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古文觀止】宋 文天祥:正氣歌並序

(大紀元圖片庫)

更新: 2007-05-11 01:38:39 AM   標籤:tags: 古文觀止+文天祥 , 古文觀止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廣八尺,深可四尋,單扉低小,白間短窄,汙下而幽暗。當此夏日,諸氣萃然;雨潦四集,浮動床几,時則為水氣;塗泥半朝,蒸漚歷瀾,時則為土氣;乍晴暴熱,風道四塞,時則為日氣;簷陰薪爨(音:竄),助長炎虐,時則為火氣;倉腐寄頓,陳陳逼人,時則為米氣;駢(音:胼)肩雜遝(音:踏),腥臊汗垢,時則為人氣;或圊圂(音:清混)、或毀屍、或腐鼠,惡氣雜出,時則為穢氣。疊是數氣,當之者鮮不為厲。而予以孱(音:禪)弱,俯仰其間,於茲二年矣,幸而無恙,是殆有養致然爾。然亦安知所養何哉?孟子曰:「吾善養吾浩然之氣。」彼氣有七,吾氣有一,以一敵七,吾何患焉!況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氣也,作《正氣歌》一首。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
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
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
皇路當清夷,含和吐明庭。
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
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
在秦張良椎,在漢蘇武節。
為嚴將軍頭,為嵇侍中血。
為張睢陽齒,為顏常山舌。
或為遼東帽,清操厲冰雪。
或為出師表,鬼神泣壯烈。
或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為擊賊笏,逆豎頭破裂。
是氣所磅礡,凜烈萬古存。
當其貫日月,生死安足論。
地維賴以立,天柱賴以尊。
三綱實繫命,道義為之根。
嗟予遘陽九,隸也實不力。
楚囚纓其冠,傳車送窮北。
鼎鑊甘如飴,求之不可得。
陰房闃鬼火,春院閟天黑。
牛驥同一皂,雞棲鳳凰食。
一朝蒙霧露,分作溝中瘠。
如此再寒暑,百沴自辟易。
哀哉沮洳場,為我安樂國。
豈有他繆巧,陰陽不能賊。
顧此耿耿在,仰視浮雲白。
悠悠我心悲,蒼天曷有極!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
風簷展書讀,古道照顏色。

笏(音:戶),遘(音:夠),闃(音:去),閟(音:必),沴(音:力),沮洳(音:句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尋:古代八尺稱為一尋。
扉:門扇。
萃然:聚集。
潦:積水。
蒸漚歷瀾:形容溼熱地區汙水積久了,冒泡糜爛的樣子。
爨:以火燒煮食物。
駢肩雜遝: 駢肩,並肩。雜遝,眾多的樣子。駢肩雜遝形容人多擁擠的樣子。
圊圂:廁所。
厲:疾病。
流形:變化成形。
皇路當清夷:指國家太平時。
含和吐明庭:為臣子的含蘊著和順之氣在朝廷。
丹青:丹,丹冊,記載功勛。青,青史,紀錄史事。丹青泛指史籍。
在齊太史簡:太史記載崔抒弒君的簡冊。
在晉董狐筆:晉國有董狐不畏死而記載趙盾弒君。
在秦張良椎:秦朝有張良狙擊始皇的大鐵椎。
在漢蘇武節:漢朝有蘇武出使匈奴,十九年不屈服於匈奴,如所持的旄節。
為嚴將軍頭:蜀漢的嚴將軍,寧可斷頭,也不願投降。
為嵇侍中血:西晉嵇紹,為嵇康之子。嵇紹為保護皇帝司馬衷而死,血濺帝衣。
為張睢陽齒:安史之亂,張巡死守睢陽不降,被賊剔齒殺死。
為顏常山舌:安史之亂,顏常山被俘拒降,被賊割舌而仍罵賊不止。
為遼東帽,清操厲冰雪:曹魏時,管寧隱居遼東,衣帽布,節操清白,比冰雪還要皎潔。
為出師表,鬼神泣壯烈:諸葛亮寫出師表,連鬼神都為他的忠貞壯烈而感泣。
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東晉祖逖渡江擊漿,激昂憤概誓復中原,消滅胡羯。
為擊賊,逆豎頭破裂:唐朝段秀實奪笏擊賊,使叛徒頭破血流。笏,古代大臣朝見君主時所執的手板,用玉、象牙或竹製成。
三綱:君臣、父子、夫婦之道。即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婦綱。
遘:遭遇。
陽九:困厄的時運。
隸:賤屬也,僕也。
楚囚纓其冠:把帽帶纏住頭髮。形容匆忙不及整束。纓,繫帽的帶子。
鼎鑊:鼎,三足兩耳的金屬器具。鑊,無足無耳的金屬器具。鼎鑊皆為烹煮食物的器具。古代以鼎鑊烹煮罪犯的酷刑。
闃:寂靜無聲。
閟:幽深的。
牛驥同一皂:餵食牛馬的食槽。
雞棲鳳凰食:雞與鳳凰同住同吃。比喻賢愚不分。
蒙霧露:蒙,蒙受。霧露,指陰陽不和調之氣。蒙霧露指人罹患疾病。
溝中瘠:一旦罹疾病,自料當死,棄屍溝中。
百沴:沴,惡氣。百沴,指各種惡氣。
辟易:退避。
沮洳:低溼的地方。
繆巧:智謀與巧詐。
悠悠:憂思的樣子。
耿耿:光明安靜的樣子。
夙昔:從前、往昔。


作者介紹

文天祥(1236—1283年),初名雲孫,字天祥。選中貢士後,他以天祥為名,改字履善。寶佑四年(1256年)中狀元後,他又改字宋瑞,後因住過文山,而號文山。吉州廬陵(今江西吉安縣)人。

18歲時,文天祥獲廬陵鄉校考試第一名,寶佑四年,其年二十,入吉州(今江西吉安)白鷺洲書院讀書,同年中選吉州貢士,臨安殿試中,他作“禦試策”切中時弊,提出改革方案,表述政治抱負,參加殿試時,帝親拔為第一,考官王應麟奏曰:“是卷古誼若龜鑒,忠肝如鐵石,臣敢為得人賀。”
後歷任簽書甯海軍節度判官廳公事、刑部郎官、江西提刑、尚書左司郎官、湖南提刑、知贛州職等。宋恭帝德佑元年(1275年),元兵渡江,文天祥散盡家產,招募豪傑,起兵勤王,組織義軍三萬,以“正義在我,謀無不立;人多勢眾,自能成功”的口號進行反元鬥爭。然最終因為孤立無援,抗爭失敗,到最後僅餘六人。

次年,任右丞相,赴元營談判,不意被伯顏拘留,押解北方。後於鎮江脫險。力圖恢復,轉戰東南。但元軍施反間計,誣說文天祥已投降,文天祥為此屢遭猜疑戒備,不得不顛沛流離至溫州。這時,南宋朝廷已奉表投降,恭帝被押往元大都,陸秀夫等擁立7歲的宋端宗在福州即位。文天祥奉詔入福州,任樞密使,同時都督諸路軍馬,往南劍州(今福建南平)建立督府,派人赴各地募兵籌餉以繼續抗元戰爭。秋天,元軍攻入福建,端宗被擁逃海上,在廣東一帶乘船漂泊。

文天祥與當時朝臣張世傑與陳宜中意見不合,於是離開南宋行朝,以同都督的身分在南劍州(治今福建南平)開府,指揮抗元。1277年,文天祥率軍移駐龍岩、梅州,攻入江西。在雩都(今江西南部)大敗元軍,攻取興國,收復贛州十縣、吉州四縣,人心振奮,抗元形勢轉好。但好景不長,元軍主力進攻文天祥興國大營,文天祥寡不敵眾率軍北撤敗退到廬陵、河州(今福建長汀),損失慘重,妻兒也被元軍擄走。

祥興元年(1278年)夏,文天祥得知南宋行朝移駐崖山,為擺脫艱難處境,請求率軍前往,與南宋行朝會合。由於張世傑堅決反對,計畫失敗,文天祥率軍退往潮陽縣。同年冬,元軍大舉來攻,文天祥在率部向海豐撤退的途中遭到元將張弘範的攻擊,文天祥在五坡嶺兵敗被俘。張要文天祥寫信招降張世傑,乃書《過零丁洋詩》:「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飄搖雨打萍。皇恐灘頭說皇恐,零丁洋裡歎零丁。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弘範笑而置之,不久遣使護送至大都,路上絕食八日,不死。被關押在北京府學胡同,拘囚四年。帝昺祥興二年(1279年),宋亡,文天祥仍堅守初志,在給妹妹的信中說:「收柳女信,痛割腸胃。人誰無妻兒骨肉之情?但今日事到這裏,於義當死,乃是命也。奈何?奈何!……可令柳女、環女做好人,爹爹管不得。淚下哽咽哽咽。」,獄中作《指南後錄》第三卷、《正氣歌》。

元世祖愛其才,先後派出平章政事阿合馬、丞相孛羅招降,至元十九年日,元世祖召見文天祥,親自勸降。文天祥堅貞不屈,“一死之外,無可為者。”次日於柴巿口執行死刑,天祥向南方跪拜,從容死掉。死後在他的帶中發現一首詩:「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唯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死時年僅四十七歲。行刑之際,“俄有詔使止之”,而文天祥已死。忽必烈惋惜地說:“好男子,不為吾用,殺之誠可惜也。”

文天祥著有多篇作品,以《過零丁洋》和在獄中所題《正氣歌》最為人所認識和稱道,其中前者的“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乃千古絕唱。(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