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話文史
楊氏起舞盤旋時,繡著鴛鴦的袖子飛揚起來,她不時的手撫紅色的薄紗,而身旁的琴瑟也隨之伴奏。色彩艷麗的三寸麻鞋翹著黃鵠嘴般的尖角,踏在美麗的毛織地毯上猶如踩在池塘的水面,餘波盪漾。
重陽節的日期是每年黃曆的九月初九,也稱為清秋節、茱萸節、黃花節、菊花節、九月九、重九、九日、暮節等等。那為什麼將兩個「九」稱為重陽呢?
徐禎卿,字昌榖。本為直隸常熟縣人,後遷居吳縣(今江蘇蘇州市)。明代文學家。他與祝允明、唐寅、文徵明並稱為「吳中四才子」(亦稱江南四大才子),而徐禎卿因為特擅長於詩文,又被人稱為「吳中詩冠」。
樊梨花,在史上是一道謎。正史中沒有留下關於她的任何記載,但在民間故事中,卻受到文學藝術家的青睞,成為歌舞、戲劇、評書、傳奇小說中的經典人物。她和花木蘭、穆桂英、梁紅玉並稱為中國古代四大巾幗英雄。
明 仇英《漢宮春曉》局部。(公有領域)
妙伎出秦中,纎腰學楚宫。翠帷低舞燕,錦薦踏驚鴻。宛轉歌相似,嬋娟態不同。無因逃酒去,懊惱白頭翁。
等到黃道吉日,學士和夫人親自主婚,在眾人的祝福中,華安和秋香結為夫妻。
俗話說:「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唐伯虎在城中不認識路,東走西走,也找不到華府的影子。當他走出一條街,忽然聽到一陣吆喝聲。唐伯虎駐足觀看,忽然發現那名青衣女子就在一群僕人當中。
唐伯虎,戲裡戲外都是傳奇。正史中,他是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由於出生那年,歲次庚寅,又生在寅時,唐父為他取名唐寅。十二地支中,寅是虎,他又是唐家長子,所以取字「伯虎」。
傳說有一日元世祖忽必烈在打獵途中遇見一位哭泣中的婦人,之後在松樹林中聽到了白翎雀的叫聲,那聲音哀戚婉轉,很像那個婦人的哭聲。忽必烈有感而發就命宮廷音樂家碩德閭將他的感受創作成《白翎雀》曲,這首曲子在蒙古族中廣為流傳,是個集蒙古族舞蹈之大成的作品,日後忽必烈將其定為國樂。
七夕今宵看碧霄,牽牛織女渡河橋。 家家乞巧望秋月,穿盡紅絲幾萬條。
鳳髻蟠空,裊娜腰肢溫更柔。輕移蓮步,漢宮飛燕舊風流。謾催鼉鼓品《梁州》,鷓鴣飛起春羅袖。錦纏頭,劉郎錯認風前柳。
一場驟雨過後,作者眼中看到一片生機。荷花經過驟雨的洗禮,越發婷婷玉立,荷葉更顯清新本色。人生不過百年,幾乎人人都在勞苦奔波,陷在名利物慾的之中,錯過了多少人間景色。
張先的這首作品描述了一位少女的舞蹈之美,這個女孩綁著螺形的髮髻,輕快的步上紅地毯隨著節奏起舞,她的舞姿輕盈美妙,讓觀眾以為漂浮於天空中的游絲上。
杜若花色如雲,潔白纖巧,生長於沙洲、空谷,猶如幽蘭,遠遠望去似有遺世獨立之感。在漫長的歲月中,這兩則大唐趣聞,也似杜若一般,至今散發著芳香。
在關鍵時刻,八戒展現出天蓬元帥的風範,從容鎮定的救助悟空。先是拽直悟空的身體,搬上他的腳,使他盤膝定坐。又仵住他的七竅,再使用禪法,為他按摩揉擦,使氣透三關,轉明堂,沖開孔竅。悟空才甦醒過來。
「柳腰輕」這首詞柳永描述了在宴會上觀賞《霓裳羽衣舞》的情景。《霓裳羽衣舞》是唐代大曲中法曲的精品,是唐代樂舞的經典之作。
此作品選自《全宋詞》第一冊,《鷓鴣天》為詞牌名,為晏幾道的代表作之一。按字面之意,本作品描寫了與一位歌舞藝人離別後又重逢的場景。
儘管取經團隊有很多不足,並不代表他們不行。他們真心皈依神佛的這顆心,受到滿天神明的敬重。
這作品體現了瑤族舞蹈的特點:在湘水的兩岸,高大的樹下四周壟罩著清煙薄霧,未婚男女彼此一起進行春社祭祀,女孩們戴著漂亮的首飾穿著長裙,與男孩們高興著跳著舞,在這裡吃喝著長輩們提供的飲食,在活動中女孩們選定了自己的心上人,就讓神靈做主他們的婚姻,到了隔年的春天,夫妻再一同回家探望父母。
小說中,通過對八戒和悟空的長篇描寫,勾勒出唐僧的執著。唐僧有疑心,還沒有見到妖怪,就開始草木皆兵。唐僧護短,袒護八戒,保護自己的執著,這一點悟空也看得很清楚。
這處描寫,也隱藏著唐僧闖關的答案。「手持鋼斧快磨明」,舉起鋼斧去掉心中的雜念和執著,才能越快的顯露出先天的光明本性。隨其自然,不將榮辱放在心上,什麼關難也不會擋住你前行的路。
作者喬潭,此篇為其代表作,是目前現存文學作品中對劍舞描述得最為精采、傳神的一篇作品。作為主角的裴將軍當指裴旻,他是唐睿宗至玄宗時期人士,唐文宗時期詔令以李白的詩、張旭的書法、裴旻的劍舞為唐代之三絕。
李清照,宋朝著名女詞人。她的詞風屬於婉約派。在她眾多的詩詞中,有一首詩震古鑠今,即《夏日絕句》:「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唐僧師徒到寶象國倒換了通關文牒,也成功將公主的書信遞交給國王。國王與公主離散了13年,今日見到公主家書滿眼垂淚,三宮后妃跟著哭泣,文武大臣也暗自傷情。見國王思女心切,唐僧無奈,只好差遣八戒、沙僧前去降妖。
唐僧師徒取經途中,路過寶象國。這個國家既沒有大象,也沒有崇佛之風,卻起了一個禪味十足的國名。
唐三藏師徒五人通過五行的運作調和,組合成全新的整體,從而造化出生機勃勃的新天、新地和新人,也造就出《西遊記》中的萬般風采。在《西遊記》中,沙僧不像悟空那麼出色,但缺少了他,五行組合就少了一個很大的缺口。
中華傳統「詩」傳不墜,所以也有稱中華民族是詩的民族。寫詩的基礎在於作對,古代文人雅士除了詩作唱和之外,更多的時候是不寫詩只作對的。
《西遊記》是中國四大古典名著之一,作者吳承恩在書中描繪了唐僧師徒四人西天取經所經歷的種種磨難,唐僧、孫悟空、豬八戒、沙僧性格鮮明,栩栩如生。書中有多處涉及到中醫和中藥,從這個角度上看,中醫不僅僅是用來治病的,它已深深地根植於中國文化,成為中華文化的精髓。
法難期間,大唐的很多寺院被強行拆毀,大大小小的佛像遭到劈砍、鑿挖。但只有這尊青石菩薩像,沒有受到絲毫的損害。
南宋詞人葉紹翁的千言絕句《遊園不值》是最有名的「紅杏出牆」詩,但「紅杏出牆」卻被誤讀千年,其實它的本意並不是現代人所認為的——不正常男女關係及對婚姻的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