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溫柔是我,剛強也是我(2)

作者:胡慧嫚
《溫柔是我,剛強也是我》(方智出版 提供)

《溫柔是我,剛強也是我》(方智出版 提供)

      人氣: 64
【字號】    
   標籤: tags: , , ,


爆發

也不過是三、 四個月前,一樣是辦公室場景,一樣是一場由石敏主導的迫害戲碼。憤怒和委屈,這兩種情緒就像是強烈颱風般席捲著艾莉,氣急敗壞地一心想為自己辯解,沒想到在石敏掌握先機與勝算的情況下,艾莉不但話說不清楚,還顯得情緒失控。

最後在總經理不耐的果決拍板定論下,艾莉只能閉嘴吞下一切,然後看著石敏得意洋洋的欣喜表情。

下班時,艾莉走出辦公室,心裡又委屈又憤怒。撥了個電話給男友文傑,想跟他碰面說一說今天發生的事和此刻的心情。

電話沒接。過了幾分鐘,手機傳來簡短的三個字:

「開會中」。

夜色中,整個城市車流與霓虹閃爍,擦身而過的幾對情侶看來都那麼幸福快樂,為什麼她擁有的只有孤單?

手機響了。電話那頭是媽媽一貫焦慮的關心。

「下班了嗎?吃飯了沒?妳跟文傑的婚事究竟怎麼樣了,妳也老大不小了……」突然之間,站在街角的艾莉,再也壓不住自己爆發的情緒。

「妳可不可以不要再問我打算什麼時候和文傑結婚了?我不知道!我根本沒有時間想這些!我每天工作到九點多甚至更晚才能下班,隔天一早又要趕著進辦公室,事情多到做不完!同事相處又好複雜,很多事情也不是光認真努力做就可以的!」

艾莉感受到自己從心底湧上那麼多的累,讓她實在無法再像以往一樣報喜不報憂,再像以往一樣善體人意地回應媽媽。

她的語氣轉為哽咽。

「我一直都沒有跟你們說,可是在這個城市生活真的好累!我不知道這麼多年了,到底,我累積了什麼?工作,永遠不上不下,升遷,永遠輪不到我,每天上班累得半死,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裡?感情,一直好好壞壞,不知道和文傑到底該分手還是該結婚?錢,根本存不了太多。我不知道我的未來在哪?我也不知道,一直以來這麼努力到底得到了什麼?又到底為了什麼?」

匆匆地掛了電話,艾莉流著淚大快步地走在街頭。

也許只要她走得夠快,這些幸福快樂的人就不會注意到她臉上的眼淚。

完整,而不是完美!

城市裡的午茶時光,有著一種忙裡偷閒的加乘美好。

「雖然我一直不覺得我是個要求完美的人,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上回當妳說『要完整,而不是完美』的時候,我突然有一種被打到了的感覺!」艾莉說。

「是嗎?」蘇青一邊把藍莓醬遞過去,一邊在臉上浮起了一個理解的笑容。

「我問妳,妳是不是常常在心裡渴望著『有一個人,能夠不管我好不好,都愛我?』」

艾莉正在最愛的英式司康上塗抹果醬的手,突然停住。

「是耶!這是我從小到大心底的渴望啊!小時候希望爸媽能這樣愛我,長大了,就希望能找到一個這樣愛我的情人!可是,這好像永遠都是一個奢望……」

為了掩飾心底突然湧上的哀傷,艾莉低頭吃了一口司康,卻一點滋味都嘗不出來。

「妳一直向外渴求一份『不管我好不好,都愛我』的愛,但也一直不斷失望著。於是妳一方面對別人對你的不滿意、期待、要求感到生氣,可是另一方面,又不停督促自己符合別人的期待,好讓自己得到那份讓妳感到安全、感到自己存在的愛?對妳來說,愛就是在甜蜜幸福之中,同時又包含著害怕、生氣、傷心的一件事。妳想要它,可是又覺得要得好累。」

艾莉訝異地看著蘇青說:

「妳是女巫嗎?怎麼都說中了我的心?」

「不過,這是妳以前的體驗和模式。我說過,這趟心旅行,我們要反向倒轉一下順序,對嗎?」

儘管仍帶著疑惑,艾莉還是點了點頭。

「我想問的是,妳,這樣愛過自己嗎?對於一個不管好不好,就只是單純存在著的自己,妳悅納她嗎?妳愛她嗎?還是妳總跟她說:『妳不夠好!妳應該更聰明一點、更溫柔一點、更努力一點、更勇敢一點、更獨立一點、更成熟一點、更漂亮一點……』當妳向『外面』追尋渴望這樣的一份悅納和愛時,妳在『裡面』給過自己一份悅納和愛了嗎?」

驚訝的眼神逐漸淡去,隨著蘇青的話語,如霧般的水氣慢慢籠罩在艾莉的雙眼裡。

「我真的沒有想過,我一直向外求的那種愛,原來,我從來都沒有給過自己。」

一個過來人的理解微笑出現在蘇青臉上。

「當我們把目標設定在完美,我們就會很難愛自己,也很難悅納自己。這是一種很深的失落和傷心,也是一個很大的『存在的空洞』。就像是被掏空的地基或流沙一樣,我們很難在上面疊造高樓,或者,即使努力建構再美的城堡,也很容易瞬間倒塌傾毀。」

「那妳說的完整,會有什麼不同呢?」艾莉好奇地提出了探問。

「完整,是好與不好都要,更貼近愛的真義。明亮與幽暗、驕傲與軟弱、堅定與柔軟……我們願意溫柔悅納自己的美好與醜陋,願意學會寬容自己的困惑和迷失。因為我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我們都在慢慢成長,努力經歷這趟人生之旅。所以我們要練習跟自己說:『我接受完整的妳,而不是完美的妳!我要改變與自己的關係,我要擁有這份對自己的愛!』我們都值得試著這樣去愛自己。」

一個明亮的微笑掛在蘇青臉上,和她灰白色的頭髮相映成一種令人安然的淡淡光芒。艾莉看了,一個既好奇又期待的笑容,也不知不覺地掛在自己臉上。◇(待續)

--節錄自《溫柔是我,剛強也是我》/方智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凝視太陽:面對死亡恐懼》(心靈工坊出版 提供)
    當我們邁入六十歲,我注意到一個變化。首先,他似乎更敞開而樂意交談。然後,隨著歲月流逝,他變得幾乎渴望對我訴說過去的恐懼。
  • 《北極驚航》(聯經出版 提供)
    一八七三年四月間的某個迷霧遮天的早晨,一艘自加拿大「紐芬蘭島」康賽普遜灣啟航的蒸汽動力三桅帆船「雌虎號」(Tigress),正卯足全力從分散在拉布拉多半島外海的浮冰和冰山之間通過。
  • 人類在面對隨著時間推移而逐漸清晰的外星生命樣貌,又該如何看待這一議題呢?(博大出版社)
    外星生命千真萬確的存在。他們以不同的形態或面貌存在,可能是大眼灰身,可能是蜥蜴般的擄人怪物,可能是俊男美女,也可能是高智慧的「人生導師」,甚至可能依附人身並以思維傳感來控制人體。關於外星生命的謎底一項項揭開。不論有多少人嘲笑否定、諱莫如深、或是存而不論,越來越多的證據出現,他們正影響著人類的科技、生活,與未來⋯⋯。
  • 《心悅臺灣》。(聯經出版公司)
    若要介紹臺灣,就必須先從臺北捷運的廣播說起。臺北捷運在廣播站名時會以不同的語言重複四次。以「永春」為例,會以「Yonchun」、「Yinchun」、「Yentsun」、「Yonchun Station」的順序廣播,依序是國語(北京話)、臺語(閩南語)、客語、英語。若在鄉下搭公車,最後廣播的有時不是英語,而是當地原住民的語言。
  • 那一天,薛野在北京,十九歲,這個兩年前的貴州高考狀元是北大學生,在廣場上。
  • (《失信招領處》/春天出版公司)
    凱洛想得一種病。不要會致命的那種病,也不要會留下永久傷殘的那種。話說,她並不渴望把車停在殘障停車格的權利,雖然那真的很方便。凱洛從公車站趕回家的途中,努力不去想到鄰居的生活習性、努力不去在乎這整座城鎮其實是個通往死胡同的迷宮 ──要說這裡是讓人安居的所在,倒不如說是個「公共培養皿」還來得貼切些。今天晚上,凱洛就要切斷自己和這個地方的聯繫;很快地,她就能自由漂離。
  • 《神居書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提供)
    讀美心驚膽顫地跟著站起來的男人和小狗走進書店。 男人說他的名字叫作「棚沖並」,今年二十六歲,是這家書店的老闆。興趣是從日本各個角落收集書——而且還是那種人稱「幻本」的書。當這個興趣繼續升級,最後便開了這家書店。
  • 《德米安:徬徨少年時》(漫遊者文化出版 提供)
    「我對你的銀貨和爛錶不感興趣!」他鄙夷地說道,「你自己去修吧!」
  • (《那不勒斯故事》/大塊文化)
    她想要消失;她想要她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消失,讓她整個人都化為無形,再也找不著。因為我對她這麼了解,或至少我覺得自己了解她,所以我自然而然地認為她已經找到讓自己消失的方法,在這個世界上連一根頭髮都不留下。她把「痕跡」的概念擴大到不成比例的程度。她不只希望自己消失,在六十六歲的此時,她還要把她拋下的整個人生完全抹除殆盡。
  • 《在火山下》(時報出版 提供)
    剛升上大四的建築系學生坂西徹,不得不面對即將就業的殘酷現實,鼓起勇氣向心中的第一志願─村井設計事務所遞出履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