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江董驚訝地說不出話來,他以為自己聽錯了。「江董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材燒,你的命難道值不了那幾個錢嗎?」常高幹笑容不見了,眼露兇光,言下之意,只要他不放棄公司所有的權限,只好要了他的老命。
「也許若容還在四川家裡幫我打點一切,熱情地等著我回家呢!」他痴痴地想著,「一定是這樣的,沒有錯!」他不再轉頭看那陌生冷漠的女子,卻突然急急忙忙地拿起大哥大──他想撥電話回去給若容,請她求父親幫忙。
就這樣,七年過去了,江董的紡織公司已壯大成名副其實的世界最大紡織王國,完全可以獨立運行。
江董在常高幹幫他建造的「皇宮」中,讓常高幹送給他那些如雲的佳麗一個個穿上不同朝代宮女、嬪妃的服飾。心情不好的時候,就隨便踢打那些宮女出氣:「豬!妳們這群蠢豬!」他一腳把跪在他「龍椅」下的「宮女」踹了出去,「長得像豬還敢在朕面前出現!」
江耀祖跟在常高幹身邊目睹這一切,這確實是常高幹有意要讓他看到自己身為「中共高幹」的能耐和權勢。
大型推土機速度慢了下來,司機有點緊張,開始踩剎車後,他轉頭看了一下常高幹。常高幹微微地搖了搖頭。
我很訝異,完全沒想到他會讓我進屋,趕緊跟了進去,深怕他又改變主意,把我關在門外,那我真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總不能永遠扣留住人家的皮夾子,站在人家門口不走吧!
「他現在不住這裡。」老太太說。我鬆了一口氣,至少她不會扣押老江的皮夾子了。
早上我隨便吃完早餐,就騎著機車出去了。我沿著彎彎曲曲的巷道,終於找到了老江身份證上的住址。
「小心點!有沒有怎樣?」媽媽聽到聲音迅速跑過來看。我趕緊站了起來,第一個反應還是伸手摸了摸褲袋。
大家都戲稱老江「江董」。三年前,他突然出現在這個小鎮,沒有人知道他的過去。我很後悔知道了他的過去,如果再給我一次選擇的話,我不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