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賞析:〈旄丘〉

作者:明珠

詩經賞析(小玉/大紀元製圖)

    人氣: 582
【字號】    
   標籤: tags: , ,

 

《詩經.國風.邶風.旄丘

旄丘之葛兮,何誕之節兮!
叔兮伯兮,何多日也?

何其處也?必有與也!
何其久也?必有以也!

狐裘蒙戎,匪車不東。
叔兮伯兮,靡所與同。

瑣兮尾兮,流離之子。
叔兮伯兮,褎如充耳。

註釋:

1. 旄丘之葛兮,何誕之節兮:旄,音毛;本義指旄牛或以旄牛尾巴為裝飾的旗幟。周朝時期旄牛也常被用做祭祀的牲之一。另外,天子鄭重承諾某事或者諸侯重要會盟時使用的牲也用旄牛。《左傳.襄公十年》:「王賴之,而賜之騂旄之盟(周平王信賴他們,賜給他們用赤旄牛祭神的盟約)。」另外,旄牛的尾巴還被用來做旗上的裝飾,《康熙字典》:「音毛。《說文》幢也。《書.泰誓》右秉白旄以麾。《釋文》白旄,旄牛尾。」這是講用旄牛尾做旗幟。丘,小山或小山坡。 「旄丘」指放養旄牛的小山坡。

《毛傳》將「旄丘」一詞釋義為「前高後下曰旄丘。」筆者個人淺見,這不符合古漢語的構詞法,「旄」字在詞組中形同虛設,隨便用其它字均可替代。另外一點,前高後下的小山、前低後高的小山、普通的小山丘,葛在上面生長並不會出現明顯差別,如果按照《毛傳》的釋義,本詩前兩句無任何關聯,等於是寫了兩句廢話。因此,筆者認為《毛傳》對「旄丘」一詞釋義出現了明顯錯誤,此詩被誤解了兩千多年。

誕,本義為誕生及成長,本詩指生長成寬大或粗壯的樣子。《康熙字典》:「《書.大禹謨》帝乃誕敷文德。《傳》大也。」這是講舜帝也接受建議,大修文德並教化美德遍及於天下。因為德行的修養也有一個積累及漸進的過程。所以「誕」字在古文中有形容「由小變大過程」的意思。節,指葛籐的節,葛又是一種爬籐類的植物,它既可爬到別的樹上生長,也可以在地上蔓延生長。而葛籐上的葉子剛好是從節的部位生長出來的。正常情況下,一段葛籐長約兩三丈,其中有很多節,每一節大約十五公分左右。

這兩句的大意是:放養旄牛的小山坡上的葛籐啊,它的節為甚麼長得這麼的寬大粗壯呢?(言外之意是說,葛籐這種植物它的生長力很頑強,從出生開始,就經常被旄牛踩踏,在重壓下,它不僅沒有死亡,它的節反而長得比一般的葛籐更寬大。)

2. 叔兮伯兮,何多日也:叔伯或伯叔是對朝廷中大臣的統稱,由於本詩作者身分的緣故,更應該用這個稱呼。在中國古代,主婦對丈夫的兄弟稱為叔伯;如果丈夫去世,主婦則隨孩子稱呼為叔父或伯父,這是周禮的要求,《儀禮.喪服》:「婦人有三從之義,無專用之道,故未嫁從父,既嫁從夫,夫死從子。」稱呼上從尊之稱。女子未出嫁,在家稱父親的兄弟為叔伯,出嫁後稱丈夫的兄弟為叔伯;丈夫去世後,隨兒子稱丈夫的兄弟為叔父伯父,稱公公(孩子的爺爺)的兄弟為叔公伯公。

這兩句詩的大意:各位叔父伯父,我們還能寵這個孩子多長時間呢?(言外之意,葛籐在重壓下反而長得更壯實,孩子就得讓他從小吃苦,他才能更好的成長,別太寵他了。)

3. 何其處也?必有與也!何其久也?必有以也:處,停留、停滯不前;本詩指孩子在功課或品德方面的修養停滯不前;古代學校中孩子的功課很多都與品德修養方面有關。《說文》:「處,止也。」與《詩經.江有汜》:「其後也處」意思相同。與,給予、賜予;《說文》:「與,賜予也。」久,本詩指精進不懈。《康熙字典》:「《易.繫辭》恆久也。《中庸》不息則久。【註】久,常於中也(指常居於道中)。《老子.道德經》天乃道,道乃久。」以,原因。《康熙字典》:「又因也。《詩.邶風》何其久也,必有以也。《左傳.昭十三年》我之不共,魯故之以。【註】以魯故也。《列子.周穆王篇》宋人執而問其以。」

這四句的大意:孩子的功課為甚麼會停滯不前?一定是平時賜予他太多東西的緣故啊(指財物方面的賜予)!孩子在功課上為甚麼能精進不懈?一定也是有原因的。(言外之意,如果從小就賜給孩子財物,孩子必定會玩物喪志,無心於功課。而孩子能在功課或品德修養上精進不懈,原因就如第一章所說的「旄丘之葛兮,何誕之節兮」,讓孩子從小就懂得吃苦,或給孩子一些壓力,他以後在功課上反而能精進不懈。)

4. 狐裘蒙戎,匪車不東:狐裘,用狐皮製作的毛皮衣服,它是諸侯國君、朝廷三公、王子等隨天子祭祀天地時穿的禮服,天子則穿大裘。《禮記.玉藻》:「錦衣狐裘,諸侯之服也。」蒙,裹、包裹。《康熙字典》:「又《左傳.昭十三年》晉人執季孫意如,以幕蒙之。【註】裹也。」戎,兵器、兵刃。《說文》:「戎,兵也。」

匪,音義通「非」,與《詩經.邶風.柏舟》:「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意思相同。東,動,動身;本詩中讀「東」或「動」均可。《說文》:「東,動也。陽氣動,於時為春。」 《白虎通.五行》:「東方者,動方也,萬物始動生也。」

這兩句詩的大意:用狐裘裹著兵刃(因為怕傷到手腳),沒有車接送就不願意動身。

6. 瑣兮尾兮,流離之子。叔兮伯兮,褎如充耳:瑣,指瑣碎的物品。尾,指微末之事。《說文》:「尾,微也。」流離,指顛沛流離。褎,音義同「袖」。指袖口的裝飾皮料。《康熙字典》:「《說文》袂也。《詩.唐風》羔裘豹褎。《禮.玉藻》君子狐青裘、豹褎。」豹褎指用豹皮作為袖口的裝飾皮料。「褎如充耳」指用袖口的裝飾皮料來塞耳朵,「充耳不聞」一詞的出處就是這首詩。

這四句的大意是:會去計較瑣碎物品及微末小事的,只有那些處於顛沛流離狀態的貴族子弟。各位叔父伯父,(我的建議)您們可不能充耳不聞啊!

賞析:〈旄丘〉這首詩的作者是姜太公的女兒,周武王的正妻,周成王的母親,史稱為「邑姜」。不管是正史還是野史,都有很多關於邑姜的記載和傳說。而其中最著名的故事大概是邑姜懷周成王(姬誦)時的胎教之法。據《大戴禮記.保傅》及賈誼《新書.胎教》記載:「周后妃(邑姜)任(孕)成王於身,立而不跂(音奇;抬起腳後跟,踮腳尖站立),坐而不差(音雌;身子歪斜),獨處而不倨(音義通踞;指立而不正,身子憑倚牆壁或欄杆),雖怒而不詈(音厲;罵),胎教之謂也。」

本詩所講述的故事發生在周成王14歲的時候,也就是周武王駕崩的第二年。當時王都大學剛剛建好,圍繞著周成王是不是去王都大學學習的事情,朝廷的三公[1]、九卿等意見不一致。首先是周成王到王都大學學習,如何與老師和同學相處?古人相見必有禮,用甚麼禮儀來相處?第二,古代大學的學生,不僅習文習禮,還要習武。每位學生都必須學騎射及使用干戈等兵器,然後根據身分的不同還要學習戰陣、戰略等軍事指揮課程。學習騎射及使用兵器的課程時,採用的都是真刀實槍,因此會有一定的危險。並且當時周朝剛剛建立沒幾年,局勢還不穩定,教師官員及學生們都來自不同的階層,他們對周成王有沒有威脅,這個誰也不敢保證,周公旦及召公奭也左右為難。邑姜聽說此事後,就約見朝中的大臣。畢竟周成王還未成年,在孩子的教育上,作為孩子母親的邑姜是有發言權的,這與后妃干涉朝政是兩碼事。所以周公旦帶領朝廷中的九卿等官員去拜見邑姜。

邑姜王太后面見了自己的兩位叔叔周公旦、召公奭及朝廷的九卿等大臣,並用「邶風」這種曲調形式即興唱誦了〈旄丘〉這首詩。由於九卿中有周文王時期的老臣,如南宮括、虢叔等,因此邑姜尊稱他們為「伯伯」或「伯父」,這就是「叔兮伯兮」這一句詩的由來。

旄丘之葛兮,何誕之節兮!叔兮伯兮,何多日也?放養旄牛的小山坡上的葛籐啊,它的節為甚麼長得這麼粗壯?各位叔父伯父,我們還能寵這個孩子(周成王)多長時間呢?

在放養旄牛的小山坡上,葛籐從出生開始,就經常被旄牛踩踏,在重壓下,它不僅沒有死亡,它的節反而長得比一般的葛籐更粗壯。以之來比喻教育孩子,如果從小就不讓孩子吃苦,一點點風險的事情都不敢讓孩子去經歷和鍛練,孩子怎麼能長大成材呢?而且,孩子總是要獨立的,我們這些長輩又能寵愛他多久呢?

母親都疼愛自己的孩子,可是疼愛的方式卻千差萬別;從本詩的第一章我們就可以知道,道德高尚的古人,她的見解就是與眾不同。「旄丘之葛兮,何誕之節兮」多麼形象的比喻啊!

何其處也?必有與也!何其久也?必有以也!孩子的功課(或品德修養方面)為甚麼會停滯不前?一定是平時賜予他太多東西的緣故(指財物方面的賜予)!孩子在功課上為甚麼能精進不懈,一定也是有原因的。

言外之意,如果從小就經常賜給孩子財物,孩子必定會玩物喪志,無心於功課。而孩子能在功課或品德修養上精進不懈,原因就如第一章所說的「旄丘之葛兮,何誕之節兮」,讓孩子從小就懂得吃苦,或給孩子一些壓力,他以後在功課上、個人品德修養上反而能精進不懈。

為了各位讀者更好的理解此詩,筆者講一個春秋時期齊僖公(姜祿甫)的故事。齊僖公有一個同母弟弟仲年,與他年紀相差不到兩歲,倆人從小一起長大,一起去讀書。因為是嫡子,又一起被齊莊公送到王都大學學習。齊僖公的哥哥得臣去世比較早,因此齊僖公對自己這個弟弟很照顧,兄弟倆的感情也很深。齊僖公上位後,一些重大的外交事務,都派自己的弟弟仲年出面處理。仲年因為是從王都大學畢業出來的學生,所以處理哥哥交付的事務也都駕輕就熟,每次都完成得很好。

仲年有個嫡子叫公孫無知(音智),史書中這樣稱呼,是因為姜無知是齊莊公在世時出生的,他是諸侯的孫子,故稱其為公孫[2]。也許是愛屋及烏的緣故吧,公孫無知出生之後就很受齊僖公寵愛,經常賞賜給這個孩子財物。這種做法其實是錯的,因為這會從小就助長公孫無知傲慢的心理,因此他長大後連自己的堂兄,齊僖公的嫡長子姜諸兒(齊襄公,當時的太子)也不放在眼裡。《左傳》及《史記》都記載了姜諸兒和姜無知倆人從小就開始明爭暗鬥的事情[3]。仲年去世後,齊僖公覺得對自己的弟弟有虧欠,所以補償在其兒子身上,將公孫無知的一應待遇提升到與太子(姜諸兒)一樣,連車服都一樣。這就為齊國後來的內亂埋下了禍根。

其實齊僖公並沒有要改立公孫無知為太子的意思,依照周禮的規定也不可能這樣做。可是對自己侄兒的無端寵愛卻讓公孫無知產生了不應該有的想法。公孫無知以為齊僖公是想將國君的位子傳給他。後來齊僖公去世,齊襄公上位之後,公孫無知就一直在暗中謀劃奪位之事。公元前686年冬十二月,公孫無知終於找到機會,弒殺了齊襄公並自立為君。只是這個國君的位置還沒坐熱,第二年春天,公孫無知就在出遊的時候被別人殺了。鷸蚌相爭最後魚翁得利卻是公子小白(齊桓公)。

齊襄公之所以被公孫無知找到機會殺害,與其本身做得極差也有關係[4]。但當初齊僖公如果不逾制賞賜公孫無知財物及車服,公孫無知就不至於動那種弒君奪位的歪心思,也不會造業殺人及被殺了。

從筆者講述的這個故事,我們也可以明白,長輩無端地賞賜晚輩財物,並不是對晚輩好,而是在助長其對財物甚至是名利的執著,跟給晚輩吃慢性毒藥沒有區別(「比予於毒」〈邶風.谷風〉)。

狐裘蒙戎,匪車不東。叔兮伯兮,靡所與同。用狐裘裹著兵刃(因為怕傷到手腳),沒有專車接送就不願意動身。各位叔父伯父,您們以前(年輕的時候)不是這樣的啊!

「狐裘蒙戎,匪車不東」這兩句是指商朝末年紂王時期,當時朝廷的大官及貴族子弟腐化嚴重。一些貴族子弟貪圖享樂,不學無術,拿兵器(干戈)時擔心傷到手,居然用狐裘裹刃。出門如果沒有專車接送,就不願意動身。

商朝末年也只有周國及其周邊的諸侯國在周文王的道德教化影響下,能勵精圖治,恢復禮樂及社會風氣。因此邑姜這四句詩的言外之意是說,紂王及其政權的腐敗,也讓周朝有了崛起的機會,您們這些從年輕時就追隨周文王的老臣,以前可都是很優秀的人材,跟商朝末年朝廷的那些貴族子弟不一樣。

瑣兮尾兮,流離之子。叔兮伯兮,褎如充耳。會去計較瑣碎物品及微末小事的,只有那些處於顛沛流離狀態的貴族子弟。各位叔父伯父,(我的建議)您們可不能充耳不聞啊!

「瑣兮尾兮,流離之子」說的是周武王滅紂後,將紂王的嫡長子武庚分封在邶,那些隨武庚去邶地的商朝遺民中就有一些是以前的貴族子弟,這些人以前都過著腐化奢靡的生活,現在成了亡國之人,為了一點瑣碎的物品而在路上爭吵不休。原來是「用狐裘裹著兵刃,沒有車就不願意動身」,而現在可能為了一件舊羔裘或碎玉都能大打出手。用兩個反差很大的場景來闡述自己的觀點――孩子從小就要讓他吃苦,不能過分的寵愛,否則就如那些商朝遺民,國破家亡,成了斤斤計較的俗人。

邑姜的建議得到了周公旦等朝廷大臣們的認同,大家經過商量,決定讓周成王到王都大學學習,所有學生之間相見時不依身分而按年齡來行禮(《禮記.王制》:「凡入學以齒」);跟老師相見則行師生之禮儀,並形成相關的校規及制度代代相傳。

結語:〈旄丘〉是一首非常優秀的詩篇,她所闡述的道理,對古人及現代人教育孩子都有指導及借鑒的意義。筆者個人淺見:作為父母親及長輩,對教育孩子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們要愛護孩子,而不是去溺愛孩子。要讓孩子從小就知道獨立,不怕吃苦。不能隨便給孩子財物,那會讓孩子形成唯利是圖的不正確的人生觀。現在中國大陸有很多小孩在學校就攀比長輩過節時給的紅包多少,筆者看了經常嘆息和惋惜。

邑姜在本詩中說:「何其處也?必有與也(孩子的功課為甚麼會沒有進步?一定是平時賜予他太多東西的緣故)。」齊莊公在〈邶風.谷風〉詩中說:「既生既育,比予於毒(生養孩子如果不按照道德禮義的要求來教導,那跟給他們吃慢性毒藥沒有區別)。」值得我們大家深思啊!

[附註1]三公之一的姜太公(太師)已經去齊國上任,因此不在朝廷。當時輔政的是周公旦(太傅)及召公奭(太保)。

[附註2]《儀禮.喪服》:「諸侯之子稱公子,公子不得禰先君;公子之子稱公孫,公孫不得祖諸侯。」大意:諸侯的兒子稱公子,公子不能立禰廟祭祀亡父。公子的兒子稱公孫,公孫不能立祖廟祭祀諸侯。

[附註3]《左傳.莊公八年》:「僖公之母弟曰夷仲年,生公孫無知,有寵於僖公,衣服禮秩如適。襄公絀之。二人因之以作亂。」《史記.齊太公世家》:「襄公元年,始為太子時,嘗與無知鬥,及立,絀無知秩服,無知怨。」

[附註4]齊襄公在當太子時就與其同父異母的妹妹文姜亂倫。後來更是與文姜合謀殺害了魯桓公。《史記.齊太公世家》:「初,襄公之醉殺魯桓公,通其夫人,殺誅數不當,淫於婦人,數欺大臣,群弟恐禍及,故次弟糾奔魯。」@*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式微」的字面意思是「法度或法則敗壞了」,用我們現代的話說就是「末法或末法時期」,我們現今正是處於末法時期。
  • 誰都願意生活在這個賞心悅目的詩情畫意之中。「有潰」的意思是大水決堤而出,洪水滔滔,那是誰也不願意經歷及看到的災難。是讓老百姓生活在「有洸」的環境中,還是「有潰」的災難中,雖然是一道很簡單的選擇題;可是,老師留下的作業,卻需要天子及諸侯國君用一生的持正守禮、施行仁政才能做到。
  • 深則厲,淺則揭:古人的上衣比較長,下端一般到大腿的中部。揭,音器;撩起上衣的意思。這兩句的大意是:「(涉水過河或從渡口處涉水上渡船時)水深則漫過腰帶(上衣要濕掉),水淺則撩起上衣。」
  • 〈雄雉〉這首詩是南宮括在第一屆新生開學典禮上的致辭,後來此詩亦成為王都大學學生的座右銘。
  • 這首詩說的是慈母文羋和她七位兒子的故事。魯僖公十七年。孟夏四月,七位孝子從齊國國都臨淄出發,徒步五千多里,歷經半年,送母親文羋回歸楚國。七位孝子後來都成為楚國的上大夫,《左傳》及《史記》破例記載了這個結局,因為〈凱風〉是他們寫的,而且文羋及七位孝子的故事在當時可謂家喻戶曉。
  •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筆者認為這一章的詩句用白話翻譯出來會破壞她的意境。千百年來,古人對美女描寫的詩篇有很多,能超越這一章詩句的卻很少見。這一章的每一句都押韻,不僅讀起來句句優美,而且每一句都令人遐想連翩,
  • 我們將本詩的第一章四句與《禮記》的相關規定一對照,就會發現,沒有經過諸侯夫人從小正統培養的州吁做了一件多麼傻的事啊,簡直是跟周禮的規定對著幹。孟夏四月,天子及諸侯國君要做什麼事,官員及老百姓要做什麼事,《禮記》中有詳細的規定。
  • 終風且霾,惠然肯來;莫往莫來,悠悠我思。那一段日子,風中還夾雜著大量的霧霾;(他在朝廷中對別人也是一臉陰霾),他有時自我感覺順心時會來看看我;我卻希望他別讓我去侍寢(莫往),也別再來找我(莫來),我有自己的事情須要思考。
  • 日居月諸,照臨下土。 乃如之人兮,逝不古處。 胡能有定?寧不我顧?
  • 燕燕于飛,下上其音。之子于歸,遠送於南。瞻望弗及,實勞我心。燕子從南邊飛回,忽上忽下嘰嘰喳喳地叫。姑姑要出嫁,我送她到國都的南郊。直到看不見她的送親車隊,(此時燕子的叫聲)聲聲讓我揪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