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孩子在澳洲接受優質教育通常是新移民最為看重的優先事項,但是,如何確保孩子從澳洲的教育資源中充分獲益並且快樂學習,這對新移民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澳洲民族臺(SBS)針對家長分享了一些實用貼士。
週三,聯邦政府教育部公布的大學生對學校滿意度的調查顯示,學生們對澳洲主流大學的滿意度在調查表中墊底。而規模較小的私立大學則贏得了學生們的高度認可。
獨立智庫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週一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澳洲有五分之一的大學生可能會在未完成全部學業的情況下退學;其中兼職學生和成年學生的輟學風險最高。該研究所建議政府對學生輟學的可能性提供個人化評估。
由聯邦政府委託,由工商業家岡斯基(David Gonski)和一組專家作出的澳洲教育大規模改革報告出台,報告敦促澳洲從大眾教育模式向個人化教育模式轉型,因材施教,讓學生不受年級化教育的束縛。
一項最新研究發現,澳洲衡量大學入學標準的ATAR(大學入學排名積分)的換算方式導致一些高水平的外語課程得分較低,造成了學習HSC(中學畢業證書)外語課程的學生人數下降,這在社會經濟實力較弱的學校中更為常見。
在澳洲聯邦政府討論削減基礎教育資金預算以及學校教育費用不斷增長的形勢下,澳洲幼兒、小學、初中學生的學習成績已經達不到國際發達國家的教育水平。
澳洲未來農業公司(AgriFutures Australia)推出了一項旨在幫助學生通過創新和創業思維,解決農業問題的教育資助計劃。澳洲鄉村或次發達地區的公立中學均可申請。
在對學校規定學生鞋跟高度的一片爭議中,週一,布里斯本一所中學數百名學生因為皮鞋鞋跟高度不符合學校規定而被留堂。眾多學生家長對此表示強烈不滿,並批評學校的校服規定不合理。
澳洲聯邦教育部長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週一呼籲在中小學的教室裡禁用智能手機。他表示智能手機會使學生分心,並且提供了一個「霸凌平台」。
許多家長可能都有過這樣的愧疚——讓孩子看電視,這樣自己就有時間做晚餐或回電話了。我們愧疚是因為我們清楚地知道,過多的屏幕時間與兒童肥胖及其它潛在的問題有關。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一項研究發現,看電視時間過多還會降低孩子的算術、認知和社交情感能力,特別是低收入家庭的孩子。
澳洲精英學校入學考試是競爭最激烈的考試之一,也是教育界內廣受辯論的話題。有的人認為有學術天分的學生應該和有相同志向的學生一起以更快的進度學習。然而,其他人則認為現在精英學校的入學標準並沒有考慮學生的創造力和思想成熟度。
悉尼科技大學(UTS)社會與政治學高級講師何博士(Christina Ho)雖然對自己的精英中學經歷很滿意,但卻不想下一代去那裡上學。原因是精英中學的亞洲人太多,相對實際社會人口組成來說嚴重失衡,無法真實反應澳洲的社會文化。
最新數據顯示,在2006年至2016年的十年中,高收入家庭的學生入讀公立學校的人數比例上升了近7%,富有家庭的孩子正在摒棄精英私立學校,轉讀政府資助的公立學校。
一項分析數據顯示,悉尼部分區公立中學和私立中學的就讀率分化嚴重。一些區九成多的中學生上的是私立學校,而另一些區幾乎所有中學生都是在公立學校學習。
週一(16日),澳洲新州HSC(中學畢業證書)考試第一天,阿爾伯裡(Albury)地區一所中學接到考場有炸彈的匿名電話,所有參加考試的學生被疏散,警方接獲報警後前往現場排查。
澳洲獎學金集團(ASG)發布的2017年家長報告顯示,大部分家長們希望學校能教授學生更多的社交與生活技能,讓孩子們獲得更全面的教育。
澳洲的家長和老師對小學生是否需要自備電腦上學一直存有爭議,那麼是否有證據能證明孩子們使用這些電子設備確實有益處呢?
澳洲聯邦教育部長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週三說,政府將改革ATAR(大學入學排名積分)制度,使學生們能更清晰和更容易地了解他們進入澳洲高等學府所需的錄取分數。
澳洲聯邦政府拒絕在其新的學校資助計劃上做出讓步,並否認政府是有意在針對天主教學校。聯邦財長週日堅稱,政府與學校間沒有特殊的資助協議,他一直會一視同仁。天主教學校則警告說,學費將大漲。
週二,澳洲總理特恩布爾宣布了中小學教育經費改革審議計劃,在該計劃下,中小學在未來10年中獲得的教育經費將增長75%。但仍少於前聯邦工黨政府所提出的以及各州政府所期望的。
澳洲聯邦政府打算在預算中削減28億元的大學教育經費,將學生支付學費的比例擴大,還學貸時間提前。為此,大學生們計劃在週三進行全國性的強烈抗議。
澳洲新州一項為期四年的研究數據顯示,學生對從事數學領域的工作「極其」缺乏興趣,在6492名接受調查的學生中,只有8人表達了在完成學業後希望從事數學領域工作的意願。
近日,澳洲政府宣布將對鄉下與邊遠地區的教育問題進行調查審議。參與此次工作的「孤立兒童家長協會」希望許多問題能夠得到解決,從而減少鄉村兒童向城市流失的數量。教育的可負擔性和普及性將是這次工作的重點內容。
澳洲國立大學(ANU)的一份最新報告顯示,新州高中畢業生選擇繼續深造的人數在減少,其中女生上大學的人數多過男生,非英語背景的孩子上大學的比例比只說英語的要高。
澳洲新州政府已經確認將拋棄長久以來一直有爭議的「安全學校」(Safe Schools)計劃,在聯邦政府今年6月停止給該計劃撥款之後,將推出一個範圍更廣泛的反欺凌策略取而代之。新州公立學校將於7月開始實施新策略。
澳洲的一個狗狗聽故事項目(Story Dogs Program)在幫助誦讀困難和情感障礙的孩子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果。有這些障礙的澳洲兒童正受邀參加這一項目。
澳洲聯邦政府正在考慮對全國小學一年級學生強制進行識字和算數的測試。反對黨工黨則稱,該強制測試措施不會對提高澳洲教育水平在全球的排名有任何幫助。
近日,澳洲獎學金集團(ASG)公布的數據預計,2017年出生的孩子在維州公立學校接受12年教育將花費父母7.7萬澳元,全澳最貴。
澳洲新州教育廳宣布了HSC(中學畢業證書)教學大綱的改革內容,這是20年以來最大的一次變動。這次改革旨在減少教學內容的廣度,增加深度,並且回歸傳統。
悉尼正面臨「一代人一遇的入學潮」,但週一遞交給新州議會的內城區學校調查報告卻發現,新州教育廳的規劃難以跟上入學需求。悉尼市長呼籲州政府從印花稅中撥款建造更多學校。 據悉尼晨鋒報報道,隨著眾多的房地產項目的完成,大量居民將會搬到已建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