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7日,是盧溝橋事變發生之日,舊金山僑界近百人舉行了抗戰勝利70周年的紀念活動,並在現場展示了部分抗戰史實照片。
作為灣區紀念抗戰勝利光復臺灣70周年系列活動之一,週六(6月20日),舊金山黃埔校友會舉行活動,邀請旅居灣區的作家、歷史學家辛灝年教授,以「中華民國抗戰方略」為題發表專題演講。
家住灣區的102歲老人張大明,是一位曾經參加過抗戰的老兵。從黃埔軍校到抗日戰場,從遠征軍補給官到接收北平的指導員,在臺灣以空軍中校退役後,又隨子女來美,現在已是四世同堂。他的前半生與中華國運一起顛沛起伏,晚年又在民主自由的國度為愛與和平祈禱,「於家於國,有情有義」的風範令人感佩至深。
家住灣區的102歲老人張大明,是一位曾經參加過抗戰的老兵。從黃埔軍校到抗日戰場,從遠征軍補給官到接收北平的指導員,在臺灣以空軍中校退役後,又隨子女來美,現在已是四世同堂。他的前半生與中華國運一起顛沛起伏,晚年又在民主自由的國度為愛與和平祈禱,「於家於國,有情有義」的風範令人感佩至深。
家住灣區的102歲老人張大明,是一位曾經參加過抗戰的老兵。從黃埔軍校到抗日戰場,從遠征軍補給官到接收北平的指導員,在臺灣以空軍中校退役後,又隨子女來美,現在已是四世同堂。他的前半生與中華國運一起顛沛起伏,晚年又在民主自由的國度為愛與和平祈禱,「於家於國,有情有義」的風範令人感佩至深。
70年歲月倥傯,當年征戰沙場的熱血青年變成了白髮蒼蒼的老人。祖籍江蘇的抗戰老兵張以達,生於1927年,曾參加過國民革命軍新一軍並遠徵緬印作戰抗日,後隨孫立人部撤守臺灣。退役後,他娶妻生子,又隻身來到美國,在舊金山唐人街的一間小屋裡住了30年。
70年歲月倥傯 ,當年征戰沙場的熱血青年變成了白髮蒼蒼的老人。祖籍江蘇的抗戰老兵張以達,生於1927年,曾參加過國民革命軍新一軍並遠徵軍奔赴緬印作戰抗日,後隨孫立人部撤守台灣。退役後,他娶妻生子,又隻身來到美國,在舊金山唐人街的一間小屋裡住了30年。
七十年?月倥? ,當年征戰沙場的熱血青年變成了白髮蒼蒼的老人。祖籍江蘇的抗戰老兵張以達,生於1927年,曾參加過國民革命軍新一軍並遠徵軍奔赴緬印作戰抗日,後隨孫立人部撤守臺灣。退役後,他娶妻生子,又隻身來到美國,在舊金山唐人街的一間小屋裡住了30年。
七十年歲月倥傯,當年征戰沙場的熱血青年變成了白髮蒼蒼的老人。祖籍江蘇的抗戰老兵張以達,生於1927年,曾參加過國民革命軍新一軍並遠征緬印作戰抗日,後隨孫立人部撤守台灣。退役後,他娶妻生子,又隻身來到美國,在舊金山唐人街的一間小屋裡住了三十年。
今年是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旅美黃埔校友會和榮光聯誼會,週日(3月29日)在舊金山國父紀念館舉行了憶抗戰歲月專題系列演講。一些參加過抗戰的老兵,及抗戰將士的後代回憶了當年的崢嶸歲月。
今年是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3月28日,美東黃埔四海同心會、中華民國中央軍事院校校友會美東分會、國民黨駐紐約皇后分部在法拉盛隆重舉行「紀念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大會。上述僑團會員、紐約多個僑社代表三百多賓客濟濟一堂,緬懷華僑支持抗戰功績,向抗戰中付出生命的及所有作出貢獻的人士表達敬意和感恩之情。美國聖若望大學亞洲研究所所長李又寧教授在會上作「抗日與華僑」演講。
抗戰老兵張以達專訪之一:
今年是抗日戰爭暨臺灣光復勝利70周年,舊金山灣區的僑團組織於3月14日成立「金山灣區僑界支持中華民國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籌備委員會」,將通過舉辦一系列的紀念活動,還原國民政府領導抗戰並取得勝利的歷史真相。僑領林炳昌表示,中共意圖將抗戰功勞據為己有,「我很痛苦、 很奇怪、也很失望」。
為紀念抗戰勝利暨臺灣光復70週年,中華民國政府從7月7日起舉辦一系列活動,包括國際學術研討會、檔案展、製作紀錄片與專書等。根據行政院資料,為彰顯正確的歷史,爭取歷史話語權,7月7日起一連3天將舉辦抗戰勝利70週年國際學術研討會,邀請國內外學者專家與會。
今年是抗日戰爭暨台灣光復勝利70週年,美東僑界將舉行系列紀念活動。6日,由美東黃埔陸軍官校同學會、中華民國退伍軍人協會美東分會等九個僑團共同舉辦的「美東僑界紀念抗戰勝利暨台灣光復70週年系列活動起跑儀式」在位於法拉盛的紐約華僑文教中心舉行。駐紐約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副處長陳豐裕、紐約華僑文教中心主任王映陽、市議員顧雅明、美東聯成公所顧問趙文笙、主席蕭貴源、國會眾議員孟昭文辦公室代表、黃埔軍校眷屬代表及抗戰史研究愛好者等超過50人出席了儀式。
(大紀元記者楊陽、袁玫艾爾蒙地市報導)2015年適逢中華民國對日抗戰勝利70週年。為弘揚抗戰歷史與精神,美國西南地區包括南加州、亞利桑那州及新墨西哥州之僑學界,發起紀念中華民國抗戰勝利七十週年系列紀念活動,除了向為國捐軀的陣亡將士,及在無情炮火中死難同胞致敬致哀外,更重要的是要喚醒及重現歷史真相,不要讓悲痛的事件重演,同時也要掌握中華民國領導對日抗戰的歷史詮釋權。
(大紀元記者袁玫洛杉磯報導)今年時值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美洲中華會館聯誼會秘書長黃金泉日前呼籲全美傳統僑社除了向浴血奮戰,戰死沙場的英靈致敬,同時也不忘當年華埠僑團和美國華人在惡劣的生存環境下捐款抗戰的精神。
12月13日南京大屠殺77周年之際,中共當局在南京高調舉行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儀式。著名史學家辛灝年先生從歷史的角度對南京大屠殺的發生進行了解析。
1937 年,日軍占領上海後又以 20 萬兵力分南北兩路會攻南京,國民政府的軍隊以10多萬之眾浴血苦戰,英勇反擊,但終因實力懸殊,12 月 13 日南京城淪陷。日軍占領南京后,進行血腥屠城,6星期內,殺害了30多萬中國同胞,強姦 2 萬多名婦女,掠奪文物、財產不計其數,史稱之為「南京大屠殺」。
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殺77周年紀念日,二戰時期中國抗擊日本侵略的這段歷史再次引起關注。近期卻出現了400多名中共軍隊將軍在抗日戰爭中犧牲的說法,比國民黨軍隊在抗日戰爭中犧牲的206位將軍還要多。著名作家、史學家辛灝年先生表示,這一提法並不新鮮、也不奇怪。
在上個世紀20年代末一直到40年代初,蘇聯一直擔心會同日本之間發生戰爭,而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想辦法把戰禍轉嫁給別的國家。在當時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共)臨時中央政府的積極配合下,及日本國內左翼勢力對日本政策的影響,日本暫時將進攻的目標從蘇聯轉移到中國。這一改變,將中華民族拖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作为一名中国人,应该努力去了解真实的抗日卫国战争历史。因为这是中国历史上时间跨度最长、付出牺牲最大、战争经过最惨烈、战争场面最悲壮的一场民族战争,也是距离中国最近的一场抵御外侮的战争。然而,中共组织撰写的历史教材大多是虚伪的描述,台湾编写的抗战史书也缺少许多历史的真相。尤其是桂军和一般的广西民众在抗战中的表现,只能从敌军日本方面提供的战史资料中获取真相,在中文书籍中的记载都难以做到全面或翔实。
史料述說的故事,顯示八年抗日戰爭共軍不僅沒有參與,並且將炮火對準國民政府,趁勢坐大。那麼抗日期間,中共到底是什麼角色呢?著名的歷史學家辛灝年先生曾經在其《誰是新中國》的書中談到:「國民黨說抗戰是十四年,共產黨則一向說抗戰只有八年」。在抗戰期間,「中共是一分抗日、十二分宣傳,一百分發展! 」辛灝年披露:「在中國共產黨內,當年確實有些愛國者曾參加過局部的小型的戰鬥,但是,由於毛澤東明確地制止八路軍、新四軍打日寇;明確地指示「只有在遭遇日寇、並且是不得不打時才可以打,而且主要是打偽軍,打後就宣傳別黨不抗日,共產黨才是抗日的……」(─1937年8月中共中央對南方遊擊區的秘密指示)。而「國共合作」的歷史,就是國民黨逐漸被共產黨殲滅併吞的歷史。
龍潭戰役是1927年8月國民革命軍與北洋軍閥孫傳芳之間進行的一場著名戰役,也是北伐戰爭中最激烈、最具決定性的一場戰役,龍潭戰役奠定了中華民國南京國民政府的基業,也決定了顯赫一時的五省聯帥孫傳芳從此一蹶不振,變成光桿司令的轉折點。縱觀中國戰爭史,多由北方統一南方,北伐成功的例子極少,只有朱元璋取代元朝和國民革命軍推翻北洋軍閥兩例。因此,不少國民黨元老對龍潭戰役印象猶深,於右任老先生曾寫過一聯:「東南一戰無餘敵,黨國千年重此辭。」
(大紀元記者李明綜合報道)日前,海外網站《縱覽中國》曝光中共急於高價買走的最新「西安事變」原始史料。該史料以鐵的證明,曝光毛澤東中共早在事變前半年多,即與張學良密謀策劃打擊推翻蔣中正國民政府,建立有利於蘇聯和日本的「中華民主共和國」。
中共以血腥暴力奪取政權,毫無合法性可言,在建政之初,民心不服,無論城市還是鄉村,都遭遇到連續的、相當激烈的反抗。中共對於這些反抗的全面鎮壓,始於朝鮮戰爭的爆發。在「鎮反」運動中,中共荒唐地制定殺人指標和殺人比例,各地掀起腥風血雨,中共1952年底公佈,有240餘萬人被其屠殺,而有文章稱,實則遇害的軍公教人員最少在500萬人以上。這場屠殺的直接後果,就是民眾對中共的殘暴統治噤若寒蟬,對共產黨的恐懼深深植入到骨子裡。
国共两党的历史上都详细地记载了国共内战中的三大战役,即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又称徐蚌会战)和平津战役。辽沈战役中的东北剿总司令官卫立煌,在接受蒋介石的任命之前先与中共中央商量自己是否应该赴任,未开战已经通敌在先;他虽未直接声明投共,但是多次故意耽误战机,致使国军大败亏输。平津战役中中共更是兵不血刃,软硬兼施逼和了华北剿总司令官傅作义,不费一枪一弹就占领了北平古城。淮海战役中先有隐藏在国军内部的中共党员何基沣和张克侠率第59军全部,第77军大部共两万多人在贾汪、台儿庄地区临阵倒戈,后有时任黄维第12兵团110师中共地下党委书记的廖运周在双堆集率五千多人阵前投共。因此,所谓的三大战役都是中共从内部瓦解了国军的战斗力,虽然经常言称消灭了国民党的800万军队,但是其中虚假的成份很大,直至蒋介石和国军退守台湾,共军并没有真正打过一场像样的硬仗。此后虽有湖南青树坪和金门古宁头之战,但是由于双方投入的兵力规模不大,时间很短,虽给共军造成了很大的伤亡,却难以将其列为大战役。
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運動當然是要打倒七千人大會上以劉少奇為首的一大批人物,但最主要的還是遮掩他搞大躍進運動餓死數千萬人的慘劇,要想達到這個目的,用他的話來說,階級鬥爭可能要鬥上一個世紀,讓令他恐怖的知識分子一百年張不開口,這樣歷史上就不會留下知識分子關於大躍進期間的記載,大躍進時期的大饑荒就僅僅是一個傳說,傳說的歷史沒有真憑實據,也就不足為信,歷史上就會有一個永遠偉大的領袖毛澤東。
美國記者史沫特萊,是蘇俄共產國際派到中國的女間諜,她幫蘇共王牌間諜佐爾格在中國建立遠東秘密情報網,刺探收集蔣介石政府圍剿中共紅軍的情報,並跟中共高層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和共產國際另一女間諜宋慶齡都有密切關係。
    共有約 81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