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替全國的國民小學請命

李家同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孩子們小時候所受到的文化衝擊,對他們一生都有重大的影響,小時候就看過經典名著的孩子,當然會比較有思想。不要說別的,就以作文來說吧,常常看課外小說的小孩,作文一定做得比較好。

我早就發現一件怪事,在所謂教育改革的熱潮中,大家始終沒有替全國的國民小學爭取一些基本權利。

我曾經去過一所鄉下的小學參觀,這所小學有五百位學生,我問校長一年的經常門經費是多少,他告訴我,小學並沒有什麼預算的,人事費由地方政府每個月給,至於一般的經常費,這所五百位學生的小學只有每月二萬元。我問校長有多少經費買圖書,他說一毛錢也沒有,在正常情況之下,當然也沒有錢買電腦。

可是這所小學仍有一間小小的圖書館,校長說有好幾次政府給了他們幾萬元,他們就利用那幾萬元買了一些圖書,同時家長會也有時捐一些錢給小學增添圖書。

這位校長告訴我,他們省吃儉用,一年下來,居然省了三萬元左右,校長本人拿出自己的薪水,買了一架電腦,聽了真令我心酸。最可憐的是這所小學沒有一位職員,人事、會計甚至出納都由老師兼任,校長好像也沒有秘書,真不知道來往公文是如何處理的。我也曾經去過另一所比較大的鄉下學校,情形完全一樣。

國民小學經費不足,立刻造成城鄉距離的巨大。城裡小學的家長會經費比較多,會補助小學購買圖書,而鄉下小學則通常無此福氣。不僅如此,城裡小學學生的家長們會替孩子們買書看,也會帶他們去聽音樂會,鄉下孩子沒有這一類的父母。他們所受到的文化衝擊就很少了。

孩子們小時候所受到的文化衝擊,對他們一生都有重大的影響,小時候就看過經典名著的孩子,當然會比較有思想。不要說別的,就以作文來說吧,常常看課外小說的小孩,作文一定做得比較好。

我現在回想起來,我小學六年級以前,就已看過不少的小說,這些小說都借自於我當時就讀的小學圖書館。我特別記得五年級的那一年,我看過了《主教謀殺案》,至今回味無窮。

除了圖書館以外,小學生實在應該有好的視聽資料,像好的錄影帶等等,因為這些錄影帶都常有教育意義。很多音樂性的錄影帶可以使學生們對古典音樂有興趣。

我有機會到各種中學去演講,我發現城市中學的孩子們常會問非常有意義的問題,鄉下孩子們比較木訥。考其原因,還不是因為鄉下孩子們所受到的文化刺激不夠的緣故。試想,一個沒有機會看課外書籍的小孩子,如何會有好的普通常識,而一個常識不豐富的人,如何能夠成功?

我希望政府能重視國民小學經費不足情形的嚴重性,我在此為他們請命,希望中央政府能撥一些經費,給全國每一所小學每年有一些經費購買圖書和視聽資料。假如以一位小學生一百元計算,全國三百萬位小學生只需政府三億元。那所學生五百位的小學可以每年拿到五萬元的補助,也可以每年買幾百本的書和一些錄影帶,對這五百位同學,絕對是件好事。

我們成天講提高國人的競爭力,不要忘了,足夠的文化衝擊絕對是有必要的,如果我們國家普遍地有閱讀課外書的習慣,他們會比較有寬廣的視野,比較有國際觀,他們的想法也會比較客觀而正確。

我自己之所以能在社會上立足,而有一些成就,完全是因為我常看書的緣故,而且看課外書籍的習慣,在我小學時就養成了。我希望全國都注意我國小學沒有錢買圖書的事,也希望總有一天,我國每一所小學都有一所不錯的圖書館,孩子們可以在裡面借到《主教謀殺案》。@(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國總統在公元九○一一年的春天才離開,下午四時,他和全體重要官員到北京城的天壇去做最後的巡視,天壇依然存在,但到天壇的路上只剩下一條羊腸小徑,總統在天壇上放眼望去,可以看到大部分的北京城,這時候,整個北京城已被各種植物所覆蓋了,綠意盎然,由於正好是春天,好多樹開滿了花,北京城成了一個大花園。
  • 我決定幫助吳教授解這個謎。我給吳教授一個小小的錄音機,叫他白天用這隨身帶著的錄音機,一旦頭痛就對著錄音機將當時周遭的情形描述一下。
  • 女服務生告訴我們,老太太每年聖誕夜都會來享受一頓正式的晚餐,總有一位計程車司機會去接她,飯店主人幾乎免費地供應她這一頓飯,她只象徵性地付一些錢,事後也會有一位計程車司機送他回家。
  • 張伯伯在新竹清華大學唸書的孫子正好來看爺爺,他一眼就看上了那件大陸鄉下人穿的棉襖,苦苦哀求我送他,我發現他穿了那件棉襖,的確很酷。看了這位台灣年輕人的樣子,我立刻想起了那位即將在大陸上大學的年輕人。
  • 蘋果花盛開,校長請我吃飯的時候,坐在靠窗的桌子,一面用餐,一面欣賞窗外盛開的蘋果花,真是一種享受。
  • 他去看過他的弟弟,第一次見面,是一個星期天,他的弟弟穿了白襯衫,白長褲,打了一個紅領結,站在教堂的唱詩班裡,當時他就不敢去認他弟弟了。第二次,他又悄悄地去造訪孤兒院,這次發現,他弟弟在打電腦,他發現他弟弟不但會用電腦,還會英文,而他呢?
  • 張義雄說:「你可以說我在演戲,可是演這一個角色,沒有台上台下,沒有前台後台,要演這個角色,幕就會永不落下。」
  • 「愛的種子,必須親手撒出,而且每次一粒」,這不是我說的,而是德蕾莎修女說的,我希望每一位只想捐錢,而不肯親自幫助別人的善心人士,能夠細細體會這句話的真義。
  • 將來他如果有一天渴望別人安慰他的時候,很可能發現電話不通,好友盡去,他不妨想想別人的不幸遭遇,而且設法去安慰別人。到那個時候,他會發現電話通了,好友也都回來了。
  • 木村教授是位名人,對他好奇的人多得不得了。大家都想知道的:為什麼木村教授這樣害怕小孩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