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
2013年11月10日,中共專制集團的愚民政策導演了一幕奇恥婚禮。受邪門教育的,被欺騙矇蔽的,甘願受奴役的,不知毛澤東真相的,湊熱鬧的,或者是趕官方時髦的,攀附權貴的,或者抱有其它意圖的百名新人集體乘坐「韶山一號」列車來到中國最大的災難策源地韶山,參加「2013中國(韶山)紅色集體婚禮」,在流氓暴君毛澤東銅像前許下如下誓言:「從今天開始,拒絕婚姻物質化,拒絕婚姻自私化,拒絕婚姻隨意化,用誠摯註解婚姻直到永遠。」被中共官方吹捧為「中國第一幸福伉儷」的蔣含宇、彭淑清夫婦竟然恬不知恥地「祝福」參加集體婚禮的50對新人:「我相信,在毛主席的見證下,你們一定會幸福。」
早年,因不符合發表、刊登的標準和要求,中共官媒的一些圖片被設定為「不宜發表」。這些照片通常邊角上有手寫的文字,對圖片的批語多為「不宜發表」、「曝光不足」、「左邊的人裁去」之類。這些批語,不經意透露中共拍攝和選取新聞圖片的標準。 自20世紀九十年代前後,這些圖片資料開始對外開放。
毛澤東的反人類思想與行徑不但讓中國人蒙受了巨大恥辱和災難,也嚴重踐踏了人類的尊嚴。當我們試圖探討我們生活其中的這個政治體制的罪惡的時候,就不能不回到始作俑者毛這個根來。我們始終相信,毛是制度的起點,毛罪不算,惡制難除。這是中國社會轉型必須面對的一個根本問題。只有否定毛,中國才可能發生根本性的變化。這就是我們為甚麼要用這多年,耗費那麼大精力通過藝術與言說批毛的根本原因。
「偉大的導師、偉大的領袖、偉大的統帥、偉大的舵手毛XX親自發動並領導的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文革標準用語),於上世紀1966年5月16日開始,到他老人家駕崩後的1976年10月7日晚上,他的親密戰友兼太太——「文化革命旗手江青同志」被抓那刻為止,整整十年!
在幾乎所有人的眼中,毛新宇除了碩大的肚子能夠稱得上是「將軍肚」外,從其身上再也找不出一丁點將軍的影子了。因為無論是他的學識、他的口才或者是他寫的字,絲毫沒有與其身份對等的地方。因此,在很長的時間內,毛新宇將軍就成了當代中外史上的一個笑料。而同樣持此觀點的筆者在之前也寫過幾篇有關毛將軍的文章,毫不意外的是,如出一轍的嘲諷。可是,到今天,我發現自己真的錯了,我真的不該對皇孫大不敬,真不該把將軍看成是草包。
由明鏡出版社在香港發行的新書《毛主席的煉獄》,以13萬文字和150多幅珍貴圖畫,再現大饑荒年代的歷史真相,曝光了殺人魔王毛澤東在三面紅旗總路線、大躍進和人民公社運動年代蓄意餓死數千萬中國百姓,對中國人民以及整個人類犯下的滔天罪行。作者杜斌爬梳年月日的資料串出毛澤東是如何蓄意餓死中國人的驚天罪惡…
讀毛澤東16歲所作的一手屎,不敢相信,產生懷疑,上網一搜果然搜得一篇文章:《抄襲還是借鑒——毛澤東詩詞的一些類似古代作品》。毛澤東同志天才地、創造性地、全面地吸收了古代文化的成果,把他的山寨行為提高到一個嶄新的階段。
尼克松、蔣介石都是被推翻的,在毛生命的最後歲月裡,他最擔心的,就是自己被推翻。埃塞俄比亞的海爾.塞拉西皇帝他只見過短短的一次,沒什麼交情。可是,皇帝被軍事政變趕下台,一九七五年死在監獄裡時,毛著實傷心了一番,不斷說:「做得好好的一個皇帝,為什麼要把別人推翻呢?怎麼會落到這個下場呢?」
仇恨、失意、自憐,籠罩著毛澤東最後的日子。這些早就在他的性格裡躁動的情緒,在生命臨近終結時,由毛賦以特殊的表現方式。他喜歡六世紀庾信的《枯樹賦》,為一度繁盛的大樹枯萎凋零感懷傷情。按詩人的原意,大樹所以沒落,是因為在移植中傷了根本,作者借此感慨自己飄零異地的身世。
鄧有了權後幹的一件重要的事,是把提高人民生活水準擺上議事日程。文革中,誰提生活水準誰就是搞「修正主義」。在毛統治中國四分之一世紀後,絕大多數人的生活仍困苦不堪。即使在相對優越的城市裡,衣食等必需品都處於嚴格定量之下。說到「住」,三代同室的情況比比皆是。
鄧等人得以結盟,歸根到底是由於年邁的毛病得不輕。終身的嗜好抽煙就是在此時忍痛戒掉的。眼睛半瞎,他對自己的安全比以往更加擔心。身邊工作人員接到規定:「走路要響一些,好讓他知道有人進來了,免得他不知道嚇著。」
毛澤東生命的最後兩年中,中共領導中出現了一個強有力的「反對派」,核心人物是鄧小平。他在毛死後實行改革開放,改變了中國的航向。
毛與江青的獨生女李訥是毛最年幼的孩子,生於一九四○年,長在毛身邊,年幼時的天真呢喃曾給毛帶來歡樂,使他放鬆。李訥十四歲時給毛寫過這樣一封充滿愛意的信。
一九七一年「九.一三」後,林立果暗殺毛和攻打釣魚台的密謀曝光,江青常常做噩夢,有一次夢見林彪夫婦燒焦的屍體追趕她。她惶惶不可終日,對人說:「我總感到我快死了,活不了多久了,好像明天就會大禍臨頭了。老是有一種恐懼感。」
江青至今被說成是文革的罪魁禍首,是蒙蔽毛的邪惡女人。其實,中國的任何政策,都不是她制定的,她執行毛的意志。她在毛死後這樣形容自己:「我是主席的一條狗,主席叫我咬誰我就皎誰。」她先為毛執掌中央文革小組,後任政治局委員。文革浩劫,她有一份責任。她是毛毀滅中華文化的主要幫兇。
八月九日,尼克松因水門案被迫辭職。「水門事件」不僅使美國總統丟了位子,也叫毛澤東死了心,他的軍事大國夢只能是個夢了。毛整八十歲了,重病纏身,心有餘而力不足,終於無奈地承認了現實。
尼克松訪華後不久的一九七二年五月中旬,例行尿檢發現周恩來得了膀胱癌。政治局委員什麼時候可以治病、如何治病,得由毛來決定。醫生們要求及早檢查治療,必要時動手術,強調說癌症尚在早期,周本人還沒有任何症狀,有百分之八、九十的治癒率。
毛對尼克松的無禮,是對美國總統的試探。毛得出結論:跟尼克松打交道可以得寸進尺。訪華結束時中美要發一個聯合公報,毛要在公報裡譴責美國。他對他的外交官說:「他們不是講什麼和平、安全、不謀求霸權嗎?我們就要講革命,講解放全世界被壓迫民族和被壓迫人民」。
毛剛掌權時,為了讓斯大林放心的幫他建設軍事大國,他沒有同美國建立外交關係。斯大林死後,毛希望建交了,但由於朝鮮戰爭,美國不願理睬中國。雖然兩國開始了大使級談判,整個關係仍處在凍結狀態。毛選擇了劍拔弩張的反美姿態,把它作為「毛主義」的標記。
即使是毛所在的亞洲,毛也處處受阻。最慘的是「失去」越共。越共是斯大林一九五○年劃歸毛「管」的,多年來毛出錢出人,幫越共先打法國,再戰美國。但毛把越共當棋子使用,導致越共反目為仇。
文革開始後,毛政權在香港也搞起了對毛個人崇拜的活動,受到港英當局的壓制。毛感到有必要讓全世界看見他才是香港真正的主人。一九六六年十二月,澳門葡萄牙軍隊對抗議的人群開愴,打死打傷二百多人。隨後,葡澳總督被迫在毛的大肖像下當眾認錯道歉。毛想在香港重演這一幕,用香港左派的血,來迫使英國人低頭。
毛澤東在一九六八年十一月對澳大利亞毛主義黨的領袖希爾說,他認為「這個世界需要統一」。「蒙古人、羅馬人、亞歷山大大帝、拿破侖、大英帝國,都想統一世界。今天的美國、蘇聯,也想統一世界。希待勒想統一世界,日本想統一太平洋地區。但是他們都失敗了。照我看,統一世界的可能性並沒有消失。」
林彪的專機起飛後不久,吃了安眠藥正睡得暈沉沉的毛澤東被周恩來叫醒。毛睡覺的屋子是中南海游泳池的更衣室,在五十公尺長的池子一端,電話在池子另一端的警衛值班室,監視林彪飛機的人用電話隨時向毛報告。電話響時,大總管汪東興(此時已被毛原諒)來回奔走,把最新消息報告毛,再跑過去發指示。
一九七一年三月,毛決定召開有一百來人參加的會,聽林彪管軍隊的幾員大將做檢討。毛派周恩來到北戴河林彪的住處,要林參加會議,「講幾句話」。周恩來勸了林兩天,差不多到了求林的地步,林不冷不熱地拒絕了。這對毛的權威無異是極大的蔑視,毛大動肝火。
直到此次廬山會議,毛澤東同林彪這對搭檔,合作得頗為順利。文革四年,林彪為毛提供了軍隊支持,毛也最大限度的滿足了林彪的權力慾望。中共長期以來不准提拔老婆的規矩被打破,葉群同江青一道進入政治局。毛甚至還容忍了對林彪也搞個人崇拜。
中蘇邊境長達七千公里,自雙方交惡後摩擦不斷。毛選擇打仗的地方是烏蘇里江上一個無人居住的小島,叫珍寶島。這個地點選得很妙,因為珍寶島位於烏蘇里江主航道中心線靠中國一側,蘇聯對該島的主權要求沒什麼理由。
在把軍隊交給林彪的前後,毛曾設想過建立「第二武裝」,像納粹衝鋒隊那樣的隊伍,由他稱為「左派」的造反派組成,去打垮「保守派」。一九六七年「七.二○」武漢受驚後,毛滿懷對「保守派」的痛恨飛到上海。八月四日,上海文革中最大的一場武鬥發生。
一九六七年初,毛澤東清洗了數以百萬計的各級幹部,主要用軍隊的人來替換他們。但軍隊立即給毛帶來新的難題。新當權者中必須有造反派的參與,而號稱造反派的組織多如牛毛,互相競爭,毛只能依賴軍隊來選擇。不少軍隊幹部傾向選擇對走資派比較溫和的派別,用中國當時的話說,就是不那麼「左」的人。
批鬥會結束後,他們被分開看管。他們最後又見了一面,那是八月五日,毛《炮打司令部》一文問世一週年。蒯大富計劃大搞一場批鬥會,組織幾十萬人,「把劉少奇揪到天安門廣場,搭一個大平台,把他們抓出來鬥。江青支持我們的意見,她把意見整個地原封不動地轉給中央。」蒯大富連檯子都搭好了。
一九六六年八月五日,在劉少奇以國家主席身份會見了贊比亞代表團之後,毛澤東通過周恩來打電話給劉,要劉不要再見外國人,也不要再公開露面。同一天,毛寫了針對劉的「大字報」:《炮打司令部》。兩天後當著劉的面把這篇文章印發給中央全會,向中共高層公開了劉的倒台。
共有約 124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