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散文
咒鎮士兵的故事有不同的版本,不過一直是格拉納達很流行的傳說之一。平民百姓相信,仲夏之夜時,士兵仍然在達洛河橋上的巨型石榴石旁邊站崗。只是他仍然隱形,除非是遇到了擁有所羅門王符印的幸運之人。
西元1492年,在浪漫的安達魯西亞山間,格拉納達王國末代蘇丹包迪爾交出了阿蘭布拉宮的鑰匙,結束了摩爾人在西班牙長達八百年的統治。在摩爾人的眼淚落下後,阿蘭布拉宮頓成廢墟。沉睡了三百年之後,1829年,來自美國新大陸的華盛頓·歐文在阿蘭布拉宮駐足,一停留便是三個月。
一隻玩具鵝唸出的童謠、 一張會演奏生日快樂歌的卡片, 是來自臺灣的劉老先生留下的僅有的線索…… 在福爾摩斯故居開業的律師——雷基 再次因為事務所地址而平白捲入罪案! 他該如何找出兩起命案與一樁綁架案之間的關聯……?
一隻玩具鵝唸出的童謠、 一張會演奏生日快樂歌的卡片, 是來自臺灣的劉老先生留下的僅有的線索…… 在福爾摩斯故居開業的律師——雷基 再次因為事務所地址而平白捲入罪案! 他該如何找出兩起命案與一樁綁架案之間的關聯……?
一隻玩具鵝唸出的童謠、 一張會演奏生日快樂歌的卡片, 是來自臺灣的劉老先生留下的僅有的線索…… 在福爾摩斯故居開業的律師——雷基 再次因為事務所地址而平白捲入罪案! 他該如何找出兩起命案與一樁綁架案之間的關聯……?
一隻玩具鵝唸出的童謠、 一張會演奏生日快樂歌的卡片, 是來自臺灣的劉老先生留下的僅有的線索…… 在福爾摩斯故居開業的律師——雷基 再次因為事務所地址而平白捲入罪案! 他該如何找出兩起命案與一樁綁架案之間的關聯……?
一隻玩具鵝唸出的童謠、 一張會演奏生日快樂歌的卡片, 是來自臺灣的劉老先生留下的僅有的線索…… 在福爾摩斯故居開業的律師——雷基 再次因為事務所地址而平白捲入罪案! 他該如何找出兩起命案與一樁綁架案之間的關聯……?
「生命」是一個美麗的詞,但它的美被瑣碎的日常生活掩蓋住了。我們活著,可是我們並不是時時對生命有所體驗的。相反,這樣的時候很少。大多數時候,我們倒是像無生命的機械一樣活著。
詩主要是自我對話,小說則是我與別人的對話,兩者來自截然不同的存在模式。我想我寫小說是為了找出我對某件事的想法,寫詩是為了瞭解對某件事的感覺。
每次遇到生命裡的重大危機,自己的心靈達到澄淨時,那種澄淨讓痛苦昇華,十四行詩就湧現了。
此時此刻,我的書房裡,秋天的陽光如此澄明清朗,它呼喚著我的內心與它一致……純淨,純淨。
這就是納爾森鎮(Nelson)適合我的原因,因為這裡的鄰居們從來不自命不凡,很少自鳴得意,儘管他們有粗俗之處,那樣的粗俗卻簡樸健康。
晴空倏然籠罩烏雲,然後再次轉為微晴的那種晴時多雲偶陣雨光景,清晰浮現眼底。憂鬱,並未消散。然而,那一瞬間,時空會有一點點錯亂。我來到了遠方啊!
按照原則長年攪拌久了,我漸漸發現米糠醬也有心情。總共有四種心情。第一種是會笑的米糠醬。第二種是相敬如冰的米糠醬。第三種是憤怒的米糠醬。第四種是寂寞的米糠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