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真理喚醒的心(106)

Souls Awakened
唐乙文 Yiwen Tang
【字號】    
   標籤: tags:

二零零三年二月的一天,勞教所所長突然臉帶點笑容來到「後院」牢房。這是我第一次見她對大法弟子不繃著臉。

她閒扯了幾句後問我:「我們這樣對你,你恨不恨我們?」

「不恨。如果恨,我就不會對你微笑。」

「看的出來。」

我真的不恨她們,只為她們選擇了助紂為虐而感到可悲。

但我不恨她們不等於我承認她們的迫害。我已打定主意,如果有人來見我,我一定向他曝光勞教所的罪行。(待續)

(英文對照)

The Chatou chief suddenly walked into the Back Yard cell smiling faintly one day in February, 2003. That was the first time I saw her not wearing a hostile expression when facing a Dafa practitioner.

Upon saying a few meaningless words, she asked me, “Do you resent us for treating you like this?”

“No, I don’t. If I did, I wouldn’t be smiling at you.”

“I can see that.”

I really didn’t resent them, just felt pathetic for them choosing to aid and abet evil.

But that I didn’t resent them didn’t mean I acknowledged their persecution. I had made up my mind: If anyone came to visit me, I must expose to him what the forced labor camp had done.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剝奪睡眠是中共勞教所折磨大法弟子的手段之一。我被關在「後院」時,「挾控」對我說:「從今以後你整晚都不許睡!你要敢睡,我不打扁你我跟你姓!」
  • 勞教所每個牢房的牆上都裝有擴音器。我被關在「後院」時,每天白天,它以撕裂耳膜的高分貝播放中共誹謗大法的宣傳;晚上,我被關進錄像室繼續遭受強制洗腦。
  • 一進入二零零三年,看守就把我關進「後院」。「後院」是三大隊裡進一步折磨堅定的大法弟子的地方,是高牆圍繞的三層樓牢房。
  • 女弟子麗菊有一次和我同車去醫院,她的腿也被酷刑折磨成一瘸一瘸的。麗菊三十剛出頭,進勞教所前是廣州一所高校的英語老師。她一見我,對我一笑。麗菊總是在最艱難、危險的時候都能笑。
  • 去了幾次醫院後,我的腳只是消了一些腫,醫生們對我傷殘的腿毫無辦法。其實,每次去醫院的路途勞頓對身體已經非常虛弱的我來說,只是一種折磨。
  • 一回到牢房,「挾控」遞給我一個鐵飯盒,裡面是我的晚飯。我吃了一口發現那飯還有一點溫熱。這是我兩年多來第一次在寒冷的冬天吃到熱飯。
  • 廣州市區建起了不少新的高樓大廈,但我對這些毫無感覺。因為這片土地仍然和兩年前一樣,沒有人類最基本的生存權利 ——信仰的自由。
  • 我的腿被折磨致殘後,他們從未帶我去過醫院,也不在乎我的腿怎麼樣。現在他們大概知道沒希望逼我妥協了,轉而希望盡快抹掉他們施酷刑的罪證。
  • 第三天上午,勞教所所長到牢房看了一眼我的腿後冷冷的說:「唐乙文!你再不配合我們你的腿就完了!」
  • 我沉默著任她們罵。我的腿腳已經僵硬、沉重的像灌滿了鉛一樣,痛的像十幾把刀在割。我感覺它們隨時都可能支撐不住而倒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