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配圖)
尼克松、蔣介石都是被推翻的,在毛生命的最後歲月裡,他最擔心的,就是自己被推翻。埃塞俄比亞的海爾.塞拉西皇帝他只見過短短的一次,沒什麼交情。可是,皇帝被軍事政變趕下台,一九七五年死在監獄裡時,毛著實傷心了一番,不斷說:「做得好好的一個皇帝,為什麼要把別人推翻呢?怎麼會落到這個下場呢?」
(大紀元配圖《九評》之一)
仇恨、失意、自憐,籠罩著毛澤東最後的日子。這些早就在他的性格裡躁動的情緒,在生命臨近終結時,由毛賦以特殊的表現方式。他喜歡六世紀庾信的《枯樹賦》,為一度繁盛的大樹枯萎凋零感懷傷情。按詩人的原意,大樹所以沒落,是因為在移植中傷了根本,作者借此感慨自己飄零異地的身世。
畫地為牢(大紀元配圖《九評》之三)
鄧有了權後幹的一件重要的事,是把提高人民生活水準擺上議事日程。文革中,誰提生活水準誰就是搞「修正主義」。在毛統治中國四分之一世紀後,絕大多數人的生活仍困苦不堪。即使在相對優越的城市裡,衣食等必需品都處於嚴格定量之下。說到「住」,三代同室的情況比比皆是。
(大紀元配圖《九評》之八)
鄧等人得以結盟,歸根到底是由於年邁的毛病得不輕。終身的嗜好抽煙就是在此時忍痛戒掉的。眼睛半瞎,他對自己的安全比以往更加擔心。身邊工作人員接到規定:「走路要響一些,好讓他知道有人進來了,免得他不知道嚇著。」
(大紀元配圖《九評》之九)
毛澤東生命的最後兩年中,中共領導中出現了一個強有力的「反對派」,核心人物是鄧小平。他在毛死後實行改革開放,改變了中國的航向。
(大紀元配圖《九評》之二)
毛與江青的獨生女李訥是毛最年幼的孩子,生於一九四○年,長在毛身邊,年幼時的天真呢喃曾給毛帶來歡樂,使他放鬆。李訥十四歲時給毛寫過這樣一封充滿愛意的信。
文革中父女反目成仇(大紀元配圖《九評》之一)
一九七一年「九.一三」後,林立果暗殺毛和攻打釣魚台的密謀曝光,江青常常做噩夢,有一次夢見林彪夫婦燒焦的屍體追趕她。她惶惶不可終日,對人說:「我總感到我快死了,活不了多久了,好像明天就會大禍臨頭了。老是有一種恐懼感。」
(大紀元配圖《九評》之五)
江青至今被說成是文革的罪魁禍首,是蒙蔽毛的邪惡女人。其實,中國的任何政策,都不是她制定的,她執行毛的意志。她在毛死後這樣形容自己:「我是主席的一條狗,主席叫我咬誰我就皎誰。」她先為毛執掌中央文革小組,後任政治局委員。文革浩劫,她有一份責任。她是毛毀滅中華文化的主要幫兇。
(大紀元配圖《九評》之六)
八月九日,尼克松因水門案被迫辭職。「水門事件」不僅使美國總統丟了位子,也叫毛澤東死了心,他的軍事大國夢只能是個夢了。毛整八十歲了,重病纏身,心有餘而力不足,終於無奈地承認了現實。
火線入黨,為教犧牲(大紀元配圖《九評》之八)
尼克松訪華後不久的一九七二年五月中旬,例行尿檢發現周恩來得了膀胱癌。政治局委員什麼時候可以治病、如何治病,得由毛來決定。醫生們要求及早檢查治療,必要時動手術,強調說癌症尚在早期,周本人還沒有任何症狀,有百分之八、九十的治癒率。
(大紀元配圖《九評》之五)
毛對尼克松的無禮,是對美國總統的試探。毛得出結論:跟尼克松打交道可以得寸進尺。訪華結束時中美要發一個聯合公報,毛要在公報裡譴責美國。他對他的外交官說:「他們不是講什麼和平、安全、不謀求霸權嗎?我們就要講革命,講解放全世界被壓迫民族和被壓迫人民」。
圖明慧網:寶鏡漫畫
毛剛掌權時,為了讓斯大林放心的幫他建設軍事大國,他沒有同美國建立外交關係。斯大林死後,毛希望建交了,但由於朝鮮戰爭,美國不願理睬中國。雖然兩國開始了大使級談判,整個關係仍處在凍結狀態。毛選擇了劍拔弩張的反美姿態,把它作為「毛主義」的標記。
圖明慧網:莫拒《九評》方舟,作者:繪畫:聖果
即使是毛所在的亞洲,毛也處處受阻。最慘的是「失去」越共。越共是斯大林一九五○年劃歸毛「管」的,多年來毛出錢出人,幫越共先打法國,再戰美國。但毛把越共當棋子使用,導致越共反目為仇。
(大紀元配圖《九評》之五)
文革開始後,毛政權在香港也搞起了對毛個人崇拜的活動,受到港英當局的壓制。毛感到有必要讓全世界看見他才是香港真正的主人。一九六六年十二月,澳門葡萄牙軍隊對抗議的人群開愴,打死打傷二百多人。隨後,葡澳總督被迫在毛的大肖像下當眾認錯道歉。毛想在香港重演這一幕,用香港左派的血,來迫使英國人低頭。
醜角謝幕(大紀元配圖《九評》之五)
毛澤東在一九六八年十一月對澳大利亞毛主義黨的領袖希爾說,他認為「這個世界需要統一」。「蒙古人、羅馬人、亞歷山大大帝、拿破侖、大英帝國,都想統一世界。今天的美國、蘇聯,也想統一世界。希待勒想統一世界,日本想統一太平洋地區。但是他們都失敗了。照我看,統一世界的可能性並沒有消失。」
(大紀元配圖《九評》之五)
林彪的專機起飛後不久,吃了安眠藥正睡得暈沉沉的毛澤東被周恩來叫醒。毛睡覺的屋子是中南海游泳池的更衣室,在五十公尺長的池子一端,電話在池子另一端的警衛值班室,監視林彪飛機的人用電話隨時向毛報告。電話響時,大總管汪東興(此時已被毛原諒)來回奔走,把最新消息報告毛,再跑過去發指示。
(大紀元配圖《九評》之五)
一九七一年三月,毛決定召開有一百來人參加的會,聽林彪管軍隊的幾員大將做檢討。毛派周恩來到北戴河林彪的住處,要林參加會議,「講幾句話」。周恩來勸了林兩天,差不多到了求林的地步,林不冷不熱地拒絕了。這對毛的權威無異是極大的蔑視,毛大動肝火。
(大紀元配圖《九評》之九)
直到此次廬山會議,毛澤東同林彪這對搭檔,合作得頗為順利。文革四年,林彪為毛提供了軍隊支持,毛也最大限度的滿足了林彪的權力慾望。中共長期以來不准提拔老婆的規矩被打破,葉群同江青一道進入政治局。毛甚至還容忍了對林彪也搞個人崇拜。
(大紀元配圖《九評》之一)
中蘇邊境長達七千公里,自雙方交惡後摩擦不斷。毛選擇打仗的地方是烏蘇里江上一個無人居住的小島,叫珍寶島。這個地點選得很妙,因為珍寶島位於烏蘇里江主航道中心線靠中國一側,蘇聯對該島的主權要求沒什麼理由。
在把軍隊交給林彪的前後,毛曾設想過建立「第二武裝」,像納粹衝鋒隊那樣的隊伍,由他稱為「左派」的造反派組成,去打垮「保守派」。一九六七年「七.二○」武漢受驚後,毛滿懷對「保守派」的痛恨飛到上海。八月四日,上海文革中最大的一場武鬥發生。
(大紀元配圖《九評》之五)
一九六七年初,毛澤東清洗了數以百萬計的各級幹部,主要用軍隊的人來替換他們。但軍隊立即給毛帶來新的難題。新當權者中必須有造反派的參與,而號稱造反派的組織多如牛毛,互相競爭,毛只能依賴軍隊來選擇。不少軍隊幹部傾向選擇對走資派比較溫和的派別,用中國當時的話說,就是不那麼「左」的人。
自焚騙局(大紀元配圖《九評》之五)
批鬥會結束後,他們被分開看管。他們最後又見了一面,那是八月五日,毛《炮打司令部》一文問世一週年。蒯大富計劃大搞一場批鬥會,組織幾十萬人,「把劉少奇揪到天安門廣場,搭一個大平台,把他們抓出來鬥。江青支持我們的意見,她把意見整個地原封不動地轉給中央。」蒯大富連檯子都搭好了。
(大紀元配圖《九評》之一)
一九六六年八月五日,在劉少奇以國家主席身份會見了贊比亞代表團之後,毛澤東通過周恩來打電話給劉,要劉不要再見外國人,也不要再公開露面。同一天,毛寫了針對劉的「大字報」:《炮打司令部》。兩天後當著劉的面把這篇文章印發給中央全會,向中共高層公開了劉的倒台。
(大紀元配圖《九評》之九)
一九六六年九月中旬,毛感到他在共產黨內上上下下搞大清洗的時機成熟了。他讓林彪在天安門城樓上向紅衛兵宣佈:「這次運動的重點,是鬥爭那些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簡稱「走資派」。但究竟誰是「走資派」毛沒說明。
(大紀元配圖《九評》之六)
毛接著把紅衛兵暴行從校園引向社會,首當其衝的是文化人和文化。八月十八日在天安門城樓上,站在毛身旁的林彪,號召紅衛兵「大破」「舊文化」。最早被搗毀的是傳統的商店招牌、街道名稱。長髮、裙子、高跟鞋成了那些在街頭揮舞剪刀的大孩子的犧牲品。從此以後多年,中國人只能穿平底鞋和千篇一律的外套褲子。
(大紀元配圖《九評》之七)
一九六六年五月底,專為毛搞大清洗的中央文革小組(簡稱「中央文革」)正式成立。名義上的組長是陳伯達,實際掌權的是江青,康生做「顧問」。「中央文革」同林彪、周恩來一道成為毛的新「內閣」。劉少奇的倒台只是時間問題。
(《九評》之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彭真似乎還想跟蘇聯取得聯繫。克里姆林宮邀請中共派代表團出席即將召開的蘇共「二十三大」。自從馬利諾夫斯基事件以來,毛不要任何領導人去蘇聯。三月初討論這個問題時,大家都說不接受蘇聯邀請。
紅衛兵砸毀孔子像 (大紀元配圖《九評》之六)
一九六五年十一月,毛澤東終於開始了策畫多年的大復仇、大清洗:「整我們這個黨」。由於工程浩大,毛決定一步步來,首先從文化領域人手。這就是為什麼大清洗名為「文化大革命」。毛用江青打頭陣。毛看中她是個心狠手辣的人,曾對家裡人說:「江青這個人很毒,比蠍子還毒。」說著毛伸出小指頭勾了一勾,作出蠍子尾巴的樣子。
(大紀元配圖《九評》之九)
回北京之後,毛沒有立即對劉少奇採取行動。他很可能是想等第二次亞非會議開完後再動作。會議定於六月在阿爾及利亞召開,劉少奇作為國家主席同很多亞非國家元首打過交道,在會議前夕清洗劉會給毛造成不良影響。
(大紀元配圖《九評》之九)
馬利諾夫斯基事件使毛澤東疑心大起,懷疑中共高層有人跟蘇聯合夥要密謀推翻他。對毛來說,只要沒有蘇聯插手,中共黨內什麼樣的反對者他都能對付。彭德懷在一九五九年,劉少奇在一九六二年,兩次都未能動搖他的地位。可如果克里姆林宮下決心搞掉他,和他的黨內反對者裡應外合,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共有約 117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