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望南春與冬(30)

朱執中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19日訊】這一天,茂林家第一次從石虎鎮買回來五十一匹布,終於拉開了李朗十年布貨郎生涯的序幕。茂林年青時想從商的意願因故未能實現,今天,兒、媳這一代開始把它變成現實了﹐那種內心的高興,外人是不易察覺的。在興奮的同時,他們懸著的心也不時上上落落,耽心生意的前景會是怎麼樣呢?畢竟那四百八十元的小本投資,是從多方面湊成的,而且從正道得來的每一個銅板也得花上兩分力氣和心血,何況那兩三塊錢就可買一百斤谷的年代,對貧窮農家已經是一筆不小的錢。千萬不能讓它泡湯,也就成為鄉下貧家從商初始的普遍心願。因此,他們在商務活動的初期,總是小心謹慎,步步為營。

  好在,生意的開始,順暢得令李家兩代出乎意料。那天,當李朗、淑貞挑著沉沉的布擔下了村渡,上百雙鄉親的眼睛,無不朝著他倆張望,一下子便議論紛紛,男子挑擔賣布,還有個過門才兩月的美麗新娘作伴支持,當下便成為船上令人驚異的新聞。落了村渡,在回村西的路上,不論村外,還是村內,凡是遇上這對滿挑著四筐新簇簇布匹的年輕夫婦的村民,無不止步觀望,有些婦女還相跟著問:「阿朗,你們挑的布是賣的嗎?」「是呀。」「甚麼時候才賣?」「你甚麼時候來我們就甚麼時候賣。」這一來,不出三兩個時辰,「茂林兒子賣布啦!」「阿朗要當布貨郎了」這樣的經濟消息,便在一千多人口的望南村很快地傳開了。

  誰料,好事來得真快。當他們挑布回到家,洗了臉,喝過杏兒熬得稠稠的綠豆甜湯,又合手合腳,用一塊三四尺寬的床板,兩張長條凳,在小廳左邊裝起一個臨時布架。李朗把筐裡的布一匹又一匹傳給淑貞,她按照布的顏色、價錢,分類地一疊又一疊地堆起來,么女汝珍作嫂子助手,也幫著挪這挪那,不多久,新買的五十一匹布便層次分明地陳列在「貨架」上。

  坐在角落抽水煙筒的茂林,一直凝視著兒、媳傳布、接布、疊布的連串動作,心中湧起陣陣歡樂。一見布已疊好,他靠好煙筒,霍地站起來高聲地說:「嘻,我家傳了幾代的這間小屋,今天可變成布店囉!」說罷他率先哈哈地大笑起來,一下子逗得全家子都笑將起來。坐在脫了色靠木椅上的杏兒也笑著說:「你這個作爹的,幾十年來都夢想著做生意,可惜做不成。如今,兒子、媳婦開始做了,你就給他們安個店名吧!」茂林真的沉思起來,一會兒說道:「有了,就叫『朗記布店』吧!」「好哇!『朗記布店』,跟哥的名字連起來了,掛上吧!」汝珍樂得鼓起掌來。李朗說:「看你這小丫頭,連店子還沒一間,怎麼掛牌。」

  正笑著,一個中年農婦走進屋內說:「阿朗大姪,聽說你賣布了,現在能買嗎?」杏兒忙招呼她坐下說:「川嫂,你幹嗎急著買這布?」她說近日秋風起,天氣一天涼過一天,家裏那三個小的,袖縮褲短,想買丈把布給他們各做一套,可就忙著耽擱了到大墟去買,今兒就近,買回去趕著給他們做,免得受涼。李朗問妻子怎辦,淑貞說:「為嬸娘應急,就賣給她吧!」川嫂謝了聲﹐朝「貨架」上來回看了幾遍,指著那紅格子布說,這,我想買一丈五尺,多少錢一尺呢?夫妻倆低聲商量後,李朗說一尺一角五分。川嫂說,這布孩子穿起來好看,價錢又便宜,便問一共多少錢?夫妻倆一齊心算起來,淑貞一會兒就算清了,說:「大娘,一共兩元二角五分。」李朗接著說算對了。川嫂也一邊動手指一邊心算,好一會亦說對了。淑貞便拿出新買的剪刀和尺擺在布上,示意丈夫去量,李朗笑對淑貞說:「還是你來剪第一次布,讓我再學一回!」她便依著從石虎祥興店莫師傅學來的功夫,淡定地一尺一尺量起來。

  川嫂笑笑說,阿朗,連量布剪布你也要學媳婦呀?李朗答道,不但量布學她,連計數、認字,也都得拜她為師呢!川嫂好像聽得希罕新聞般高興地說:茂林大哥大嫂,你們真有福,為兒子娶得這麼個賢能媳婦!茂林笑笑答話,我大嫂何止這點,沒有她和她父親在銀錢上支持,我家這攤小買賣,不知何時才能開張。川嫂是個爽快人,平日歡喜同妯娌、鄰居互通聽來的村內外新消息,眼下又從茂林那裏獲得親家之間銀錢關係的大新聞,準是人人愛聽的,她高興此行大有收穫。(未完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