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卷有得
防堵民眾的言論,比堵塞河流引起的水患還要嚴重。比喻不讓人民說話,最終必釀成大禍。語出《國語‧周語上》。
如果認為「只要精通兩種語言,即可勝任翻譯的工作」,那就誤會大了!例如,曾被譯得面目全非的《格理弗遊記》(Gulliver's Travels),在在突顯了翻譯的重要性。中研院歐美研究所的特聘研究員單德興認為,若要讓大眾得以接觸美好的外文作品,也讓原文作者的才識為人欣賞,翻譯時便不能忽略深藏其中的「文化脈絡」。
為接待賢才,周公洗次頭要多次抓起頭髮,吃頓飯要多次吐出食物。比喻求賢若渴、恭謙下士的賢德。語出司馬遷《史記‧魯周公世家》。
風雨過後,應是枝葉繁茂、鮮花凋謝的景色。比喻春末夏初的風景,以及惜花、傷春的心情。語出李清照《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
一種雲在天邊、水在瓶中的境界。比喻要順其自然,保持純真的本質和淡泊的心境。語出李翱《贈藥山高僧惟儼》。
我豈是久處草野的碌碌無為之輩?比喻躊躇滿志、高度自信的心態。語出李白《南陵別兒入京》。
青山能遮擋視線,卻擋不住滔滔江水向東流去。比喻百折不撓的決心,或歷史大勢的走向不可阻擋。語出辛棄疾《菩薩蠻‧書江西造口壁》。
整夜無眠,睜著雙眼悼念對方。 象徵夫妻間的深情,及對伴侶的思念。 語出元稹《遣悲懷‧其三》。
人事有更替變化,舊的去、新的來,最終都會成為歷史。社會興衰、人事離合都在不斷變化中,表達懷古傷今的滄桑感。語出孟浩然《與諸子登峴山》。
石灰無懼粉身碎骨的結局,只想把清白的顏色留在人間。比喻立志做品德高潔的人。語出于謙《石灰吟》。
蔡淇華:美國The Ladders 公司曾經利用十週,觀察三十位專業人資,結果發現他們平均看一份履歷表,只花六秒......
鑑定玉的真假需要三天。比喻經歷時間的考驗,事情的本來面目最終會呈現。語出白居易《放言五首‧其三》。
在亂世中才能識別忠心不二的大臣。比喻經歷危難的考驗,才能看出人的品質。語出唐太宗《贈蕭瑀》。
僅從書本上學到知識始終是淺薄的,一定要親身踐行。比喻人必須通過親身體驗才能明白道理、獲得成長。語出陸游《冬夜讀書示子聿》。
文天祥忠於南朝,就像指南針一樣永遠指向南方,他對詩集也因此命名為《指南錄》。(公有領域/大紀元合成)
我的心像一塊磁鐵,不指向南方誓不罷休。比喻堅定不移的愛國精神。語出文天祥《揚子江》。
一九四六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剛結束不久,百廢待舉。人們一邊重建城市,一邊也試圖從戰爭期間的無序混亂中重新建立價值感與秩序,並藉以找到人生方向。報社專欄作家茱麗葉‧艾許登,偶然間與遙遠根西島( 二戰時期英國唯一淪陷、被德軍占領的領土)上的農夫道西‧亞當斯成為筆友。
一封封情意真摯的信件在英國倫敦、蘇格蘭、海峽中的根西島、法國之間往返傳情,讀者就像展讀塵封在櫃子底部的一封封信件,逐漸串聯起令人歡笑又落淚的故事全貌。
感情深厚、形影不離的情人、夫妻怎麼以比翼鳥、比目魚來譬喻?鶼鰈情深是什麼意思?
市中心地面房子的租金昂貴,但只能住得靠近工作地點才能免於舟車勞頓、撐得住爆肝的工時,種種考量驅使他們接受這樣的生活條件。一股甜膩而令人作嘔的芳香劑氣味,隨著我們靠近盥洗室越來越濃。
英國人從女王到一般國民皆具有重視家庭的想法,也知道哪裡是底線必須回頭。我認為就是這種認知,而引發人類的堅強性格與聰慧的決定。
我們不曾想過自家腳下會存在這麼一個平行世界,畢竟就在距離這裡兩步之遙,錯落著全中國乃至全亞洲最時尚、最高級的夜店。北京這張時尚臉孔教約瑟芬目眩神迷,隨手可得的愜意生活與自由,讓她可以進出一些在巴黎受限於年紀而不能去的夜間場所,她實在難以想像自己住的公寓底下竟然有這麼一個暗黑宇宙滋長著。而且我們還是在這地方住滿一年後,因為這項鼠族的調查計畫才偶然間發現了它。
「當人類擁有地位時,就不想失去任何東西。然而一旦放手,只會訝異自己竟然也有那麼忙碌時刻的回憶而已。因為人類已經能夠適應,能安定下來過著最舒適的生活了。」
若以呼吸比喻,軍人和醫生的呼吸之道大不相同,同時身為軍人和醫生則需要兩者兼備:一個肺供軍人呼吸,一個肺為醫生效力。這種呼吸之道獨特又奇異,由兩類大異其趣的DNA糾結混合而成。
「前音後定」是現代漢語中個別詞組的讀法,也就是說一個詞組中前面字的讀音,是由後面的字決定的。
然而不論何時,無論社會形勢如何轉變,也不會影響英國人內心就是要享受人生的一貫的心態。他們即使碰到不景氣、或是遇到泡沫時期,還是能稱讚屋齡很高的老屋是「成熟的家」,稱年紀變老的自己「年紀增長了,所以我自由了」而感到欣喜。
臺灣市面上有很多以阿嬤為名的飲食店,諸如阿嬤酸梅湯、阿嬤鐵蛋、阿嬤肉包……以阿公為名的就相對少了,似乎只要想到阿嬤,就會讓人感到安心與溫暖。
愛做夢的貓,看似慵懶不問世事,可是牠們最懂得圓融之道,這需要成熟的性格,能做到柔軟必得經歷千錘百鍊的功夫;這些人生的體驗與義理,貓一出生就明白。
我說:「還好啦,你不知道,如果地面是三十四度,那鐵皮上面就會感覺到約四十度,很熱很燙……鐵皮燙得連手都不能摸。誇張點的說法,蛋打上去,說不定還會熟。所以,我們有時候會故意避開中午的烈日,休息到兩點,然後做晚一點,這也是變通的方法。」
在挪威,閣樓過去多半用拿來晾衣服,現在則成為儲物的空間,但是仍殘留過去上百年人類活動的痕跡。作者工作時,與這些痕跡近距離相處,包括水痕、曬衣繩、舊管線、通風口、石棉。整修有歷史的老屋,就彷彿屋子的修建時間延長,中間空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繼續修蓋。作者看見前任工匠是如何建造這座閣樓,如今由他繼續整修,延續了它的生命。可以想見,在多年後的未來,他的施工細節將攤在下一任工匠眼前。那是一種穿越時空的傳承。
第一次覺得美濃如此清晰、如此真實,它再也不只是一條過年回家的路那麼簡單,我們正在創造,自己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