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
(fotolia)
才上馬齊聲兒喝道, 只這的便是送了人的根苗, 直引到深坑裡恰心焦。
中國畫(Fotolia)
這首散曲〈桂枝香.蚊〉,即屬於此類。他吟詠像蚊子一樣的社會醜惡人物,最終無所歸依的可恥下場。
中國畫(fotolia)
〈夜雨〉的抒懷,採取「先分抒,後總收」的結構,層次井然,有條不紊;逐步深入,畫龍點睛。運思可謂巧矣!
(fotolia)
這是用小令詩的語言所描繪出的一幅《江夜聞箏圖》。一輪明月當空,千里澄江似練。忽然傳來樂音,竟是箏弦拔顫。其聲如哀,如怨;如訴,如嘆!
中國畫(Fotolia)
歷來憑弔屈原的作品很多,絕大部分都是表示對屈原的惋惜和哀悼,以及對奸佞的斥責。貫雲石卻別闢思議,獨出心裁,說屈原並不高明:「笑你個三閣強」,並且問他:「為甚不身心放?」
Chinese painting mountains, storks and suns(fotolia)
本曲(小令)在藝術上的最大特色是,譬喻新奇。誰都知道,文學作品應該運用譬喻,以增強語言的美質。
中國畫(fotolia)
入手風光莫流轉,共留連,畫船一笑春風面。 江山信美,終非吾士,問何日是歸年?
(fotolia)
夜已深了,有人「獨」臥江樓,思緒萬端,百感交集,夜不能寐。此人為甚麼睡不著呢?這是因為他心懷家國之憂,有一種「國已不國,家已不家」的難遣之愁。
(Fotolia)
這首小令,寫「俺」愛勞動「不羨榮華」,生活得自由如意;而「恁」(您,指貪官)一味追求高官厚祿、到頭來卻沒有個好結局。
Chinese painting mountains, storks and suns(fotolia)
這位勢利者,很有機謀,頗善鑽營,所謂「苟苟營營,直上青雲」,就是此種人物。你看他,時來運至,青雲得路,「腰纏十萬」,有錢得很;「鵬搏九萬」,乘勢得很;「揚州鶴背騎來慣」,官運亨通,逍遙得很!
(fotolia)
官況甜, 公途險, 虎豹重關整威嚴。
中國畫(fotolia)
松風十里雲門路, 破帽醉騎驢。 小橋流水,殘梅剩雪, 清似西湖。
這首小令,字面上寫大魚,卻暗寓著一個真理:抱負宏大的人,不受利祿之誘,便不會上當受騙——被釣著。言外之意是,那些上當受騙被釣到的,往往是由於貪圖他人便宜所致。
(fotolia)
望西都,意踟躕。 傷心秦漢經行處, 宮闕萬間都做了土。
大蝴蝶蹦出了莊子的夢,兩支翅膀駕著浩蕩東風。三百座著名花園的花朵,竟被它一個個採得空空。誰知道它是個風流逆種,差點嚇死了那些尋芳採蜜的蜜蜂。它輕輕兒搧翅飛動,就把一個賣花人從橋這頭搧到了橋東。
中國畫(fotolia)
雙調:元曲宮調之一。撥不斷:曲牌的名字。大魚:這首散曲的題目。解題:作者以幽默詼諧的誇張手法,塑造了令人難以想像的大魚形象,表達了自己嚴肅的生活原則。神鰲:指天帝派來輪流頂住蓬萊等五座仙山、使其不至流失的十五隻巨鰲。夯:用大石、大木或沉重的鐵器把土壤壓結實、壓平。
此曲最獨特之處在於:作者純粹以圖畫思維的表達方式,用十組自身具有完備內涵的啞劇鏡頭,按一定的邏輯順序連接起來,推到讀者面前,卻不加一句旁白或者畫外音!
馬致遠(約1250-1321至1324間) 字千里,號東籬。他與關漢卿、白樸、鄭光祖合稱「元曲四大家」。其作品多寫神仙道化,故有「馬神仙」之稱。曲詞豪放灑脫,散曲成就尤為世人推崇。現存小令百多首,套數二十三套。其中套數[夜行船]《秋思》被譽為「萬中無一」。
有了帝王、英雄豪傑和富人這三種人作為負面的襯托,在下面的兩支曲子裡,作者就要正面擺出自己的處世態度來了。
縱然在自己的墳頭樹起記載豐功偉績的碑碣,後人所看到的也不過是荒墳伴著字跡模糊的斷碣殘碑而已,和平民百姓的歸宿相比,又有什麼大不同的呢?
杏花村裡舊生涯,瘦竹疏梅處士家,深耕淺種收成罷。酒新篘,魚旋打,有雞豚竹筍籐花。客到家常飯,僧來谷雨茶,閒時節自煉丹砂。
在第十支曲[青哥兒]裡,作者在悠閒與恬靜中旁觀塵世中人,發現他們都像蜂爭蟻斗似的爭奪名利,像蝶訕鶯羞似的互耍心機;他們就像騎著快馬整日奔馳,而作者卻毫不著急的坐在自己的熱炕上,誰更能持久呢?
商調:元曲宮調之一。集賢賓:曲牌的名字,也是這首套曲的名字和其中的第一支曲子。這首套曲包括十一支曲子,我們將分五次向讀者介紹。退隱:這首套曲的題目。解題:這首套曲真實而形象的描述了王實甫晚年退隱後的閒適生活,表現了他當時的思想和情趣,不但在藝術上有很高的欣賞價值,不但在藝術上有很高的欣賞價值,在文學史上也有很高的參考價值。
作者因厭世憤俗而歸隱時,厭的是當時污濁的世,而不是為世所載的中華文明;憤的是利用傳統文化去追名逐利的俗人,而不是被這些俗人濫用的中國文化。其實,中國歷史上許多隱者都同時又是中國文明史上的頂尖人物。最為人知的就有:留下了《道德經》的老子,大詩人陶淵明、李白、白居易、王維,大醫學家葛洪、陶宏景、孫思邈等等。
想著那紅塵黃閣昔年羞,到如今白髮青衫此地游。樂桑榆酬詩共酒,酒侶詩儔,詩潦倒酒風流。
這首套曲是一篇直抒懷抱的抒情詩,而這第一支曲子一開頭就給人閒適、愉快和滿足的感覺。年過花甲的老頭,笑瞇瞇的一手拈著灰白的長鬍子,一手舉著酒杯,越喝越高興,因為他終於走出了心路的迷途,心安理得的選擇並實現了「退隱」的高蹈之路。
人到暮年,在常人中已無作為了。但心中能擺脫名韁利鎖,那就是生命的巨大轉折點,因為一個人生命進程的變化是由他心性的改變來體現的。
世間人心險惡,人海風波濁浪翻滾;世人對未來的奢望,乃至已在手中的榮華富貴,實質上與南柯一夢沒有兩樣。但真能參破這白日夢的又有幾人呢?這些觀察與思考,歷來影響著一代又一代知識份子中勤於思考、勇於探索的人,產生出許多遁跡山林、隱居田園的隱士和逸人。
人過中年,易生遲暮之感。特別是經歷了宦海沉浮、飄泊之苦,壯志消磨、豪情退盡,常生厭世出塵之心。其中一些人經過嚴肅的思考,便當真遁入山林、田園,成為出世的隱士。作為“元曲四大家”之一的馬致遠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陶弘景“山中宰相”式的處境並非他的意願,更非他的追求。他是一個道家的真隱者,從青少年時代就決心修煉、成道。後來受皇帝信任和委託,也不過是天命使然,自己順應天命而已。儒家隱者把他的境遇當作理想來追求,那是因為還不明白或相信一切大事都有命定這一道理。
    共有約 55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