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在有仍國,帝相的妃子后緡一心一意教導相的遺腹子少康。自幼,少康就聼母親向他講述先祖大禹如何心懷天下、勤懇劬勞,並告誡他要和先祖大禹一樣,關愛天下庶民。后緡也講到太康被逐,仲康淪爲有窮國的傀儡,仲康之子相流亡在外,又被寒浞派兵追殺被迫自刎,又歷經了有窮氏后羿和寒浞之亂,這些夏朝的奇恥大辱。長大後,少康立誓要洗雪降臨在大禹後裔頭上的恥辱。少康沉著地籌劃每一步,沉穩地展開了夏朝的復國大業。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啟過世以後,他的兒子太康繼位。太康養尊處優,從父王夏后啟那兒得到大位,不知珍惜。太康缺乏德行的錘煉和治理天下諸事的歷練,耽於逸樂,把時間荒廢在遊獵上。他每年在外行獵遊樂的時間越來越長,在都城的時間越來越短。有時去遙遠的山林中狩獵,甚至一去百天不歸,縱情恣樂,忘乎所以。他也不懂得體恤別人,不知節制,放縱行樂的行徑引起衆民的怨恨。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帝禹依從堯舜的禪讓之德,先是讓位給皋陶,然而皋陶雖然德行、才能都很高,卻沒有君臨海內的天命,竟然先於帝禹去世了。帝禹駕崩時又將帝位禪讓給賢德的執政官的伯益。但伯益同樣沒有做帝王的天命。雖然,伯益在大禹治水時開闢山林、鑿井,為百姓立下極大的功勞,但伯益輔佐禹的時間並不長,威望還不夠。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大禹治水之時,一邊是伯益教人墾荒鑿井,另一邊,大禹的另一功臣后稷教導衆民如何耕種,並分送糧食給飢寒交迫的衆民。在發生饑荒的地方,他送去救命的食物,又從豐足有餘的地方把稻粟運向四方。《史記》上這樣記載:大禹「命后稷予眾庶難得之食。食少,調有餘相給,以均諸侯」。在洪荒的上古時代,農官后稷及時把救命的糧食運送到饑荒的地方,在物資匱乏又災難頻仍的洪水時代,給衆民帶來了福澤。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大禹治水時,華夏、東夷各部落首領各自帶領著衆多的徒衆和禹並肩治水。洪水遮天覆地,治水的陣容十分浩大,每州動用了十二師,共三萬人,十二州也就是三十六萬人。帶領如此衆多的人群在凶猛的洪水中劈山導河,攀越群峰,這些首領們個個都是天賦異稟的能人。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大禹治水得到諸神的加持,是他得以成就大業的關鍵。而在人世間這個層面上,一方面大禹人格彪炳,以德服人,聯合華夷各部落齊心攜手治水;另一方面,舜帝任命皋陶這樣的諸位大賢從旁輔佐大禹,也是大禹成功的一個重要因素。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禹即位時五十三歲,在位十年。禹為了生民劬勞一生,耗盡了心血精力,比起堯舜等聖王,他的壽命不算長。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大禹治水十三年,率領伯益、后稷、棄等人走遍九州,和夷夏各部落並肩開墾山林、疏通水道。大禹身先士卒,親自拿著鋤頭尺規,肩上掛著繩索,在衆人前面深入最危險的地方。繼承帝位後,帝禹開通自己和百姓之間的渠道,以傾聽眾人的心聲,化解天下疾苦。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自從塗山大會立下土貢制度之後,來自千萬諸侯國的馬車踏著帝禹領徒衆築的土路,不遠千里來陽城上貢。他們獻的貢物多是各類琳琅滿目的土產、珍寶、異物。其中最珍貴的就是九州生產的名貴的金,即青銅。隨著技術的成熟、生活水平的提高,九州所貢之銅一年比一年多。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在萬民殷切的祈求下,禹王登上天子的大位,遵循唐虞以建寅之月,也就是黃曆正月為歲首,改載為歲,以金德王天下,色尚黑。另外,帝禹建立旗幟的制度以分別等級,夏朝的旌旗是黑色的,所祭獻的三牲也取玄色。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長年在四方奔波的禹領著一臉風霜的伯益、后稷,回到了舜帝的宮廷。和他的手下一樣,禹曬得渾身黝黑,身形消瘦,「大禹貴爲天下之王,卻拿著鋤頭跑在萬民的前頭,就算是一名低微的臣僕或俘虜,也不比他勞苦。」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相傳大禹治水時,洛水上浮出一頭神龜,龜背上馱著九組不同點數的圖獻給大禹。這就是著名的《洛書》。大禹治水不僅得到了各國諸侯的擁戴,亦得天助。《洛書》即是天助大禹治理天下的寶書。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隨著大禹率領衆人疏浚大水,浩浩蕩蕩的洪水退去,土地再度露出來。《詩經‧商頌‧長發》讚歎夏禹治水:「洪水芒芒,禹敷下土方。外大國是疆,幅隕既長。」上古時代洪水茫茫,大禹治理天下平定四方。京畿之外的諸侯國都收入疆土,版圖廣大而又周長。「禹分下土,正四方,定諸夏,使其境界更為廣大。」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在丈量規劃大地的同時,大禹還為山川河流命名。史書上記載大禹「主名山川」;「以為名山」,「命山川四海」。《通志》中,鄭樵揭示了大禹為山川命名的意義:「州縣之設,有時而更,山川之形,千古不易,所以《禹貢》分州,必以山川定疆界。」在不斷遷化的地貌中以山川定下疆界,山川的命名有如神州大地上恆定的地標。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禹東至榑木之地,日出、九津、青羌之野,攢樹之所,㨉天之山,鳥谷、青丘之鄉,黑齒之國;南至交阯、孫樸、續樠之國,丹粟、漆樹、沸水、漂漂、九陽之山,羽人、裸民之處,不死之鄉;西至三危之國,巫山之下,飲露、吸氣之民,積金之山,共肱、一臂、三面之鄉;北至人正之國,夏海之窮,衡山之上,犬戎之國,夸父之野,禺彊之所,積水、積石之山。」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大禹具有超凡的神通和大德行,他的事功遠遠超過治水。長沙子彈庫《楚帛書》中的《創世章》記載了禹帶領契布土治水,丈量大地和天數,直到天地之極。山陵壅塞,他們令山陵與江海之間陰陽寒熱之氣相通。使四時相替,日月相代,天地重歸秩序。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大禹是黃帝軒轅氏的玄孫,顓頊帝的孫子,鯀的兒子。大禹的誕生亦十分神奇。《帝王世紀》中記載,大禹的母親叫修己,一天,她出門在外時看到了流星貫昴,之後在夢中她接下了這顆星,以意交感,而後又吞下神珠。修己破開自己的背部,在石紐(今蜀地西川)生下了大禹。禹胸前有玉斗七星,腳上有紋路,好似一個「巳」字,所以為他取名叫文命。禹,姒姓,身高九尺九寸,即使站在上古身材威武的半神半人之間,禹也顯得特別的高大威武。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在帝堯的時代,洪水泛濫,野獸橫行,天上飛的、地上奔跑的猛禽野獸遠比人要多出許多倍來。先民在渾濁的黃水中奔走逃命,刺寒的風在水上颳,飢寒交迫,朝不保夕。爲了治平這滔天的洪水,堯帝召集衆臣子來到身邊。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堯舜禹被稱作古代的三聖王。神人共在的聖王時代是華夏神傳文明中一個令人心嚮往之的時代。上古三代夏商周繼唐堯、虞舜之後而起,其中夏朝便是由聖王大禹所開創。在這一章中我們所要講述的,正是這上古三代中的第一朝:夏朝。
網路圖片
地震前先是有五星錯行的怪異現象,後來伴隨有大量的流星雨,然後就發生了地震,且震後造成了伊、洛兩水枯竭的情形。
中國古史,以夏商周合稱「三代」。因有關夏的歷史迄今尚無直接文字史料,史學界曾質疑這段歷史,直到河南偃師出土的「二里頭文化」,夏的存在經學者研究,已毋庸置疑。這也證實神話並不是完全不可信。
啟繼位後,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的第一個王朝─夏朝。啟很賢德,天下人心都向著他。啟繼承了大禹的事業,並以德化來治理天下。夏朝的最高統治者稱為「王」。
五帝時期,天下的共主,黃帝、帝嚳、顓頊、堯和舜,都是因為賢德而為各個部落所尊崇和擁戴。五帝對天下的治理都是以德為上,管理較為鬆散。在挑選繼承人方面,五帝基本遵循「傳賢」的原則,廣泛徵求大家意見的情況後,把帝位傳給符合賢能條件的人。
公元前十六世紀時,夏王朝已經統治了中國四百多年,夏朝最後的一個帝王叫夏桀(音「傑」)。夏桀是個出名的暴君,暴虐殘忍,魚肉百姓,濫用民力,大興土木,建造宮殿,過著荒淫奢侈的生活,弄得田地荒蕪,民不聊生。大臣關龍逄(音「旁」)勸說夏桀,這樣下去會喪失民心。夏桀勃然大怒,把關龍逄殺了。夏桀妄自尊大,常常把自己比做永不滅亡的太陽。
夏禹王像(香港大紀元)
大禹泣囚   五帝時期的大禹,為治水患,三次經過家門而不入,一心治理洪水,膾炙人口,感人至深,造福後世,功勞讓人難以記忘懷。他稱帝后也被稱為聖明的君主。
杼是少康的第三子,英毅而果斷,人民稱其有大禹遺風。繼位後不久,杼就將國都由斟鄩(今河南鞏縣)遷到了黃河北岸的原(今河南濟源市西北),為東征打下基礎。經過一段時間的積極備戰,杼又將國都由原遷到老丘(今河南開封縣陳留鎮北),征伐東夷的大戰終於拉開了帷幕。
寒浞血洗夷羿之族後,又來攻打商丘,殺了帝相。此時相的妃子后緡剛剛懷孕,她逃到仍,生下少康。
《史記‧夏本紀》載:「夏後帝啟崩,子帝太康立。帝太康失國,昆弟五人,須於洛汭,作五子之歌。」啟去世後,太康繼位,太康喜愛田獵,整日游玩無度,後來覺得在都城附近都沒意思了,就越玩越遠了。《尚書‧五子之歌》記載:「畋於有洛之表,十旬弗反」,也就是說打獵的地方己經跨過了洛水以南,而且一連百日都不回來。如此的盤游而不恤民事,天下諸侯與人民漸漸對太康失去了信心。
夏王啟
大禹去世後,禹的兒子啟繼承了帝位,從此中國進入了帝位世襲制,再也沒有了禪讓的事。所以對於夏後帝啟的評價,史書中留下了形形色色的說法。《竹書紀年》載:「益干啟位啟殺之」。是說禹去世時傳位給啟,伯益篡奪了啟的王位,啟後來又殺死伯益奪回帝位。《中國通史》卻記載啟殺伯益而篡奪王位,破壞了「禪讓制度」,所以連大禹也遭到了攻擊,被評論為「禹傳子,家天下」。經過查考眾多的歷史古籍並對照,發現其實不是這樣的。
卿雲爛兮,糾縵縵兮。日月光華,旦復旦兮。──《卿雲歌》相傳帝舜見大禹廣受天下人民尊敬與愛戴,覺得帝位後繼有賢人,心中非常欣慰,恰好當時有景星和卿雲現於天庭,帝舜就作了這首《卿雲歌》以記其事。這也是正史中有記載的我國最早的古詩。沒過多久,舜就將王位禪讓給了大禹,史稱夏朝。
    共有約 35 條記錄