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史料
刮掃粗硝取出之後,丟入水缸內浸泡一晚,汙穢雜質就會浮到水面上,撈去掉後,放進鍋中,加水煎煮精煉,溶化完粗硝並等到水燒乾,剩下的倒入容器內,經過一晚,就凝結成硝石。
火藥是用硝石與硫磺為主要成分,草木灰為輔助成分。硝石的性質極端的陰,硫磺的性質極端的陽,這兩種陰陽性質極端神奇的物質,如果相遇在沒有空隙可以容納的空間當中,就會衝出來,人或東西受到它的衝擊,會魂魄飛散或物品粉碎。
進入20世紀的英國,在初期時呈現出了作為大國的自信與樂觀。遍布全球的龐大帝國、享譽世界的強大海軍、欣欣向榮的工業、堅強的政府機構,使英國成為了當時無以匹敵的「超級大國」。
干戈這個名字是(兵器中)最古老的,干與戈相連成為一個詞,是因為後代戰場上士卒近距離交戰的騎馬駕車的站是更換著用。如果右手拿短刀,那麼左手拿盾用來遮蔽敵方的箭。
弩是守衛營區的重要兵器,衝鋒陷陣不好用。直的部份稱為「身」,橫的部份稱為「翼」。弩上扣住發射弦的部份稱做「機」。
製造弓箭,要用竹子跟牛角做為中間主幹的材質,用桑樹的木頭當兩頭。弦鬆弛的時候,會形成竹子在內部,牛角在外部保護,弦拉緊的時候,會形成牛角向內部而竹子在外部。竹子是一整條的,但牛角是兩段相接。兩頭的桑樹木頭末端都會刻有缺口,用來接住弓弦。
用兵是聖人萬不得已才會做的事情。虞舜在位長達五十年,只有苗族沒有歸附。即使是賢明聖賢的帝王,誰能夠裁去武器軍隊呢?「弓箭鋒利,只是用來威懾天下的。」這句話由來已久。
鉛價值雖便宜,其變化卻很是奇特。白粉(又名胡粉、鉛粉)、黃丹(鉛丹)都是鉛變化成的。使銀煉得精純,令錫變得柔軟,都靠鉛的作用。
凡錫有山錫、水錫兩種。山錫中又有錫瓜、錫砂兩種,錫瓜塊大如小瓠,錫砂如豆粒,皆穴土不甚深而得之。間或土中生脈充牣,致山土自頹,恣人拾取者。
鐵礦到處都有,淺浮在地面,不生於深穴,而常生於平坦、向陽的高崗上,不生於高山峻嶺。礦質有土錠鐵、砂鐵等數種。
凡銅供世用,出山與出爐,只有赤銅。以爐甘石或倭鉛參和,轉色為黃銅,以砒霜等藥制煉為白銅;礬、硝等藥制煉為青銅;廣錫摻和為響銅;倭鉛和寫(瀉)為鑄銅。初質則一味紅銅而已。
19世紀初,英格蘭、蘇格蘭、愛爾蘭正式統一,成為真正意義上的聯合王國。雖然英國失去了在北美的殖民地,但是這沒有阻擋英國成為霸主的腳步。
這些古代翻譯官,身穿漢服,講著流利的外語,在沒有飛機、火車的時代,他們以自己的雙腳和才智丈量了半個地球;他們遊歷廣泛,視野開闊,對世界各國的探索和認知,並不亞於現代人。這些翻譯官的聰慧資質,如果拿到現代來看,一點也不遜色吧。
大抵坤元精氣,出金之所,三百里無銀,出銀之所,三百里無金,造物之情亦大可見。
凡黃金為五金之長,熔化成形之後,住世永無變更。白銀入洪爐雖無折耗,但火候足時,鼓鞲(鞴)而金花閃爍,一現即沒,再鼓則沉而不現。惟黃金則竭力鼓鞲(鞴),一扇一花,愈烈愈現,其質所以貴也。
貴金屬要隔千里才有一處產地,近的也要隔五、六百里才有一處。賤金屬就是在舟車難通之處,也必廣泛出產。上好的黃金價值比黑鐵高一萬六千倍,然而如果沒有鐵製的鍋、斧應用於日常生活中,即使有黃金,價值雖高,並不有益於人民。在互通有無的貿易中,金屬貨幣居於《周禮‧地官》所載泉府那樣的地位,掌握著萬物的命脈。
剝取楮樹皮在春末、夏初之際進行。樹已老的,在近根部位將樹砍去,以土蓋上。待來年再長新條,其皮更美。造皮紙時,用楮皮六十斤,加入絕嫩竹料四十斤,同樣在塘內漂浸,再用石灰漿塗,放入鍋中煮爛。近來節省者用樹皮、竹料十分之七外,另加隔年稻稈十分之三,如用藥得當,仍能造成潔白的紙。
造竹紙多在南方,而福建省最為盛行。當竹筍生出後,先觀察山溝里竹林的長勢,以將要生枝葉的竹為上料。快到芒種時,則登山砍竹。將竹稈截斷成五至七尺長,在本山就地開塘一口,向其中注水以浸漚竹料。
凡以楮村皮與桑皮、木芙蓉皮等皮料造出的紙,叫皮紙。用竹纖維造的,為竹紙。精美的紙極其潔白,供書寫、印刷、書信、文書之用。粗糙的紙作火紙和包裹紙。所謂「殺青」,是從砍竹而得到的名稱,「汗青」則從蒸煮而得其名,「簡」是指已製成的紙。
紙以竹稈和樹皮為原料,除去其青皮而製成白紙。諸子百家的萬捲圖書都藉助於紙而傳世,精細的紙用在這方面,而粗糙的紙則用以糊窗和包裝。
用皮油製造蠟燭的方式,是從江西廣信郡一帶開始的。方法是,把乾淨的烏桕子,整個放到釜跟甑等炊具裡蒸,蒸完後傾倒於臼內舂搗。舊的深度大約一尺五寸,杵臼身是以石頭製的,不需要用鐵嘴,從深山裡取堅固而細滑的石頭,琢磨成重量約四十斤。臼的上部嵌在平衡木之上就可以用來舂搗了。
製取油料的方式,除了榨油之外,還有用兩個鍋子來煮取的方法,用在製取蓖麻油和蘇麻油;在北京有研磨的方法;在朝鮮有舂磨的方法,用在製取胡麻油,其他就都是從壓榨的方式來製油。製取油料的方式,除了榨油之外,還有用兩個鍋子來煮取的方法,用在製取蓖麻油和蘇麻油;在北京有研磨的方法;在朝鮮有舂磨的方法,用在製取胡麻油,其他就都是從壓榨的方式來製油。
在食用油當中,以胡麻油 (又名芝麻油)、蘿蔔子油、黃豆油、菘菜子(又名白菜籽)油等最好。蘇麻(形狀像紫蘇,籽粒大於胡麻)油、油菜子(江南稱呼為菜子)油次之,茶樹子(茶樹高一丈多,籽的外形像金櫻子,去籽的殼取果仁)油再次之,莧菜子油再次之、大麻仁油(大麻種子像胡荽子,剝大麻的皮,用來當繩索的植物)則為下品。
人們要運重物到遠方,靠的是船和車。而車子用一銖油就能讓輪軸轉動,舟船用一石油就能將縫隙補好,所以如果沒有油脂就沒辦法讓車船行動了。另外,切好的蔬菜要進鍋烹調,如果沒有油脂,就好像嬰兒在哭但沒有奶喝一樣。這樣看來,油脂的功用豈止侷限於一個方面而已呢?
燒製砒霜的原料砒石,像土但比土硬,像石但比石碎,掘土數尺便可得到。江西廣信(今上饒)、河南信陽都有砒井,因此稱為「信石」。最近生產最多的只有衡陽,一個廠家竟有年產達一萬斤的。
火藥原料中,硫為純陽,硝石為純陰,硫與硝這兩種成分一結合,便產生出音響和變化。這就是靠著至陽和至陰的力量變幻出來的神奇之物。
青礬、紅礬、黃礬,都是由同一種物質變化而成的。挖取煤炭外層的卵石(俗名銅炭),每次將五百斤投入爐內,爐中用煤炭餅(也就是不需鼓風的、叫作自來風的煤餅)千餘斤包裹住這些礦石。
製取白礬時,掘土取出礬石石塊,與煤餅逐層堆積起來燒煉,就像燒石灰那樣。燒足火候,任其徹底冷卻,加入水中。將水溶液煮沸,鍋內出現飛濺出來的東西,俗名叫「蝴蝶礬」,至此「明礬」便製成了。
煤有三種,分為明煤、碎煤、末煤︰明煤塊大如斗,河北、山東、陝西、山西出產。明煤無需風箱鼓風,以木炭少許引燃,可晝夜猛烈燃燒。其中夾帶的碎屑,可用潔凈的黃土調水作成煤餅來燃燒。
17世紀時,英國由君主制變為了君主立憲制,議會取得了穩固的地位和權力。18世紀初,由於歷史進程的發展,在安妮女王的統治時期內,英格蘭與蘇格蘭終於合併形成了不列顛,英國出現了較為統一的局面。接下來,從18世紀第二個十年開始,英國在成為世界大國的路途上繼續穩步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