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話文史
《西遊記》是中國四大古典名著之一,作者吳承恩在書中描繪了唐僧師徒四人西天取經所經歷的種種磨難,唐僧、孫悟空、豬八戒、沙僧性格鮮明,栩栩如生。書中有多處涉及到中醫和中藥,從這個角度上看,中醫不僅僅是用來治病的,它已深深地根植於中國文化,成為中華文化的精髓。
法難期間,大唐的很多寺院被強行拆毀,大大小小的佛像遭到劈砍、鑿挖。但只有這尊青石菩薩像,沒有受到絲毫的損害。
南宋詞人葉紹翁的千言絕句《遊園不值》是最有名的「紅杏出牆」詩,但「紅杏出牆」卻被誤讀千年,其實它的本意並不是現代人所認為的——不正常男女關係及對婚姻的背叛。
謫仙,是古代文化常見的主題之一,在歷代筆記小說、野史傳奇中多有記載。譬如:李白是太白金星下凡,東方朔是木星降世,楊貴妃是嫦娥仙子下凡,包拯是文曲星下世等等。
鴻篇巨著《西遊記》中,第一回就出場的樵夫只是閃了一個身影,就徹底消失了。他是凡夫過客,還是洞見前緣的神者?在很多人的心中留下了不解的懸念。重新品讀原著,方覺字裡行間含蘊的又一新意。
一如夏夜繁星,光華輝映,華夏歷史風流人物,浩瀚而淵源流長,數無勝數。然而,當我抹去那層厚厚的、一千七百年的歷史塵封,一名字叫許穆夫人的女子,頓然讓心頭熱血沸騰,拍案為她而歌。
從國內來的一些朋友到丹麥進行文化交流,期間要唱一首歌,名叫《夜鶯》。 丹麥負責接待的藝術家一波對在場的丹麥人介紹說,在中國,大家都知道《夜鶯》,都會唱這首歌。 但當音樂響起時,只有丹麥人在唱,中國人面面相覷,不知所措,這使丹麥人也覺得很奇怪。
一百年前,俄羅斯還是一個和今天全然不同的龐大帝國,疆土從東亞一直西延至北歐,81個省、20個州和1個自治區的範圍內棲居著不同的民族、部落和頭領。1917年「二月革命」後沙皇退位,同年布爾什維克人以暴力建立共產政權,許多人被迫背井離鄉,以逃脫紅色專政。著名攝影家普羅庫丁—古斯基(1863—1944)就是其中之一。
一百年前,俄羅斯還是一個和今天全然不同的龐大帝國,疆土從東亞一直西延至北歐,81個省、20個州和1個自治區的範圍內棲居著不同的民族、部落和頭領。1917年「二月革命」後沙皇退位,同年布爾什維克人以暴力建立共產政權,許多人被迫背井離鄉,以逃脫紅色專政。著名攝影家普羅庫丁—古斯基(1863—1944)就是其中之一。
首先談一下沙僧與取經團隊其他成員本質上的不同之處,唐僧是以人身去取經,孫悟空、豬八戒、小白龍是動物去取經,只有沙和尚、是天神的身體去取經;沙僧是以捲簾大將的身分直接被打下界。
逞匹夫之勇、不計後果,固然有可取之處,但不能算是英雄。林沖有胸襟、有義氣、忠勇有謀略,「英雄」當之無愧。
近日偶然讀到清人曹庭棟所著的《養生隨筆》,其中有碧紗櫥的記載。想到多年前讀《紅樓夢》評論,見有討論碧紗櫥是甚麼,印象頗深。因此拿出來與紅樓愛好者共享。
第一次知道張充和(1913—2015),是因為湘西沈從文墓碑上那意蘊雋永的小楷:「不折不從,亦慈亦讓;星斗其文,赤子其人」 。進一步瞭解,卻是在老太太仙逝之後,「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 她概括平生的詩句打動了我。
《邊城》裡的翠翠,是中國現代文學史上最清純的少女。在遠離塵囂、民風古樸的湘西,翠翠和爺爺守著渡船為生。「在風日里長養著,把皮膚變得黑黑的,觸目為青山綠水,眸子清明如水晶」。她健康美麗,靈秀活潑,溫柔可愛。
她對政治,對權力,沒有興趣;對社會,對俗世,對名利,也都看破;她能與天、與宇宙、與自然達到和諧,所以,曹雪芹筆下的妙玉不可輕褻,凜然莫犯。
秦可卿是寧國府賈蓉的妻子,她是營繕司郎中秦邦業從養生堂抱養的女兒,身材曼妙嫵媚,性格風流平和,深得王熙鳳、賈母的歡心,因與公公賈珍關係曖昧,使其年輕卻早夭了。
小說第一回就指出了寶玉和黛玉的仙人身分。寶玉本是天上赤霞宮的神瑛侍者,黛玉是天上一棵絳珠仙草…
中國古典詩詞一向以含蓄蘊藉為美,山水詩詞是古典詩詞的重要組成部分,其主要特徵是題材來源的廣泛性、多元化及其意境世界的宏博與精奧。每一首山水詩詞的背後都有一幀獨特的風景。
(shown)寶釵是體態豐滿,品格端方,才德兼備,性格大度,在她冰冷的外表下,也藏著一顆火熱的心…
這時的他彈起琴來,只覺得天人合一,悠游自在,而在島上醞釀多時的樂曲《水仙操》,也譜成了,當他正忘我的彈奏著《水仙操》時,只聽見背後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
貞觀一朝,人才濟濟,名臣如雲,而其中以諫爭聞名最為突出的就屬魏徵了。
《水滸》第二十八回,便道出「武松威震平安寨 施恩義奪快活林」的章節來。其實在這個章節裏,只是武松做為囚犯初到孟州時,得到施恩的幫助,因此免去一頓殺威棒的苦刑,並得到其他囚犯不能享受的特殊招待。這對武松來說,似乎是一件很快活的事情。
干寶是晉朝人。他父親有一個侍婢,很受父親寵愛,但是干寶的母親很是妒嫉。等到父親去世下葬時,母親把那個侍婢活生生推下墓穴埋了,那時候干寶還很小,不懂事。
許渾於行旅遊歷途中,除了見證古蹟的衰沒毀敗、抒發慷慨懷古之情外,對於行役漂泊之旅亦發出深深感慨。許渾以懷古詩作最為著名,多為慷慨激昂之作。謝明陽認為,此類懷古詩表現出了對繁華過往的追憶,對現實荒涼的悲慨,以及對生命幻滅的體悟。 許渾懷古之作有〈陳宮怨〉、〈楚宮怨〉、〈金谷園〉、〈金谷桃花〉、〈太和初靖恭裡感事〉、〈聞開江宋相公申錫下世二首〉、〈驪山〉、〈經古行宮〉、〈途中寒食〉、〈途經李翰林墓〉、〈途經秦始皇墓〉、〈韓信廟〉、〈過湘妃廟〉、〈鴻溝〉、〈聽琵琶〉、〈咸陽城東樓〉、〈金陵懷古〉等詩。
覺者度人是「師父找徒弟」,而不是「徒弟找師父」。甄士隱根基好。按《紅樓夢》的說法是:稟性恬淡,不以功名為念,每日只以觀花修竹, 酌酒吟詩為樂,倒是神仙一流人品。家境也是殷實之家。年過半百只有一女英蓮,視為掌上明珠。
中國四大古典小說中,《紅樓夢》的影響可為最大。清朝多次把其作為「禁書」查禁,說是書中寫了男女之情,涉嫌「淫」字,有傷風化。但《紅樓夢》仍以其頑強的生命力流傳至今。幾百年來,對《紅樓夢》的評議、研究多如牛毛。以至形成研究的專門機構「紅學會」,養活一大批專家學者稱「紅學家」。
】《紅樓夢》從這部文學作品問世以來,就有人專門研究它。而對這部作品的理解也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有人說這部作品塑造了眾多的性格鮮明的女性形象,因此這部作品是對女性的謳歌;有人說它展現了一個封建家族由盛到衰的過程,這個家族是封建社會的縮影,它預示了封建社會滅亡的命運;有人說書中塑造了一個封建社會叛逆者的形象,他身上已有了民主思想的萌芽…… 從修煉者的角度看,這部書其實也講述了一個生動的因緣故事。
《西遊記》被一般人認為是一本神話小說。所謂神話在一般人眼裡就是荒誕不經的代名詞。儘管不少人也喜歡看,至多認為寫的浪漫、稀奇、想像豐富。
《封神榜》以神話的筆法描繪了商滅周興的壯闊歷史畫卷。也許是作者看到了上天助周滅商在另外空間的展現。重溫這段歷史,有助於我們更清晰的認識今天——「天滅中共」的歷史大戲正在上演!
我們接著再來看幾個寶玉的故事吧!寶玉雖然喜歡整天在姊妹、丫鬟群裏混,願為她們效勞,愛吃她們擦的胭脂。但是賈寶玉也交男性的朋友,而且上至「北靜郡王世榮」(14回),下至與他同齡的頑童都有。他們之間真誠相待,寶玉曾說過,為了他們,就是死也情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