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九儒十丐」之說,使很多人認為元朝時期,儒士的社會地位落魄悲慘,竟然位於娼妓之後,乞丐之前。關於這一點,歷史的真貌究竟是什麼樣呢?
在孟良崮戰役中,不能不提及作為主角的張靈甫將軍,他是一位傑出的將領,他出身書香世家,早年就飽讀詩書。其書法造詣更高,學生時期就讓長安中學為他辦書法展,中國近代書法名家于右任先生見了其作品讚不絕口,連連道:「奇才,奇才,後生可畏!」
皋伯通發現,孟光總是這般請丈夫用餐:把裝飯的案子高舉及眉,自己低著頭,端端正正地捧給丈夫。如此敬誠鄭重,令皋伯通很吃驚,一個下人的妻子,怎麼會有這樣的修養?
羅樹甲將軍被俘後,日軍先將兩足大趾砍斷,在數日痛苦中羅樹甲將軍仍抵死不從,於是日軍又斷其雙足,但他依然不降。最後日軍用刀刺進其手掌,將其釘在牆上。羅樹甲將軍這時肉體上承受的痛苦之大,堪比當年南宋的文天祥。
劉濠放火燒了自己的宅院,把記錄抓捕問案的名冊焚毀,使得很多無辜的人可以不受牽連。此等義舉積下的厚德應驗在曾孫劉伯溫身上,成為歷代名家的美談。
善無畏在師父的開示下來到大唐,唐玄宗親眼看到夢中的僧人,此時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極為喜悅,尊奉他為「國師」。善無畏學通漢語後,著手翻譯了十部佛經。圓寂後肉身不壞。之後,凡是民間遇到旱澇災害,或者皇家為國禳災,向他祝禱後都很靈驗。
清朝封疆大吏方觀承面臨死劫,算命先生說:「除非你做了天大的好事,拯救了千萬人的性命,才有可能化解這場災難。」到底怎麼做才能救下那麼多人呢?
古代有一個比較高的道德標準,衡量著人。所以,人能發現自己的錯誤。同時,古代有言論自由,官員有輿論的約束,沾染銅臭氣的官員會受到輿論的譴責。
歷經千餘年,世人皆知位於定軍山的武侯墓只是一個衣冠塚,諸葛亮的肉身則不知下落,所以關於諸葛亮肉身的實際埋葬地點歷來就眾說紛紜,有著幾個傳說。
南宋時期的奸臣秦檜,因害死民族英雄岳飛,世代遭人唾棄。秦檜的後人也因此羞與承認與秦檜同族。清朝,出了一名姓秦的狀元,乾隆殿試時問他是否為秦檜後人時,他巧妙回答7個字,令乾隆「龍心大悅」,當即欽點為狀元。這位秦狀元也曾親自拜訪岳飛廟,並在秦檜跪像前留下「人從宋後無名檜;我到墳前愧姓秦。」的警世名句。
如果說一部法典可以推動一國之興,您是否認為這是天方夜譚?莫斯科,現今的這個國際大都市,當初只是個只有森林和田野的小鎮,推動莫斯科及羅斯文化興起的重要支撐,今日看來,頗為耐人尋味。
商朝滅亡了,「商」人們繼續活下去。商族的貴族姓氏「子」,在三千多年的歲月裡,據說繁衍出了一百多個姓氏。
談中國的古文明,國粹青銅器一定不會被遺忘。夏商周三代至秦漢被視為中國的青銅器時代 ,商朝處於青銅器時代從上升至鼎盛的階段,商朝的青銅器,很值得一說。
跨過三千多年,如今的冊典二字和甲骨文差別在哪?基本是印刷體和手寫體的差異。可惜的是幾千年下來,有商一族的冊、典都佚失煙滅了,甲骨的質地特別,才讓上面的文字留了下來。
玄奘取經的故事在《舊唐書》和《新唐書》中都是有記載的,但是記載都非常簡略,所以我們在講到玄奘取經的經歷時,可以用他自己口述的經歷,來引述資料的來源。
張飛的故事最為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在長板坡一戰據水斷橋的一吼:「燕人張翼德在此,誰敢來決一死戰!」這豪氣萬千的一聲讓百萬曹軍望而卻步,所以也造成了他在後世人心目中猛將的地位。但很少人知道,張飛也有知書達禮、富於謀略的一面。
發現甲骨文的傳說流傳得很廣,也很有意思。王懿榮是清朝光緒時代的大學者,精通金石,國學功底深厚,傳說他因為偶染小恙,在抓回的中藥「龍骨」上發現了甲骨文。
唐朝皇帝唐太宗文武雙全,成就非凡,集軍事家、政治家、書法家、文人於一身,號稱千古一帝。然而在他的身邊也發生了許多輕鬆幽默的小品故事,可讓後人對這位帝王獲得更多面向的認識……
武王起兵伐紂之時,商軍剛剛平定東夷,統帥攸侯喜率領的主力軍還在「人方」──山東一帶,沒回朝歌。周武王攻破朝歌,商紂王鹿台自焚,朝代交替迅速完成。這支號稱10萬人的部隊陷入兩難境地,算是商軍還是周軍,抑或降軍?
周武王對商紂王的指控,第一條是「惟婦言是用」,寵信妲己。妲己,無法確知她是商紂王的正妻還是妃子,且稱她為商紂王的夫人。這個夫人很得紂王歡心,很不得人心,紂王的惡名聲至少一半來源於她。
「殷鑒不遠,在夏後之世。」這句話經常能聽到,出自《詩經》。殷:商的別稱;鑒:鏡子。指的是前人的教訓就在眼前。
箕子這個人,僅僅用「賢」來評價是不夠的,孔子將他歸為三仁之一,就從他的仁來說起。商朝末年,國勢漸微,亂象四起,商紂王越來越昏庸,箕子和比干、微子的處理方式是截然不同的。
比干是商紂王的叔叔,商紂王的父親帝乙是他的哥哥。帝乙在位時,他擔任副丞相少師。帝乙病重時,他代理朝政。
微子、箕子、比干,在殷商末年齊名,皆為殷朝宗室。在商朝的最後時刻作了各自不同的選擇,史稱殷末三賢。孔子在《論語‧微子》這樣評價:「微子去之,箕子為之奴,比干諫而死。孔子曰『殷有三仁焉』。」
了解一點古時的禮法是有好處的,至少我們知道了,幾千年前的牧野之戰,是正面遭遇戰。上古時期的史料佚失太多,後世學者將古籍中的記載彙集起來,總算窺得一個大概。
另一方商紂王的備戰應戰,原來幾乎不為人知。1977年陝西出土了一批甲骨,補上了一些文獻缺失。
商朝天命的結束,歷史上稱為武王伐紂,也稱武王克商。武王,周武王,也就是周文王姬昌的兒子姬發;伐,征伐。西伯周文王去世第三年,他的兒子武王出動大軍,討伐商紂王,這次戰爭發生在朝歌郊外70里處,也有一個專有名稱:牧野之戰。商、周兩族在牧野之戰完成他們的交替。
唐寅藉畫作道出了他的心境,也告訴人們,他心中一直嚮往著的就是那種悠遊恬淡、無所求的隱逸生活。
魯國衰敗之時,慶父應劫而生。他私通後宮,擅權專政,連續謀害兩位國君,導致民怨沸騰,最終求赦不果,抑鬱自殺。慶父亂政禍國,將社稷安危翻覆於手掌之間。這段歷史演變為後世帝王治國的一面鏡鑒,「慶父不死,魯難不已」成為後世千秋的治世警言。
當地人認為檳榔可以解瘴癘之氣,蘇東坡便入境隨俗、大吃特吃,吃到臉紅冒汗好像喝醉一樣,甚至還特地寫詩歌詠檳榔:「可療飢懷香自吐,能消瘴癘暖如薰。」很難把國文課本裡的唐宋八大家,和台味十足的紅唇族聯想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