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憨」用的菸嘴

李吉崑
  人氣: 26
【字號】    
   標籤: tags: ,

吸菸在早期台灣社會,已非常普遍。最早是將菸草片捲一捲,然後點火吸食。之後,改良為以紙張捲菸草絲,吸菸時,隨便取一紙張包捲菸草絲,然後用舌尖舔一下紙緣,便可黏住,如此,「煙」較集中,不易四處飄散。然而,這二種方法最大的缺點,就是燃燒至手指拿取處時,還留有一截,便無法再吸了,十分可惜。

高精度圖片
年代:20世紀 材質:象牙 直徑:1公分 長:3.6公分

日治到光復後,公賣局雖有出產捲菸或紙菸,不過並無濾嘴,所以仍有一截無法吸食。因此,早期吸菸者,都使用煙嘴,然後將紙菸插在菸嘴上,就可吸的較完全了。

高精度圖片
年代:20世紀 材質:象牙 直徑0.9公分 長:6.5公分

回想起五、六十年前,常聽大人說:「第一憨,食菸噴風;第二憨,選舉做運動;第三憨……。」聽來有趣,仔細想來也頗有道理。若一包菸以五十元計,一天一包,一年即花掉一萬八千元;抽三十年,就花掉五十四萬元,這筆錢為數不少,而且,最不划算的是花錢吐氣又傷身,難怪名列「第一憨」。

高精度圖片
年代:20世紀 材質:象牙、銀 直徑:2.2公分 長:12.2公分

至於選舉,父祖輩那時代的人便認清候選人是為己利而慫恿運作,真正想為民服務的,少之又少;而跟著搖旗吶喊的人,心想屆時可分一杯羹或一根骨頭。殊不知那些好處也是從自己身上剝下來的,無怪乎,「幫人選舉抬轎」名列天下「第二憨」。

本文轉載 台灣文化園區部落格:http://blog.nownews.com/taiwanox/
圖文版權歸台灣文化園區所有,請勿複製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