓,探索人生歸途的旅人。相較而言,「豹子頭」林沖的歸家之路,顯得猶為漫漫曲折。
由加拿大新境界影視公司和新唐人電視台聯合製作的大型系列穿越劇《雷人水滸》劇照。(新唐人電視台提供)
是煞神還是天將,是群盜還是英雄?一百零八位星宿神君,隨一道黑氣自地底湧出,化作金光轉生人間,化身替天行道的梁山好漢,留下一段赤膽忠魂的傳奇。其殺伐行徑教人膽寒心悸,而他們的忠義豪情卻又教人擊節讚歎。
諸葛亮火燒藤甲兵 (繪圖:古瑞珍)
諸葛武侯領兵作戰,善以智勝,而非蠻力;攻心為上,注重心戰,因而留下火燒博望、巧借東風、空城計等著名戰例。在他的軍事生涯中,有一場特殊的戰役,數次與敵周旋,將勝券在握的戰事變成為一場出生入死的硬仗。
諸葛亮軍營 / 繪圖:古瑞珍
「吾得孔明,猶魚之得水也。」劉備自桃園結義、代理徐州、依附荊州,歷遍坎坷,卻在三顧茅廬後得遇臥龍諸葛亮,不斷取得聯吳抗曹、收取荊州、坐擁益州之功,最終建蜀稱帝,建元章武。赫赫帝業,大半源於諸葛亮之謀。
赤壁之戰示意圖(Zhuwq/維基百科)
三國時期有一場最重要的戰爭,奠定三足鼎立的格局;演義小說裡也有一雛濃墨重彩的重頭戲,既有千軍萬馬、英雄雲集的壯闊,亦有連環奇策、風助火攻的神采。這便是被歷代文人爭相傳頌的赤壁大戰。
草船借箭(Shizhao/維基百科)
撥開裊裊瀰漫的大霧,衝破拍岸卷雪的驚濤,但見江心月白,舳艫千里,絕代奇才諸葛亮馭二十輕舟,直趨曹營重地。任舟中人驚慌失措,舟外擂鼓喧天,諸葛亮則氣定神閒,舉杯小酌,靜待一場絕妙好戲。
諸葛亮舌戰群儒。(網路圖片)
英雄的力量有多大?武則屢出奇兵,攻無不克;文則運籌帷幄,縱橫雄辯。三國的「智絕」諸葛亮正是這樣頂天立地的大英雄。作為開蜀軍師,他一人之計策可退曹操數萬大軍;而在治國謀略方面,更展示出超凡的智慧與辯才。
雖然杜斌有言:「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但在《長春圍困戰》壓抑的、有節制的敘述裡,你還是能感受到作者對人間餓殍的哀嘆與悲憫。(大紀元合成)
有數據表明,長春的居民人口由圍困前的50萬銳減到圍城後的17萬人。每年的南京大屠殺紀念日,朋友圈都在高調轉發著對日本人的憤慨,但幾乎沒有一個人,敢公開去質疑這場戰爭:到底有多少人,無聲無息地消失在中共黨史、戰史裡?
從觀察到記錄,從記錄到文字的生成,讓人在文字裡巡走著。(顧薰)
在欣榮圖書館借書,與孩子同分享有一段時日。但這些日子忙自己的工作,其實個人閱讀時光也少了。那日在圖書區見到一系列關於森林的書——《森林報》。《森林報》共有四本,馬上吸引我的目光。印刷精美、圖文豐富,重點是以觀察森林裡的林木、動物以及四季的變化,作者維‧比安基便能生成美麗的文字,真了不起。
第五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青年男子組銀獎李寶圓,他表演的劇目是《單騎救主》(攝影:戴兵/大紀合成元)
因固守宗親之義,劉備拒不收取荊州。這個決定,或許讓他落得攜民渡江、一路逃命的境地,亦使三分天下的隆中霸業來遲了幾步,卻也成就一段段可歌可泣的傳說。當然,最為蕩氣迴腸的當屬趙雲深入敵陣、單騎救主的壯舉。趙雲堪為將帥之材,但更多的時候像個縱橫四海的俠客,常常在一人一騎的奔走往來之間,扭轉了乾坤。
北京頤和園長廊壁畫《趙雲救主於長阪坡》(Rolfmueller/維基百科)
他彷彿是為戰爭而生的神將,於戰事最激烈處從天而降,完成英姿俊爽的首次亮相。彼時,兩路諸侯公孫瓚與袁紹對峙於磐河,公孫瓚被敵將文醜追殺得披髮墜馬,好不狼狽。在性命攸關之際,一飛將縱馬挺槍而出,力戰文醜。 公孫瓚眼中的恩人是位非凡神武的少...
頤和園長廊彩繪「諸葛亮大破魏兵」。(shizhao/維基百科)
臥龍初覺酣夢,諸葛初出茅廬,劉備君臣的命運即將改寫。春去秋來,諸葛亮以軍師之職入劉氏軍營約有半年,期間荊州未起戰事,他也不過以防禦為主,召集、演練兵馬,靜候時機,並未顯露任何過人之處。似乎除了劉備與幾位名士毫無保留的信任與尊崇之外,天下人皆對他顯赫的才名報以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