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奘取經的故事在《舊唐書》和《新唐書》中都是有記載的,但是記載都非常簡略,所以我們在講到玄奘取經的經歷時,可以用他自己口述的經歷,來引述資料的來源。
唐朝皇帝唐太宗文武雙全,成就非凡,集軍事家、政治家、書法家、文人於一身,號稱千古一帝。然而在他的身邊也發生了許多輕鬆幽默的小品故事,可讓後人對這位帝王獲得更多面向的認識……
人們一提到李世民,想到的都是「唐太宗」這個名號。其實,李世民在成為皇帝之前,還是一位功績顯赫的「天策上將」。
對於戰爭,既不能沒有,也不能常用,所以作君主的要在四季農閒之際,講解和演習軍事和練兵,一定要做到有備無患。
君主如不知節制慾望,臣民就會好逸惡勞;君主如不能嚴於律己,卻去禁止別人不做壞事,就像是怕火燃起,卻用加上柴薪的辦法去撲滅火焰;也如同討厭池水渾濁,卻自己動手不斷攪動,希望它能澄清一樣,這是辦不到的。還不如先從自己做好開始,儘管你不說什麼,民心風俗也會因此而變好。
上天養育萬物,就如同君主統治百姓一樣。上天是以寒暑有序,陰陽調和作為德行,君主應以仁德和慈愛作為本性。寒暑如果調和,四季就不會流行疾病和瘟疫;如果風雨違反時令,則四季之中人們就會挨餓受凍。
所以,民風因儉約而純正厚樸,鄰居間都能和睦相處。節儉和驕奢這二者,是尊榮或是屈辱的源頭啊!驕奢還是節儉都由人自己說了算,但卻關係著自身的平安或是危亂。收斂情慾,清心寡欲,美好的命運就會長久地延續;物慾橫流,凶亂就會生出。
國君儉樸,百姓就不至於勞累困頓,國君靜遠,百姓就不至於被攪擾。人勞累困頓,就會產生怨恨,百姓被攪擾,政務就會不和順。
所以說,做君主的,磨練自己,砥礪品行,沒有比傾聽忠言更好的了;而敗壞品德,背離正理,沒有比聽信諂佞小人更厲害的了。
做君主的,居住於深宮,與民隔絕,不能看到天下所有的東西,不能聽到天下所有的聲音。惟恐自己有過失而不能聽到,自己有缺失而不能及時補救。因此,設立了「煊」和「謗木」,這樣做,是為了能夠吸納正確的意見和謀略。
所以,對於一個良好的工匠來說,沒有無用之材;對於一個聖明的君主來說,沒有無用的人。對於一個人,不能因為他做了一件壞事,就忘掉他所做過的好事。也不能因為他有一點小的過錯,就抹殺掉他的功績。
唐太宗視人才為治國之本,是帝王所擁有的珍貴財富。蓋天下可以一人主之,不可以一人治之。雖以帝堯之聖,後世莫及,然亦必待賢臣而後能成功。《書》曰:「股肱惟人,良臣惟聖」。
王道仁政的特點之一是「持中庸」。唐太宗在《建親》篇中寫到:「夫封之太強,則為嗜臍之患,致之太弱,則無固本之基。」不上不下,不弱不強,不偏不倚,此乃中庸之道也。
人民,是國家賴以生存和發展的基礎;國家,是君王統治天下的根本。國君為政的宗旨,精微高大,如同山嶽,高聳雲霄而巍然不動;如同日月,普照大地而光輝燦爛。這是君王治國的宗旨,是億萬百姓所瞻仰的東西,是天下歸心的依據。
一代英主李世民他以極大的毅力、睿智的目光,將自己戎馬一生的征戰經驗、勵精圖治的治國之道,用流暢的文筆、深邃的智慧、成功的範例一氣呵成,撰著《帝範》十二篇,作為對太子李治的訓誡之辭。寫完此書第二年,太宗即與世長辭,《帝範》便成為他的政治遺囑和絕筆之文。
為了保證遣唐使達到既定的目地,展現日本的風貌,日本對使臣和留學生等都進行嚴格的選拔。如留學生要具備很高的綜合素質,知書達理,多才多藝,漢學造詣深厚,既能為本國增光,又能回國後學以致用,當選的多為著名的學者和文人。這也就是為甚麼日本遣唐使在唐人心目中形象非常好,於「所朝諸藩中最盛」。
盛世大唐,如日初升,萬國來朝,人皆嚮往。千古帝王,謀臣良將,風雲縱橫的故事看多了也許使人目眩。今天,我們就做一位普通的長安市民,去大唐CBD:長安城內的西市遊覽一番,體驗這國際大都市的別樣風情。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韓愈著有《順宗實錄》,記錄了唐順宗時期的故事。韓愈比唐順宗早出生三年,兩人是同時代的人 。
觀八年(634年)三月,太宗在長安城西大閱兵,太上皇李淵也親自巡視,犒勞將士。只見浩大的校武場上,威風凜凜的大唐旌旗在風中飄,撲打出裂帛的聲音。數萬名將士頭戴兜鍪,身披鎧甲,彩色的大龍旗、大鳳旟在空中飄舞,好似一雙神獸從天而降。叱咤中亞的大唐將士一個個甲冑鏗鏘,一動不動立在五色方陣之中,在弩兵、步兵的方陣之間,神氣的騎兵披戴一身明光甲,陽光下折射出耀目的光芒。那一天,冷冽的空氣中,唐軍手中千萬支森森的劍戟好比一座冬天的林子,熠熠發光。
貞觀元年正月初三,中世紀亞洲霸主大唐的天子——李世民在大明宮麟德殿大宴文武百官。這時,他登基才三個月。只見李世民穿一身金黃繡龍大長袍,腰上是一圈嵌玉大腰帶,英姿勃發,端坐龍床上。這一年,他29歲。所有的人都知道,打下大唐江山的不是別人,正是這位在戰場上屢立奇功、膽魄非凡、如有神助的秦王李世民。
誰唱著名花傾國兩相歡,再把玉鐘金盞慇勤捧?是誰念著最是人間留不住,再把羽衣霓裳黯然收?一去千年,大唐離開長安城很久了,大唐的宮苑湮沒於歷史也很久了。
平陽,平陽,我喃喃唸著你的名字,唇齒開闔,一股浩蕩之氣盈盈而生,雅正中和。宛如涓涓細流擴開境界,化作滾滾江河,周流天際。我便於這江岸,行吟且踟躕,觀覽你清流自美,聆聽你那開國公主的傳說。
(大紀元記者陶靜慈綜合報導)歷史上的今天——626年7月2日(唐朝武德九年六月初四庚申日),由唐高祖李淵次子秦王李世民為首的秦王府集團在唐朝首都長安城(今屬陝西省西安市)大內皇宮的北宮門——玄武門附近發動的一次流血政變,史稱玄武門之變。李世民殺死正欲加害自己的長兄皇太子李建成和四弟齊王李元吉,成為皇太子並掌握實權,旋於同年八月初九甲子日(9月4日)繼承皇帝位,是為唐太宗,從此開始了他輝煌的貞觀之治,為後來的開元盛世奠定了重要的基礎。他以文治昭昭、武功赫赫而永載史冊,成為一代聖君。
君為貴,臣為輕,自古皆然。儘管黃宗羲不事二朝,對君王也無比忠誠,但其《原臣》透露出他治道的民主思想,頗具新意。
至今,夜市不僅提供吃喝,也是個不用花大錢即可休閒娛樂的環境,對體驗當地文化頗有助益。
象以典刑,流宥五刑,鞭作官刑,撲作教刑,金作贖刑;眚災肆赦,怙終賊刑。(《尚書·虞書·舜典》)
初,太宗省內外官,定制為七百三十員,曰:「吾以此待天下賢材,足矣。」
太宗文武大聖大廣孝皇帝諱世民,高祖第二子也,母曰太穆順聖皇后竇氏,隋開皇十八年十二月戊午,生於武功之別館。時有二龍戲於館門之外,三日而去。
《記》曰:「人生而靜,天之性也;感物而動,性之欲也。」欲無限極,禍亂生焉。聖人懼其邪放,於是作樂以和其性,制禮以檢其情,俾俯仰有容,周旋中矩。故肆覲之禮立,則朝廷尊;郊廟之禮立,則人情肅;冠婚之禮立,則長幼序;喪祭之禮立,則孝慈著;搜狩之禮立,則軍旅振;享宴之禮立,則君臣篤。是知禮者,品彙之璿衡,人倫之繩墨,失之者辱,得之者榮,造物已還,不可須臾離也。(《舊唐書·志第一》)
上元初年,京師乾旱,一斗米要值數千錢,人民死亡的很多。李皋籌計俸祿不足以養活全家,急忙申請調外官,貶職任溫州長史。不久就代理知州。當年農業歉收,溫州官倉存有官米幾十萬斛,李皋準備用來救濟災民,吏員不敢奉行,叩頭請求李皋等候皇上的旨意。
    共有約 114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