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欣賞】少年遊.長安古道馬遲遲

作者:任一仁
在都城長安的古道上,騎著馬兒緩步徜徉。圖為清 唐岱、孫祐、沈源、周鯤、丁觀鵬《畫院本新豐圖》局部。(公有領域)

在都城長安的古道上,騎著馬兒緩步徜徉。圖為清 唐岱、孫祐、沈源、周鯤、丁觀鵬《畫院本新豐圖》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541
【字號】    
   標籤: tags:

柳永 《少年遊》

圖為唐 韓幹《牧馬圖》。(公有領域)
作者騎著「遲遲」之馬,暗喻自己對名利祿位已經灰心淡漠。圖為唐 韓幹《牧馬圖》。(公有領域)

長安古道馬遲遲,
高柳亂蟬嘶。
斜陽鳥外,
秋風原上,
目斷四天垂。

歸雲一去無蹤跡,
何處是前期?
狎興生疏,
酒徒蕭索,
不似少年時。

【作者簡介】
柳永(公元?至約1053)字耆卿,世稱柳七或柳屯田。善為樂章,長於慢詞,語多俚俗,尤善鋪敘形容,曲盡其妙。對北宋慢詞的興盛和發展起過重要作用。

【字句淺釋】
遲遲:緩慢。
嘶:鳴叫。
目斷:向遠處看,直到看不見了。
前期:以前的願望和期待。
狎:親近而態度不莊重。
狎興:狎玩的興致。
蕭索:缺乏生機,不熱鬧。

【全詞串講】

歸去的雲一去杳無蹤跡。(Pixabay)
歸去的雲,一去杳無蹤跡。(Pixabay)

在都城長安的古道上,我騎著馬兒緩步徜徉。
在高高柳樹的疏枝上,寒蟬亂叫一趟趕一趟。
鳥兒在遙遠的天上飛,夕陽在鳥兒後面更遠的地方。
郊原上秋風蕭蕭,舉目遠望,天幕垂掛在四面八方,
又與大地相接在蒼蒼茫茫的地平線上。

歸去的雲,一去杳無蹤跡,
以往的期待和願望,都去了什麼地方?
年青時尋訪意中人狎玩的興致已經冷落疏荒。
一起歌酒流連的朋友們也都老大凋零各一方。
一切的一切啊,都已經和年輕時完全不一樣!

【言外之意】

夕陽飛鳥,以往的期望皆如雲散煙消。(Pixabay)
夕陽飛鳥,以往的期望皆如雲散煙消。(Pixabay)

古代詩人多以「長安」借指首都所在地,而長安道上來往的車馬,也往往被借指為爭逐名利祿位之人。

長安道上加一「古」字,立增滄桑之感。而作者卻騎著「遲遲」之馬,可見對名利祿位已經灰心淡漠,且心懷滄桑之感慨。再加上秋蟬哀鳴,夕陽飛鳥,郊原西風,天垂四野,一派淒婉悲涼中回憶往事,以往的期望皆如雲散煙消,一去不返。功名未就,舊情也拋,徒有「不似少年時」的哀嘆而已。

人生啊,人生!古往今來,多少人不是在這樣的哀嘆中了結了自己短暫的人生呢。可是哀嘆歸哀嘆,真能於哀嘆之餘,橫下一條心上下求索,改變自己生命進程的人卻太少了。人人都有哀嘆命運之時,但卻很難從這哀嘆中走出來,這才是最值得人們哀嘆的啊!#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生能有多少像中秋這樣的佳節良辰?一轉眼眉毛、頭髮都白了,卻落得這樣孤獨寂寞。這紅塵中混跡一生,還不和夢遊一樣麼?
  • (Pxhere)
    僅以三幅帶暗示性和象徵性的畫面,形象地概括了作者從少年到老年的人生巨變,雖然是以點代面,卻毫無單薄感。
  • 淒涼之夜,作者思念過世的妻子。圖為宋趙伯驌《風檐展卷》局部。(公有領域)
    試想,風雨淒涼之夜,雨點叩打著窗櫺,點點滴滴分明地打在心上;如豆殘燈搖曳著昏黃的燈光,輾轉難眠,獨自臥在空床上;突然湧上心頭的是,以往妻子常常在深夜的昏燈下,挑燈為自己補衣的純樸形象。這,哪裡還用得著別的語言!哀惋而淒絕的這一幕,就足以讓鐵打的漢子也潸然淚下啊!
  • 清 馮寧《撫序延清 冊 遠浦荷芬》。(公有領域)
    將軍的職業就是打仗。因此任何一個將軍唯一擔心的就是怕自己打不贏對方。但作為抗金統帥的岳飛卻不是這樣:他不擔心自己打不贏金人,就連金人也承認,「撼山易,撼岳家軍難」,他們覺得「岳家軍」比巍巍大山還難搬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