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金庸的女主角

更新: 2002-06-12 23:05:37 PM   標籤:tags: 金庸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6月13日訊】【前言】:《俠界溫情》也算是QC武俠評論中比較完整而講究的一個系列,而且是具有“腦袋搞笑特色”的,呵呵。只是這個名字沒有取好。金庸塑造了一大批極具特色的“女孩”形象,這和古龍筆下的“女人形象”不可同日而語。

  [小 昭] [黃 蓉] [小龍女] [任盈盈] [周芷若] [阿 朱]
  [夢 姑] [木婉清] [劉瑛姑] [李秋水] [王語嫣] [殷素素]
  [雙 儿] [刀白鳳] [楊 女] [華 箏]

  說小昭:當君怀歸日,是妾斷腸時

  金庸說,在我的《倚天屠龍記》中,我個人最喜愛的女子是小昭。腦袋通讀全書,自以為最喜愛的女子也是小昭。

  小昭很漂亮。很抱歉,我很庸俗地將漂亮作為第一點理由。身為“紫衫龍王”的獨生女,小昭的美麗無可怀疑。

  小昭很溫柔。在趙周离昭四美中,小昭是對張無忌最溫柔的。

  天底下哪個男子,喜歡自己的女友對自己又凶狠又小气?

  小昭堅毅。作為混血儿的小昭,大概具有著更多的東方特性。

  這使得她能夠假作殘疾潛入光明頂。

  小昭聰明。細膩性情,蘭心慧質。

  小昭楚楚可怜。有誰在看到海上別离時不凄然欲哭?為情郎舍卻青春,從此“紅顏守空枕”。你是否象起了一首歌:“焚心于火……”

  在你難取舍的時候,要一個最愛你的人吧?小昭和趙敏,究竟哪個更愛張無忌?有時候想想,這張無忌有什么好的?似乎天下的美女就全要嫁給他!武功絕世,還不如我腦袋嘛!

  說黃蓉:昵昵儿女語,恩怨相爾汝

  黃蓉是金庸武俠小說甚至所有武俠小說中女主人公的極品。拋開電視連續劇《射雕》的轟動效益不談,光看小說你就會有這种感覺。

  黃蓉出身典雅。我這人咋就這么俗呢?一上來就看門第,嘻嘻。

  作為江湖上名聲赫赫的東邪黃藥師的獨生愛女,自小頗受調教。以至于詩書棋畫,無所不能,甚至奇門八卦這等巫術,也領會掌握。

  黃蓉顯然很痴心。連一段木頭都愛得這么一往情深,要是讓她碰到了腦袋,那還得了,呵呵……

  黃蓉的聰明無需多說,事實上她是金庸小說中最聰明的一個。

  与程靈素等的慧質所不同的是,黃蓉是“急智”型,所謂腦筋急轉彎,嘻嘻。

  黃蓉与郭靖的最后功德圓滿,其中也歷遍坎坷。可謂“應知愛意似流水,斬不斷理還亂”,恩恩怨怨,一言難盡。只是也太便宜了郭靖這小子,連個情敵都沒有。歐陽克那副倒霉相,如何能對黃蓉胃口。唉,腦袋真是生不逢時啊,呵呵。

  說龍女:思君如滿月,夜夜減清輝

  小龍女是武俠小說中女子之另一極品。令人惊訝的是金庸在創作中竟令色迷心竅的尹志平……腦袋代表党代表人民一掌把尹志平的腦袋打得稀巴爛。然而這絲豪也不影響小龍女作為最清純最痴情的女子出現在讀者面前。

  小龍女的出現,使武俠小說徹底擺脫一种古代戲文式的“相攜相依,共闖難關”的愛情描寫。其實讀者印象最深的也就是楊過与小龍女相互痴戀;在夸張化的描寫中,十六年如等閑;在离奇的情節里,舍身跳崖又何難?

  關于小龍女和楊過的另一爭論引出了“禮教大防”,即所謂“師徒不婚”,“長輩不婚”,況且,小龍女比之楊過還要大上那么几歲呢?

  有關小龍女,我只能評為冰清玉洁,人世間最純情的女子;正因為她不諳世事,所以金庸將楊過和小龍女最后定為隱居,真是最佳處理。

  腦袋又開始習慣性地臭男主角。這楊過真不是東西,有這么好一個人等他了,還到處在外邊眉目留情。過兄,不如和腦袋作個交易。

  我去把什么武修文武敦儒耶率齊都擺平了,將那完顏苹耶率燕郭芙還有那程英陸無雙還有你那后來作了尼姑的郭襄妹妹一并擒來,供大哥您享用;您就將那龍女姐姐賜于小弟吧?:

  說盈盈:當路誰相假,知音世所稀

  金庸小說中極品真是太多了,腦袋左顧右盼,流連忘返,嘻嘻。

  任盈盈又是一極品也。然而將之稱為令狐沖的知音,也許更恰當。

  她是令狐沖“笑傲江湖曲”的真正知音。

  任盈盈是大家閨秀型。和金庸小說中其它女子絕不雷同。也許和王語嫣有些相似,但比王性格丰滿得多。后者純粹就是美麗的外殼加上知道一些別人不知道的武功來歷而已。

  任盈盈出場和令狐沖相識的這一段,是金庸小說中男女主角相識最浪漫最溫馨的一段,讀來定當欣然微笑。自以為才傲天下的令狐,居然乖乖地管任大小姐作“婆婆”,哈哈。假使聰明如腦袋者,早就猜出必是女孩無疑。要是婆婆,早就一棍子打屁股上了:乖外孫,走路怎么比婆婆還慢。唯有已經鐘情的女子才會任由你牽著木棍,陪你溫馨浪漫而行。

  這令狐沖也不是個東西。居然對他那我愣是看不出几條优點的小師妹一往那個情深。不過林平之更不是東西,居然搶走了岳靈珊;否則她不就是令狐那的了嗎?由此推出:任盈盈豈不是我腦袋的了嗎?

  說芷若:佳期不可再,風雨杳如年

  周芷若不是極品。然而如果套用一句倪匡式的評語:芷若“有說不出的苦”。從小父女倆孤苦伶仃飄泊江湖,不久就有父喪大痛。

  年小小即深禁禪門,參念玄學。要是我,便瘋也要瘋了。還因她天質聰穎接收人間第一變態滅絕師太的“黑”睞。

  然而又能如何?世事總是這樣。沒有人來幫你,全靠你自己的時候,修一些心計,練少許權術,有何可以非議?

  芷若本來可以很舒服地嫁与張郎,然而趙敏的出現使得她這一最美麗的夢想化為飛花。要不然,她好端端怎么會去練那九陰真經?

  “新婦素手裂紅裳”,還有比新婚大禮上新郎棄女出走更令人痛苦的事嗎?此刻還有誰比張無忌更絕情,更冷漠?

  佳期不可再,風雨杳如年。缺少關怀的周芷若,以后還會得到張無忌的眷顧嗎?你們說,周芷若是不是可以原諒,值得同情?什么!?

  不能?真的?別反悔哦……芷若,我們走。腦袋拉著芷若的手,顛而顛而地跑了……:-)

  說阿朱: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阿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子,因為她得到了天下第一英雄喬峰;阿朱也是世界上最不幸的女子,因為她死在喬峰一掌之下。

  煙雨凄迷,江湖茫茫。唯我愿与君比翼雙飛。喬大爺不是哪种人。

  阿朱的信任,是透心透骨的信任。我喬峰只待大仇一報,卻走那江湖作甚?從此便与阿朱塞上相守,共牧牛羊。

  落花飛去,無可奈何。喬峰只有獨立墳前,熱淚滾滾;從此我這一生,便不會再有意義!從此我便要獨行風雪,孤苦一世!

  看到喬峰將那降龍十八掌一掌掄圓了揮將出去,心中只想叫到:啊呀使不得使不得,喬大哥,那是你女朋友啊。你舍得,腦袋我還不舍得呢?

  只求蕭峰箭入胸膛逝去時,其魂剎那間能和阿朱雙手相握,心意互通。

  說華箏:片云天共遠,永夜月同孤

  很少有人注意到華箏。黃蓉的這個情敵也著實太弱了一些。倪匡曾經評到:華箏是個好姑娘,金庸應該為她找個好夫婿的。

  倪匡和金庸Both是大笨蛋,怎么能將腦袋忘了呢?讓那華箏遠涉西域,當什么圣女教的教主。讓我腦袋好生思念啊。

  其實華箏真的是個很不錯的人。既不刁蠻也不奸猾,即痴痴情深又知曉大節。而且嘛,高干子弟耶!:-)

  然而華箏真不幸。想起來有點象《神雕》里的程英,一樣的优秀,一樣的美麗,一樣的寂寞。唉。有什么法子嘛,人家男的就是踐,他不喜歡你呀!你以為天下男子都象腦袋這么好,見誰逮誰,逮誰咬誰?

  不過,要是愛上韋小寶,哈,要征服他還不是易如翻掌?

  金庸該寫些續集的。好讓華箏程英小昭們都有個好歸宿。千万不能讓腦袋寫,那會害了一代大俠腦袋的,肯定是韋小寶第二啦。:-)

  說夢姑:別后唯所思,天涯共明月

  虛竹的老婆夢姑,大概是金庸小說中描寫方式獨一無二的一位較重要女角。她從頭到尾就沒有以真面示人;讀者甚至從頭到尾都不知道她是美是丑。

  但這真是金庸的高明。但得兩情相悅,丑美又如何?不管夢姑是丑是美,我們這位夢郎大人是丑的,這一點是無庸置疑的。

  然而丑又如何?夢姑照樣思之切切,念爾深深。早知道有這回事,腦袋我也乘亂摸上山去。反正又不須身份驗證,只許答:腦袋平生最快樂事,便是在那冰窟深處。喂,你們笑什么?一會儿自有我樂的,嘻嘻。

  然而虛竹和夢姑兩人,也是金庸刻畫得不太成功的兩人。可以說,虛竹完全就是經歷了一場“傳奇”,他給人的性格就是蠢,除此之外,還有呆,外加迂。

  這世界上,懶人有懶福。呆人也有呆福。沒辦法啊。一切緣分。

  說婉清: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

  說老實話,段譽的各位妹妹中,也就這位木婉清妹妹最是動人。

  本來應該是“婉兮清揚”的一個可人儿,結果卻被這一段木頭搞得“情何幽幽,思何切切”,哎。

  段譽此人,不是東西。愛他的人,他不愛;不愛他的人,他偏要愛。還死纏爛打。

  講起木婉清,可以評之以一“幽”字。自出場起,其面容即被金庸殘忍地蓋以一黑紗;還有什么如果哪個男人第一個見其真面,就要嫁給他這等無理規矩。早知如此還不如派腦袋去揭其面紗呢。

  所以說金庸這個人也不是個東西,怪不得他筆下寫出那么多不是東西的男子。好歹寫出個象個東西的喬峰,還不讓人好好活。

  腦袋總是喜歡猜測一下人物的最后命運。象木婉清這樣一個女子,情之所鐘,不能自已;多半是兩种結局:其一,隱跡深山,不問俗事,青燈一盞常相伴;其二,被百万富翁腦袋金屋藏嬌,嘿嘿。

  說瑛姑:天意怜幽草,人間重晚晴

  把那逃避責任溜之大吉的老奸巨猾周伯通揪上台來!咳,咳……

  首先,劉瑛姑同志,你那對丈夫不忠不義,不貞不洁的行為是極其錯誤的;是需要深刻反省的!愛情,是男女雙方基于共同的生活理想,愿意共同生活的一种高尚情操。

  就你和那神經兮兮的老頑童,你點我一下“環跳穴”,我點你一下“百會穴”,就能點出愛情來?馬克思的唯物主義論告訴我們:這是不可能的!

  但是,理論要于實踐相結合嘛。西方思想不一定符合中國國情啊。

  還是英明領袖毛主席說得好啊: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嘛!

  鑒于劉瑛姑同志已主動提出与段智興解除婚姻關系,并提出放棄財產分配之寬厚要求;鑒于劉瑛姑同志几十年如一日,對情人殊難忘怀;鑒于劉瑛姑同志年事已高,生活上确實需要照顧。特批准周伯通与劉瑛姑結婚,分配住房一套。但周伯通同志生活散漫,態度不端正,罪不可饒。來人啊,拖上來打500屁股!

  說秋水:歲華盡搖落,芳意竟何成

  作為金庸小說里的“大齡女人”,李秋水大概是最漂亮的一個武林中人。象陳圓圓,那与江湖無關。然而古來紅顏多薄命,“誰又能擺脫人世間的悲哀”?

  李秋水最可怜的一點是,為情郎爭風吃醋了一輩子,最后不但沒成功;臨死前反而發現自己連情敵是誰都根本沒有能搞明白。可悲乎?

  可怜乎?

  同樣可怜的還有天山童姥,但由于其出現在小說中時,已經形象不佳。男子嘛,總是同情漂亮女人的悲慘命運;而對于一個不漂亮的女子,她所經歷的磨難,被認為是應該的。

  “紅顏彈指老,剎那芳華”,金庸的這個回目名,取得相當有水平。時光飛逝,百年后誰還留得住“艷若桃李,燦如玫瑰”?

  這個逍遙子也不是個東西。俺腦袋倒不是“垂涎”他那數位美人;只是他不該將那絕世武功,傳于資質比腦袋遠為不如的虛竹啊。要是傳于我腦袋,嘿嘿。那我豈不作了靈鷲宮主人,嘿嘿。那宮中的梅蘭竹菊四位姐姐……嘿嘿嘿嘿。

  說語嫣: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

  此詩非形容戀情也。但腦袋將之斷章取義,拿來說說也非不可。

  呵呵。冠蓋滿京華者,慕容复也;斯人獨憔悴者,王語嫣也。

  我之前就曾評論過,王語嫣之暗戀慕容复必然是一种錯誤。因為一個太執著于事業的男子,是不值得為之傾心相戀的。這個慕容复也不是個東西,要是我,此生得佳人相伴,复那陳年古舊的國干什么!

  腦袋以前評論慕容時,曾說他“大體上也算是個好儿郎”,結果遭來駁斥。然而,我在得出這一結論之前,是基于“金庸對慕容處理有失偏頗”的基礎上的,象慕容這樣從小受教的儿男,就算“國”迷心竅,也不至于狠心偽惡到那种程度。

  金庸對王語嫣的處理也大顯勉強;她對段譽的突然感動,簡直莫名其妙。差不多可以認為是對慕容复的一种報复。就象周芷若聲稱嫁于宋青書實際上是對張無忌的報复一樣。女人真是奇怪。

  《天龍八部》被我認為是金庸武俠之巔峰之作,然而這也是一部極矛盾的作品。它所塑造的第一男主角喬峰無比成功;而第一女主角王語嫣(只能排她了)無比失敗。

  說素素:花發多風雨,人生足別离

  誰說好人一生平安?誰說善有善報?誰說福至心靈逢凶化吉?為什么張翠山殷素素那么好的一對卻要磨難重重風雨肆虐?

  這人世就是不公道,就是歪曲,就是黑暗!

  殷素素說的一句話,最是蕩人心肺,最是一針見血,而這正是她臨死前的一句話:女人會騙人,越漂亮的越會騙。這真是名言。相信每個看過《倚天屠龍記》的讀者都會記得這句話。

  世界是多么古怪。象殷素素這么會騙人的,我們仍然將之列為好女子。只因她和翠山是無辜的。只因他們已經經歷太多的風雨,太多的別离。

  尤其以張翠山死的這一次別离最是傷斷伊人心。眾目睽睽下,武林正道前,直面嬌妻,怎舍得說個別字……這個張翠山真不是個東西!

  腦袋要是得有素素如此愛妻,早就被她同化了。頭腦里哪里還有正邪之分。你少林派求也好,峨嵋派罵也罷,我不理你!

  說雙儿:承恩不在貌,教妾若為容

  雙儿是金庸武俠女角中另一極品,是因為她是所有理智的男讀者挑選妻子的最佳人選。雙儿對“韋相公”無疑是小寶八個老婆中最好的。

  雙儿并沒有絕世容顏,在八女之中,未必算得上中等;雙儿也絕不絕頂聰明,雖然常能幫韋小寶出些把主意,那實在是因為咱們韋爵爺太那個草包;雙儿也絕非武功蓋世,能保得韋小寶一身安全,她那兩三招,怎么打得過洪福齊天之洪夫人?

  然而雙儿溫柔。
  她細膩。
  她純朴。
  她寬容。

  其實雙儿有一條大大的优點嘛,就是她不吃醋,嘻嘻。要是她嫁与腦袋,也許會說:腦相公,我看你如此急色,不如再多娶几房吧?:-)))

  說老實話,韋小寶最愛的就是雙儿。肯定不是李坷。這就象酒席上來了一道味香俱全的豬蹄,垂涎三尺,不吃怎可?不行,死活也要吃到嘴里。然而自己最愛吃的,還是面前的一碟茴香豆,無嘩眾之美,有長久之香。

  你不信?嘿嘿,腦袋私下里跟爵爺大人討价還价多次了:不成不成,腦大俠你宁可把我那七個老婆都買走,雙儿我是絕對不賣!

  說白鳳:春草明年綠,王孫歸不歸

  白鳳者,段正淳之原配夫人刀白鳳也。其實段正淳的几個女人都差不多,可怜可悲,除了康敏這個大變態。

  不是据說科學表明:一個人同時愛上兩個人是不可能的,嗎?

  怎么段正淳就愛得這么起勁?還有滋有味,象模象樣。號稱對每個所愛的女子倒也是真情實意。

  何來真情實意一說,讓人家觀中,谷中,山中苦苦等,自己卻又去相那“星眸竹腰”去也?然而也全怪這几個女子殊無眼光,目無法紀。

  應該到衙門去告他!哼,這個不是東西的家伙!當然不能去段家的衙門。刀白鳳嘛,應該把段正淳休了!

  不過這刀白鳳也真不虧是女人也,居然想得出乘人家“王孫落魄”時,強迫人家“銷得”“楊枝玉露”……腦袋“啊”地一聲!好在肥水沒流外家田,怎么說也還在段氏內部。人民內部矛盾嘛,好說好說!

  段正淳很殷勤地遞給段延慶一支大理紅塔山。

  說楊女: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飄

  說起武俠小說中風華絕代的女子,也許讀者會想起古龍世界里《絕代雙驕》中那為大嘴巴的蘇櫻。然而,古龍對蘇櫻的描寫,并沒有讓我覺得她如古所言:并不是十分的美麗,但她有絕代的風華,完全是自己在吹嘛。

  金庸的小說里倒有這么一位气質曠世的佳人,她在《倚天屠龍記》里出現;她是楊過和小龍女的后人,她被稱位楊姐姐。

  她的出場便是非同凡響;她儼然便是天外來的仙子;她在仙樂聲中降臨;她在几個美麗少女的簇擁中來到;她衣袖翩翩;她步履盈盈……

  這樣一位女子,當真是“可遠觀而不可近褻也”,便是色膽包天的腦袋,也只好偷偷擦擦口水,還必須用香帕,已表示自己有修養。

  楊姐姐的武功也是美絕天下。不是柔,不是陰,就是美。《倚天屠龍記》看到最后恩怨快了時,你就見識了她的武功了。

  她走了,就象飄過的桂花香,一絲一毫不留痕跡,卻仿佛絲絲毫毫,還在空中……

  本來還想評程靈素,袁紫衣,趙敏,霍青桐等女,然而找不到合适的詩句了,只好作罷。見笑了。腦袋由于下學期任務緊張,只恐不能常來灌灌武俠版,想起此處乃我“白手起家”處,嘿嘿,心中自然眷念。

  乘著還在,加緊灌了几把,嘿嘿。多擾雅視,歡迎指正。

(萬維讀者網絡)(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文化博覽
最熱新聞
娛樂追星
生活消費
 
Copyright© 2000 - 2015   大紀元    授權與許可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