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商朝滅亡了,「商」人們繼續活下去。商族的貴族姓氏「子」,在三千多年的歲月裡,據說繁衍出了一百多個姓氏。
談中國的古文明,國粹青銅器一定不會被遺忘。夏商周三代至秦漢被視為中國的青銅器時代 ,商朝處於青銅器時代從上升至鼎盛的階段,商朝的青銅器,很值得一說。
跨過三千多年,如今的冊典二字和甲骨文差別在哪?基本是印刷體和手寫體的差異。可惜的是幾千年下來,有商一族的冊、典都佚失煙滅了,甲骨的質地特別,才讓上面的文字留了下來。
玄奘取經的故事在《舊唐書》和《新唐書》中都是有記載的,但是記載都非常簡略,所以我們在講到玄奘取經的經歷時,可以用他自己口述的經歷,來引述資料的來源。
張飛的故事最為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在長板坡一戰據水斷橋的一吼:「燕人張翼德在此,誰敢來決一死戰!」這豪氣萬千的一聲讓百萬曹軍望而卻步,所以也造成了他在後世人心目中猛將的地位。但很少人知道,張飛也有知書達禮、富於謀略的一面。
發現甲骨文的傳說流傳得很廣,也很有意思。王懿榮是清朝光緒時代的大學者,精通金石,國學功底深厚,傳說他因為偶染小恙,在抓回的中藥「龍骨」上發現了甲骨文。
唐朝皇帝唐太宗文武雙全,成就非凡,集軍事家、政治家、書法家、文人於一身,號稱千古一帝。然而在他的身邊也發生了許多輕鬆幽默的小品故事,可讓後人對這位帝王獲得更多面向的認識……
武王起兵伐紂之時,商軍剛剛平定東夷,統帥攸侯喜率領的主力軍還在「人方」──山東一帶,沒回朝歌。周武王攻破朝歌,商紂王鹿台自焚,朝代交替迅速完成。這支號稱10萬人的部隊陷入兩難境地,算是商軍還是周軍,抑或降軍?
周武王對商紂王的指控,第一條是「惟婦言是用」,寵信妲己。妲己,無法確知她是商紂王的正妻還是妃子,且稱她為商紂王的夫人。這個夫人很得紂王歡心,很不得人心,紂王的惡名聲至少一半來源於她。
「殷鑒不遠,在夏後之世。」這句話經常能聽到,出自《詩經》。殷:商的別稱;鑒:鏡子。指的是前人的教訓就在眼前。
箕子這個人,僅僅用「賢」來評價是不夠的,孔子將他歸為三仁之一,就從他的仁來說起。商朝末年,國勢漸微,亂象四起,商紂王越來越昏庸,箕子和比干、微子的處理方式是截然不同的。
比干是商紂王的叔叔,商紂王的父親帝乙是他的哥哥。帝乙在位時,他擔任副丞相少師。帝乙病重時,他代理朝政。
微子、箕子、比干,在殷商末年齊名,皆為殷朝宗室。在商朝的最後時刻作了各自不同的選擇,史稱殷末三賢。孔子在《論語‧微子》這樣評價:「微子去之,箕子為之奴,比干諫而死。孔子曰『殷有三仁焉』。」
了解一點古時的禮法是有好處的,至少我們知道了,幾千年前的牧野之戰,是正面遭遇戰。上古時期的史料佚失太多,後世學者將古籍中的記載彙集起來,總算窺得一個大概。
另一方商紂王的備戰應戰,原來幾乎不為人知。1977年陝西出土了一批甲骨,補上了一些文獻缺失。
商朝天命的結束,歷史上稱為武王伐紂,也稱武王克商。武王,周武王,也就是周文王姬昌的兒子姬發;伐,征伐。西伯周文王去世第三年,他的兒子武王出動大軍,討伐商紂王,這次戰爭發生在朝歌郊外70里處,也有一個專有名稱:牧野之戰。商、周兩族在牧野之戰完成他們的交替。
唐寅藉畫作道出了他的心境,也告訴人們,他心中一直嚮往著的就是那種悠遊恬淡、無所求的隱逸生活。
魯國衰敗之時,慶父應劫而生。他私通後宮,擅權專政,連續謀害兩位國君,導致民怨沸騰,最終求赦不果,抑鬱自殺。慶父亂政禍國,將社稷安危翻覆於手掌之間。這段歷史演變為後世帝王治國的一面鏡鑒,「慶父不死,魯難不已」成為後世千秋的治世警言。
當地人認為檳榔可以解瘴癘之氣,蘇東坡便入境隨俗、大吃特吃,吃到臉紅冒汗好像喝醉一樣,甚至還特地寫詩歌詠檳榔:「可療飢懷香自吐,能消瘴癘暖如薰。」很難把國文課本裡的唐宋八大家,和台味十足的紅唇族聯想在一起。
詩聖杜甫的第21代孫杜師忠,是在壬辰倭亂(1592年)與丁酉再亂(1597年)間作為朝鮮援軍參戰並立功的明朝將領。他完成任務之後並沒有歸國,而是攜二子一起入籍朝鮮,後在大邱落地生根,成為杜陵杜氏之始祖。
從近代史來看,晚明旅遊業超前世界一百年。但工業革命後,英國旅遊業有了革命性發展。
若穿越回明代,除了看到幽雅的園林、風流的江南才子,你還會發現許多熱衷旅遊的古人!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的巫仁恕研究員,蒐集史料時發現晚明旅遊書的數量達到巔峰,旅遊活動從上層階級普及到庶民,甚至發展出商業化的住宿、遊船、套裝行程。而回顧歷史,「交通發展」是促進旅遊的關鍵要素。
在紂王離世三千多年後,甲骨文被發現了,又過了幾十年,甲骨文被破譯出來了,這些年,出土的文物越來越多了,我們才知道,紂王原是個勵精圖治的君王,中國東南部是他統一的。
紂王出名的,是他的耽於享樂和昏庸,《史記‧殷本紀》是這樣記載的:「他喜歡酒、淫靡的音樂,迷戀女人。尤其寵愛妲己,唯妲己的話是從。於是,他要樂師涓作新的用於享樂的曲子、華麗誇張的舞蹈。他加重賦稅,用來充實鹿台的錢財和鉅橋儲存的糧食。他多方收集狗馬和奇玩,將這些充滿了宮廷。他擴建沙丘和花園樓台,捕獲很多飛禽走獸養在裡面。他侮慢先祖和神靈。他整日在沙丘玩樂,在池裡灌滿酒,把肉掛得像林子,叫男女脫光衣服相互追逐,通宵飲酒取樂。」
人們一提到李世民,想到的都是「唐太宗」這個名號。其實,李世民在成為皇帝之前,還是一位功績顯赫的「天策上將」。
末朝的帝王不好當,紂王的父親帝乙留下一個夷亂未平的王朝,他王椅還未坐穩,異常的天象已經出現了,越到後來越嚴重。
如果煬帝能聞過修德,進業蓄德,也不枉他天資異稟,也不至於落得身亡國破。一朝帝王早已魂飛霄野,千秋風雨也沖洗著隋皇的千秋鏡鑒,誰來彌合他滿心的遺憾,評述他未盡的功過?
帝乙的王位由小兒子繼承,沒有讓大兒子繼位。大兒子名叫微子,小兒子名叫受德,也叫受,這兩個兒子是一母所生。不同的是微子出生的時候,他們的母親還是偏妃,生下了兩個兒子微子和中衍後,母親被立為正妻,之後生下的是受德。
畢竟也曾君臨天下,俯看過大隋的巍峨江山。那天下俱在心中的輝煌氣度,曾經一統三軍,揮師滅陳的威武氣概,豈是今日的落魄所能相比,叫他怎能不傷不悲?
武乙死了,繼位的是他的兒子文丁,文丁的名字有幾個版本,《史記》叫他太丁,甲骨文裡他是文武丁,他的名字叫托,多數古籍稱他文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