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漢
丙吉問牛(網路圖片)
牛耕和鐵農具的使用,對農業增產關係至大。從兩漢史料記載可知,凡引進牛耕和犁耕的地區都是田疇墾闢,百姓豐足。
丙吉問牛(網路圖片)
西漢初年鐵犁和牛耕的使用面仍很狹窄,局限於黃河中下游的部分地區。淮河以南,尤其是江南地區仍未使用鐵犁和牛耕。《漢書‧地理志下》記載:「江南地廣,或火耕水褥。」這裏的耕作方式不用牛耕,而是用鏟、攫、鍤等。北方此時也並未普遍使用牛耕。從考古發掘來看,至今可以確認出有西漢前期鐵犁的遺址只有一處,即山東滕縣古薛城遺址。接近於這一時期的鐵犁,發現也不多。這說明此後的鐵犁和牛耕技術得到推廣。
丙吉問牛(網路圖片)
古代文明建基在農業之上,牛耕則是古代農業文明的主要內容。在以牛耕為主的文明時期,牛可以稱作國之根基。漢宣帝時期丞相「丙吉問牛」的故事受到後人稱讚,原因在於丙吉作為丞相深知牛對於以農為本的王朝意味著甚麼。 牛耕技術的出現是古代文明史上的重要事件。早在兩漢時期,中國的牛耕技術已經普及並達到成熟。
卓越的軍事韜略和用兵智謀為後世兵家所敬仰推崇。(新唐人《笑談風雲》提供)
韓信打下漢室天下,享受戰果卻詭計多端厚顏無恥的劉邦,將叱吒風雲功高蓋世的一代戰神蒙上「謀反」的罪名冤死在長樂宮中,留下一段千古遺恨。
張良進履(網絡圖片)
張良,字子房,其先五世相韓。後來韓國為秦國所滅,一時間君臣授首,百姓屏息。張良自謂世受君恩,久叨榮祿,一朝國破,無以為家,一心想為韓國報仇。於是散盡家財,學禮淮陽,遠遊東方,終於倉海君處得一力士,願為刺秦。二人私著鐵椎,遂有博浪沙驚天動地的一椎之擊。
網路圖片
八個月前,莽新政權滅亡,各路反王莽軍的領袖們也都先後去拜見更始帝,歸順玄漢政權。對劉玄而言,沒費半分力氣就可以君臨天下,這等於天上掉下個金元寶,無奈,他不是真命天子,不僅無福消受,而且被砸「暈」了。
網路圖片
這個真定王是個投機高手,他同意倒向劉秀陣營,但是他怕劉秀成就功業後,把他丟在腦後,於是提出一個條件,要劉秀娶自己的外甥女郭聖通為妻。
網路圖片
相思數載,有多少情話綿綿,夫妻倆呢喃私語、如膠似漆,劉秀為愛妻畫眉、插釵,柔情似水。難道劉秀掉進了溫柔鄉,忘了自己的處境,也消磨盡了英雄氣?不,他在等待變數。
網路圖片
劉秀偏偏對陰麗華這個小姑娘一見鍾情,就這樣從二十剛出頭等到快三十歲,而且立下一個知名度很高的心願:「仕宦當作執金吾,娶妻當得陰麗華」。
網路圖片
此時王邑無論是接受了王鳳的投降,還是聽嚴尤之計取得昆陽,漢軍一定軍心渙散,「劉秀當為天子」的讖語,多半會變成絕對唯物主義者的笑柄。然而,冥冥之中的安排,正是要通過人的手來實現的,王邑的決定也就成了一種必然。
網路圖片
「劉秀當為天子」、「劉秀發兵捕不道」這類預言是在王莽篡漢之後才流傳天下的。「巧」的是,劉歆改名為劉秀這一年,恰恰也是「正版」劉秀出生的時候。
傳國玉璽上的篆字——「受命於天 既受永昌」/網路圖片
歷史就像一部大戲,每個人既是戲外的觀眾,也是戲中的演員,而那個劇本,在冥冥中卻早已寫好。有智慧者,也不過只能提前預知下幾幕的劇情,卻不敢,也無力做任何改變。
貴州藏字石:「中國共產黨亡」(網絡圖片)
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桃坡村浪馬寨,有塊大石頭,以前石旁有一條大蟒盤踞,無人敢靠近。2002年,那條大蟒突然「不告而別」,一個叫王國富的人清掃此地時,發現巨石有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
網路圖片
和王莽不同路的,都被以各種名義,或者罷免,或者調動到遠方去。剩下的,有王舜、王邑、孫建等人,都成了「王莽工作室」的成員。
王莽/網路圖片
在中國傳統社會中,天子與百官各有其許可權範圍,也各有其責,自然的形成了一種相互制約的關係。這是我們很多現代人,因為教科書和影視作品的影響,常常模糊的地方。
漢元帝/網路圖片
天定的事,無論人覺的如何難以實現,最終都會戲劇性的呈現在歷史舞台上。
唐太宗畫像(公有領域)
出了細柳軍營,眾大臣都對周亞夫的行為感到驚訝。劉恆卻稱讚道:「此真將軍矣!」
祭天/網路圖片
劉「恆」很有「恆」心的,堅持要廢掉這條惡法:我聽說,法律如果公正,民眾就誠實,刑罰得當,民眾才會服從。官員是幹啥的?就是管理民眾,引導民眾向善的。
趙佗
自幼受道家思想影響的劉恆,深知強制是改變不了人心的,他要做的是曉之以理、動之以情。
漢孝惠帝劉盈/網路圖片
只要一個如果成為現實,歷史上就只有代王劉恆,而不會有漢孝文帝。可是,歷史大戲的劇本早已寫好,最後的結局早在神相許負的預料之中,此前種種不過是精彩章節的前戲而已。
網路圖片
劉邦本人沒有通天徹地的本事,但是許負是未卜先知的高人,呂雉的命數自然盡在掌握。
昔日絲路要衝高昌遺址。(大紀元資料室)
在西域茫茫荒漠之中,有一座恢宏而又殘缺的古城,就是漢唐絲綢之路的重鎮,著名的西域名城——高昌古城。雖然古城那千年的繁華已是過眼雲煙,但從那些殘墟斷垣之中,仍能體會到古城昔日的風華。
漢文帝是中國歷史上以仁德著稱的皇帝之一,他即位不久,就遍施恩德。文帝二年十一月和十二月,有兩次日食發生。文帝說:「天生萬民,為他們設置了君主來治理他們。如果君主缺乏德義,施行政令不夠公平,上天就會顯示災異以警戒。
公元前138年,匈奴擊破月氏國,殺月氏王並以其頭為盛酒之器,月氏人深恨匈奴,但苦於沒有支援力量。漢武帝聽到這個消息就立即傳詣召募能出使月氏的人,因為出使月氏必須經過匈奴。張騫前來應募,他只帶了一百多人向西而去。
北方的匈奴一直是漢朝強大的外患,武帝以前的各代皇帝均採取「和親」的政策。至武帝時,繁榮的經濟加上鼎盛的國力,反擊匈奴的條件終於成熟了。公元前133年,漢朝與匈奴的友好關係宣告破裂。
秋風起兮白雲飛,草木黃落兮雁南歸。蘭有秀兮菊有芳,懷佳人兮不能忘。泛樓船兮濟汾河,橫中流兮揚素波。簫鼓鳴兮發棹歌,歡樂極兮哀情多。少壯幾時兮耐老何!──劉徹《秋風辭》
西漢石刻(洛神藝術網絡圖片)
兩漢書法分為兩大表現形式,一為主流系統的漢石刻;一為次流系統的瓦當璽印文和簡帛盟書墨跡。
西漢樂舞雜技佣(洛神藝術網絡圖片)
在中國歷史上,彩陶製造業曾出現過三個高峰期。第一個高峰期為以彩陶工藝為代表的母系氏族社會的仰韶文化;戰國以後出現第二個高峰期;漢代則為彩陶藝術發展的第三個高潮。1980年6月在洛陽市北郊一座西漢磚石墓中發掘出土的「四神彩繪陶壺」,其藝術價值就很能說明這一點。
張良(國學網圖片)
張良,字子房,傳為漢初城父(今安徽亳州市東南)人,秦末漢初軍事謀略家。張良乃韓國貴族之後,其祖父與父相繼為韓昭侯、宣惠王、襄哀王、厘王和悼惠王之相,有「五世相韓」之稱,為韓國的功勳世家。
約公元前1世紀成書的《周髀算經》,是我國現存的最早數學著作。而《九章算術》是西漢以來許多數學家研究的結晶。西漢前期的著名數學家張蒼、耿壽昌等人曾對它進行增刪。全書共分九章,搜集了246個數學問題的解法。
    共有約 62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