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是本詩的精華和生命力之所在。它描寫的是天賦生命的不屈不撓的捍衛生命權力的精神,是看似弱小、微不足道的生命攜起手來,形成一片不可壓制的美好前景的奉獻精神。
唐代盛唐時期經濟上的穩步發展,導致了文化的繁榮;國內各民族的融合,以及日趨頻繁的國際文化交流,使得各階層人民的生活變得豐富多彩;對各種思想和各民族文化的兼容並包,特別是儒釋道三教並行的現實,使得當時人們的思想比較活潑、言行較為開放。
自從謝安夢見白雞而死,到今天已有三百年了,我在你的墓前為你灑酒,與你的英靈一同歡樂痛飲開懷。酒酣興起時候,我自編了《青海波舞》為你而舞,跳著跳著秋風吹落了我頭上的紫色帽子。
傳說杜甫是上界的文星典吏,天使派他下凡人間,要為大唐文明成就留下多如瀚海的文章。他要以詩文聲振中土、東傳日本,在完成使命後才能返回天國。
《功成慶善樂》,又稱《九功舞》。此舞為文舞,由六十四名兒童表演。舞者頭戴進德冠,身穿紫色寬袖的袴褶服,黑髮皮履,其動作安徐飄逸,閒靜幽雅,象徵著唐太宗文治天下的德行。
入夜後在後宮裡高興地看著樂舞,舞蹈家們分成二列,是如此美麗動人。穿著美麗的衣服,她們跳著舞,此起彼落出入在這豪華的宴席之間。
長安到吐蕃的行程路途極為荒涼,接連半個月都難以見到行人,路途中難得見到一年四季盛開的花。 我彈奏著琵琶,其聲低沉抑鬱,難掩心中的傷悲。短促的節奏圍繞著公主華美的衣服,清亮的聲音充滿了翠羽裝飾的帷屏。
《七德舞》起源於《秦王破陣樂》,是唐代最著名的一部集歌、舞、樂於一體的大型綜合性宮廷樂舞。是基於原唐初軍歌《破陣樂》發展而來。貞觀七年,唐太宗親制《破陣樂舞圖》,令魏徵、虞世南等改制歌詞,正式更名為《七德舞》。
舞蹈家們頭戴著金花裝飾的折風帽,騎著白馬在臺上徘徊漫步。揮舞著寬廣的衣袖姿態瀟灑優美,就像猛禽海東青般翩翩飛來。
我在花叢之下擺放著一壺美酒,自斟自飲身邊沒有親友陪伴。我舉起酒杯邀請天上明月共飲,在月光下映著自己身影就這樣成了三個人。可惜明月不懂得我獨自一人飲酒之樂,而影子也徒然伴隨在我的身邊。
今日雲景好,水綠秋山明。攜壺酌流霞,搴菊泛寒榮。地遠松石古,風揚弦管清。窺觴照歡顏,獨笑還自傾。落帽醉山月,空歌懷友生。
露出潔白的皓齒,揚升唱起清亮的歌曲,那是一群像漢武李夫人與東鄰子一樣的絕代佳人。唱起《白紵》之歌後又跳《綠水》之舞,她們長袖翩翩,拂面為君起舞。
每年黃曆的九月九日是中國的傳統節日——重陽節,又稱重九節、曬秋節、登高節等。重陽節的歷史由來已久,慶祝的活動也多彩浪漫,包括登高望遠、飲酒賞菊、遍插茱萸等…
人世間的一切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了解善惡有報的道理,修持心性,人生自會美好和光明。
王維以修心向善、寧靜淡遠的超然心境,感受到生命的「真意」和世界的神妙,聆聽到天籟之音。因其在詩書畫樂等方面均有較高成就。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感時和思歸是明說,年老和多病是暗藏。因年老多病而憂世力弱而思歸,又因憂世力弱和有家不得歸而愈覺衰老:四意糾纏,匯成了一股大悲哀。想一把撇開卻撇不開,悲哀又甚。老杜一生如此,能不令人感嘆。
羌胡據西州,近甸無邊城。 山東收稅租,養我防塞兵。 胡騎來無時,居人常震驚。
李白此詩純然寫實,是一首卓絕千古的「雲陽縴夫曲」。開頭兩句總寫背景,作好鋪墊;接下八句,從酷熱的自然環境、水濁的惡劣生活、拉船號子的觸動悲心、和拉石靠岸的筋疲力竭,層層深入地描畫了「拖船一何苦」的具體情景。
李白在此詩中,反映出一種既輕視功名利祿,又覺得機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東西。尾聯二句:「功名富貴若長在,漢水亦應西北流!」揭示出:人生在世,貪圖功名富貴,是不牢不穩,非久非長的不實之務。
喻說:人生在世如行船,順逆快慢皆由天。人應該順天應命,道法自然,隨遇而安,知足常樂。以舟的沿洄不定,比喻人無力回天,不可逆天意而妄為!
詩的風格沖淡秀麗,寫景中蘊含著比興寄喻。在盛唐時,此詩已傳為山水詩的名篇,是常建的代表作之一。到清代更受到「神韻派」的推崇。
詩人李白有遠大的抱負,一直懷才不遇,政治理想不能實現,心情孤寂苦悶。但他面對黑暗的社會現實,不沉淪,不合污,一直追求自由,嚮往光明,在他的詩歌中多有歌頌太陽、吟詠明月之作。這首詩是把明月引為知己,對月抒懷。
欲持一瓢酒,遠慰風雨夕。 落葉滿空山,何處尋行跡?
洛陽城裡見秋風, 欲作家書意萬重。 復恐匆匆說不盡, 行人臨發又開封!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下馬飲君酒,問君何所之? 君言不得意,歸臥南山陲。 但去莫復問,白雲無盡時!
這是一首酬答詩。詩中寫江南早春的氣候變化,歷歷如繪,讀後令人頓覺春光明媚,春意盎然,有身臨其境之感。起首兩句,十分警拔,以「偏驚物候新」領起全篇。
從國憂寫到家愁,又從家愁寫到國憂,兩種感情渾然一體,成為杜甫五律詩的傑作。
杜甫寓居成都西南郊浣花溪草堂的第二年。通過對「春夜喜雨」的細膩描繪,抒發了詩人在離亂年代,找到一個相對安定住所後,悅愉的思想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