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詞歌曲
晚秋霜染色深濃, 五彩斑斕眼界蒙。 正欲迷人生異景, 幸能醒腦有清風。
遊闖天涯思憶長,縱橫湖海不迷茫。 東西再好非心屬,只指南方是故鄉。 注:《平水韻》下平七陽。@* 責任編輯:林芳宇
清歌美酒、對酒當歌,何等快樂!然而卻觸發了對去年經歷的類似境界的回憶:同樣的晚春天氣,和眼前一樣的樓台亭閣,一樣的美酒清歌。
吟源始太宗,椽筆舞長空。 落落千秋雪,飄飄萬里風。
秋風涼,好兒郎, 搓搓小手曬太陽。 曬得臉蛋紅又亮, 曬得身上暖洋洋。
初日秋林照 青松火樹殊 彩斑塗曲徑 草露起虹圖
風裡榛叢振葉響, 眼前柞木染山紅。 炊煙幾處浮松頂, 穀壟千條入壑中。
朗照人間歲月長 天地誰與共孤光 又是一年深秋夜 皎皎月光灑滿窗
蕭瑟秋日裡 荷塘一整片枯荷用心雕琢深邃流光 霜聲杳冥 露濕的曲徑搖曳著散落的詩篇
一朵 最普通不過的小花 在光影的親吻下 是 如此嫵媚高貴
登高目盡南飛雁, 白衣使者雲中現。 今日又重陽, 人間思故鄉?
古今多跌宕,天地太蒼茫。 三萬星辰落,五千風雨長。
清夜不成眠 踏星追雲月 凌霄穿穹霧 勝覽寒宮闕
世亂時艱重任扛,疾風勁草韌無雙; 雄才豹變狂瀾挽,壯志凌雲氣勢龐。
瑟瑟秋聲響,搖落萬山木。 浸寒悴百草,開芳獨粲菊。
秋聲一抹涼,何事卷愁腸。 地角風吹冷,天涯日落長。
何處賞秋菊,最宜陶詩裡。 冷月彎似鉤,陰凌金翹奇。 淡泊淵明骨,芳菲東籬枝。
我不騙你 這是今年中秋的圓月 月亮如此明亮清晰 月亮如此圓潤可人
如浪甜根子草是以天地為幕的過客 束起白髮拈指冥思 群起狂舞一曲蒼穹下天籟 波波皆古音
深根春夏綠,邂逅重陽現。 從來霜下傑,不負君子賢。 紫氣瓊光帔,凝霜月下寒。
掛樹秋實葉守,向晚霞帔候。 佳節醉重陽,寄遠菊賦,案香染羅袖。
這裡呼之欲出的是一個決心出塵而又困於情中難以脫身的情僧形象。雖然作者沒有繫情於渾渾世人,而是把「情節」轉移到了純潔的荷花身上,但畢竟情絲未斬。
四季輪迴的更替 是創世主 在譜寫人間的生輝妙筆 迎來的春華秋實 是生命歷盡滄桑演繹的傳奇
我在胡楊樹下等你 時間有點長 我剪去了長髮 從湖畔上驚見髮飾金黃閃耀 是去年的影像 流水波動變了樣
大戲幾輝煌,千秋燦爛長。 古今仁赴死,風雨志懷霜。
晶瑩剔透凝清露 自古高潔易受讒 染盡層林千種色 霜花開後葉斑斕
千里鵬摶御海江,狂風駭浪豈輕降; 希賢希聖希天志,繼往開來重責扛。
大命從天,雄主橫空,一奠蒼黃。 負古今承啟,汗青唯一;山河收拾,氣象非常。
戰爭激烈時 主人不要陽光 不要風 更不要子彈 只要片刻的安寧 只要能繼續活存 我 當時被封了
王維之自然,李白之高妙,韋應物之古淡,是唐詩五言絕句中的三大頂峰,詩論家稱其「並入化境」。此詩正是作者古雅閑淡的風格美的具體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