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隨筆
「尋夢?撐一隻長篙,向青草更青處漫溯,滿載一船星輝,在星輝斑斕裡放歌。」──徐志摩的《再別康橋》
神韻交響樂團演奏的《唐玄宗遊月宮》,音樂優美、意境高遠,讓我有一種從沒有的奇妙感動,思索著這感動時,腦海卻又被唐玄宗與仙女在月宮裡,翩翩起舞的景象吸引了過去…
七夕今宵看碧霄,牽牛織女渡河橋。 家家乞巧望秋月,穿盡紅絲幾萬條。
前言 2018年初,美國工業界傳出一項令人十分震驚的消息;世界聞名的影印機鼻祖「全錄」公司﹝Xerox Corporation﹞,竟然被日本富士公司的子公司「富士全錄」給吞併啦。我年輕時曾在「全錄」工作了近九年,那是我職場生涯...
《詩經.大雅.卷阿》:「鳳凰鳴矣,于彼高岡。梧桐生矣,于彼朝陽。菶菶萋萋,雍雍喈喈。」 《聞見錄》言:「梧桐百鳥不敢棲,止避鳳凰也。」
鳳髻蟠空,裊娜腰肢溫更柔。輕移蓮步,漢宮飛燕舊風流。謾催鼉鼓品《梁州》,鷓鴣飛起春羅袖。錦纏頭,劉郎錯認風前柳。
羊都數到連蘇武都數不清了,還是沒睡著。太熱。
這一天,我決定從京都到名古屋搭新幹線,從名古屋搭中央西線到鹽尻,從那裡轉中央東線回新宿。因為想看木曾群山的紅葉。
一場驟雨過後,作者眼中看到一片生機。荷花經過驟雨的洗禮,越發婷婷玉立,荷葉更顯清新本色。人生不過百年,幾乎人人都在勞苦奔波,陷在名利物慾的之中,錯過了多少人間景色。
在具備現代都市氣質的同時,格拉茨仍悠悠揚著田園風。歷史浸潤之下,她優雅的姿態,浪漫的風韻還有沈靜的性格,是否讓你心動了?
張先的這首作品描述了一位少女的舞蹈之美,這個女孩綁著螺形的髮髻,輕快的步上紅地毯隨著節奏起舞,她的舞姿輕盈美妙,讓觀眾以為漂浮於天空中的游絲上。
杜若花色如雲,潔白纖巧,生長於沙洲、空谷,猶如幽蘭,遠遠望去似有遺世獨立之感。在漫長的歲月中,這兩則大唐趣聞,也似杜若一般,至今散發著芳香。
那年春天,我們拜訪了台灣北部橫貫公路海拔最高點1200公尺的明池,也登上了雪山山脈、標高2500公尺的桃山瀑布,終日盤旋崇山峻嶺間,領略了台灣山岳的宏偉與俊秀。
水芹是中國南方獨有的一種植物,出自造物之手,大抵開天闢地就有了的罷,古早的時候,清亮的河水湯湯漫流,岸芷汀蘭,臨岸的淺水濕沼邊,生長著一叢叢水靈靈的青色芹菜,根株生長在沙土中,柔曼有節,莖葉在水中亭亭伸張,隨水招伏。
在關鍵時刻,八戒展現出天蓬元帥的風範,從容鎮定的救助悟空。先是拽直悟空的身體,搬上他的腳,使他盤膝定坐。又仵住他的七竅,再使用禪法,為他按摩揉擦,使氣透三關,轉明堂,沖開孔竅。悟空才甦醒過來。
「柳腰輕」這首詞柳永描述了在宴會上觀賞《霓裳羽衣舞》的情景。《霓裳羽衣舞》是唐代大曲中法曲的精品,是唐代樂舞的經典之作。
應該不會有不愛北海道的人吧?她四季皆宜的美、精緻的美食、溫泉湖景山巒、世界遺產、懷舊小城與觀光列車……當然還有那隱世一般的咖啡館。呵呵,如果能在林中、海邊,或雲海上抿一口香醇,儘是想像,就足以讓你心醉神迷了吧? 好像一直不斷聽說,如果在札...
木雕藝術家丁宗華的作品《畫面》在國立台灣美術館展出時,一群小學生好奇地站在木雕前看著,猜不出兩個木頭人玩什麼遊戲,老師又一遍一遍地解釋,小學生終於嘻嘻地笑出聲來…
此作品選自《全宋詞》第一冊,《鷓鴣天》為詞牌名,為晏幾道的代表作之一。按字面之意,本作品描寫了與一位歌舞藝人離別後又重逢的場景。
那個歲末寒冷的早晨,校園的柴窯已擺滿坯陶,層層疊疊像一座小山,幾位同學忙進忙出,陶藝老師蔡坤錦站在凳子上探視窯室。
在電影《美國往事》(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中翩翩起舞的少女黛博拉,是由年僅13歲的詹妮弗.康納利(Jennifer Connelly)扮演的。(電影劇照)
黛博拉是他魂牽夢繞、思慕成疾的姑娘,黛博拉是遙隔雲端的精靈,是他深愛一生並注定擦肩而過的女人……無論在獄中還是流亡,對黛博拉的回憶是諾德斯生命中的吉光片羽,是伴隨他半個多世紀、藏在心底的金玉珠貝。
儘管取經團隊有很多不足,並不代表他們不行。他們真心皈依神佛的這顆心,受到滿天神明的敬重。
豆蔻年華的美,單純青澀,天真爛漫,轉瞬即逝,特別珍貴,令人懷念。而定格於大銀幕最經典的豆蔻年華,則成爲人們心目中永遠的少女形象。
這作品體現了瑤族舞蹈的特點:在湘水的兩岸,高大的樹下四周壟罩著清煙薄霧,未婚男女彼此一起進行春社祭祀,女孩們戴著漂亮的首飾穿著長裙,與男孩們高興著跳著舞,在這裡吃喝著長輩們提供的飲食,在活動中女孩們選定了自己的心上人,就讓神靈做主他們的婚姻,到了隔年的春天,夫妻再一同回家探望父母。
小說中,通過對八戒和悟空的長篇描寫,勾勒出唐僧的執著。唐僧有疑心,還沒有見到妖怪,就開始草木皆兵。唐僧護短,袒護八戒,保護自己的執著,這一點悟空也看得很清楚。
這處描寫,也隱藏著唐僧闖關的答案。「手持鋼斧快磨明」,舉起鋼斧去掉心中的雜念和執著,才能越快的顯露出先天的光明本性。隨其自然,不將榮辱放在心上,什麼關難也不會擋住你前行的路。
這一年我不曾割過後院的草,長到了過膝一般高,實在難以忍受,便尋來割草機,七嚓咔嚓一頓亂推,好不容易拾頭利整,種了些花花草草,橫是過一晚上就被五隻貓霸占了,剛『掃平中原』就給我『五胡亂華』。
有三十年製鼓經驗的老師傅告訴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說:「這鼓是天上來的。」這話引起我的興趣,問他有什麼涵義,老師傅輕描淡寫地說:「我想就是打出來的鼓聲很細很柔,像仙樂一般,能夠傳達出打鼓者內心的慈悲。」
掀起窗簾一角,瞇著眼看出去,不出意外,此刻雨又一次光顧着我家,那是比雪還要冷的雨。雖然隔着层窗戶,也能嗅到雨滴中透著不甚友善的寒意。本以為已經習慣了它,卻總是在不經意間撩撥着你的底線。
作者喬潭,此篇為其代表作,是目前現存文學作品中對劍舞描述得最為精采、傳神的一篇作品。作為主角的裴將軍當指裴旻,他是唐睿宗至玄宗時期人士,唐文宗時期詔令以李白的詩、張旭的書法、裴旻的劍舞為唐代之三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