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機大戰終於結束了,阿法狗以4:1戰勝了圍棋世界冠軍李世石。這場大戰因超出了人類棋藝的切磋,不僅震動了棋壇,也引起了舉世矚目。機器打敗了人類,不可思議,那麼接下來是機器會養活人還是取代人?人類的未來將如何?各種議論和猜測,在全世界刮起了一場龍捲風。
以前人吵架時常說「你這人沒良心」「良心被狗吃了」,雖然聽起來有點粗俗,卻是對善良的肯定。但現在「善良」好像已不時興了,經常聽到的是「善良有什麼用」「老實被人欺」「好心沒好報」……真是時代變了。但「善良」究竟是什麼?比起之前真是少了什麼、或變了什麼嗎?
最能表明命運之不可控的應是「意外」;而最能體現命運之主宰的也同樣是「意外」。
「記憶」不會在百年左右隨著人的「死亡」戛然而止,「無可奈何花落去」,還會「似曾相識燕歸來」。
一百多年前,有個美國小女孩寫了一封信給當地報社,問到底有沒有「聖誕老人」,引起了轟動。的確,似乎沒有誰真見過從煙囪裡出來的聖誕老人,對有沒有「上帝」,相信的和不相信的也至今論戰不休。不過奇怪的是,一些稱自己根本不信神的人,在危難時刻卻不由自主地求「上帝保佑」,遭到了災難的打擊也會說「命中注定」,人是怎麼回事呢?
天理不可違,從周永康歸案到江澤民受審,大勢已定。
時光如駒,2014年轉眼已近尾聲。回顧這一年,火山地震,馬航失聯,埃博拉病毒……比往昔越發不平靜了。尤其中國,周永康垮臺,徐才厚落馬,中南海激鬥,直至香港「雨傘運動」,一波接一波,更讓人眼花撩亂。紛紛擾擾的2014,究竟給了我們怎樣的信息和兆示?
怎樣看周案及其未來走向,筆者以為有一個關鍵之處。
一份傳單,一段相遇,一個信息,都可能是得知真相、走向解脫的契機,如果獲得,千萬珍惜。
中共又一部級官員李東生被調查,引起了海內外廣泛關注。李東生是周永康的心腹,他的落馬證實著周被拿下的熱傳;而更令人注目的,是中共官方對其“中央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領導小組”副組長、辦公室主任身份的強調,如同明眼人都看到的,這是一個重要的信號。
九年前,大紀元社論《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震撼了世界,由此而引發的退黨大潮勢不可擋,至今,「三退」人數已超過一億五千萬,中共這艘危船,正在惶惶不可終日中加速沉沒。今天,我們在慶賀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擁有了心靈自由時,也更深切地感受到了《九評》的巨大作用和影響。
漫天的櫻花,有著熱烈、純潔、高尚的花語,花期雖短,卻燦爛成閃亮的記憶。然而花事非人,怎能領略生命的深刻,怎能在一場善與惡、正與邪的空前較量中,將苦難鑄成一個個傳奇,在寒夜裡,酷刑裡,殘暴裡,遍地唱響,永遠微笑。躺著,也是天地人間的王。
薄熙來案的濟南庭審,已在戲劇性的變化中結束。在庭審的幾天中,薄熙來困獸尤鬥,態度強硬,當庭全盤翻供,這一出人意料的舉動,引起海內外輿論熱議。這場充分暴露中共內部大分裂的審判,續將導致中共何種走向,在貌似撲朔迷離中,卻有著可以依據的判斷根本。
這是一個奇蹟。自1999年江澤民發起鎮壓法輪功,中共以巨額財款、全部宣傳機器、公安司法、監獄、酷刑,無所不用其極的迫害,這種以國家政權實施的系統殺戮,是沒有一個群體、組織或個人能走過來的,江澤民更叫囂在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然而十四年了,無論用盡什麼惡毒手段,甚至邪惡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都不能摧毀法輪功學員的信仰。
風雨飄搖中,中共自然不甘坐視其亡,近日大陸媒體廣泛轉載討論了「人民論壇」的文章,稱有些黨員利用權力謀私,已演化為「腐蝕黨的毒瘤」,建議中共將黨員縮編3000萬以「純化隊伍」。一時「清黨說」「中共瘦身說」又興起,似可成為保黨的藥方。
接二連三的災難,打擊著中共精心構建的「安穩」表象,已兆示統治的崩潰。
上網瀏覽時,在優美客看到一些鋼琴曲,點開了一首“海洋”的,一股濕潤的氣息撲面而來,旋律清新優美,加上點綴著小屋、星球和大海的淡藍色調畫面,像進入了一個夢幻般的世界。一時興起,便塗了一首小詩:“紅房子/ 藍星光 / 小童話 / 老海洋 / 鋼琴王子/ 夢中飛翔”。呵呵,感覺不錯,連詩帶曲就寄給了一位也喜歡音樂的朋友。
大自然有那麼多不可置信的奇蹟,是想讓我們瞭解在「可信」的範圍之外,還有多麼廣大的未知領域吧。
中共十八大,終於在雲籠霧罩中登了場,開幕式上,一班政治元老傾巢而出,展現“我黨”的 團結一致,緊接著的政治報告,繼續「高舉社會主義偉大旗幟」,擊碎了那些期待政改的夢,貪官、權貴、富豪們皆大歡喜。更讓人大跌眼鏡的是,幾傳氣絕的江澤民再次現身,主席台上,江胡平分秋色,波濤不顯,高度符合“維穩”思路。
6月11日,中共出臺了「2012-2015年國家人權行動計畫」,喉舌媒體緊跟著鼓譟,宣揚中共的人權如何發展了,鬧得沸沸揚揚。「人權惡棍」鼓吹「人權」,以中共的流氓本性並不足為怪,值得注意的是該「計畫」發佈的時機,以及背後帶出的信息。
「世事無常,人生如夢」,不是說永恆的只有時間嗎,難道,時間也真變了?
陳光誠事件還在延燒,從他逃出囚籠進入美使館,到「自行走出」,再到決定去美留學,一波三折,背後周永康的攪局及陰謀,已在大紀元上大爆光。以卑劣的手段恐嚇,策劃媒體圍攻,逼走陳光誠,看似塵埃落定,但周永康恐怕笑得太早了,《新京報》緊跟的一個「道歉」,已「陽奉陰違」地踹了他一腳。
中共十八大臨近,在高層圍繞政治局「入常」的激烈角逐之際,突然發生了王立軍闖入美領館,薄熙來翻船,陳光誠成功逃脫等一系列事件,像連環炮般使政壇地震,時局生變。在2012年這個因古老預言抹上了神秘色彩的年頭,這些接連發生在中國而震驚世界的事件,力道之大,安排之巧妙,絕非偶然,其背後有怎樣的深層關聯,發人深思。
十三年前的四月二十五日,在中國大陸發生了萬名法輪功學員上訪中南海,要求中共當局給予一個合法煉功環境的事件,之後被中共媒體誣陷為「法輪功包圍中南海」,為江澤民鎮壓炮製了藉口。風雨譜春秋,令人難以想像的是,十三年來,蒙冤巨難中的法輪功,卻成了人們心目中的一座豐碑,「4.25」,也因此成了一個江澤民永遠恐懼的日子。
王薄事件發生後,伴隨中共的激烈內鬥,還有一個引人注目的現象,即黨的喉舌們前後不一、自相矛盾的不斷「變臉」。
「薄熙來事件」擊破了中共對外營造的「團結一致」,中共黨內的鬥爭由暗處浮出了水面,圍繞著權力分配和「路線問題」,刀光劍影,你死我活,胡溫與江周的對決,不會因薄的「出局」而完結,3月底胡錦濤出訪後,網路突然開始整肅,新浪和騰訊因傳「北京出事了」被懲處,不少網站也因此遭到關閉,顯然是身陷危境的周永康,再次進行的反撲。
夜長夢多,對胡溫來說,加快加大整肅步伐,的確是到了緊要關頭。其實擊敗周永康,除了軍隊和統治權力外,不應忽視的還有第三方力量,那就是民間,就是中國老百姓,而這第三種力量的崛起,靠的是人民得知真相後的覺醒。
自王立軍出逃,薄熙來被閃電解職,到周永康出事,一場政治大戲令人眼花繚亂,高潮迭起,然而如觀察家們所言,這不過是個開始......
溫家寶的這番話,可謂鼓足餘勇,在與江派勢力的較量中,在多次呼籲政改無果後,頗有「破釜沉舟」之意,除了顯示出中共權鬥的白熱化,「改革派」與「保守派」鬥爭的劇烈,還透出了一個最大信息:中共的第二號人物,深知中共根本沒有了希望。
但有一點中共將束手無策,王立軍事件更是一個中國社會危機總爆發的引索,人民會動起來,而這個「動」,也許並不是那種「革命」的形式,而是在全面曝露中共罪惡,認清中共本質方面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