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長篇小說
「做什麼夢?」朱錦應酬了一句,知道自己不是唯一一個一翻書就犯睏的人,她心裡稍稍安定了些。
當天下班後,朱錦心急火燎地趕回家,把鄰居家裡所有的大法書籍、真相資料,全部裝進一隻大旅行箱裡,放進自己家的衣櫃最裡側、最深處的角落裡。她明白這也是不安全的,細究起來,簡直沒有任何地方是安全的,走廊裡的攝像頭,沒說的,現在不可能還是壞的,一定是24小時監控,魔鬼的眼睛始終在盯著你。但不管怎麼樣,她要完成她認為自己必須為鄰居做到的那部分。
⎯⎯「虎兕出於柙,龜玉毀於櫝中。是誰之過歟? ……」《論語.季氏》 六十三  尾聲 從沂蒙山區南下的一條高速公路旁,蘇、魯交界處一個叫做沂门的小鎮,有一家機動車修配站,開業已經一年多了。看來生意還不錯,門口停著二輛摩托、一台拖拉...
槍聲彈壓的結果一切當然歸於平靜,連上廁所的人一時也顧不了許多,等待少尉來檢視現場。
史傳猷眨動一下眼隨即垂下。心想:這場行動的設計者如此膽大心細。一把鑰匙遮人耳目而另一把卻穩穩地藏在他的腳下。
她想上樓去,趕緊的,把那些東西都轉移出去,藏起來,現在運出這個樓是不可能了,她能把那些全藏進自己家裡。他們並麽權利去搜她的家。她轉過身,只見亂哄哄的大堂裡,有兩個警察正目光筆直地一齊看向她,看她和那個一點用處都沒有的文員理論了半天物業管理條例。
朱錦看羅衣熱淚滿面、情緒激動的樣子,含著嘴裡的飯,可憐巴巴地申訴道:小姐, 我上了一天的班,來回擠了兩個小時地鐵,餓都快餓死了。而且這光碟我自己看了好多遍了。
史傳猷低垂著眼神,彷彿已厭倦了世界上的一切。只在偶爾的伸腰哈欠中才睜眼看看周圍。突然,他注目於三簧鎖鑰匙,抬頭看看司機。
只有一個人對這個故事灌注了全部聽力,這就是史傳猷。這是個真人真事,那寧死不屈的孩子是他的哥哥,一年前死在邑縣監獄的史傳新。
上士跑向過來,不由分說一把拉開車門,槍口指著司機胸口喝道:「你想找死﹖」
廚房裡的羅衣聞聲走出來,兩隻手濕淋淋的,一路甩著水。她面色凜然地走到朱錦身前,看著門邊的男子。施一桐也看看她,二人來來回回在走廊裡擦肩而過這麼多回,只有這一次,彼此對視一眼,面對面看了個正臉。空氣裡交會著意念的電流,彷彿幾千年幾萬年的片段被翻出來。良久,才聽見施一桐輕輕說了一聲,依舊還是那一句,你好!
為了解救被捕學生及群眾,他決心投當局之「所好」再次以身飼虎。
那趟香港之行之後,她便不再主動去敲鄰居的門了,甚至,她悄悄地在手機上刪掉了他的電話號碼、電子郵箱裡他們的往來郵件。在電梯口、下班的走廊裡,偶遇到施一桐,她也是一張冷漠臉。但施一桐本身也不是個熱絡的人,她好長時間不曾犯過病,不曾隔牆哭鬧,於是他也不會留意她的蓄意冷落。 只是,她感受到那種與恐懼同在的羞恥。她都在幹什麼呀? 這樣對待挽救過自己的人嗎?這樣對待她已經明白了的真相嗎? 在雞蛋和石頭分成的兩邊,她是選擇了石頭嗎?是什麼讓她油然地站在石頭這邊?恐懼!
「如果我說自己很漂亮的話,那我就是在編故事,」她想:「而且我會很清楚自己是在編故事,畢竟我認為自己長得跟她一樣醜。不過,她為什麼要編故事呢?」
那是一個黯淡的冬日,倫敦的街道上瀰漫著濃厚的黃色霧靄,櫥窗與街道都如同入夜了一樣,點上了火光熠熠的煤氣燈。一輛出租馬車緩緩駛過寬大的街道,一名樣貌奇特的女孩和父親一起坐在馬車裡。
但是,城市又豈是天上可以掉餡餅的地方?
若在岸上,季候變化這時節的感覺,頂多只是感覺盛暑稍微鬆手了或是夜晚涼了幾分,但在這離岸海域,北風已搶先在海上豎起一面季節轉換的風牆。
魏雲英忽然意識到:如果把他話中的「他們」換成「你們」,那就很可能是指作為聽眾的自己二人了。
一口米湯把他的嘴堵住:「不要毛燥,不要著急,不要胡思亂想,我是你的……我是不會離開你的!」她像媽媽在哄孩子。
方筏離岸距離已超越十二浬領海,方筏露出黑潮海面約四十公分高,此刻,我是貼坐在地表上最低平,也最遼闊的太平洋海上,隨黑潮往北漂流。
有一回,因為她要去崇光百貨買東西,便無意中和施一桐同路了,一起搭地鐵到中環。人頭攢動,她和他並肩而行。突然,聽見有人清脆地叫施一桐的名字,朱錦循聲音望過去,只見有一個身穿黃色上衣的大姐,笑容可掬地看向他們。她身後有一群人,有男有女,都身穿著黃色上衣,一行人在地上盤腿打坐,另一些人抱著一堆傳單,笑容可掬地伸向每一個路人。
地球的資源是神賜予,『過去』告訴我們,人心的善良,可以延續神賜予的福分,反之,則會有災難降臨,但是,神會給人類機會,只要人心能保持善良,就會有福分,但是……源,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如何讓人知道人們來在這裡,生命的最終意義是什麼?也許這是我們該努力的方向。
因為羅衣的入住,她一門心思地照顧她,其餘的人和事,自然也都擱置下來了。她們進進出出時,也會和施一桐偶然碰面,朱錦停下來,微笑著,和他客氣地說兩句閒話,羅衣則自顧自走開。
「我們,妳,有緣,那……要做什麼?七海,沒有每個人都能知道這種事。王族血脈繼承創世主的慈悲和勇氣,我相信妳。我們證明了人的靈魂不滅,我……我……我覺得,也許應該做些什麼?」源一口氣講完了他心理的想法。
水勢暫時一緩。軍人不愧英勇,那上尉先喊聲:「下!」便跳入水中。十幾位戰士義無反顧跟著跳下。然後一袋袋沙土、樹樁、茅草、碎枝向「牛頭車」及木櫥的隙縫中填去……
一下子,醫生、護士、小龍父母、所有成員、公司理事、安順姐、包括小葉全擠進了病房。醫生詳細檢查後,很滿意的告訴大家,手術很成功,接下來只要好好調養,讓骨頭重新長回來,就可以回到舞台上活潑亂跳了。小龍的父母哭著感謝醫生。
「您得聽我勸一句!」他琢磨著詞句:「不要把我想的太好,也不要把你我之間的幫助看得太重,我已經是被這個社會拋棄的人了,不值得您如此同情。您的路還長的很,要忍下去、活下去!能看到你在人世間不屈服地掙扎,我就是死了不也是個安慰?」
「尊者此去,今生無緣再見,若能許下誓約,吾等願累世積福德,等待尊者傳達修行之法,同回生命來源之處。」羅磷國王對著小龍他們行禮說道。
小龍快速的將水中的畫面收起,因為在雪倫跳下去時,她將她操縱水的能力也移轉給了小龍,小龍將他們的回憶用水儲存起來,帶著這個回憶,陪著他走遍世界……
「她逃出來了!」四川口音的年青「鄉巴佬」對高個婦女說,這是鄧月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