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卷有得
何尊銘文。何尊內底鑄銘文12行、122字,因底部破孔,殘損3字,現存119字。銘文記述成王繼承武王遺志,營建東都成周之事,可與《尚書.召誥》、《逸周書.度邑》等古文獻相互印證,具有非常重要的史料價值。(公有領域)
我們能否有機會衝破『成、住、壞、滅』的輪迴圏,跳出『滅』的過往宿命而得以與天地同在,生生不息?
元春省親,清代孫溫繪。(公有領域)
如珠鏈般串起大觀園女兒的,除了「富貴閒人」寶玉,還有榮寧二府的大家長──賈母。兒孫滿堂、享盡榮華富貴的老祖母笑呵呵地出現在無數的歡宴慶典、看戲聽曲、遊園賞花中,都是眾星捧月的主角。賈母又是朝廷誥封稱君的貴族命婦、官太太,尊稱為史太君。
法國在2012年起會在埃菲爾鐵塔上種植60萬棵植物,令鐵塔變成一棵超級巨樹,藉此令鐵塔成為「巴黎之肺」。(圖片來源:THOMAS COEX/AFP/Getty Images)
白晝,那遭人遺棄的美麗國度閃耀著,到了黑夜,換成航向故國的恐怖回歸在發光。白晝在她面前呈現的,是她失去的天堂,夜晚所展示的,則是她逃離的地獄。
書籍堆棧。(fotolia)
在這裡,人們過去和現在都有一種習慣,一種執著:耐心地把一些思想和形象壓進自己的頭腦,這給他們帶來難以描述的歡樂,也帶來更多的痛苦,我生活在這樣的人民中間,他們為了一包擠壓嚴實的「思想」甘願獻出生命。
璞玉藏於礦石之中,必須經過切割才能顯現;而顯現出來的玉石,不經過琢磨依然無法成為精美的器具或飾品。(fotolia)
因而三十五年來,我同自己、同周圍的世界相處和諧,因為我讀書的時候,實際上不是讀,而是把美麗的詞句含在嘴裡,嘬糖果似地嘬著,品烈酒似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呷著,直到那詞句像酒精一樣溶解在我的身體裡,不僅滲透我的大腦和心靈,而且在我的血管中奔騰,衝擊到我每根血管的末梢。
彩陶盆,仰韶文化(約公元前5000-3000年),1956年河南陝縣廟底溝出土。( Zhangzhugang/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2.0)
文化的根本源頭是天理至道,即神傳。文化,是上天與神的系統安排與教化過程及其成就與展現。
(攝影:Fotolia)
荷妮猛然覺得全身發寒,她緊緊抓住眼前的座位,牙齒開始格格作響。 喬裝成美軍的士兵還在前座交談,吉普車駛進一條林間小路。荷妮感到焦躁不安,幸好他們還無法察覺到──還沒有。事情一定要有個了結。必須如此。就是現在。
「孩子擁有什麼樣的特質才會快樂和成功?」答案是同理心。(fotolia)
一雙雙腿憂愁地四處擺盪,來回擦撞荷妮;在這紛亂之中,唯有荷妮異常鎮靜。人們大都步行離家,他們的家當與老小,不是背在身上,就是放在推車裡。 父親與荷妮抵達廣場。他們衝上神父家門前的臺階,父親搖響門鈴,大門幾乎應聲開啟,神父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後。他招呼兩人進客廳,壁爐裡的火光打在他們身上,將他們化作牆板上的移動黑影。
研究指出,一項讓憂鬱症患者進入虛擬世界、翻轉角色的新治療,有助減輕憂鬱症狀。(fotolia)
麵包片還擱在那父親嘴邊。大家都定住了,愣愣看著自己的熱咖啡騰騰冒煙。街上傳來一陣婦人的哭喊。哭聲,尖叫聲,馬匹嘶鳴。 父親起身開窗,狹小的廚房立即凍結成冰。他隔窗叫住一名男子,兩人一問一答,街上一片喧嘩嘈雜蓋過他們的對話。
stairs in sky
人類萬古不變的濃烈的刻骨鄉愁,其實是「被造就在我們每一個人的記憶深處」的,「那至高無上的天,才是我們的歸宿。」
孔子「溫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 」(大紀元合成)
很多人一看「溫故知新」,也許很驚訝,這不就是中國的成語嗎?沒錯,日本的很多四字熟語都來自中國,也許因為中國成語多為四個字,在日本就叫成了四字熟語。 那麼日本人如何理解溫故知新的含義呢? 出處與一般理解 在出處上,日本人也知道這個成語來自...
天氣變化會影響身體健康。長時間缺乏陽光是造成季節性抑鬱的原因,通常表現為身體疲勞和睡眠不好。(Orlando Florin Rosu/Fotolia)
一開始我也是極度討厭雨天的。只是在東京這個城市待上一陣子之後,我發現雨天其實藏了好多小驚喜。而這些小驚喜在晴天是看不見的,就像是那種裝了熱水才會浮現圖案的杯子一樣,東京也藏許多秘密,需要雨水來解開
花姿百態,競相爭艷,日本東西賞櫻名所。井之頭恩賜公園一直是東京都內有數的賞櫻名所。(PIXTA)
存在於東京這個都市的傳說不少,撇開那些有點靈異或是恐怖的傳說外,兩個和戀人相關的傳說,就是「井之頭公園的天鵝船」以及「東京鐵塔的點燈」了。
美麗的中國姑娘,在商場超市,買她最喜歡的水果和蔬菜(fotolia)
若是想要知道對方的經濟能力或是價值觀,就必須要從對方居住的區域、地鐵路線、家中格局、工作的產業類型或是定期繳交的保險費用和稅金去推敲。不過還有一個更自然的問法,是我在某個小劇場裡面學到的,那就是「詢問對方最常使用的超級市場」。
音樂蒲公英花飛音符,矢量插圖(fotolia)
韋納八歲了,有天他在儲藏室後面的廢物堆尋寶,找到一大卷看起來像是線軸的東西。這件寶貝包括一個裹著電線的圓筒,圓筒夾在兩個木頭圓盤之間,上面冒出三條磨出鬚邊的電導線,其中一條的末端懸掛著一個小小的耳機。
Jewel  (Photographer:Galyna Andrushko /Fotolia)
謠言流竄於巴黎的博物館中,散布的速度有如風中的圍巾,內容之精采也不下圍巾豔麗的色澤。館方正在考慮展示一顆特別的寶石,這件珍奇的珠寶比館中任何收藏都值錢。
何必苦苦執著呢?放下牽絆,過得不是更好嗎?(圖/ Fotolia)
「長長短短的文字猶如戰火下的那一則則電報,一張張紙條,乃至大火餘燼下的一絲絲訊息,都是這兩個心地良善的孩子,在邪惡殘酷的戰爭之下,始終把持住那一念善所成就出來的奇蹟之光。」── 牧風(部落客)
中國畫(Fotolia)
每個時代都有人發出人才不被重用的悲嘆。宋代的張才翁曾經在四川當掌管刑獄的官。他沒什麼知名度,甚至沒人知道他的生卒年或其他事蹟。但是他自認為有才學、有風韻,擅長寫詞賦。然而他不修邊幅,舉止又放縱,因此上司看不上他,更別說賞識了。張才翁為此常悶...
通往天國的階梯。(fotolia)
「有人懷念的靈魂,未曾真正離開。」 「如果,生命的終點,不是終點?」 某日清晨,密西根州小鎮「冷水鎮」,電話一通接一通響了。來電者說,自己是從天堂打來的。 難道這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奇蹟?抑或只是一場殘酷騙局? 奇異來電的新聞流傳開來,外地人紛紛湧進鎮上,想要一同見證
(Fotolia)
    中國名人「立志」金言 志不強者智不達,言不信者行不果。——墨翟《墨子.修身》 不為窮變節,不為賤易志。——桓寬《鹽鐵論.地廣》 志者,學之師也;才者,學之徒也。學者不患才之不贍(讀善,充裕)...
清 任熊〈大梅詩意圖〉。(公有領域)
宋代會填詞的女子大約可分為三類。一、出身書香家庭的名門淑媛,家中有父兄輩可以教導詩詞,如李清照、朱淑真等;二、與文人士子交往甚密的青樓女子,她們都要接受嚴格的詩、書、琴、棋、畫、茶、酒等教導…
有些歌唱了,讓人慷慨激昂;有些歌唱了,讓人手舞足蹈;有些歌唱了,讓人柔腸寸斷,淚流滿面。但誰想得到一首歌可以讓敵軍主將聽了,萬分羨慕到攻打過來?宋詞天王柳永的〈望海潮〉,就有這種本事。
(網路圖片)
《儒林外史》裡頭,無處不在的吃茶,遍布在書裡所有人的日常生活裡。那書中並沒有遂心如意的人生,亦不曾有傾國傾城的傳奇。只是時代的風尚與人心已然江河日下,裡頭那些讀書人,善感的、知覺痛癢的靈魂,不如意的際遇。然而,並非是荒寒,那裡頭有千百年的中華禮樂裡淵源而下的文明
北宋文學家宋祁有一次坐轎子上朝時,經過熱鬧的市中心,遠遠看見豪華的皇家嬪妃車隊,他趕緊閃到一旁。當皇家車隊擦身而過時,某輛車的美女正好撩開車簾向外張望,一眼就認出宋祁。
明文徵明《仿趙伯驌後赤壁圖》卷(局部)描繪蘇軾與友人遊赤壁的情景,絹本。(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蘇軾的學生秦觀出身揚州,由於揚州「北據淮,南距海」,所以別號「淮海居士」。秦觀是個很愛歌唱的人,也常常為歌妓寫歌。
林沖雪夜上梁山。(插圖作者:趙成偉)
唐人詩歌裡有一幅夜雪圖,意境袤遠蒼茫:「日暮蒼山遠,天寒白屋貧。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這樣的圖景,總讓人想起一部經典、一個人。《水滸傳》的兩場漫天無際的大雪,專為林沖而落,似乎是這首詩最好的註解。
抽象藝術家皮特‧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左)否定個人特色在藝術中的重要性。右為其同道——抽象繪畫的先驅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公有領域)
在抽象藝術的歷史和「神話」中,最奇怪的一點或許是美國國務院對抽象表現主義創作的倡導。在20世紀50年代針對共產主義陣營的冷戰中,中情局(CIA)積極推動這類創作,將其視作個人創作自由的代表,並贊助其在歐洲各地辦展。這種政治和文化發展在幾個層面上都具有諷刺性。
王齊叟長得帥,個性豪邁海派,有氣節,喜愛幫助人,平時最愛唱〈望江南〉詞。他哥哥王巖叟曾經在鄉舉、省試、廷對都考第一,又稱「三元榜首」,做人處事高風亮節,曾在朝中當副宰相,受到司馬光、蘇轍、呂公著等大臣名士的高度評價。
頤和園長廊彩繪:魯智深大鬧野豬林。(公有領域)
若說水泊梁山是英雄好漢的靈魂歸宿,那麼在上山前,一百零八位下界英雄都是尋尋覓覓,探索人生歸途的旅人。相較而言,「豹子頭」林沖的歸家之路,顯得猶為漫漫曲折。
會唱歌,真是上帝給人最好的禮物。只要輕輕張開口,如怨、如慕、如訴、如泣的歌聲,流洩著濃濃的情感與心意,就能深深打動人的心。宋朝人尤其愛唱歌,上至皇帝、大臣,下至販夫、走卒,每個人都愛寫歌、愛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