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短篇小說
千日紅(學名:Gomphrena globosa),又名圓仔花,原產於熱帶美洲各國內地,一般在春天播種繁殖。(Nirmal Dulal/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圓仔花不知醜,大紅花醜不知…… 大概要三、四十歲的人,憑藉小時候曾經叨唸過兩句類似口頭禪又類似童謠的字句,才會想起這兩種花朵的姿影。
短篇小說換肝(三)(網路圖片)
小說簡介: 某省級大報記者楊楊在24小時之內的曲折經歷:為了把一個死刑犯從槍口解救下來,她費盡心力,東奔西忙,從無望到希望,最終就要成功,豈料風雲突變,一場悲劇難免…… (一) 新聞部主任楊楊順著靠牆的過道,輕手輕腳朝禮堂...
一份政變成功後的組閣意向名單在查抄周永康住處時被發現,成為政變主謀江澤民、曾慶紅和羅幹密謀政變的關鍵證據。(大紀元合成圖)
江澤民豈肯罷手,不謀殺胡錦濤,似乎他睡不著覺,成了心病。
一份政變成功後的組閣意向名單在查抄周永康住處時被發現,成為政變主謀江澤民、曾慶紅和羅幹密謀政變的關鍵證據。(大紀元合成圖)
為什麼全國都沒有法輪功學員自焚殺人的,只有北京天安門才會自焚?為什麼2001年前沒有自殺自焚,2001年後也沒有自殺自焚,只有那年才有?
一份政變成功後的組閣意向名單在查抄周永康住處時被發現,成為政變主謀江澤民、曾慶紅和羅幹密謀政變的關鍵證據。(大紀元合成圖)
江澤民靠鎮壓學生,被鄧小平看中,取得中共總書記的位置,企圖復辟社會主義專政的計劃經濟,以文革模式大搞個人崇拜,為自己造神。
萬千閃電同時擊在江澤民身上,它整個身軀全被雷火消滅殆盡,未留一點殘餘。(AFP)
這場災難先是從一個叫卜福的小鎮開始的,先是一個小孩感染了禽流感,後來擴大成全國範圍的一場瘟疫。這場瘟疫來勢凶猛,正如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約翰等人對古歐洲瘟疫的描述,其慘烈程度遠超古羅馬尼祿迫害基督徒引發的歷史上的歐州大瘟疫
江曾搗亂(大紀元合成圖)
2014年3月1日,正值中共「兩會」前夕,雲南昆明火車站發生慘烈的血腥砍殺事件,至少造成32人死亡,143人受傷。這次曾慶紅精心策劃的恐怖襲擊事件,原本計劃同時在5個城市進行,但出現意外後,其餘4個城市並未有所動作。此外,兩會前試圖刺殺《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的事件也是曾慶紅所策劃的。
周永康被抓(大紀元合成圖)
氣急敗壞的周永康決定謀殺習近平。他在回去的路上正好遇到習近平和他的保鏢經過紫竹公園門口,他立即通知身邊的保鏢開槍射擊。那保鏢一緊張,沒射中。聽到槍聲的習近平保鏢擋住習的身體,回身反擊,就引發了兩邊人的對射。幸好,習近平正在茶室門口,他們躲進茶室,茶室裡的人全出來,周永康趁夜色逃走了。但是習近平的背上部靠近肩膀處被子彈擦傷了。這就是習近平在就職前消失60天的原因。這60天,全國紛紛猜測,其實他是躲到西山軍營躲避暗殺和養傷去了。
令計劃之子乘坐的法拉利撞在路邊,當場車毀人亡。(大紀元合成圖)
成都美領館門口的重慶軍隊與四川軍隊正要火拚,國安、公安部門的領導到了現場,強令重慶軍隊撤退。
王立軍扮女裝出逃至美領館。(大紀元合成圖)
於是,薄熙來把王立軍軟禁了起來,把他從公安局長的位置調到了管文體工作的副市長的位置上,同時逮捕了王的秘書、司機、廚師、保姆等人,有秘書和司機反抗,被打死了。對外宣稱,因工作調動,王需要熟悉、學習業務。王就被關在家裡,他家的四周都站著一對對持槍的武警哨兵。
薄王反目(大紀元合成圖)
薄伸出右手,張開五指,「啪、啪」左右開弓,扇了王立軍兩個巴掌,直打得王立的腦袋嗡嗡直響,似乎有千萬隻蒼蠅在飛,眼前像有無數星星閃耀,只見兩條鼻血,扭曲著,如蝸牛一般從鼻孔裡慢慢流出來。他沒有躲,只是依舊不緊不慢地說:「這事只有問五哥自己知道。」
中南海暗潮洶湧,或正在醞釀政局大變動。(Getty Images)
曾慶紅做了最周密的布置,同時決定一次打掉二李和栗。胡在閱兵開始前的20分鐘,突然脫下軍裝,改換西裝,同時臨時下令改變計劃,先在青島會見應邀前來參演的29國海軍代表團團長,陪他去的有郭伯雄、梁光烈等。郭和梁知道自己無法躲了,因為電視直播江和曾會看到,郭和梁在會見外賓時還無法掩飾內心的驚慌和無奈,要麼是目瞪口呆,要麼是腿手或臉部肌肉哆嗦。
胡溫反擊(Getty images)
胡錦濤邀請溫家寶、令計劃、汪潮等人在他家裡喝茶唱歌,胡錦濤說:「有高人啟示,要斬斷第二中央頭子,先從西南山城下手。」
谷王為奸(大紀元合成圖)
王立軍送走谷開來後,拿著沉甸甸的子彈,左思右想,怎麼能做對不起薄哥的事呢?但又怎敢違背五哥呢?最後他想通了,只要讓薄哥每晚回家睡覺,這事就好辦了。
薄熙來和他的老婆谷開來與江澤民狼狽為奸,犯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反人類罪行。(大紀元合成圖)
薄熙來是誰?就是在大連開人體塑化標本生化公司的商務部副部長。把上訪不肯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偷偷抓到大連,剖膛挖腹,活體摘取器官出售,再把人體塑化標本,在國外展出賺錢,這事就是薄熙來和他的老婆谷開來幹的。
江澤民暗地裡策劃陰謀,打算除掉胡錦濤。(大紀元合成圖)
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人們通過修煉達到身心健康,不斷提升人的道德境界,使人開慧開悟。這功法從1992年在中國大陸出現,到1999年有上億人的信徒,超過了中共黨員6000萬的總數。法輪功創始人在中國有極高的民望,這令江澤民非常妒忌,他無端猜忌法輪功會奪他的權,便下令鎮壓。
有人看到,江澤民的結局是在天安門廣場被世界正義人士穿骨上吊。(大紀元合成圖)
人類本次歷史最愚蠢最邪惡的一個人,它叫江澤民,在1989年,它靠鎮壓學潮運動,被中共老大看中,坐上了統治中共附體國的最高權座,後來,靠權術整掉了它的政敵們,成為黨政軍權集一身的中共中國的最大獨裁者。它營私結幫、專權腐敗、鎮壓正義、出賣國土、淫亂無倫、破壞文明、道德墮落(這些可參見《江澤民其人》一書)。
每次布萊恩從鎮裡回來他都會為瑪麗買一些新奇的小玩意,瑪麗為了犒勞他所以特意熬了雞湯給他,單純的瑪麗深信她和布萊恩會過上好日子。
或許有人說,不讀這共黨的書是好的,可學生伢子豈不都要走到街上變成野孩子了?但學子們雖然燒掉了那萬惡的洗腦書,可他們並沒有停止學習,相反,他們開始了真正的學習。他們將走向社會,開始認真而精準的學習「社會」這本大書。
其次,最近一些有識之士提出,共產黨其實是個宗教來的,而且其任務是要堅定不移的打倒基督教,伊斯蘭教和佛教,這宗教也是煞厲害的,可能和魔鬼有些連繫也說不定,紅小兵們當年革命的時候難道就沒有和它結下甚麼契約嗎?這的確令人驚疑不定了。
這時,李強用堅定的目光掃視了一下周圍的同學們。那目光是在說:我們一定要堅持戰鬥,決不能失去來之不易的自由。 於是學子們抖擻精神,再次奮戰。
我在一旁看到,關鍵的時刻已經到來。生死一念之間。如果失敗,我們來之不易的自由將付之東流,我們將要再次過上那暗無天日的填鴨生活。此刻,一定要有人頂上去的。我當然得頂上去,這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
由此,學子們告別了洗腦的歲月,進入了一新的紀元。我們要走向社會,自己弄一口飯吃,同時,將那中止的革命繼續下去。可是我們很快發現,社會也是一個大監獄,一個洗腦大本營,一個資產階級作威作福,無產階級做牛做馬的世界。
老師完全被震住了,她小心的問道:「他們可都是代表當今的先進思潮的耶,反動的話怎麼可能進到那樣高級的地方去呢?」 同學們也都被我的發問點燃了興趣,從那死氣沉沉的課堂氣氛中解脫出來。每個人都試圖發表一些意見。
(Fotolia)
他孱弱的心靈還生出一種幻覺:不活也好,不活就用不著掙命活了,不必逃難了,不必挨刺刀了,不必口朝黃土背朝天了——不活也就不吃苦了,埋在土裡多舒展,多自在!誰說死亡不是一場盛大的聚會而生存只是苦難的放逐呢?
(Fotolia)
喜鵲和烏鴉是平原上最尋常的聒噪者,它們長得像一把小型的黑雨傘,或者一把利落的匕首,油黑發亮地在空中飛過,同樣,烏鴉也長得那樣,黑黑的長尾巴,尖著嘴巴,一路嘎嘎嘎地慘叫,從我們的眼前得意地飛遠。
(Fotolia)
她懵懵懂懂地,不知繞了多少的冤枉路。她剛剛與一樁奇遇相逢又永別,她的土布衫在春風裡細細地發著抖。似乎只有竹籃是認識路的,挎在肘上在茫茫平野裡指引著她往家走。
(Fotolia)
門板上那個女人,緩緩睜開眼睛,她望一望頭頂的天空,天上漂著一絮一絮的彩雲,雲朵的邊緣是藍色的。她望著,而後微笑了,少女菊呆呆地望著那朵微笑,彷彿風裡飄來的蒲公英,柔柔地觸了她一下。
滿月組反映松樹仍然在平靜的水中有山,在一個晚上的星空。(大紀元)
那是我五歲的時候。 那是正月裡的最後幾天。 祖父帶著我去走親戚。
老師賣力地上課,學生們投入專注的聽講。(大紀元)
「還有另一種,是週期循環式發展。也就是經過一圈的發展後又回到起點。如果用圖形來表示的話自然是一個圈。」於是他轉身在黑板上畫了一個圈。「你們認為共產主義是一種直線發展還是循環發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