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小小的台灣很多小工廠無力處理廢料

李家同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台灣地方很小,處理廢棄物很困難,所謂合法的公司也有可能最後會做不合法的事的。

高雄水源遭到汙染,震驚全國,相信大多數國人都會認為這種事情,環保當局應當負很大責任,可是我卻認為這件事其實凸顯了我國產業的一個特色。由於我國產業的這種特色,這種工業廢料的問題,變成了一個相當複雜的問題。

我在靜宜大學擔任校長的時候,校園旁邊,出現了一個很大的廢棄物丟棄造成的小山,有一次,這座小山造成了火災,連我們校園內的樹木也都被燒焦了一批,非常可怕。我們報了警,警方告訴我們,這些並非任何工廠的廢棄物,反而是一家工廠的原料。但是根據法律,這些原料是易燃物,不能放置在校園旁邊,不久,這座原料小山就離開了。

問題是:這家工廠的易燃原料移到那裡去了呢?我常在各處鄉下開車,也常發現鄉下有不少小工廠,工廠附近就會堆置了他們所需要的原料。因為這些地方是鄉下,附近的鄉民大概就忍了下來,沒有將這件事看成危害公共安全的問題。

靜宜大學後山上相當荒涼,過一陣子,就有人偷偷地在山上偷倒垃圾,然後放一把火將垃圾燒掉,我們報告政府,他們也沒有辦法。事實上我們不能責怪警察局,他們不可能防止這種在荒郊野外偷燒垃圾的事。

我國有不少規模不大的小工廠,這些工廠會產生廢棄物,但因為規模太小,常常無力處理這些廢棄物,有時他們會拜託黑道處理,有時會找合法的公司處理,但台灣地方很小,處理廢棄物很困難,所謂合法的公司也有可能最後會做不合法的事的。

我建議工業局徹底地檢查一下我國的小型工廠,也誠實地研究這些小型工廠廢棄物的處理情形,我有絕大的信心,相信政府會發現這些小型工廠根本無法合法地解決廢棄物問題。如果他們真的照政府規定來做,只有關門這一條路。

政府也應該好好地看看那些處理廢棄物的公司,當然大多數的這種公司做的是合法的事,但只要有一兩家這種公司做不合法的事,問題就很嚴重了。

台灣可用地非常少,小型工廠卻相當多,因此廢棄物的處理也就非常困難。我們不能僅僅制定了很多法律,因為這些小型工廠的確無力合法地處理廢棄物。這是事實,可惜卻是政府官員所不願意承認的事實。

我認為我們的政府必須主動地幫助小型工廠解決廢棄物處理問題。政府不妨在北中南地區設立處理各種廢料的單位,以低廉價格提供服務,使各行各業的廢棄物,都有合法而低廉的解決方法。

環保的問題,不能從純法律的眼光來解決,而要從經濟的角度來看,我國不斷地發生非法處理廢棄物問題,當然是因為處理廢料的成本不是一般小型工廠所能負擔的。但這些小型工廠又幫助我國有效地解決了我國的失業問題。我們一面要嚴格執法,一面也要大幅度地降低處理廢棄物的成本,一旦小型工廠可以合法地處理廢料,試問,黑道還能夠插手廢棄物處理行業嗎?@(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也許我們應該在公民教育中,將這種有關人權保障的觀念講清楚。如果整個社會都期盼警方辦案要講證據,一案兩破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
  • 我們不該苛責政府,他們也盡了力。可是政府也不妨檢討一下,如此大的災難,幾乎等於戰爭,如果真的是戰爭發生了,我們的反應也是如此,那才真的是大災難呢。
  • 要使升學壓力減輕,唯一的辦法是將校與校之間的差距減小,如果各所學校的經費差距不大,考上那一所學校都差不了太多,升學的壓力就會降低很多。
  • 所謂回歸基本面,就是一切從基本做起,這本來應該是天經地義的事,可是並沒有人喜歡聽這些想法,理由很簡單,因為這種作法是相當不耀眼的。
  • 我們曾經以腳踏實地的態度建設了國家,現在又面臨考驗,我們希望在科技和教育上有更好的表現,更應該勇敢地面對現實,打好基礎,才能有進步。打好基礎的工作不光鮮耀眼,但是如果全國上下,都肯從事這種不耀眼的工作,我們的科技一定會有很大的進步。
  • 一個國家的人民,如果只想到自己的利益,只想到自己的權益受損,只想到替自己伸張正義,就一定不會在心靈中有慈悲的情懷,這種缺乏慈悲心腸的靈魂,可以被稱為已經硬化了的靈魂,也是一種病態的靈魂。
  • 如果有一個歐洲國家國境之內仍有奴隸制度,我們可以想像得到歐洲的領袖們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 在台灣的人也該學到一些經驗,我們要知道電力不太能完全自由化的,畢竟電力供應和蔬菜供應,前者複雜得多。
  • 國際救援組織的負責人說如果他們有一千萬美元,他們可以將救援的工作做得更多。換句話說,只要有一千萬美元,很多饑餓的非洲人就可以吃得好一點。
  • 我們當然應該認真地吸收新的學問和新的技術,但我們更應該靜下心來,以無比執著的精神,在某一學問或一技術上不斷地下功夫。時間一長,就很少人能夠和你競爭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