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The Unknown Story》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30)

15 劉志丹的命運 1935~1936年 41~42歲
張戎(Jung Chang),喬.哈利戴(Jon Halliday)

(大紀元配圖《九評》之八)

  人氣: 137
【字號】    
   標籤: tags: , , ,

15 劉志丹的命運 1935~1936年 41~42歲

長征後的未來十年裡,毛澤東的「家」安在中國西北部的黃土高原上,傍著黃河。這裡是望不盡的黃土天地,單調而又悲壯的蒼涼。流水切割成的溝壑像滿臉皺紋,峽谷像鋸齒般裂開,深長幾百公尺。住宅多是依山挖進的窯洞。

全國剩下的唯一紅區陝北,是劉志丹創立的。毛到達時,劉有五千人馬,比毛的還多。在本地同情紅軍的人眼裡,他是個英雄。但當地的西班牙天主教主教,不喜歡他剝奪教堂和富人的財產,稱他為「天不怕地不怕的、渾身上下都是反骨的密謀家」。

毛朝劉志丹的根據地出發時,一九三五年九月十二日,對高層說,劉在「領導上不一定正確」。九月中旬,主管根據地的中共北方局奉命前去「肅反」。北方局的人一到就跟剛被蔣介石從南方趕到這裡來的紅二十五軍聯起手來,向劉和劉的戰友們開刀。紅二十五軍人數三千四百,不如劉志丹的武裝力量強。但劉沒有抵抗。當他從前線被召去後方,途中得知是要逮捕他時,他仍自己走進了班房。

中共大員譴責劉志丹「一貫右傾」,說他是「為消滅紅軍而創造紅軍根據地的反革命」。他服從黨的行為不但不被讚賞為對黨忠誠,反而被歪曲來作罪證,說他明知要被捕,「反而不跑,是狡猾的以此使黨對其信任」。監獄裡,劉志丹戴著沉重的腳鐮,後來長期走路都成問題。酷刑是家常便飯,燒紅的鐵絲曾捅進他一個戰友的大腿直到骨頭上。許多人被活埋。倖存者習仲勳後來說,他被關在瓦窯堡的一個監獄裡,「埋人的土坑已經挖好,我們隨時都有被活埋的危險。」

這個時候毛澤東來了——來扮演一個英明的仲裁者角色。毛傳令停止捕人殺人,十一月底釋放了劉志丹等人,肅反被定性為「嚴重錯誤」,兩個替罪羊受到處分。

毛成了救命恩人,這使他接管陝北根據地時,處在一個再理想不過的地位。那場血腥的肅反使劉志丹和他的戰友們大受損害,無職無權,毛得以輕而易舉地把他們排斥在領導圈之外。劉志丹作為根據地的創始人,只分給很低級的職務:做由一幫新兵組成的紅二十八軍軍長。毛派親信做政委,以掌握劉。劉志丹沒有怨言,他公開表態支持毛的權威,還要受害的戰友們也都聽中央的。

毛不想把劉志丹作為敵人消滅,他想借助劉的巨大聲望來統治。毛也不想留著劉志丹。劉是本地領袖。毛知道中共遲早要從本地人身上擠搾糧食、金錢、士兵和勞工,這類政策必將引起本地人的反抗,土生土長的幹部因為與當地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容易成為這些反抗的帶頭人。毛要除掉劉志丹,不過辦法跟解決過去根據地裡的當地領導人不同。

在陝北安頓下來不久,毛著手實行打通蘇聯、接收軍火的戰略方針。毛的計劃是東渡黃河,到富裕的山西省去,在那裡招兵籌款,如有可能建立根據地,再向北去蘇聯衛星國外蒙古邊界。

東征於一九三六年二月開始。就像長征一樣,中共宣傳說東征是去打日本。其實一個日本人也沒打,連日本人的邊也沒沾。毛招了些兵,掠奪了些財物,但不等靠近外蒙古,就被蔣介石的軍隊趕回了黃河以西。在這場短短的征途中,劉志丹死去,年僅三十三歲。中共說他死在戰場上,但他死的前後一切細節都說明他是被謀殺的。

死的那天是四月十四日,在黃河渡口三交。中共說一挺敵人的機關鎗,在掃射進攻的紅軍時,打中了他的心臟。但劉志丹並沒有在進攻的紅軍行列裡,也沒有在兩軍的交叉火力線上,他在兩百公尺外的一座小山上用望遠鏡觀戰。如果打死他的真是一挺機關鎗,那挺機關鎗也太神奇了:它本來在朝一個完全相反的方向射擊,突然一下子轉了個大彎,就那麼一顆子彈,從兩百公尺外準準地射在劉志丹的心臟上,精確度真能使神槍狙擊手汗顏。

劉志丹中彈時,有兩個人在身旁,一個是政治保衛局的特派員,姓裴,長征時他負責看守紅軍的金銀財寶。另一個是劉的警衛員。根據裴自己的描述,劉志丹中彈後,他叫警衛員去找醫生,「當醫生來到時,他〔劉〕已完全停止了呼吸」。也就是說,劉志丹死時,身邊只有裴一個人。這樣的死法太使人懷疑劉志丹是被裴或警衛員暗殺的。暗殺是政治保衛局工作的重要部分,給「不可靠」的「首長」派的警衛員通常也是政保部門的人。前紅七軍軍長李明瑞就是在被懷疑企圖率兵逃走時,被警衛員打死的。紅軍將領龔楚在計劃逃亡時,最擔心的也是身邊的警衛員。

劉志丹死前的一系列事件顯示要他死是毛澤東的意思。死前八天,毛下令:「二十八軍以後直屬於本部指揮」。這意味著,劉志丹一旦死亡,向上面報告就是直接對毛。兩天以後,毛任命劉志丹為他迄今一直被排斥在外的「軍事委員會」委員。這等於劉獲得全面平反,進入軍事決策機構。這樣劉死後會被當作英雄對待,他手下的人不會憤怒造反。最後,十三日那天,是毛親自下令劉志丹去三交的,去的第二天劉就被打死了。

劉志丹下葬的時候沒讓他的遺孀看遺體。她回憶說:「我要開棺看他一眼,周恩來副王席勸說道:『劉嫂子,你身體不好,見了更難過。』所以沒看到。」七年以後終於讓她開棺看了,但那時遺體已經腐爛。那一年毛澤東整飭在延安的中共幹部,特別需要根據地的穩定,需要利用劉志丹的名字。他為劉志丹舉行隆重公葬儀式,把保安縣改名為志丹縣,毛親筆題詞,說劉志丹的「英勇犧牲,出於意外」。

在中共史上,劉志丹是唯一一個死在前線的根據地最高領袖。不僅他,他在陝北的左右手都在他死的幾個星期內先後被打死:楊琪死於三月,楊森死於五月初。也就是說,毛到陝北幾個月內,當地的三個紅軍最高指揮官都「死在戰場」。這樣的命運在紅軍裡絕無僅有。

這三個人死了,潛在的對毛造反的本地領袖不復存在。後來,雖然陝北人有過一些小規模反抗,但都不足以威脅中共政權。毛澤東於是安全地在陝北住了十一年。(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毛要張國燾把傷病員、輜重都統統帶上!表面上他說這是使他們「免致拋棄」,實際上是讓張的隊伍加倍受苦。毛是以中央的名義下命令,張國燾只好服從,帶著數萬大軍開進草地。一兩天後,草地的滋味他就領教夠了。九月二日,部隊來到一條漲水的河前。
  • 當一九三五年六月兩支紅軍會師時,毛率領的中央紅軍處在悲慘的境地。剩下的這一萬來人身體拖垮了,重武器差不多丟光了,步槍平均每支只有五顆子彈。曾是張國燾老朋友的朱德私下對張說:中央紅軍「過去曾是一個巨人,現在全身的肉都掉完了,只剩下一副骨頭。」
  • 子珍產後兩個月,災難再次降臨到她頭上:她被國民黨的飛機炸傷,差一點喪命。那是四月中旬的一個傍晚,三架敵機在一片梯田盡頭出現,飛得很低,連飛行員的臉部看得見。子珍跟戰友正在一條小徑上歇氣,猛然機關鎗掃射下來,炸彈跟著落下,一時胳膊腿橫飛,鮮血和腦液把土地攪成一灘灘紅色的泥漿。
  • 一月二十八日,毛下令在一個叫土城的地方設伏。結果如毛所料,敵軍名不虛傳,反守為攻,把紅軍打得落花流水。根據毛的部署,紅軍還被擺在背水作戰的地位上,背靠一條被窄窄的峽谷擠得水流湍急的赤水河。毛站在遠處的山頂上,觀看他的隊伍的慘敗,一天後才下令退兵。
  • 十二月中,蔣介石把長征的紅軍趕往貴州。正如蔣預見的,四萬紅軍的降臨嚇壞了貴州軍閥王家烈。他後來寫道:蔣「早就想攫取貴州,以便控制西南各省。這次,他的『中央軍』乘尾追紅軍的機會,要進貴州來了,我又不可能拒絕,前思後想,心緒異常煩亂。在當時形勢下,我決定執行蔣介石的命令」。
  • 一九二五年十一月,邵力子把蔣經國帶去蘇聯。一九二七年,經國學習完後要求回國,莫斯科不但不准,而且強迫他公開譴責父親。斯大林把他扣做人質,對外卻宣佈是經國自己不願意回國。斯大林喜歡扣人質。美國共產黨領袖尤金•丹尼斯(Eugene Dennis)的妻子佩吉(Peggy)曾描述他們的兒子蒂姆(Tim)是怎樣被扣作人質的。
  • 一九三四年十月,八萬中央紅軍開始長征。行軍分成三翼,林彪的一軍團在左翼,彭德懷的三軍團在右翼,中間是五千人的中央機關,包括毛和十來個中共領導,以及參謀行政人員、勤雜人員和龐大的警衛部隊。
  • 毛在鄠都時,中央正式通知他跟大軍走,他便派人接來了妻子賀子珍。孩子不允許帶,兩歲的兒子小毛就這樣留下了。毛再也沒有見到這個兒子。小毛生於一九三二年九月,是他們的第二個孩子。第一個孩子是女兒,一九二九年六月出生在福建龍巖一幢漂亮的房子裡。
  • 一九三三年九月,蔣介石調動五十萬大軍,對中央蘇區進行第五次圍剿。那年五月,蔣與日本簽訂了《塘沽停戰協定》,默認日本人佔領華北大片土地,他得以騰出手來對付紅軍。這時蔣已在蘇區外圍修了公路,集結大軍,調運糧草。他的軍隊圍住蘇區,逐步推進,一次推進幾公里,然後停下來修築碉堡,築成後再推進。
  • 毛就這樣在莫斯科縱容下奪回了軍權。一九三二年夏,蔣介石首先集中兵力進攻中央蘇區以北的鄂豫皖和湘鄂西根據地。莫斯科指示所有紅軍協力支援這兩個紅區。毛的任務是率領中央蘇區的紅軍北上進攻若干城鎮,以牽制一部分敵軍。毛遵命攻擊了幾個地方,但一遇強敵就停下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