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孔子傳
孔子,一個真實的人,其名字穿越了半個中華文明的歷史風雲,伴隨著一代代中國人走過滄桑而又輝煌的歲月。在人類歷史上,除了兩三個被譽為先知的宗教領袖外,誰也沒有他行得更遠,走得更深,誰也沒有他遭受到後世如此眾多的水火不相容的評論。無論是尊孔還是批孔,俯身這兩千五百多年的歷史長河,我們看到的是一幅幅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而每一幅面孔背後都打上了鮮明的時代氛圍。
《禮記•曲禮上》的“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出於政治內鬥的需要,這句話是文革中批孔子的最大罪狀。這句話的全文是:“國君撫式,大夫下之。大夫撫式,士人下之。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刑人不在君側。”
光陰在悲傷的余緒中又過去了一年。魯哀公十六年(公元前479年)春天,孔子一病不起。此時,在世的弟子中不論在年歲上還是從資歷上來看,子貢算是第一位的人物了。當子貢赶來看望自己所尊敬的夫子時,已預感自己將不久于人世的孔子強撐起身體,扶杖立在門口。
在魯哀公十四年(公元前481年)之前,孔子經歷了一場大病。這在以前是從未有過的事情。孔子一生中,身體狀況都是很好的,還在早年時期他即是射箭、駕車的好手,在這點上就連一向以身強力壯而自詡的弟子子路也深為佩服。据古籍記載,孔子年輕時力能“舉國門(即城門)之關”,由此亦可見出他身體勇健的程度。
天下之大,卻無處有明君圣王出現的征兆。孔子看到魯國的當政者對自己所堅持的政見已絲毫不感興趣,自己在國政方面已不可能發生怎樣的作用,在失望之余,息下心來,將生命最后一段時間的精力全部用在了教育事業和文獻整理上。孔子終于成了一位比先前任何時候都要單純得多的教育家和學者。在隨后的几千年中,失意的政治家其實也大多走了這條道路。
不久,又發生了季康子祭祀泰山的僭禮事件。

季康子准備前往泰山行祭祀之禮,尚未出發,這消息在魯國都城已傳得沸沸揚揚。孔子派弟子將冉求叫來,神色嚴肅地對他說:“你不能勸阻此事嗎?”冉求回答說不能。孔子十分失望,感嘆道:“難道可以說泰山之神還不及林放懂禮,會接受你們這不合規矩的祭祀嗎?”

魯哀公十一年(公元前484年)春,齊國貴族國書等人率軍攻打魯國。季康子向冉求問應敵之計。叔孫氏、孟孫氏不想作戰,冉求力主迎戰齊軍。季康子被冉求說服。魯軍分兩路抵抗,大貴族孟孺子統率右軍,冉求統率左軍。結果,右軍一戰敗回。冉求率左軍英勇奮戰,打得齊軍狼狽而逃。孔子的另兩位弟子樊遲、有若也參加了戰斗。孔子听到冉求等人率軍抗擊齊國侵犯,大加稱贊:“這是義啊!”
魯哀公十年(公元前485年),孔子師徒再次回到了衛國。這次回衛國的具體路線是從負函到陳國,自陳國北上,經宋國的儀邑,抵達衛國蒲邑,由蒲邑回到衛國都城帝丘。這一年,孔子67歲。
從城父繼續南行,孔子和弟子們到了楚國的負函(今河南信陽)。負函原為蔡國城邑,后被楚國侵占,蔡國被迫遷都下蔡(今安徽鳳台)。原蔡國的一些人民被迫聚居于負函,楚國派大將沈諸梁治理。
在從宋國赶往鄭國的途中,由于師徒們赶路倉促,孔子与弟子們走散了。抵達鄭國國都后,他伶仃一人站在新鄭(今河南新鄭)的東門口四處張望弟子們的蹤影。
靈公年老之后,衛國的國政一直操縱在他的夫人南子手中。

南子這個女人有著強烈的干政弄權欲,而且為人輕浮,富于權術。她同衛太子蒯聵關系不和。太子曾与一位家臣密戲陽速謀刺殺南子,但是在行動時,戲陽速猶豫起來。太子示意他立即動手,結果被南子發覺,南子大呼:“太子要殺我!”太子見陰謀失敗,逃往宋國,后又投奔晉國的趙簡子。太子出走后,南子在衛國政事中更是有恃無恐。

孔子一行离開帝丘,向南而行,准備去陳國(國都在今河南淮陽)。孔子在衛國時又收下一位陳國籍的弟子公良孺,由于受弟子邀請,而且陳國的宛丘相傳是太囗(“白”旁加“皋”)之墟,存有許多古代典章文物,便考慮去陳國一行或許會有些收獲。
夾谷會盟,由于孔子有先見之明,讓魯君作好武力上的准備,在會盟過程中他更是隨机應變,靠著自己的智勇才能使魯國后發制人,占盡上風。而原本以為胜券在握,一心要胜魯國一籌的齊國君臣不料自嘗敗果,怏怏回國。之后,孔子在魯國政事中力除弊端、欲圖正本清源的果決而富實效的做法,便魯國政事漸漸顯出步入正軌的气象。這些消息傳到齊景公和晏嬰等大臣的耳中,使他們很是不安,因為在這些人看來,魯國國政和國家實力由弱轉強對齊國將是一种潛在的威脅。
在魯國,盡管魯定公實際上已等同于一個傀儡,但他仍是名義上的最高當政者。一心要“克己复禮”,致力于恢复“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格局的孔子對他恪盡職守,嚴格按照君臣禮儀行事,不敢有一絲懈怠。
孔子被任命為大司寇是在魯定公十年(公元前500年),時年52歲。至此,孔子進入了魯國的上層政治圈子。在此后的時間里,他与魯君之間有了多次接触。《論語》的《八佾》、《子路》篇記載了兩人之間的一些對話。
孔子師徒回到魯國的時間大致是在魯昭公二十七年(公元前515年),孔子37歲。在此后的十余年間,孔子再未參与大的政治活動,致力于授業傳道。
在孔子三十多歲的時候,魯國政局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當時,魯國的政權操縱在三桓特別是季孫氏的手里,國君實際上成了傀儡。漸漸地,執政的季平子(季孫如意)已不屑于用他的大夫身分所适用的禮樂,狂悖至極,竟將天子的禮和樂在自己家中搬演,在家中欣賞八佾舞。
中國歷史上的私學在孔子行教之前已有存在。自西周以來,由于王權日漸衰微,許多文化公職人員流落到民間,原本屬于王朝的文物典籍也散失四方,隨著時間的推移,出現了知識人員以個人身分收徒講學的形式,也就是私學。從文獻中可以看到當時在官學之外,私學風气已經盛行,晉國的叔向,鄭國的壺丘子林和鄧析,以及魯國的少正卯等在當時諸侯間都有一定的影響。
母親去世后,少年孔子開始孤身一人面對社會,他不但要生存,更渴冀著躋身上層社會,實現自身价值。但不久后發生的一件事使他感受到了社會現實的冷酷性。
孔子生值春秋時代末期,其生活時間正當公元前6世紀中葉到公元前5世紀前葉的動亂不定的時代,以周朝為宗主的國家秩序正瀕臨崩潰的局面。
  • 1
共有約 23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