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书话
有宴无酒,不可谓尽兴;有酒无诗,不可谓风雅。因湘云起社而成的螃蟹宴,不仅为贾府女眷带来一番天伦之乐,而且成就了两组题诗,“菊花诗”与“螃蟹咏”。菊花诗自不必说,乃是海棠诗社精心筹划的闺阁雅事,而螃蟹咏,竟是宝、黛、钗三位主角缘事而作、缘情而发的神来之笔。
这场梦黛玉作得雅致,独卧东篱,醒来时微云清辉,又似一个仙境。这疏放的意态倒教人想起湘云醉卧芍药裀的情形。一处是碧影朦朦,一处是红粉夭夭,一个清玄淡远,一个秾丽重彩。更巧的是,黛玉秋酣是诗中虚景,湘云醉眠是众钗亲眼所见,这实与虚的微妙区别正将二人内敛与奔放的性情表现出来。
如果说海棠咏是一次自然无为的写意小品,那么菊花题应是精雕细琢的锦绣华章。可知宝钗不仅懂菊花,更懂人心。 湘云一句笑言,宝钗从旁暗助,将海棠诗社的活动推向兴盛的高峰。
在《红楼梦》钟灵毓秀的少女中,钗黛可谓“双峰对峙,二水分流”,而湘云则是最绚丽的霞光异彩。
黛玉这首诗将海棠的素白纤媚,与自身的袅娜风流展演得淋漓洒脱,似涓涓溪流顺势流淌,不着一丝雕饰痕迹。众人评此诗“风流别致”,实至名归。
大观园里千红万艳,黛玉以灵气与才情最为出众,容貌也是一等一的。黛玉之美,不单单是五官体态的纤柔,更多地来自仙界的纯清、人间的诗心、身世的流离共同滋养而成。在心为志,发言为诗。黛玉题诗,借古人言志,自是要在浩瀚历史中,甄选出与自身遭遇、心声最为契合的几位,嗟人也是自嗟。
《悲惨世界》(Les Miserables)是维克多•雨果小说创作中的顶峰,气势磅礴浩大,代表法国文学浪漫主义发展到和现实主义结合,并且达到两个文学潮流最高峰的一篇著作,堪称世界文坛上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结合的经典。1831年雨果发表《巴黎圣...
初读鲁智深,只觉他快意恩仇、粗豪仗义,每每在他杖杀恶徒、替天行道时喝一声采。而当掩卷沉思,难以忘怀的却是他不经意闪现的禅意,以及迷惘半生、回归真我的人生际遇。
三拳击毙镇关西的鲁智深,付出的是安稳潇洒的人生,面对的是亡命天涯的孤独之旅。这一段旅途,鲁智深出过家,亦破过戒;杀过人,亦救过人。他是个不在戒律之中的和尚,也是个志在名利之外的侠客,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以什么样的身份行走江湖,甚至看不透自己的本心,不变的都是他舍弃前尘的大勇和无私忘我的侠义。
《红楼梦》不说教,不正谈,恰恰是灯红酒绿肥,荣榭燕子归。那些豪门琐事,旮旯心肠,以曲笔情事娓娓叙来,竟如华幕掩台,雾里看花,非得精光四射的眼,得了道法,历了劫波,暗了名情才赫然照见这部大著的底纹...
这是一本写老年生活的散文集。台湾已和全世界同步进入老人社会,许其正从退休后 也已进入老年,过老年生活。他这本散文集写的就是他退休后19年来的所见、所闻、 所思、所感和所体验。
当他做提辖鲁达的时候,他就是他;当他做和尚鲁智深的时候,他还是他;当他成为梁山步军统领,他一直是他。历经人生的大起大落,几度出生入死,几度随遇而安,鲁智深携尘世气息走入佛门,又在佛门与尘世之间游走徘徊,最终剥离了执念与樊笼,了悟正果大道。“今日方知我是我。”鲁智深圆寂前如是说。
阿道夫‧希特勒在20世纪20年代后期的一组留影未曾计划公之于众。这位纳粹德国独裁者形容这些照片“有损人的尊严”。当时,希特勒在一个德国啤酒屋中排演演讲,他打着各种手势,让私人摄影师海因里希‧霍夫曼(Heinrich Hoffman)拍下照片,显然是为了鉴别哪些姿态效果比较好。
艾米莉•勃朗特作为英国19世纪上半叶的女作家,一生只写过这一本小说。当时,女性作者要出版书是不容易的,她于是化名为“埃律斯•贝尔”,费尽周折和出版商协商,最终才同意出版。《呼啸山庄》对维多利亚社会传统道德进行了严重挑战。书出版后,使整个社会震惊。这本书很长时间不被社会认可,受尽批评和谴责。直到一个多世纪后,读者和文学界才恍然大悟,认为艾米莉•勃朗特是 “三姐妹中最伟大的天才 ”,是超越时代的天才;认为《呼啸山庄》绝对是一部惊天动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作品。而且这部小说的奇特魅力还未完全揭开,时至今日仍有很多学者对它进行探讨、解读和争论。今天,我就向读者介绍这位天才作家和她的唯一一部小说《呼啸山庄》。
阿提克斯对孩子说不要去打扰亚瑟,一定要把自己的脚放在别人的鞋子里,才能够真正理解别人。
诺贝尔奖委员会宣布约翰•斯坦贝克获奖的时候,把《人鼠之间》称誉为一部篇幅短小的伟大著作,“通过现实主义的、寓于想像的创作,表现出了充满同情的幽默和对社会的敏锐洞察”。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人鼠之间”所讲述的世界。
《荷马史诗》,最早的古希腊文学经典,相传是由公元前九八世纪的盲诗人荷马所著。
月寂照初,分灯夜读书,过眼千般有,得会意似无。
奥诺雷.德.巴尔扎克(法语:Honoré de Balzac),法国十九世纪现实主义文学作家,其作品系列《人间喜剧》被称为《法国社会的百科全书》,是人类文学史上的奇迹,罕见的文学丰碑。
智慧从哪里来?曾经,我们笃信智慧从书本中来。所以当面对生活、事业、感情中的种种不如意后,我们不禁要怀疑多年的书本教育似乎并没有让我们成为一个更加有智慧的人。甚至那些古圣先贤留下的典籍也要沦为“心灵鸡汤”,味道固然鲜美,却似乎不大受用,面对现实问题时依然束手无策。
十九世纪,西方文学天才辈出,法国更是巨星云集之地。雨果、巴尔扎克、大仲马、乔治.桑、司汤达、福楼拜、左拉⋯⋯均为十九世纪活跃在法国的文坛巨匠。当时,各种题材的文学名作纷纷问世,如天上群星般交相辉映,而儒勒.凡尔纳的科幻小说,正是这璀璨星空中的一簇耀眼的星光。
俳句系源于十五世纪日本的一种诗歌,为五、七、五句式的十七音。短诗易写难工,要在十几个字当中表达内心的思维,意境的展现诚属不易。
(shown)明人冯梦龙先生编著的《情史》,收集了红尘千万载的迢递时光里,不尽的痴男怨女于这浮丽人世的贪恋缱绻。《情史》于人,是真的故纸旧雨……不知哪一册哪一行里,哪一则情深似海的故事是某一世你我的往事。
1802年,法国出生了两位史上留名的文学家。一位是大文豪维克多.雨果;另一位则是同样声名显赫的大仲马。
《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海上劳工》,并称为十九世纪法国大文豪维克多.雨果的“宗教、社会、自然”三部曲。
2012年12月25日上映的音乐剧电影《悲惨世界》,把150年前由19世纪法国大文豪雨果的同名小说再次搬上银幕。影片在全球引起热烈反响,尤其受到中国观众的盛赞。
诗集《有情天地》分三卷,卷一《夏日风情》,卷二《乌山黄昏》,卷三《我思我念》。从作者创作中可以感受到其热爱旅游及生活,诸多篇章书写名山胜景所思所想,也许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美好一一呈现于诗句当中,展翅飞翔。
《西游记》中,悟空一路降妖除魔,金箍棒作为降魔的得力武器,立下汗马功劳。悟空每次挥舞金箍棒,不止表现出他的威力,也表现著善的刚强和威严。
班内特先生和太太只有五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却没有儿子。按照法律,班内特先生过世后,他的财产、房屋将由远亲柯林斯先生来继承。鉴于对未来生活的危机感,班内特太太整日想的都是如何让女儿们嫁给一个有钱的男人。
2015年度瑞典史迪格‧拉森(Stieg Larsson)奖授予中国作家和资深记者杨继绳。杨继绳的获奖理由是,他作为记者以强大的坚持和勇气敢于挖掘历史,讲出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